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十釐米的他們來到三次元】原創角色篇 77—三方的氣氛

龘玥 | 2021-10-16 10:00:03 | 巴幣 42 | 人氣 58


  霜櫻的伯父名為林慶,在霜櫻父母雙亡之後一直作為她的監護人。曾將年幼的霜櫻短暫帶回自家照顧,雖然有夫妻倆無微不至的照顧,但林慶其子——林子良非常排外,無法諒解堂姊無故得到了父母本應對自己的愛,因而處處排擠。由於愧疚與無法忍受,在霜櫻的堅持下,她搬回了自己家生活,並且選擇就讀附近的國中而不是遠一點的明星學校。

  但林慶夫妻倆很愛護姪女,每兩個月就會撥空從中部上來和她在外聚餐,關心她的生活。只是怕兩夫妻擔心的霜櫻從來不帶他們進自己亂糟糟的家,也從未說出自己的難處,總是笑著說自己過得很好,要夫妻倆放心。

  可是霜櫻如今已經不能再像往常一般繼續隱瞞下去了。警方在看到了霜櫻提交的隨身碟影片後,驚覺案件太過嚴重,於是通知了監護人。這下,霜櫻再也瞞不住他。

  霜櫻唯一隱瞞住的,只剩下她所擁有的召喚能力了。





  在林慶與警方的眼皮底下,霜櫻老實交代自己曾經懷疑過朋友池賢浩與嫌疑犯有關聯,並且也將自己因為情緒激動不慎推了對方害其滾下樓的事情全講了。唯一說謊的部分就是在解釋懷疑理由上,將覺得對方覬覦著自己的召喚能力改成覬覦自家的錢財。

  最後,她更細說了她是如何打消心中對池賢浩的懷疑。

  過程中不僅是當事人自己講到羞紅了臉,就連周遭這些專注傾聽著成年人也紛紛老臉一紅,感嘆自己青春不再。

  「咳,雖然妳已經排除池賢浩同學有參與作案的嫌疑,不過保險起見我們還是會對他做個調查。我們之後有新的進展會通知林同學,今天採樣和紀錄已經完成,我們就先收隊了。」

  「是,今天謝謝你們了。」

  林慶與霜櫻向警方道謝並將他們送到門口後轉身回屋。然而霜櫻的心思不在此,此刻的她滿腦子都是池賢浩與葉傲寒今天的話。

  『以後,再也別見面了。』

  『他將妳視為一切,妳卻把他的寄託打碎,也害他摔到差點變成傻子。更白癡的是他自己傷成那樣還不肯去醫院。告訴妳,他真的懶得理妳了,妳之後去找他道歉也無濟於事。』

  霜櫻小聲地喃喃:「小池的傷,不知道怎麼樣了……」

  雖然對方說永不相見,但不代表不能通話啊!抓著這個漏洞的她厚著臉皮打開了通訊軟體,按下了通話鍵。

  音效聲響了約一分鐘,也不見接通的畫面。霜櫻測試性地要送他一組貼圖,然後震驚的發現池賢浩竟然封鎖了她!

  這下,霜櫻才終於認清事實。池賢浩他這次是認真的!

  不知道是否錯覺,她的胸口隱隱約約地又抽痛了起來。

  好想哭。

  林慶看了看屋內的慘狀,再看了看失魂落魄的霜櫻,嘆了口氣。他果然還是應該要親自照看著弟弟的孩子啊。

  「語涵,跟伯父搬回去住好嗎?妳一個人,我很不放心啊,要是之後家裡又有小偷闖入了,家裡只有妳一個該怎麼辦才好?」

  原本還有點恍神的霜櫻聽到此立刻如夢初醒般一下子回魂。她既沒有道歉,也未得到池賢浩的原諒,再來對方對自己抱持的感情雖然讓她很苦惱,但她怎麼可能就這樣懷著罪惡感拋下池賢浩就這樣跟著伯父回中部住!

  「沒事的!有了一次教訓之後我不會再失誤的!伯父,你就再相信我一次嘛~而且我在這裡還有許多會幫助我的朋友,像今天那個學長就是其中之一,而且平常還有一個最挺我的朋友!」

  只是他不會再理自己了。霜櫻苦著臉,沒有把這句話說出口,但先前聽過她的描述的林慶知道。他將寬厚的手掌放置在親愛的姪女頭頂上,慈愛的盯著她徬徨不安的臉。

  「妳其實很喜歡妳那位朋友吧,我是指妳想要和好的那位。」

  「嗯,因為他是我最好的朋友啊!」一講完,霜櫻的腦海便浮現了池賢浩端正的臉,以及他中午時的吻。粉嫩的唇瓣上似乎還殘留著對方的餘溫與觸感,空氣中似乎也還能嗅到屬於那個少年的氣息。

  怎麼偏偏在這種時候想起來?該死!快消掉、快消掉!

  霜櫻想要裝作不在意,但不善偽裝的她那燒紅著的臉與左右游移的視線卻早已露餡。

  「在我看來可不是這樣子喔。」林慶像是看到年輕時的自己一般,露出了懷念的表請。「很急著找他和好;想著對方過得如何;怕他再也不見自己,這些想法都跟我當年追妳伯母時一樣啊,哈哈。」

  「伯父,你又要跟我說當年你和伯母的故事了嘛。」霜櫻有些擔心這一講又是好幾個小時了。她趕緊轉移林慶的注意力,「不過我和小池真的只是朋友而已啦。」

  林慶點點頭,算是成功被帶跑了注意力。「現在是沒錯,不過這樣的感情長久下來會發展成戀愛喔,語涵。雖然妳年紀還小,伯父希望妳到高中再開始嘗試,但是現在的妳很需要有這麼一個人陪在妳身邊。伯父希望妳過得快快樂樂的,讓我和妳伯母,以及妳天上的爸爸媽媽能夠放心。」

  他的一字一句都觸動了霜櫻的心。

  霜櫻低下頭,小聲地說:「可是伯父,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

  林慶恍然大悟。他拉著霜櫻的手來到客廳的沙發上坐著,擺出了諮商師的姿態。

  「是今天看到的那個學長嗎?」

  霜櫻想也不想,反射性否認:「不是,他太可怕了。」

  可憐的葉傲寒,躺著也中槍。

  「那妳喜歡的那個人今天有來找妳嗎?」

  霜櫻戳戳手指,遲疑了一下,最後還是老實地說:「沒有。我也不知道我下一次看到他是什麼時候。」

  完蛋。林慶扶額。哪個不挑,怎麼挑這種不知道何年何月能見上一面的人喜歡。

  「語涵,雖然這是妳的自由,但我還是要告訴妳,喜歡的人跟適合的人有時候不會一致,妳仔細想想之後再作決定吧。可是伯父比較放心把妳交給一個能夠長期陪在妳身邊、對妳好的男生。」

  對此霜櫻沉默不語,她開始陷入沉思。看她本人有在思考,林慶稍稍鬆了一口氣。不管是玩伴還是戀人,只要霜櫻有先做過思考後再選擇,不要後悔,那他這個做伯父的也就沒有什麼立場反對了。

  霜櫻一時半會無法從思緒中脫身,閒閒無事的林慶便順便整理起客廳的環境了。畢竟客廳是一個家庭的門面,家具和物品這樣擺放的雜亂無序實在有違他們林家當地地主的形象。

  林慶扶起歪斜的檯燈,不經意瞥了大門一眼,便開始在意起來。

  「明天請人來升級一下這棟房子的防盜系統好了,門鎖也一定得換成雙重防盜鎖……指紋解鎖那種應該不會太誇張。」

  將想法記在手機的備忘錄裡,林慶繼續動手整理。而他有些不經世事的姪女則是繼續煩惱著她複雜的人際關係。






  夜裡,在病房裡無所事事的池賢浩直直盯著窗外被黑霧般的雲層稍微遮擋住的下弦月發呆。看著看著,他的心思逐漸跑偏,最後全都在回憶今天在霜櫻家時對她所說的話。

  自從自己理解了霜櫻的心情之後,他總覺得自己中午把話說得太過殘忍,明明自己是最希望女孩展露笑容的人,但是如今傷她最深的人卻是他自己。

  「雖然葉傲寒有發訊息給我說她有找親戚過來處理,不過她本人怎樣倒是沒有說得很詳細啊。」

  才幾個小時不見,池賢浩就開始想念起霜櫻了,但是他也清楚自己不該心軟,一旦心軟,他之前做的努力也就白費了。

  雖然過程深深傷害了彼此,至少結果是他所要的,不是嗎?

  他成功將霜櫻從自己身邊推離了,這樣不是很好嗎?

  那他現在在傷感些什麼?

  他朝著月亮伸出了手,試圖遮擋住它的整個形狀與其溫柔地照亮著整個夜空的光。

  「以後再也不見……嗎。」

  心裡空蕩蕩的,身體裡就好像失去了一半的靈魂。

  池賢浩轉過身拿取病床旁桌上的手機,打開之直直盯著手機桌布看。上面是他與霜櫻在這次的旅遊中所拍的合照。
  相片裡,兩人一齊在對方的腦後比出勝利手勢,拍攝角度讓其變得像是兩人頭上長了兔子耳朵一樣,相當俏皮可愛。這張照片尤其讓觀看者會心一笑的部分,莫過於是兩個少年少女那純真爛漫的笑容了。

  可是現在,這張照片裡的笑容怎麼看都讓池賢浩覺得諷刺。

  他用指尖輕輕碰觸螢幕上霜櫻的笑臉,並且牽動自己的臉部肌肉,試圖讓自己再次露出照片裡的笑容,卻不經意讓眼角扯出了一滴淚。

  池賢浩愣住了,他從沒想過自己會在這段感情中陷的這麼深。

  當初自己只是接受了她的好意,之後再次遇見時因為看不下去她繼續遭受欺凌才選擇幫她一把的。

  明明不打算久留,卻被她單純的笑容蠱惑,不知不覺想要繼續走在她身側。

  但是被母親和其他人放棄的他,有什麼資格劉在霜櫻身邊,僅僅只是成為一顆絆腳石而已。

  沒錯,他也是池尚宇感情路上的一顆絆腳石。

  憑父親的條件,其實很容易就可以再婚的,但是因為他的緣故,池尚宇從未與其他女性有過多的接觸,更別提將女人帶回家中。

  這一點,讓池賢浩心裡既感謝又自責。明明清楚自己不能夠剝奪父親找個伴的權利,這是不是他任性的獨佔慾作祟呢?

  如今,他也不確定自己遠離霜櫻的選擇是不是好的,不過就算少了他,以後霜櫻的身邊還是有很多人圍繞著的。

  「暫且……當作我做了對的選擇吧。」






  鏡頭轉到在另一家醫院收拾東西,做好幾天後轉院準備的夏家雙胞胎。

   為了阻止夏晨起身一起幫忙,夏夜讓他玩著自己的手機轉移注意力,也當作是休閒時間。但是夏晨卻不定時的檢查著手機訊息裡有無來自霜櫻的,根本無心刷遊戲。

  最後,他受不了了,忍不住出聲跟夏夜抱怨:「哥,不能請醫院改成明天就轉院嗎?小涵不在,這裡就少了好多笑聲喔。」

  躺在病床上的國中生稍稍扭過頭,熱情地說:「笑聲?晨哥你要是不是,我可以現在笑給你聽。哇哈哈哈哈哈!」

  夾在兩人床位之間的大學生本在讀書,由於國中生的爽朗笑聲太過刺耳,於是他放下手裡的文庫本,既輕又不失優雅地朝他掃了一眼,那飽含警告的眼神立刻讓對方領會,停止了笑聲。

  「不、不好意思,打擾您了……」

  大學生滿意地微笑,繼續拿起文庫本來讀,像是在說今天晚餐要吃什麼一樣,語氣自然地說:「是說,我明天就要出院了。」

  「咦——?你怎麼現在才講啦。」國中生難過了。「那我之後不就少了兩個室友了嗎?我會很寂寞啦!」

  夏夜翻了白眼,斥責:「你在難過什麼?果然是臭屁孩,你應該要跟他道聲恭喜才對啊。」

  夏晨則是真誠地向大學生給予祝福後,從櫃子裡取出了一本小說集遞交給他。

  「這是……?」

  夏晨有些害臊地說:「我和哥哥本來要在轉院前一天才把禮物送給你們的,不過現在剛好當作你的出院禮物。我常常看見你在看這個作者的書,感覺你很喜歡,所以哥哥就去書局買了那個作者的最近出的新書作為你的禮物。希望你會喜歡。」

  大學生動作溫柔地輕撫著手中的小說集,眼中飽滿著喜愛。他笑著回應:「謝謝,我很喜歡。也祝你早日康復。」

  「謝謝你!」

  國中生此時哀怨地喊:「可是我來不及準備禮物啊~」

  「你可以拿我們本來要送你的禮物來抵啊。」

  「夜哥——!」



大家好,我是龘玥!

終於放出上次畫的插圖了,這樣比較好傳達兩人之前的感情到底有多好

想說小說的點擊率真的有夠低的,不過我還是會努力寫完啦

希望大家看了美美插圖之後對小說內容有興趣~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