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十釐米的他們來到三次元】原創角色篇 68—從惡夢中醒來

龘玥 | 2021-08-07 11:00:02 | 巴幣 36 | 人氣 85


  身體好疼……

  為什麼眼前一片黑暗?

  起不來。身體完全動不了。

  有誰聽到我的聲音嗎?

  我真的好疼、好疼……

  是誰!?是誰在碰我?

  求求你,幫幫我。

  等等、不要把我拖下去,拜託、拜託了!

  不要拋下我——





  「不要、啊、啊啊啊……不要!」

  發出破碎的聲音,夏晨猛然睜開眼,身上被嚇出一身冷汗。他僵硬地動了動腦袋,轉了轉眼球,發現視線裡不再只是無盡的黑暗,而是簡約的潔白空間,還有幾個鮮艷顏色的身影走來走去。

  似乎不是在夢裡了。這裡好像是醫院?這麼想的夏晨隨即鬆了一口氣,想要坐起身來,卻發現全身痠痛不已,稍微動一下幾乎全部的骨頭都在瘋狂叫囂,他只好試圖放鬆身體,這才勉強好些,但還是難受著。

  好累,眼皮好重。

  難道他還沒從夢裡醒來嗎?恐懼重新回到夏晨身上。那些不明觸感想將他拖下深淵,讓他陷入更加無望的黑暗之中。

  「你做惡夢了嗎?」

  突然,眼簾闖入一張熟悉的臉龐,還有竄入鼻腔裡甜甜的香氣。

  霜櫻一臉擔憂的摸摸他的額頭,替他抹掉上頭細小的汗珠。

  「沒事了,那些令你害怕的事物都過去了,我們都在這裡陪你喔!」霜櫻輕撫他的腦袋,接著轉頭向病房裡的其他人點頭致歉:「對不起,嚇到大家了。我朋友他做惡夢。」

  其他病人與家屬紛紛表示無礙,還親切地關懷夏晨。

  聽到這麼多暖心的關懷,他的世界一下子找回了安全感,身上似乎也不如方才那般沉重了。

  他的眼球緊盯著那張讓人憐愛的臉孔,跟著她的移動而轉動。他不明白自己為何會想要緊追著霜櫻不放,他只知道若視線裡沒有她,恐懼可能又會再一次找上他。

  接著他就聽到霜櫻對某個方向喊:「小夜哥哥,他醒來了!」

  然後在一陣紊亂的聲響之後,隨即又出現了第二張臉孔,帶著欣慰與些許的擔憂。夏晨再熟悉不過了,那是與他有著別無二致五官的雙胞胎哥哥,也是他最親最親的唯一家人。

  「太好了,還以為你還要再睡個幾天,明明醫生就說只要幾天就會醒來的,你卻睡了足足一個多禮拜。你這個貪睡鬼。」夏夜擺出嚴肅的表情,卻藏不住上揚的語調。

  夏晨也彎起嘴角笑了。

  他發出像是乾扁青蛙的沙啞聲音喚了一聲哥,這才覺得喉嚨彷彿渴了一世紀,急需補充水分。

  他正想請求誰能幫忙給他一杯水時,夏夜就像是心電感應到般說了句「等一下」就去倒了杯水回來。

  霜櫻見狀便按了電動病床的按鈕調整一下病床的角度,讓夏晨可以起來喝水。

  「謝謝。」

  夏晨向如此貼心的兩人道謝,努力抬手要接過杯子。兩人看他這樣勉強都伸手想幫忙扶,但是皆被婉拒。

  「讓我自己來吧,我還可以動。」其實牽動到傷口讓夏晨難受極了,但要是讓霜櫻看到他那副模樣的話實在太丟臉了。

  夏晨光是想像就先羞紅了臉。他趕緊接過杯子開始一口一口喝了起來。

  「小晨你不舒服嗎?」霜櫻誤以為他開始發燒,又出手摸了摸他的額頭,結果十分的冰涼。「嗯?沒有發燒。」

  夏晨的臉頰卻反而更紅了,彷彿能滴出血一般。

  夏夜當然知道他是怎麼了,那可是和他生活了十幾年的弟弟呢。他忍不住彎起嘴角,揶揄的笑了。

  當他總算把杯中的水喝個精光後,夏晨露出迷茫的表情說道:「感覺好像做了很長的夢呢……對了,在我昏睡的這段期間發生了什麼事情,可以告訴我嗎?」

  於是夏晨從兩人口中得知,在他昏睡期間,時間匆匆地過去,與這場事故有關連且被送到醫院的關係人如今全醒過來了,唯有他睡到今天。

  計程車司機在送往醫院的隔天就醒了,並且住院三天後就出院了。為了答謝他,他的醫藥費是由霜櫻、夏夜以及葉傲寒一起集資繳的,原本他不停推辭,不過在三人強硬的態度下總涮是接受了,還善心地提醒三個孩子以後出來旅遊要多加小心,不要招惹到不該惹的人,最後還來到病房關心夏晨的狀況後才離開醫院。如此暖心的態度,讓霜櫻一直吵著說要幫他請律師打之後的民事訴訟,不過最後在人家堅定的拒絕下放棄。

  至於肇事駕駛險險撞破了頭,昏迷了比較多天,然後在他醒來之後警察和葉傲寒、夏夜,以及司機一齊去看過他。本來司機打算和他和解,想要大事化小,小事化無。沒想到對方身為闖紅燈的肇事駕駛,態度還那麼囂張,直嚷嚷著是他們超速突然衝出來才害他閃避不及,意圖把責任全推給計程車司機,一點也沒有做錯事後的悔改之心。

  對此,當時坐在計程車裡的三人都有了共識。

  就一個字,告!

  告到底!讓他賠錢賠到囂張不起來!

  事後得知狀況的霜櫻表示她已經著手開始請更高級的律師。

  靜靜傾聽著,夏晨突然打岔,淡淡地問:「那我的右腿呢?不能走路了嗎?」

  就算是再遲鈍的人,遲早也會注意自己的身體出現異常。從和兩人交談起,夏晨一直試圖活動他的身體,卻發現除了右腿之外,其他地方的關節再怎麼痛還是能勉強動個幾下,唯有右腿,就像失去了他的控制那樣不聽使喚,根本動都不動,他還一度以為自己的右腿是不是被截肢了。

  聞言,夏夜面有難色地說:「你的腳……大腿粉碎性骨折。暫時不要亂動,醫生說了至少要一年半以上的時間復原。還有,之後要多多復健,哥哥一定讓你再次流暢地走路的。不管要耗費多少錢、多少時間!」

  霜櫻也激動地拍著胸脯說:「我也會一直陪著你復健的!就算開學之後我也會一直來探病,不會讓你感到孤單的!」

  夏晨默默地聽完,垂下了頭,突然奮力地一把翻開被子,若有所思地盯著那隻表面上除了有一條明顯的手術傷痕之外乍看之下沒有什麼缺損變化,裡頭卻已經用互鎖式鋼板固定住骨頭的右腿。

  就這樣一場莫名其妙發生的車禍,讓他的人生可能從此沒辦法再自由地走動,甚至恣意地跑步。睡一覺起來就告訴他失去了起碼一年半的行動自由,教他怎麼能夠接受?

  「……」他忍不住把被單抓得死緊,把上頭抓出一條條皺褶。

  為什麼?為什麼?

  他並不想把錯怪在誰的身上,但他就是忍不住去想為什麼會是他。

  這副脆弱異常的樣子,任誰看了都心疼。

  霜櫻想要抱抱他,可就是那副模樣,讓她有種一觸即碎的錯覺。

  她開口想要說些什麼,想來想去,到頭來還是只能輕喚他的名字。「小晨……」

  一直沒有開口說話的夏夜這時拍了拍她的肩膀,語氣有些疲憊地說:「抱歉,小涵,妳先回飯店好嗎?」

  「可是……」霜櫻擔憂地看了看病床上的夏晨,猶豫不決。

  「拜託了。」

  「……好,我知道了。」

  於是,向病房裡的人們道別後,霜櫻便轉身離開。

  留下一臉麻木的夏晨和擔憂不已的夏夜。





  若有所思的霜櫻搭計程車回到飯店,不過由於房間遭入侵過所以換了一家,不是原本那家飯店了。現在是暑假旅遊旺季,臨時換飯店住的他們還因為飯店房間都客滿差點淪落街頭,所幸有間飯店剛好有一組客人提早退房,才讓他們能夠順利入住,不過也只有兩間三人房而已。

  這也表示霜櫻必須和另外兩人同睡一間房。然而夏家雙胞胎現在暫留醫院,一時半刻也不會回來飯店,因此只有將他們的個人物品放在飯店裡,霜櫻不會遇到孤男寡女同睡一間房的窘境。

  碰到窘境的倒是池賢浩。

  三人房裡的床分別是一張單人床與另外一張雙人床,這也代表有兩個人得一起睡,但是無論是哪種組合都無法讓當事人們滿意。

  池家父子睡一起的話,原本就關係惡劣的他們,根本無法睡個好覺。何況池賢浩連靠近他老爸一公尺都不願意。換成葉傲寒過去也無法,畢竟人家有潔癖,根本無法接受與別人同睡一張床。

  但是再怎樣關係惡劣,池賢浩也不會蔑倫悖理去叫他老爸睡地板還是沙發——但是他很想踹他幾腳倒是真的。

  所以池賢浩無視老爸的勸阻,這幾天都睡在沙發上,腰酸背痛的很。

  鏡頭回到霜櫻身上。霜櫻很喜歡這間飯店,因為它跟上一間飯店的大廳區域設置的差不多,都有點心吧可以取餐。因此剛踏入飯店大廳,肚子餓的她本想走到點心吧拿些甜點吃,不過在眼角不小心瞥見沙發區之後就打消這個念頭了。

  理由無他,單純是看到討厭的人了。

  葉傲寒和池賢浩兩個人此刻正坐在大廳吃著旁邊點心吧的甜點。

  礙於某個討人厭的人,霜櫻本想直接裝作沒看到逕直回房間。

  葉傲寒卻先出聲叫住她:「喂!小涵!」

  她只好心不甘情不願地過去。

  「妳從醫院回來了啊?」

  「嗯啊,被趕回來了。小晨醒來了唷。」

  葉傲寒頓時一驚,猛然直盯著霜櫻的臉看,「真假?他也知道起來喔,睡太久了吧~」

  不過,接下來他露出難得真情流露的溫柔微笑,笑道:「哈哈,真是太好了。明天我跟妳去醫院看他。」

  感覺小寒和小晨在經歷了那麼多事之後關係變得很好呢。霜櫻心裡想著,嘴角也不禁愉快地彎了起來。

  但是一想到剛才在醫院的事情,霜櫻的笑容馬上減少了幾分笑意。

  「這個嘛……是不是先不要比較好?」

  「咦?為什麼?」

  在旁安靜聽著的池賢浩也擺出了疑問的表情。

  霜櫻把事情跟兩人講了一遍,不過視線從頭到尾都落在葉傲寒身上就是了,對池賢浩連看都不看一眼。

  「夏晨那傢伙還真辛苦啊……」葉傲寒喃喃,下意識地看了看自己打著石膏的那隻手。

  捕捉到這一幕的霜櫻神情苦澀地抿了抿嘴唇。雖然答應過不要隨便把責任怪罪到自己身上,不過霜櫻知道是自己害慘了他們兩人。溫柔的他們卻不曾把氣撒在她身上,這讓她既不捨又自責。

  從頭到尾都將視線放在她身上的池賢浩終於開口:「涵,別擺出這樣的表情,他們的傷並不是……」

  「我先回房間了。」不等他講完,霜櫻自顧自地道別後直接掉頭就走。

  葉傲寒馬上揶揄地用手肘撞了撞,說:「哈,看來跟某個人越來越像了。連這點基本的禮貌都不剩。」

  「她會這樣全是我害的。」池賢浩的眼神中滿是對女孩的歉意。

  「所以就這樣默許她把你當空氣直到你把她母親的日記本找回來?真是有夠可笑的!」葉傲寒開懷大笑個幾聲,然後發現池賢浩完全對此無感後才尷尬地收回笑聲,嚴肅著一張臉,語重心長地說:「阿池,我有時候會想,你會不會太過保護、太過容忍她了?」

  「哪有?還好吧?這件事完全就是我的錯沒錯啊。」池賢浩一臉莫名其妙地看著他。

  這傢伙簡直沒救了。葉傲寒扶額長嘆:「唉~病入膏肓啊!那你就慢慢找吧,那本被偷走的筆記本。」

  想想也不太可能找回來了。池賢浩想起幾天前警察們通知說飯店內外和附近的監視器都沒有拍到疑似嫌犯身影,犯人相當懂得如何躲進攝影機死角,警察們說可能是當地熟門熟路的人;而唯一遭竊的只有那本日記本,看來是計畫性偷竊。

  當時聽完之後前所未有的危機感湧上池賢浩的心頭。他知道犯人一定是看上了那些十釐米高的二次元動漫角色,想要從中得到些什麼,因此特意來飯店房間找卻碰巧得到了日記本。這樣下去,那些人遲早會盯上霜櫻。

  「別諷刺我了。」池賢浩皺眉,對著葉傲寒悄聲說:「話說警察應該有好好地跟著涵吧?要不是她不讓我跟著,也完全不願意我接近,不然我就自己來了。」

  「大庭廣眾之下說什麼你自己來,我看你根本有跟蹤狂的資質。」葉傲寒白眼他,然後才同樣壓低音量回答:「有啦,夏夜他舅舅不是派自己的組員來支援嗎?不要這麼擔心啦,你是小涵她老媽嗎?」

  「你可以不要講話一直白目嗎?」

  「我就喜歡這樣,你大不了不要跟我說話啊。」葉傲寒彎起迷倒萬千少女的迷人微笑,惡毒地補了一句:「不過我就看除了你爸之外還有誰會願意跟你講話。」

  可惡……又不是自己想要人緣差的。池賢浩努力把想要撩起袖子、攥緊拳頭的衝動忍下來。

  「好,你行。你隨意。不過我要先回去房間了!」氣到不計形象地把盤中剩餘的馬卡龍一次掃進嘴裡,池賢浩起身把空盤放到收盤區後就去搭電梯上樓了。

  如此憋屈的模樣,這讓葉傲寒快要在人來人往的飯店大廳噴笑出聲來。

  「不過……真難得啊,他會親自低頭去拜託夏夜。果然愛情的力量最大呀~」

  然而葉傲寒不是很理解這種感情。


大家好,我是龘玥!

池賢浩:我就跟蹤狂(讚

葉傲寒你很快就懂啦!不急不急



創作回應

路邊的野貓
腳受傷開完刀之間的復健會很辛苦 遇上了這樣的事情真的會很接受QwQ
2021-08-07 11:06:23
龘玥
但幸好還有女主角霜櫻陪著他
2021-08-09 01:18:09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