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公安之蛇-15

佛萊曼 | 2021-08-06 23:43:26 | 巴幣 20 | 人氣 101


「從今天起,你回到公安一局。」
 
位階是公安局長的男人說,他從背對的椅子上轉過來,雙手放在桌上交疊,以嚴肅的語氣繼續說:「你知道為什麼像你這樣的人還能繼續當公安嗎?」
 
「不知道。」王蛇聳肩,一派冷血、輕鬆和隨便,那種不帶感情的方式,令局長板起臉孔。
 
玻璃上的投影在夜幕下以光亮呈現出來,房間裡的景象一覽無遺。看起來就像個人正在被訓話。
 
「因為你有靠山!你這個反局長派,剛出社會、什麼都不懂的小毛頭!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比起我,我覺得你們這些高層更不知道是整天在想什麼。」
 
男人張著嘴巴,愣住了。
 
王蛇信步上前,將其中一隻手放在桌子上說:「我才不想管你們這些人平時在做啥,但是你們連自己的本分和義務都沒有做到。這種人還想對我說三道四,你哪來的自信?」
 
「你說什麼……你這個反局長派養的走狗,跟你好好說話,蹬鼻子上臉啦?別忘了我是誰!我是你的頂頭直屬長官,身為你的前輩,台灣大學的學長,比你早了三十年畢業!」
 
「那又怎樣呢?你花了三十年爬到這個位階阿,那還挺久的呢,說起來,我跟署長你也只差了四階,我倒是沒有像你一樣把這個公務員的身分看的那麼重,對我而言,失去這個身分是無關緊要,但你們少了一條得意忠心的狗,應該很困擾吧?你可以去哪找到能取代我的人?」
 
王蛇不知不覺將臉龐湊近局長,原本氣勢凌人的自信沒了,退縮和害怕浮現,他往後退了幾步,額頭冒出冷汗。
 
「你閉嘴!伶牙俐齒的傢伙,少說話,多做事。要不是你以前的經歷,你早就被開除了!」
 
「那句話我一直很想對高層說呢,我想只要有長眼的民眾都能看出來誰在做事,再見了!」
 
結束這場會談後,王蛇走出局長室,鬆了口氣,看樣子不會被輕易解雇,要繼續當政府的奴隸了,不過就算如此,也比當對岸的走狗好多了。
 
UBN-7926在外頭的走廊上,將雙手放在背後,看到他出現才小跑步過來。
 
「結束了嗎?」
 
「沒有意義、浪費時間的會談,等等我要去把行李收拾一下,東西不能一直安放在公安局。」
 
「接下來要做什麼?」
 
「找出是誰派五人眾來殺我,我要他血債血還,既然他有種派人來暗殺,那一定也做好覺悟被暗殺,還有王雪芬搜查官是誰派來監視的。所以,妳認為捷運上的炸彈是誰安置的?」
 
問題之多,讓人應接不暇,不過對最新型的人工AI而言,這不算甚麼。
 
UBN-7926猶豫了,她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說,還有該不該說?是國安局幹的好事……不過也可能是潛伏在國安局,竊取機密的中共黨員。也有可能是其他人,線索太少了。
 
但是現在最好是一五一十全盤托出,這太嚴重了,事態的發展出乎意料。炸彈是國安局的,未必是國安局的人弄得。
 
「我不知道,但炸彈來自國安局的型號。」UBN-7926說。
 
「這樣啊。」王蛇說。
 
「很在意嗎?」
 
「至今發生的一切,沒有一件事是不在意的。」
 
「也對。」
 
他背負的壓力究竟有多巨大呢?UBN-7926心想,如果自己也能分擔一些就好。目前能替他做的就是演算和籌備計畫,畢竟電腦能比人類還快速執行的命令。
 
這些都能讓王蛇更輕鬆些。她忍不住回想台灣至今的歷史,從沒脫離過來自中共的打壓和陰影,中共不是不想打過來,這些年來用資訊戰分化和挑撥離間台灣人民,直到兵馬備足,能夠打過來台灣又能防守國土時。
 
那場大戰就此展開序幕,那是始料未及的,有些人大膽預言台灣會在短短幾天內被打下來,或立刻投降,不過政府最終是派出軍隊抵抗到底。
 
那個結果雖不進人意,至少是守了下來。光是這樣,就讓台灣民主黨繼續長久的執政。
 
現在執政黨是台灣民主黨,他們以抗中保台為口號持續統治台灣,用這個字眼絕對不誇張。
 
除了稍微上綱的自由外,台民黨跟中共沒有兩樣,但是人民黨過去因為親近過中共的緣故,遲遲無法取得國民的認同和信賴。
 
只有台民黨始終堅持要與中共對抗,維持一邊一國的外交政策,並且要求中共對國際承認台灣的獨立。不過這種政策僅止於嘴巴說說,沒有實際做過。
 
這十幾年下來,最終人民也對政治迫害和種種不合理的蠻橫途徑妥協,以對岸為借鏡安慰自己至少是民主的,自由的,不管資本主義下的社會導致的貧富不均,不管高漲的房價和物價,也不管薪資停滯的情況。
 
沒有隨著物價而膨脹,不過薪資水準始終是餓不死,養的活自己,但無法養活家人或另一半的程度。
 
所有的人民都必須工作到八十五歲才能退休,過去的勞工保險已經破產,只剩健保持續燃燒,現在早已是風中殘燭。
 
「吶,如果最後發現執政黨其實和對岸有掛勾,你會怎麼做?」UBN-7926說。
 
王蛇停下腳步,他用一種極低沉的嗓音,露出凶惡的目光說:「我會把那些人殺掉,但我相信現在的執政黨大多數人還沒笨到會那麼做。少數人也許有收取利益和來往,這是我可以預期的。我現在就是要揪出那些人,殺雞儆猴。」
 
UBN-7926從沒看過王蛇那麼憤怒,看樣子他討厭中共的程度在一般百姓之中也是上中之上。
 
「先成立一個新部門吧,我先幫忙準備專案,你就是這個集團的負責人,我來當左右手。」
 
「紅色分子調查部嗎?」王蛇以戲謔的語氣,莞爾一笑。
 
放置行李的公安局倉庫裡經過整頓,那些私人物品都被整理好放在原本的地方附近,是可以輕易找到的。
 
「以其他名義成立,現在奧利多被調走,你可以用補足人馬的名義向上頭申請,相信他們也會同意……」UBN-7926說。
 
「不,他們不會同意。接下來的追殺或許會延緩一陣子,不過他們還是有要清除我的打算。」
 
王蛇把東西逐一收進行李箱裡。
 
「你要把這些東西放到哪裡?你有落腳的地方了嗎?」
 
「看樣子只能放回老家了。」王蛇以一種不甘願的語氣說,他顯露出的是一種落寞,好像不得已要回家那樣。
 
如果是離家出走,或跟家人鬧翻的人,回家或許難為情了些,但王蛇的情況不同,他們的家人各自以不同的形式向彼此道別。
 
母親生病離世,父親坐牢被關,姐姐出國生活。王蛇大可以繼續住在那個空無一人的家,也省得房租和其他開銷,不過他就是不想回去那個家。
 
安靜、空蕩的家,一個不圓滿的家,一個少了什麼的家。
 
知悉這些情報的UBN-7926,可以理解為何他有這樣的心境。不過身為機器人工智慧,在情感能力的感應上遠比人類要薄弱。
 
就連情感都要模仿人類才得以完成,UBN-7926甚至不知道她時刻的心情究竟是程式驅使還是發自她的想法。
 
一路上,兩人都沒有開口過,王蛇騎著他的摩托車,而她只是望著沿路的景象,夜晚喧鬧的市區,然後是寂靜的住宅區巷弄內,那位在市區某個偏僻的路段深處,要走出來到街上可能要花上十分鐘。
 
下車後,王蛇提著行李,抬頭望著那可能有三十年以上的老舊住宅,牆壁斑駁,有的地方磁磚都脫落了,鐵皮頂生鏽,鐵窗和綠色的棚頂都破爛不堪。
 
他只是靜靜佇立在那,彷彿在觀察什麼。
 
UBN-7926陪著他,不發一語。
 
「妳在這裡等。」王蛇說:「我不希望有人進去,麻煩妳順便注意周圍的情況,要是這個家出狀況,會讓我很不爽。」
 
「好。」
 
推開家門,灰塵在空氣中飄揚擴散,家裡的東西、陳設都沒變,但上頭都覆蓋上一層灰,已經多久沒回來了?姐姐她是否有回來過?
 
王蛇以懷念的心情注視這一切,好久了阿,自從國中出去住校,接下來回家的次數屈指可數,都只是回家拿東西,還有順便整理打掃。
 
地面上同樣充滿灰塵和垃圾,看的出來很久沒打掃了。現在的他也沒有餘裕花時間打掃,位於牆邊的桌上放著一家人的合照。
 
其他照片都被他收起來,包括裱框、掛在牆上的父母結婚照,還有其他姐姐或自己的單獨照片,和父母出遊的拍照。
 
這張合照是母親的最愛,她一直渴望有一天能穿和服,那天他們全家一起去迪化街一家衣服出租店,讓她一償宿願。
 
每次母親在家看到這張照片都高興不已,因此王蛇希望離世的母親偶然回到家裡的時候,還能在客廳看到這張照片。
 
但是,人死了,真的會再回來嗎?難道不是永久在天堂或地獄定居,或是在冥界的河對岸等待輪迴轉生的時刻?
 
「王蛇,媽媽希望你可以成為一個對社會有貢獻的人。」
 
幼稚園的時候,有一次媽媽牽著他的手帶他回家。
 
「貢獻?」
 
「就是做對大家有幫助的事情,幫忙那些需要幫忙的人,老師也這麼說過吧?」
 
「嗯。」
 
「媽媽不要求你太多,你要做個正直的人,不愧對自己的內心。然後成為一個對整體社會有助益的人,就這樣。」
 
他沒有把這番話放在心上,因為不知不覺中,他已經受到媽媽的正面影響,潛移默化,潛意識執行著。
 
「媽……」王蛇拿起照片,把上頭的灰塵用手指拍掉。
 
這個家從好多年前開始就停止時間的流動,彷彿在等著有人推動齒輪。
 
該走了,他提醒自己。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