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十釐米的他們來到三次元】原創角色篇 81—好的改變

龘玥 | 2021-11-13 11:00:05 | 巴幣 34 | 人氣 73

  今天是個豔陽日,天空晴朗無雲,非常適合出門。霜櫻穿著從曬衣架取下、被暖陽烘得暖呼呼的粉紅色無袖短洋裝與作為搭配的白色短版外套,上面還能聞到屬於太陽的味道,而光潔的腳踝下是一雙粉色的涼鞋,上面還有一隻白色兔子的外型圖樣。這樣的打扮讓她整個人看起來就是一朵十分嬌嫩可愛的小花。

  不過霜櫻本來就是個不擅長打扮的女孩子,應該說她的興趣不在此,對於自己的身形也不是很在意,因此今日的打扮是由身為男朋友的池賢浩親自挑選的,當事人也對此相當滿意。

  池賢浩今天則是穿了一件品味獨特的小熊圖案上衣,那是他與霜櫻在為對方互買衣服的逛街約會時,對方買給他的。老實說,雖然這是來自女朋友的禮物,但是不得不說叫他穿上街還是過於羞恥了,他只好外面再加上一件黑夾克來稍作掩飾,並且與自己的羞恥心做抵抗。

  一開始上街還有點畏畏縮縮的,不過這樣反倒才是引起旁人眼光的主因,時間久了,他倒也習慣了,開始板直身子,同往常一樣氣場外放。

  「我說,涵。」池賢浩輕輕拍了拍霜櫻的手臂兩下,吸引她的注目,「那個姓白的女生……是不是跟妳太親近了啊?」

  他把話說得相當委婉,導致霜櫻聽不懂話中延伸之義。女孩歪了歪頭,反問:「嗯?好朋友不就是該這樣嗎?」

  「嘛……是這樣說沒錯啦。」池賢浩搔了搔頭,猶豫要如何傳達正確的意思。

  雖然兩人的關係確認下來了,但池賢浩時不時在學校看見霜櫻與白月兩人相談甚歡,甚至在他想要上前時,霜櫻就會被對方拉走。池賢浩很火,這個叫白月的外國女生簡直就是擺明要霸占他的涵!

  此舉讓池賢浩開始容易心生忌妒,對於霜櫻的獨佔慾變得更加肆無忌憚。既然在學校時無法和霜櫻待在一塊,那離開學校之後的所有時間都要屬於他!

  他的日常再度變回霜櫻的跟屁蟲,放學回家總是到女朋友家待很久才肯回葉傲寒家,但就算人回去了,但心思全留在霜櫻那。而除了想要獨占霜櫻的時間,池賢浩甚至連女孩的飲食作息都要掌握,每日三餐都是由池大廚親手烹調而成的愛心餐,就算想吃零食,也只能偶爾吃,還得選低糖、或是不重鹹的餅乾或洋芋片。

  而霜櫻家的鎖,也在聽從池賢浩建議後將門鎖換成電子鎖加鑰匙鎖。

  霜櫻如此受到掌控的情況在葉傲寒的眼中卻不像表面那樣簡單,他反倒認為是霜櫻在支配著池賢浩。霜櫻很聰明,懂得反利用對方的獨佔慾來讓自己得到滿足,既然對方只是想待在她的身邊,上學時她卻偏偏總選擇與白月結伴行動,讓池賢浩在無法插足的情況下,想佔有的心情就會更加旺盛,這時候再稍微滿足他,嘗到甜頭的滋味便會讓對方更加欲罷不能。觀察久了,葉傲寒覺得霜櫻實在是不簡單。

  殊不知霜櫻真的什麼都沒在思考,她只是沒有對池賢浩的行為反感,反而還很感謝他每天做飯給自己吃。她就是如此單純又有點傻的女孩子。

  「小池,你什麼時候才要回家一趟啊?還在生你爸的氣嗎?」

  「單純就不想,反正葉傲寒也沒趕我走,繼續住一段時間後再看看吧。」

  兩人肩並著肩,朝著夏晨所在的醫院邁步前進。這是他們最近固定的行程,然而池賢浩並沒有要踏入醫院,僅僅只是護送心愛的女孩進去,畢竟他也知道霜櫻與小晨的約定——住院的這段期間,霜櫻會陪在夏晨的身邊。

  不過因為開學了,回歸校園生活的霜櫻漸漸有了一些課業壓力,因此體諒她的夏晨就只要她假日來一天就好了。至於為什麼不乾脆讓她可以不用再來醫院呢?想當然爾,夏晨的心裡依舊放不開她,想將人留在身旁的心思一覽無遺。

  池賢浩也能理解這種心情,因此更不能讓夏晨知道他們倆已經交往的事實。雖然並不是把女朋友拱手讓人,但眼睜睜看著女朋友去見別的男生,還是自己親自護送對方過去的,心裡實在不怎麼好受。

  想到這裡,池賢浩像個老父親叮嚀孩子一樣又一次叮嚀霜櫻:「涵,還記得我早上跟妳說過要好好瞞著雙胞胎我們倆的事情嗎?……對,記得千萬、千萬什麼都不要提起,一個字也別洩漏出去。」

  霜櫻眨著眼眸,望著他天真地問:「那要什麼時候才能告訴他們呢?總不可能一輩子都不講吧,嘿嘿~對於說溜嘴我可是很在行的唷!」

  的確,一直拖延下去也不是辦法。池賢浩自然是清楚,不過他抓不準時機,也不知道要由哪一個人去向雙胞胎倆通知,因為他認為自己與霜櫻兩人都不適合。

  霜櫻有時候傻里傻氣的,要是說話時沒拿捏好分寸,讓夏晨情緒大爆炸可就慘了;而池賢浩去通知的話,反而看起來更像是炫耀或挑釁。

  「唉……這樣好嗎?妳要是對夏晨亂講話的話,他哭了妳可要自己想辦法處理喔。」

  「我知道啦……」霜櫻沉下了臉,語氣難得沉重:「我不想惹哭他,但是一直被蒙在鼓裡的人的心情,我再了解不過了。要是小晨最後才知道,他該有多難過。」

  聽到這句話,池賢浩面露複雜。霜櫻不想讓他為難,但更不希望讓朋友痛苦,於是她伸出手握住對方,眼神相當堅定。

  「我會去說的。你也陪我一起,好不好?」

  看著女孩彷彿有星光閃爍的雙眼,池賢浩知道對方的心意已決,而他自己似乎也在被那樣的眼神注視著之後,被霜櫻的熱情給感染了。

  就當是捨命陪君子了。池賢浩回牽住女友的手,露出有些複雜的笑容,「嗯。要是等等被夏夜兇,妳就好好躲在我身後吧。」

  他果然還是不想繼續遮遮掩掩,想要能夠坦蕩地向眾人說出兩人的關係啊。





  兩人下定決心攜手前往夏晨的病房,態度是相當坦蕩沒錯,但這樣做的下場就是被氣得不輕的夏晨給當場趕出病房外。

  至於夏夜,雖然擔心著弟弟,但是卻意外沒有將怒火轉向把手牽得緊緊的兩人。僅是配合弟弟,將兩人給趕了出去。雖然臉上的表情也不怎麼好看就是了。

  「小晨稍微氣消之後,我們倆得去求得原諒才行呢……」霜櫻稍微駝著背,有些無精打采地說。

  像是炸鍋一樣的夏晨實在太恐怖,俗話不是說「不會吠的狗會咬人」,對於將事情隱瞞了好幾天的兩人,夏晨的怒氣值直接飆升到滿點,朝池賢浩丟枕頭洩憤事小,但他自己硬是挽起袖子想要撐起身體下床這可就事大了,讓夏夜趕緊上前阻擋並且揮手示意讓池賢浩與霜櫻趕緊離開。

  夏晨如此氣憤的原因有兩個方面,一方面是不爽被兩人故意隱瞞了那麼久,難道身為朋友,自己的心情沒有被顧及到嗎?另一方面是霜櫻曾說過自己喜歡的人並非池賢浩且另有其人,但最終卻又和池賢浩走到了一起,那麼霜櫻之前所言難道都是謊言嗎?是不想讓他太過心碎才隨便編造一個人出來嗎?

  「小晨,我當初說的話是認真的,絕對不是謊言!真的!」

  但霜櫻極度真誠且誠懇的話語與那副眼神都真切地讓夏晨不得不相信這個事實,也因為這樣更加氣憤當初說要遠離女孩的池賢浩,卻瞞著自己默默地與霜櫻再度牽起聯繫。

  這樣被甩之後還利用女孩的承諾努力維持一絲聯繫的他,豈不是很丟臉嗎?

  於是他想要親手教訓這個——講得好似想要退讓將機會讓給他,給他希望,卻又在最終牽著他喜歡的女孩的手,擺出一副恩愛的模樣——的騙子。

  「哥你放開我!我明明親口聽到他說不會再與小涵有牽連了,但是現在你看看……唔!」

  由於牽動到傷口,夏晨悶哼了一聲,讓焦急的夏夜逮到機會牽制住他後趕緊扶著弟弟躺回床上。攙扶的同時夏夜也不停地揮手趕人,他瞪了兩人一眼,不停開闔的嘴型都在傳達著一個訊息——「快滾」。

  情侶檔想都沒想過夏晨的反應會那麼激動,顯然都嚇得不輕,但池賢浩在接受到夏夜的訊息後還是很快反應過來,說了句「抱歉」之後便趕緊拉著霜櫻走出病房。

  「啊啊……這可怎麼辦才好呀?」

  一出醫院門外,霜櫻便著急地扯著池賢浩的手臂,仰頭望著他,希望他能提供一些好的解決辦法。

  殊不知池賢浩自己也很煩惱。他將手放在腦後,有些不確定地說:「不知道……不過我們還是先等他冷靜下來之後再考慮……」

  「叮咚!」霜櫻手機的訊息提醒音響得令人措手不及,她打開並查看了傳送人名字之後,忍不住吞了吞口水,遲疑地轉過頭看回池賢浩。「是小夜哥哥……他這是要來罵我們了嗎?」

  「點進去看看就知道了。點吧。」

  霜櫻點了點頭,「嗯……」

  『小涵,別忘記繼續履行妳和小晨的約定。至於另一個傢伙也得來義務勞動,好好謝罪。』

  來自夏夜的訊息就是如此簡短的兩句話,不過這些文字已經充分傳達了弦外之音。

  「這是讓我們下週也來醫院看望小晨的意思……對吧?」 

  「蛤?狗屁謝罪,我為什麼也要來,還要做什麼可笑的義務勞動?」

  兩人的反應分別是一喜一怒。池賢浩雖然明白夏夜的話中之意是想給他能夠再來醫院探望夏晨的機會,但是夏夜偏偏要以這種令人惱火的講話方式來傳達,讓池賢浩實在不想要感激他的這份體貼。

  而霜櫻則是滿心雀躍,雖然這次惹夏晨生氣了,但她還是不打算放棄這段友情。

  「從剛剛還待在醫院時我就想問了,你原來都偷偷去探望小晨啊~不過你跟他之前說了什麼呀?感覺他好像最主要是在氣你?」

  不想告訴女孩他們兩人之間的談話內容,於是今天這種有些嚴肅的情況下,池賢浩難得開她玩笑:「我覺得他才是在氣妳呢。妳最近去找他是不是常常心不在焉,滿腦子都只想到我?」

  「你……怎麼可能!小池你少臭美了!」把「你怎麼會知道」給吞回肚裡的霜櫻,眼神飄移,左看右看就是不肯直視池賢浩。

  池賢浩笑了一聲。他可沒看露女孩耳廓上的赤紅。

  好可愛。

  他總是覺得他的涵像是娃娃一樣可愛。

  「不是臭美,因為妳常說我很好看。」池賢浩突然湊近她,那張俊秀的臉在霜櫻的視線中猛然放大,「妳不喜歡了嗎?」

  「唔!」突然的顏值爆擊讓霜櫻嚇了好大一大跳,腦袋一片空白。等到回神之後,她連忙退開,用雙手遮掩住早已滿面赤紅的臉龐,「我……怎、怎麼可能不喜歡。」

  「是嘛。」池賢浩揚起嘴角,笑得像個得到糖吃的孩子一般愉快。偷偷透過指縫觀察他反應的霜櫻臉上因此更加躁紅。

  她實在無法習慣池賢浩每一次的突襲攻勢,就像知道她何時鬆懈一般,少年的玩笑總是開得很即時。說實在的,她不討厭這樣愛開玩笑的池賢浩,不如說她更希望見到他更多帶有玩鬧性質的笑容。

  因為霜櫻漸漸理解他的壓力,知道不管是家庭還是人際關係,甚至是環境都帶給他不少的心靈折磨,一開始見面時的他,才會那麼冷漠冰冷。

  然而這些日子相處下來,曾經不苟言笑,也不善與人交際的池賢浩處事明顯變得更加圓潤了,嘴邊也時常掛著一絲淺笑,縱然很多時候是帶有嘲諷意味的。

  但這些無疑都是好的改變。

  「果然笑口常開更能增加好感呢!如何,你之後要不要多對大家笑一笑啊?」

  「妳都不會吃醋的嗎?當然,我只對妳笑。」

  「唉唷……你到底什麼時候去跟人家學壞了,怎麼變得這麼會撩妹?」

  「喂,才不是在撩妹,這可是真心話。快,跟我道歉。」

  「不要~」

  「快點給我說喔……」

  笑口常開——對池賢浩來說的確是有用的習題。

創作回應

路邊的野貓
這兩人直接放閃呀>///<
2021-11-13 11:02:27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