小說 達人專欄

【十釐米的他們來到三次元】原創角色篇 67—陪伴與等待

龘玥 | 2021-07-31 11:00:02 | 巴幣 56 | 人氣 84


  「小寒!」

  聽見熟悉的聲音,葉傲寒轉頭,然後在看清來人後高興地起身。

  少女在白色走廊上奔跑著,一臉焦急地趕往他的身前,最後慢慢停下腳步。她注視著葉傲寒,仔細檢查他身上的傷,以及他那明顯打著石膏的左手。不過這一次她沒有再毫無理由的開口道歉,而是給他一個愧歉的微笑。

  葉傲寒稍微抬了抬他的左手,語氣莫名有些炫耀的意味:「看,剛剛裝好的。帥吧?」

  霜櫻這下更愧疚了,不過她選擇附和:「嗯,辛苦你了。也謝謝你替我看顧著Jyugo、Uno、Rock和Niko,他們的傷還好嗎?」

  「突然發光之後他們的傷就全好了,而且沒多久就回去二次元了。」葉傲寒接著說:「Jyugo還要我帶話給妳,說是感謝妳讓他看見了最美麗的海。」

  「這樣啊……那真是太好了呢。」霜櫻微微低頭,眼神有些落寞。

  「妳不去看看夏晨嗎?」

  「我知道他還在開刀,小夜哥哥已經過去了,我等等也會去。只是,我想說沒有人來找你的話,你一定會覺得很寂寞。」

  「我沒有妳想像的那麼脆弱。」葉傲寒掛起微笑,不怎麼認同。

  「是沒錯,但一個人時的心情我再明白不過了。」

  葉傲寒不能否認聽見這句話時,自己似乎感覺到心被觸動了,被這個呆呆的女孩。

  葉傲寒坐回藍色塑膠椅上,高低落差讓他能夠清楚看見她的表情。縱然不想讓她再陷入不好的回憶中,但葉傲寒還是開口問了:「……那些都是妳做的嗎?妳一個人的力量就能夠恢復四個人的傷?那妳能幫幫我和夏晨嗎?」

  霜櫻抬眼注視著他,輕聲問:「池賢浩都沒有跟你說嗎?」

  「說什麼?妳的事有什麼好說的?更何況那傢伙護妳護得死死的,怎麼可能會和我這個欺負你們的壞人說。」葉傲寒故作誇張地嘆了一口氣,然後意識到霜櫻話中的不對勁,「……不對,妳平常不都小池長小池短的,怎麼叫起本名來了?吵架?妳跟他?怎麼可能?」

  霜櫻不贊同地瞥了他一眼,說:「你才不是壞人,你也沒有欺負我,都是陳思芢做的好事……總之,池賢浩他瞞了我好多事,他也比我還要清楚召喚二次元角色的機制,是他告訴我,我擁有召喚能力的。我這才知道自己可以控制召喚出來的人們的身形,好像也可以復原身體的樣子。」

  「那你們吵架這部分?」

  霜應原先不是很願意說出口,但躊躇了一會後還是說了:「池賢浩瞞著我,拿走我媽媽的日記本,還把它給搞丟了……雖然應該說是被偷走了比較正確,不過還不都是他要擅自亂拿造成的!」

  「啊……那傢伙可真是壞啊。」葉傲寒眼神平淡地仰頭看著天花板,說:「妳就別原諒他了,這種傢伙就應該好好去把東西找回來賠罪才行啊。」

  好想看看池賢浩整天哭喪著臉的樣子喔。葉傲寒在心裡壞笑。

  雖然霜櫻講的什麼召喚能力聽起來感覺很帥,但是葉傲寒現在比較在意他痛到不行的手。「所以說,妳沒辦法治三次元人類的傷囉?還以為妳其實是冒險團隊裡的祭司角色呢。」

  「真是抱歉,我也希望自己是那樣子呢。」霜櫻向他鞠躬彎腰,然後扳直背部,走到他身旁坐下,語氣無奈又懊惱:「不過……原來這一切都是我搞出來的,我沒事幹嘛要亂用這個能力?雖然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有這種力量。不,更應該說,幹嘛要給我這個能力呢?」

  「我才想問吧,召喚能力這麼適合我這個美少年,卻把當少年漫畫主角的機會讓給妳。真是沒眼光啊,嘖嘖。」

  「如果我研究出來發現可以傳承能力的話,那我會第一個給小寒!」

  葉傲寒以半開玩笑的口吻說:「真的啊?謝謝妳。」

  不過葉傲寒猜想,傳承這種事應該沒有那種簡單,大概或多或少都要付點代價,要是被池賢浩知道自己讓他的寶貝涵少了一塊肉肯定會被五馬分屍、碎屍萬段。

  葉傲寒抖抖肩膀,感覺有股惡寒。他不安地說:「我總覺得背脊發涼,大概是錯覺吧。」

  霜櫻以為他是著涼了,立刻關心道:「這裡太冷了。我們別坐在走廊,去看看小晨吧?說不定手術已經結束了。」

  「也好。」葉傲寒站起身,拍拍屁股,然後轉身往旁邊的酒精消毒機伸手,噴酒精消毒。

  霜櫻同樣站起身來,正欲前進時,葉傲寒突然說了幾句:「不過妳的能力不要再告訴別人了,連雙胞胎都別說了。不要隨便相信別人,懂嗎?池賢浩就是眼下最好的例子。妳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被最親的人背叛。」

  「嗯。」霜櫻似懂非懂地點點頭,又問:「那小寒呢?我能相信你嗎?」

  「這個嘛……」葉傲寒隨口回答道:「我也不知道呢。」

  「欸?」霜櫻更苦惱了。

  不過葉傲寒並不打算幫她解圍,只是催促道:「好了,我們快走吧。」

  邁步時,他的眼神稍稍暗沉了下來。

  畢竟他不會隨便做不確定的承諾,也自認不是個好人。說不定哪一天會因為立場不同成為背叛者也說不定。

  到時候,白白信任他的霜櫻豈不是很可憐?





  
  當他們抵達手術室時,夏晨正好手術結束被護理師推了出來,立刻順暢地轉交給剛來的兩個年輕人。至於夏夜則是正在一旁與醫師談話。

  霜櫻注視著因為麻醉未退而熟睡著的夏晨,然後輕輕撫了撫他的耳側,心裡慶幸著對方沒有破相,仍然是美少年一枚。

  葉傲寒看他倒是心情複雜,他的心裡總覺得過意不去。畢竟要不是夏晨在撞擊時護著他,可能葉傲寒此刻就沒那麼好運還能夠站在這裡了。

  正當兩人各懷心思,誰也沒開口講話,氣氛稍冷寂時,夏夜走了過來,沒好氣地拍了拍兩個垂著頭的小鬼。

  「幹嘛擺出那種樣子,我家小晨手術很順利,身體裡的碎片都取出了,脊椎也完好無缺,只是雙腿需要時間復原,得住院觀察一段時間……幸好他之後還有站起來走路的機會。」

  但是聽見弟弟的腿受傷的當下,明明知道不是女孩的錯,夏夜還是忍不住埋怨起霜櫻,要是弟弟有個三長兩短,他真的不會輕易就這樣算了,一定會要霜櫻負起責任。

  「……」霜櫻不敢說話,開心也不對,道歉也不對,況且她怕自己稍有不慎,盡力控制住的哭腔就會不小心跑出來。她不想在他們面前又哭出來,況且要哭也不是現在。

  反倒是葉傲寒情緒控制得很好,他收起感傷,就像平常一樣不耐煩地拍開了夏夜的手,語氣同樣不耐,卻說著體貼的話:「那你趕快去幫他辦住院手續,別在這裡拖拖拉拉的,我和小涵幫你先顧好夏晨,等等再推他去病房。」

  夏夜也是感謝之餘不忘嘲諷:「哦~小鬼,不錯嘛,幫了我大忙。看來除了站在這裡礙眼之外,其實還有很多優點呢。」

  「快滾啦。」葉傲寒抬起腳作勢要踹。

  「好、好。小涵,哥哥我先暫時離開一下哦。」夏夜對霜櫻露出溫柔的淺笑,接著轉頭朝葉傲寒嗤笑一聲,這才甘願離開。

  看礙眼的傢伙滾遠了,葉傲寒便用右手肘頂了頂霜櫻,偷偷講人家壞話:「妳說,他對妳擺著哥哥的架子是想怎樣啊?」

  「沒有擺架子啊?我也想要有個哥哥很久了,其實我很開心哦。嘿嘿。」霜櫻露出單純的笑容,但葉傲寒只覺得很蠢。

  想要夏夜這種人當哥哥?她是腦子撞壞了吧?那傢伙適合當哥哥這件事,葉傲寒可不苟同。

  不過他連在這種事上也不想輸,便用試探性地口吻問:「那個,小涵啊,妳想要的話,我也可以當妳哥哦?」

  霜櫻面有難色,有些遲疑地說:「可是小寒你剛剛不是叫我不要隨便信任人……」

  這不是挺會回嘴的嗎?平常這種不會不經大腦講話的方式可不是這樣用的吧?

  「妳這傢伙這時候倒是挺會說話的嘛!故意的嗎?」葉傲寒炸毛。

  面對這種陰晴不定的人,霜櫻害怕極。心想誰快來讓他分心,好救救自己。不一會兒護理師就像聽到她的期盼般走過來了,身上的消毒水味在霜櫻感激的想法美化下便彷彿花兒綻放一樣香。對方先是確認病床上的夏晨身分之後便領著他們推著病床前往醫用電梯上樓。

  多虧了護理師的親切,兩個少年少女與她聊得熱絡,也就使得霜櫻能夠避免再次被葉傲寒的怒火給噴到,她是真的心存感謝。

  於是他們跟著護理師來到位於醫院三樓的三人病房。因為夏晨的傷勢雖然有些嚴重,但是多半都是皮肉傷,唯有雙腳需要等到傷勢恢復後,靠著復健才能行走,所以得轉入一般病房。

  這是夏夜在考量之後選擇讓夏晨入住三人房。畢竟人多眼雜,除非那些混混殺紅了眼把目擊者全抹除掉,不然在這麼多道視線下要再次對夏晨不利相當不容易。而住三人房的代價就是得相互承受室友的噪音,這點他認為弟弟還能接受,問題不大。

  當霜櫻他們進去時,病房裡已經有其他病患在內,只剩下最後的空位,他們將病床往最裡面推了進去,這下房內的病床數全滿了。夏晨的位置很剛好是在靠近窗戶的角落,一個光線充足,可以欣賞窗外綠意盎然的景色的好位置。要說困擾的話,應該就是偶爾會被從窗簾縫隙射入的光線刺到眼睛,還有這個床位距離廁所是最遠的,對需要攙扶、行動不便的夏晨非常麻煩。

  當他們將人安置好,護理師提醒他們一些注意事項後便在霜櫻與葉傲寒的道謝聲中離開了。

  此時已經是早上七點了,從狹隘的窗框外,那顆無人可觸及的太陽已經高高掛起,不過病房裡此時還是安靜無聲。霜櫻坐在夏晨床前發了一會呆後扭頭想跟葉傲寒聊天,卻發現他人已經坐在椅子上,倚著牆壁睡著了。霜櫻這下才注意到他眼眶有著濃濃的黑眼圈,想起大家忙了一整晚沒睡,一定非常疲憊不堪。

  特別是葉傲寒與夏晨。

  霜櫻將頭轉正,看向夏晨不安穩的睡顏,輕輕伸出手指將那皺得緊緊的眉頭撫平,心裡越來越愧疚,她握起床上的人冰冷卻不失溫度的手,緊盯著少年熟睡的面容。

  她低語:「對不起……那時候一定很害怕吧。明明跟小晨還有小寒沒有任何關係,卻害你們被人盯上了,要是可以,我好想代替你們。」

  「喂。」

  「噫!」

  葉傲寒敲了她一下,看到後者被突如其來的敲擊給嚇到慌亂無措的模樣,心情就變得特別好。

  「白癡喔,不要在那裡放馬後炮了。我要把阿池叫來喔,到時候他一定會好好教訓妳一頓。」

  霜櫻回頭看到是他才鬆了一口氣。顧及到其他病床的人都還沒醒來,她將音量壓低,嘆氣道:「原來是你啊……真是嚇死我了,走路怎麼都沒有聲音的。你不繼續睡嗎?」

  葉傲寒左右顧盼了下,看著她正色道:「不要,夏夜那傢伙快來了,不能放下防備。」

  霜櫻無奈,說:「小夜哥哥又不是猛獸……」

  而當夏夜也來到樓上的病房時,已經是上午七點五十分了。他發現弟弟鄰床的室友們給人的感覺都相當友善,甚至已經開始跟葉傲寒與霜櫻聊起來了,便稍稍放心了下來。

  於是他向眾人都打了個招呼,霜櫻開心地向他招手,他也自若地走過去坐下,無視一臉嫌棄的葉傲寒在他靠近時挪開了屁股跟他保持距離,和眾人聊起天來。

  夏晨仍在熟睡,像是在補足昨晚沒獲得的睡眠,睡得相當的沉。但是表情相當平和,眉頭也舒展開來。

  夏夜想著,看來弟弟能夠住得比較安穩一點。對此他感到十分滿意。
  

大家好,我是龘玥!

葉傲寒和夏夜互相討厭,但是我越來越覺得寫他們互動時都會傳來一股腐味www


創作回應

休眠中的路人/二病醬
英文名字怎麼那麼多啦!(一個完全沒有從頭看過的人留
2021-08-01 07:48:49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