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公安之蛇-13

佛萊曼 | 2021-07-29 20:51:38 | 巴幣 32 | 人氣 128


跌坐在地上,UBN-7926茫然看著眼前景象,眨了眨眼睛,彷彿在確認狀況。
 
碎裂的地面飄出一陣黑煙,裊裊上升。上方的地層還有土石陸陸續續崩落,幾顆石子落地發出清脆的聲響,依照逐漸擴大的裂痕判斷,有機率造成隧道阻塞。
 
該疏散人群。
 
晃動停止以後,她處在恍神中,還搞不清楚狀況。
 
王蛇不見了,剛剛注意力都放在回憶上,一不留神,就變成這樣。自己還活著,這個隧道沒有崩毀。
 
但那個爆炸的威力可是能讓數百公尺內的東西都化為塵埃,這個人究竟是如何不讓爆炸波及到這裡呢?
 
那輛行進中的新蘆線列車如何?UBN-7926連上網路確認,列車平安無事,由於劇烈的震動緣故,附近的交通癱瘓,所有的捷運都停下來。
 
這在大台北地區的地下深層形成一個巨大的窟窿。
 
根據炸彈的重量和掉落的時間判定,要讓這顆炸彈不足以波及到這裡,至少得掉落到地下五百公尺的地方。
 
哪來的時間挖出一個五百公尺的地洞?不對,如果是天然形成的地底洞窟,只要設法找到那個地方……
 
但是剛剛的地底結構圖,UBN-7926把結構再次投影出來,不行,沒辦法偵測到太遠的範圍,不過可以確定的是中和新蘆線的列車感受到地震而自動停止行駛。
 
所以沒有波及到那邊的傷亡,但是隧道被堵住了,而這裡呢,後方的坍塌變得更嚴重,所幸沒有更多人受難。
 
「走吧。」王蛇從地面上一處大洞跳出來,他的臉上和皮膚都被染黑了,身上沒有明顯的傷勢,看樣子沒受到太多波及。
 
「你……」UBN-7926說,看著那名先前才出院不久的男人。
 
那白淨的臉龐變得如此的黑,一股擔憂從機械的線路傳來,告知她的感情表現。
 
但UBN-7926沒有利用表情呈現心情,在工作同伴面前沒必要那樣假惺惺的。
 
不過UBN-7926卻想要表現出關心。
 
「我受困在醫院好幾天了阿,繼續待在這是浪費時間。得去拯救那些被炸彈搞到的百姓。」
 
目送王蛇走入黑暗中,她的內心泛起一圈漣漪,那是她也搞不懂,一種莫名的情感。
 
不過這次炸彈也未免太湊巧,怎麼會有這種事情?難道是事先安排好要殺害王蛇的陷阱嗎?
 
我們的國家不可能做出這種事情,這可能危及上千條人命的恐怖攻擊。
 
可是UBN-7926有種不好的預感,剛剛那種炸彈的機型……好像是國家安全局使用過的種類。
 
相信之後要調查的事情是與日俱增。
 
 
 
「是那個男人來了!」穿著黑色餐飲服務裝的員工說。
 
其他的服務生通通看去,在玻璃櫥窗外的木板走廊上,有一名身高矮小、戴墨鏡、穿著熱帶地區上衣和海灘褲的男人走來,鞋子是夾腳拖。他的身材相當壯碩,媲美拳擊手,他的肌肉線條明顯的讓人作嘔。
 
「得趕緊去通知經理!」
 
經過一陣騷動後,廚房裡也引起一陣譁然。
 
廚師們雖然繼續準備料理,但是嘴中卻念念有詞。
 
「什麼?你是說黑名單的頭號分子嗎?」
 
「那個男人又來了?」
 
「我上次炒菜差點炒到手脫臼。」
 
「我也是上菜上到手軟。」
 
「我是補貨和菜盤補到手快斷了。」
 
「絕對不能讓他來!」
 
每個人對於那個男人的評價,只有恐懼這兩個字可以形容。
 
能夠吃東西吃到讓人害怕,確實是不容易的事情。
 
在店門口,一名服務生小姐和善的對著那名剛上門的男人說:「不好意思,這位客人,我們已經客滿了喔!」
 
男人皺起眉頭,似乎感到奇怪。「我明明看還有空位阿……」稍微探頭看了一下,確實還有不少位置。
 
「那些都被預訂了!」小姐連忙說。
 
「預訂?可以這樣喔?我上次明明聽妳的同事說,先來店面的可以優先入內用餐。」
 
「哦!我們現在規定改了,畢竟有預訂的客人擁有先行權,要是不能保留給他們,那樣預訂就沒有意義啦!」
 
在遠處,經理和服務生正在討論。
 
「對,他是絕對不能再上門名單,再吃一次絕對會垮掉!這間燒肉吃到飽不是給那種怪物來的地方!」經理說:「老闆交代過,吃超多的都要記錄下來,尤其是那種怪物等級的。」
 
「幸好雅慧小姐是個隨機應變能力很強的人,交給她沒問題的。」
 
「哦,我想起來了,我記得店長有交代過每位新進的員工黑名單上的人物,尤其是前五名的。」另一名女服務生說。
 
「這傢伙就是第一名嗎……看不出來能吃很多阿?」
 
這時候,男人擺出一張臭臉說:「那樣的話,我要投訴媒體。你們這家餐廳一點都不尊重人啊。」
 
突然間,經理瞥見男人的右胸口前別著一枚徽章,上頭是綠色的台灣圖案。
 
他不禁屏息,那是台灣民主黨的高階黨員象徵,若是不給他好待遇,這家餐廳就要被查水表,準備收攤。
 
那樣的話,至今為止十幾年的服務生生涯努力都將白費,好不容易爬到經理的位置,豈能讓那種事情發生。
 
而且被追究責任,最終會發現這是經理的指示。
 
雖然讓店家的營收減少是義務,不過讓店家努力維持下去,賺取更多收入是必要的。
 
基於種種理由,經理採取行動。
 
「哎呀!真是不好意思,我們剛剛接到一通取消訂位的電話,現在有位置了,請跟我走。」經理連忙上前招待。
 
「這樣啊,那太好了!今天我要大吃一頓。」男人說。
 
雅慧小姐感到困惑,這跟她接到的指示不同。
 
服務生在一旁竊竊私語說:「經理是怎麼了?明明交代過千萬不能讓這男人進來。」
 
「不知道。」
 
經理接待完畢以後,開始思考這鍋要誰背。
 
總要有人出來承擔責任,他想了想,負責接待的是雅慧小姐,不如就讓這個人背吧!反正她只是個新進三個月,剛轉正職的小職員,跟待在公司十幾年,努力付出犧牲的他簡直是天與地的差別。
 
沒有她也無所謂,沒有他就不行。
 
男人坐下以後不久,口袋的電話響起了,他接起來說:「我是周至宏。」
 
「北捷發生了巨大的意外。」
 
男人露出狡猾的笑容說:「這樣啊,我會立刻趕去現場的。」
 
 
 
 
「妳還好吧?」王蛇攙扶著兩位長者,他們很幸運的沒受炸彈波及太大,看樣子第一波的炸彈威力沒有到很強,那是為了定時炸彈而預設的暗樁。
 
「沒事,謝謝你,公安先生。聽說多虧您把另一邊的炸彈運走,這整個捷運的人才能活下來。」老婆婆眼眶泛淚,眼皮紅通通的。「我和老伴才能活下來……」
 
王蛇愣了一下,說:「這是我的工作。」
 
「真的很謝謝公安先生……」老先生再次行禮想要道謝。
 
「沒事了。」消防隊員走了過來,「接下來我的同伴們會繼續趕過來。」
 
「那就讓你接手,我繼續去前面救災。」王蛇說。
 
UBN-7926的體型雖小,但相當有力,她一個人攙扶兩個人往出口走去。
 
這時她瞥見了黑暗中有幾滴溫熱的水滴了下來,仔細一看,那名臉龐肅穆堅毅的公安先生居然流淚了。
 
那個嚴肅又不帶一絲感情的公安之蛇,如今正因為百姓們的受傷和罹難而悲傷。她原本以為這個男人不會為任何事情流淚的。
 
一名前瀏海連同後方部分頭髮包紮起來的西裝女子經過,她以一種得到救贖的渴望眼神看向王蛇。
 
她的身材高挑,高跟鞋也穿的很高,修長的美腿絲襪包裹。
 
但是王蛇沒有注意她,只是繼續往深處走去。女子追了上去,說:「公安先生,我可以幫忙你嗎?」
 
王蛇瞥了她一眼,繼續往前看。「如果妳願意的話,不過妳的左腳受傷了,我建議妳去醫院接受治療。」
 
「我不在乎,我都看到了,你用光刀切下那塊捷運結構,然後帶著它離開……不久後,就發生大爆炸。」
 
「那是一顆精心安裝的炸彈,可惜防範不夠周延。」
 
「應該說,沒人能料到有人有種把炸彈切下來,你到底是什麼人?公安先生。」
 
「我就是一名公安,跟其他公安沒有太大差別,我們的義務就是守護人民安全,維持和平。」
 
女子停下腳步,但是王蛇還是繼續往前走。
 
那個背影看來如此牢靠、孤寂和悲愴,他需要有人幫忙,可是始終沒有人伸出援手,難道公安都非得扛下重責大任,在百姓面前維持正面堅強的形象嗎?
 
「為什麼?」
 
王蛇又停下腳步,在女子眼中,這是對平民的一種尊重和傾聽,代表他不盡然是無視的。
 
「為什麼可以做到這份上?會死的!你知道吧?就是因為那顆炸彈威力那麼巨大,你才要帶著它走。」
 
「因為沒有人要做這件事,那樣的話,就只好自己做。」那抹淺淺的微笑帶著一股難以言喻的辛酸和公安的痛苦。
 
基層人員往往是最辛苦的,女子曾經也是基層的一員,因此當上主管後,她願意付出更多心力關照新進和同仁。
 
如果可以的話,她想要為這個男人做事,幫他的忙,盡一份心力。
 
這時候,UBN-7926跟了上去,女人看著那名小女孩跟公安交談,他們沒有太多情感交流,以一種極為理性的態度對話。
 
那麼小的女孩都在幫忙救災……這些大人究竟在幹嘛?她看著那些狼狽逃出、受傷的平民們,大多都在顧著逃生和苟且偷生,但仍有少數人在幫忙救災。
 
她不想成為那些不做任何事情的人,最後她選擇跟其他人一起救災。

創作回應

oVo巴爾坦星人
湊個整數GP
2021-08-11 14:21:41
佛萊曼
謝謝您的鼓勵和支持
2021-08-15 07:56:0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