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十釐米的他們來到三次元】原創角色篇 72—令人訝異

龘玥 | 2021-09-04 10:00:03 | 巴幣 40 | 人氣 65


  由於氣氛尷尬等因素,霜櫻與夏晨並沒有在海灘久留,莫約下午五點的時候就搭著計程車返回醫院,然後毫不意外地一起被醫生及護理師罵個狗血淋頭。

  聽著訓誡的兩個青少年的態度相當誠懇,實際上,他們倆心思各異,不見得有把醫生的話給聽進腦子裡。

  霜櫻雖然慶幸兩人最終還是能繼續當好朋友,可是每每見到他滿載哀傷的側臉時卻不知道該如何與他攀談,縱然想裝作沒這回事,但無疑會將一臉介意的夏晨傷得更深。

  夏晨嘴上說兩人能繼續當朋友,心裡卻根本無法把他對霜櫻的感情說放下就放下,他還是懷有一絲捲土重來的希望。畢竟他當時聽得可明白了,霜櫻說自己喜歡的是「一個不在這個次元,不知道還能不能重逢的人」,這不就表示自己其實還有很大的機會嗎?

  護理人員罵完之後就換怒氣沖沖的夏夜來了,沒想到兩人很老實地低著頭等著挨罵,讓他一時之間不知道是該收手還是開口。不過最終他選擇放棄,原因是注意到兩人之間不比尋常的氣氛。兩個人自從互相為對方擔責任完之後就沒再開過口,甚至連眼神都沒給過對方一眼,皆不約而同地盯著地板看,彷彿地板上有世界名畫可以欣賞似的。

  「怪詭異的。」夏夜冷靜地下了評語,然後無奈地拍拍兩個孩子,語重心長地說:「看你們倆剛剛都被醫生唸過了,我就不罵了。都要轉院了就別亂跑嘛,小涵之後也不要理他這種不顧自身安危的要求,知道嗎?」

  霜櫻安靜而乖巧地點點頭。

  夏夜見狀也不好說些什麼了,儘管眼前這個女孩前不久才帶著他的寶貝弟弟偷跑出醫院,讓他又憂又氣。

  但他終究還是心軟。

  他揉揉少女的頭,輕聲嘆氣道:「天色暗了,我陪妳去搭車。」

  「嗯。」

  待兩人離開病房後,大學生這才有機會放下手中的書本抬頭問夏晨:「告白失敗了?」

  夏晨的眉頭皺了起來,他轉過頭看向對方,一臉哀傷。「她……她有喜歡的人了。雖然我知道、是我太貪心了,我明明就沒有什麼優點……不過,我們還是朋友,這樣就好。」

  國中生將頭轉向他們的方向,欸了一聲後也加入了話題:「可是我看晨哥你和林語涵感情很好啊!你也長很帥啊,為什麼會輸給別的男人?啊——難不成那個人是夜哥!夜哥比較有那個什麼……啊對、牛郎!他有牛郎的感覺!會很受女生歡迎啊~」  

  他之前在學校曾看班上女生在追蹤的臉書帳號,沒想到不是愛情動作片演員就是牛郎,而且她們也毫不避諱地在學校下課時間互相分享推薦,膽子大的還跑來推薦他們男生去追蹤,害他在那群女生的淫威下被迫追蹤一個牛郎。那個傢伙的眼神就跟夏夜的極為相似,都是慵懶卻又帶點狂氣,滿眼散發著費洛蒙。

  大學生輕輕用責怪地眼神掃了他一眼,口氣很像是優雅的貴婦母親在教訓不懂事的孩子,「不要亂講話,夏晨他正難過呢。而且,小心被夏夜聽到了,你等等就會被惡作劇喔。你才幾歲就講出牛郎這種職業,唉,現在的孩子實在太早熟了。」

  國中生猛搖頭,直喊不要,「唔噁~~我才不要被夜哥整啦。希望夜哥慢點回來,我才能亂講話。」

  無言以對的大學生決定先把喋喋不休的國中生先放著不管,另一邊那個暗自憂傷的高中男生明顯比較需要照顧。

  「夏晨,你是真的想放棄了嗎?」

  夏晨搖搖頭,老實坦承:「其實,我、我還是想要再告白一次,找個對的時機。」

  見他的耳朵因為害羞而漸漸紅了起來,大學生抿嘴笑了,從抽屜裡找出一本書遞給他。

  「這本書借你讀,我認為這本書很適合給現在的你作為心靈調劑。」

  夏晨看了眼書名——不放棄的勇氣。這的確很適合給現在的他。

  「謝謝你。」

  夏晨的嘴角終於浮出一絲笑意。

  然而,大學生正為了夏晨的稍稍釋懷感到放心時,一個不速之客的到來卻讓後者好不容易揚起的嘴角很快地便壓了下來。

  「夏晨。」這個聲音,不屬於病房裡的任何人。

  夏晨將視線放到病房門口,注意到了那個不速之客。

  「……池賢浩,你怎麼來了?’」

  池賢浩不是第一次來到病房探望夏晨。他總是在霜櫻離開之後才來,在夏夜起初不悅的視線下,直到耐心與態度差卻又充滿溫暖的關懷化解偏見,讓夏夜與夏晨對他改觀,從而歡迎他不時來病房坐坐。

  不過這不代表現在夏晨願意見到他,然而那個不識相的少年偏偏選在這尷尬的時機點上。

  「你是來看我笑話的嗎?」

  夏晨瞪他一眼,下一秒立刻撇過頭。池賢浩很意外他會有如此粗魯暴躁的一面。不過轉念一想,他也是人,告白被拒絕的痛苦肯定讓他感到屈辱不堪,而且池賢浩的身分是他的情敵,兩人都心知肚明。

  病房裡的另外兩名病人紛紛不說話了,明擺著等著看好戲。

  池賢浩逕自走了進來,走到夏晨的病床前,沒經過人家同意就直接拉上簾子,把那些想要看戲的目光全數擋下。

  「我不是來笑你的。」

  夏晨恨恨地扭過頭,「是啊,因為你前幾個鐘頭也在現場,我沒說錯吧?」

  池賢浩淡淡地說:「原來你看見了。」

  「你那樣是什麼意思啊!」

  他這樣看似雲淡風輕的模樣讓忍無可忍的夏晨拿起枕頭丟過去,池賢浩到也沒閃,就這樣被擊中。然後當枕頭因為地心引力而自他臉上摔下之後,他用著平淡卻不失溫度的表情看著他,說:「這樣,你滿意了嗎?」

  夏晨艱難地擠出聲音,最後一句話更是細如蚊蚋:「請你離開。小涵……她現在很需要人陪著。」

  「我知道,但現在的我沒那個資格。」

  真是個捉摸不定的人。夏晨心想,就算想要繼續靠丟東西逼對方離開,手上也沒什麼能隨意拿出來丟的東西了就是了。於是他乾脆壓下怒氣,恢復理智,先聽聽對方打算說些什麼。

  見人稍微冷靜下來了,池賢浩很好心地將地上的枕頭撿起來拋給他,也沒有打算拉開椅子暫時坐一下,就這樣直挺挺地站著。病床與他之間,像是有道無法跨越的鴻溝似的。

  「池賢浩,你這是什麼意思?」

  池賢浩卻在這時扯了不著邊際的話題:「夏晨,你講話變得好順暢。」

  夏晨自己也很驚訝自己面對池賢浩時不會感到緊張,明明上週與對方談話時還總是結結巴巴地。可能是怒氣上頭,把緊張感全給消除的緣故。

  「我知道。但是這不是重點吧?你為什麼說自己沒有資格?你們倆只是吵架而已啊,去道歉的話小涵一定會原諒你的。」

  「我與她,已經回不去了。我是罪人,所以我沒有資格再見她。」

  「……嗯?你這是……到底在說什麼呢?」

  夏晨是真的不明白,不就是把霜櫻母親的日記本拿走卻沒想到被人偷走了,純屬意外。雖然不見得拿的回來了,但是夏晨覺得只要誠心道歉,無論要花多少時間,只要有耐心就能讓霜櫻消氣並接受道歉。可是池賢浩的態度卻像是一口咬定沒有任何挽回的機會了。

  池賢浩並不想跟他多做解釋,只是繼續把想說的話交代給對方。

  「雖然我不知道她會不會有放下她喜歡的人的一天,但是我希望你不要放棄涵,繼續陪在她身邊。而且……我知道這話可能難聽,但我希望你最好能夠取代我,讓她把我忘了。反正我這種人,之前還當過不良少年,名聲糟糕的很,她要是繼續跟我混難保別人不會對她留下什麼壞印象。」

  那個總讓夏夜說「黏著力高得可怕」的池賢浩居然會這樣輕易的把位子拱手讓人,這讓夏晨驚訝得連嘴都合不上了,原本心中的一股怨氣也隨之消散的無影無蹤。他先是斷斷續續地發出幾個無意義的驚嘆,而後才找回了組織語言的能力。

  「你有想過她如果消氣了的話,到時候沒有你在身邊,她的心情會如何嗎?」

  「我大概猜得到,她一個愛哭鬼很有可能會哭,但是長痛不如短痛。跟我有所接觸的話她是不會獲得幸福的,因為我連自己的幸福都抓不住,也不知道該怎麼獲得。你跟夏夜都對她很好,所以我想她跟你們待在一起是最幸福的。」池賢浩說著,臉上浮現出近乎是慘淡的微笑。他的確已經放棄希望、放棄走在女孩身旁的資格。

  因為他直到現在才發現,待在自己身邊的人都不會幸福。母親的離家或許也是因為他吧,畢竟離開家裡這麼多年,也沒見那個面容已經在自己記憶中模糊的女人來找過他。

  他根本是被母親拋棄的吧。

  然而現在,他不想看到霜櫻拋棄他的場面,與其等那一天,不如他自行離開,走得瀟灑。

  「你這樣子實在太狠心了。」

  所以面對夏晨的指責,池賢浩沒有要反駁的意思。

  「時間很晚了,我先回去了。」說完就想轉身離開。

  「……你只是連告白的勇氣都沒有吧。」

  他看見少年的腳步停頓了一下,知道他有聽進去,正要繼續說時對方卻又開始移動。

  眼見攔不住他,夏晨抱怨地小聲嘀咕:「最近的國中生也太不成熟了吧。」

  當池賢浩一拉開簾子,正好撞見夏夜,看來對方站在這裡偷聽了很久。

  「偷聽這種不入流的事情,你也不是不會嘛。這是回敬你的。」一把將人撞開,池賢浩直直地走向出口。

  「傲慢的小子。」自知理虧,夏夜便沒有挑釁。他揉了揉被撞疼的肩膀,瞪了一眼早已空無一人的病房門外後,拉開簾子走至夏晨的病床前。

  「哥哥,池賢浩他……」夏晨神色複雜,不知道該接些什麼話好。

  畢竟聽完了池賢浩那一席話後,他仍然感到一頭霧水,不明白池賢浩的過度反應是如何造成的,對方究竟是否真的想將霜櫻託付給自己呢?

  縱然對池賢浩的事情有著那麼一絲的好奇,不過首重手足的夏夜坐到病床上,輕柔地揉了揉雙胞胎弟弟的頭,並不打算談論池賢浩的事,反倒先問起了夏晨與霜櫻在海灘的事情。

  「去海灘告白的想法為什麼不先告訴哥哥?明明知道我絕對會幫你想一個超讚的執行計畫的。況且,就算你有留下紙條來,我還是難免會擔心啊。」

  愧疚感讓夏晨不禁低下了頭,但是一想起霜櫻白嫩可愛的臉龐,他的臉頰瞬間升溫,紅的像是要滴出血一般,這樣的害臊讓他有些扭捏地說:「因、因為太喜歡她了,所以我想要自己來。哥哥,真對不起……」

  夏夜的眼中閃過了孩提時代的夏晨,那個懦弱膽怯、害羞結巴,總是被他好好保護在身後的孩子,如今已經成長成一位不再需要躲在羽翼之下,為愛挺身而出的少年了。

  雖然這一連串的事情與危機讓夏晨受了許多傷,但是他也從中學習到了不少,並且得到了自小嚮往著的勇氣。

  夏夜的確懊悔著自己沒能保護好弟弟,不過他不能否認或許這就是上天給予弟弟蛻變的歷練。

  夏夜原本有些銳利的眼神變得柔和不少,語氣充滿欣慰地說:「是嘛……孩子長大了呀。你們今天在海邊的事情我剛剛都聽小涵說了,至少她並不是討厭你,我們小晨絕對還有很多機會讓她忘記原本喜歡的人。不過失敗也不要放棄,哥哥會陪你奮鬥到最後一刻的,不過這麼冒險的事別再有第二次了,好嗎?」

  夏晨乖順地點了點頭,應聲說:「好。」

  夏夜見狀,嘴裡的笑意加深。

  縱然擔心,但夏晨的改變無疑令他感到驕傲。

  他今後也會繼續努力,為無能的父母盡到照顧弟弟的責任。






  到了夜晚,疲憊的夏晨仍然闔不上眼皮。他滿腦子都在想著池賢浩的事。

  卻不知道隔天天一亮,就傳來了池賢浩失蹤的消息。



大家好,我是龘玥!

其實我站骨科
雙胞胎設定真的很香

小池別哭,你不會找到更好的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