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台灣的心跳聲:一群年輕右軍連尋求獨立的迷思》第2集_第9章

紅魚Redfish | 2024-02-28 10:00:33 | 巴幣 4 | 人氣 51

連載中《台灣的心跳聲》第一部第2集
資料夾簡介
這是一個海峽兩岸追逐永久和平與台灣尋求掌握自己命運的故事。不同的人、不同的勢力、不同的意識形態彼此激烈碰撞,每一方都堅信自己是最正確的。

    軍神走進了他們位於修車廠暨二手車店下方的貴賓室。在裡面,系統的右軍連高級軍官們正在審是他們第一週後,組織機關報《獨立軍報》的反饋。
    軍神坐上又軟又舒服,但是永遠沾著煙味的沙發,「反響如何,各位?」軍神問。
    「你問反響如何?」窮奇轉頭問,嘴裡還叼著1支萬寶路香菸
    「對。」軍神點頭。治平主動上前,將香菸包在他面前晃了晃,軍神拿了治平的香菸,但沒有接受治平為自己點菸的好意,而是自己拿出打火機點菸,「凡事最終都必須靠自己。」他告訴治平。
    治平聳聳肩,繞著茶几走,將香菸包扔給雞籠。
    軍神吐出白霧,又問了一遍:「所以情況如何?我們的報紙反響如何?」
    治平與雞籠望了望他,沒有回應。只見窮奇搖了搖頭,「不是很好,兄弟!」
    軍神皺了皺眉,攤開手,「多糟?」
    「只有發行出預定量的一半,紙版的。」窮奇面無表情的搖搖頭,「如果我們是媒體業的,我們現在肯定虧錢虧到死。」
    「我們已經在虧錢了,好嗎!」治平笑著提醒窮奇,「我們辦這份報紙又沒有賣錢——對吧,林郁豪!」他轉頭對軍神說。
    軍神聳聳肩,「沒錯。」他思考了一番,然後露出從容的表情。「
你說什麼,窮奇?實體報紙的發行量不佳?」
    「對。」
    「為什麼?」軍神問。
    「多種原因影響。」窮奇似是而非的說:「我們才剛創報,也不是真的媒體業者,當然比不過專業的;而且,現在網路媒體愈來愈發達,就算是傳統的媒體業者,他們每年的實體報紙銷售量也都在下降……現在的讀者,他們喜歡更簡略,更碎片化的訊息……」
    「我的媽啊,窮奇!」軍神笑了一聲,打斷了副手的話。
    右軍連副參謀總掌執行官馬上安靜下來,看著老大。
    右軍連領袖還是那副笑容滿面的模樣,「窮奇,你是在把問題推給環境嗎?我們遇到的瓶頸,別人難道不會遇到嗎?他們一定也遇到了!」他露出2排牙齒,乾笑道:「別人不看我們的報紙肯定有我們自己的問題——我們必須找出問題,解決問題!」
    窮奇點點頭,「是的,長官。」他對軍神說:「事實上,我想要做1個關於《獨立軍報》的意見調查表,對象是我們右軍連自己人;組織組成多元,應該可以接收到各式各樣的意見。」
    「不錯啊,那趕快去辦!」軍神笑道。
    窮奇瞇著眼點點頭,瞄了瞄一旁的治平與雞籠。雞籠馬上想了起來,「對了,還是有些好消息。」他對軍神表示:「電子版的報導反響不錯,無論是國內版還是國際板;未來我覺得可以著重在網路媒體的經營上,『網路為主,實體為輔』。」
    軍神聽了點點頭,雙手交叉。他叼著菸說問:「中文版的反響我可以想像,納國際板呢?不錯在哪?」
    雞籠打開手機,亮出1張截圖,交給軍神看。「越南最近慶祝國慶日,他們的官員蒐集了一大堆來自其他國家祝賀——其中就包含了你在頭版發布的那篇評論……但他們稱呼我們是『中國台灣省』,而不是『台灣』……」
    「等等!」治平打斷雞籠的話,「越南政府怎麼可能會看我們的報導?」他面露懷疑。
    窮奇吸了口煙,「應該只是下面的人為了拍上面的人馬屁,隨便蒐集了一堆國內外的祝賀,搞不好那份名單上有很多和我們一樣,名不見經傳的組織或黨派……」
    「咳!」軍神清了一下喉嚨,「不是我想要的那樣。」他把手機還給雞籠,「我要的國際反饋是這樣:CNN、ABC、BBC,還有福斯專門拿我們的報導做新聞主題,別人一聽到《獨立軍報》就會立刻知道那是什麼——而不是像這樣,成為1份感寫名單中,一大堆沒人聽過的名字中的其中一個名字。」講完這些,軍神又突然露出笑容,「不過……以我們才剛創刊的情形來看,能被別人注意到……已經很不錯了。」隨後,他站起來,手指夾著香菸,雙手插在腰上,正色說:「當然,這意味著我們必須更努力!」
    3人點點頭。
    「是的,長官。」
    他們異口同聲的說。
    軍神點點頭,看看四周——寬敞舒適的貴賓室中,一共又4人,包括他自己,右軍連組織中幾個非常重要的人物——可是,其實應該要5個人到的!有1個系統的大員未到場。
    軍神嚴肅的問:「高棉呢?他怎麼沒來?」
    3人面面相覷,互相搖搖頭。「你來之前我有打電話給他,他沒有接,長官。」窮奇面目凝重地回答,「我有不太好的預感……」突然,窮奇的手機響了,「等我一下……」他拿起來接聽,然後有些意外,「高棉?你怎麼沒來?」突然,他瞪大了眼睛,「你他媽你說了什麼?幹——幹他媽的……好,我會告訴總長。」講完電話後,右軍連二號人物氣急敗壞的放下手機,呼著氣,碎念曰:「他媽的……」
    軍神半瞇眼睛,沒有回應。其他2人問起:「怎麼回事?」
    「是中樞的事。」窮奇嚴肅的表示。
    「三小!」治平與雞籠同時叫了出來。軍神還是1富沉穩鎮定的狀態,一點明顯的反應都沒有。
    「搞什麼鬼?」治平很不高興。
    「中樞派來的那個納粹,直接和高棉聯絡,要高棉今天早上直接去圓山飯店找他!」窮奇說。
    雞籠睜大眼睛,「直接和高棉聯絡——直接跳過軍神?」
    窮奇默默點頭,臉色很不好看。
    「連滬尾都沒有通知?」治平詢問。
    「早上7:30直接把他Call到士林區!」窮奇回應。他對軍神說:「然後被那個集中營守衛訓了兩個小時的話——他最後幫你約了,明天你去和維克見面。」
    軍神點點頭,「為什麼他沒有直接拒絕。」
    窮奇打開手機的「訊息」,裡面有則語音訊息——那是高棉與中樞特使的電話錄音:
維克:立刻來見我,現在!
高棉:我?你確定嗎?我不是最高指揮官,我沒有最後下決定的權力……要我幫你通知吳麥可嗎?
維克:立刻,馬上!還有就是你!
高棉:(嘆了口氣)先生,我們說好了,任何見面,除非是見我們的指揮官,否則都必須和我們的參謀總長通知,並獲得許可……
維克:我才不管吳麥可怎麼想——斜眼仔,立刻來見我,否則我們之後都只提供掃把——看你們這些黃皮佬怎麼爭取獨立?
    聽完錄音後,雞籠氣呼呼的,治平則握緊拳頭;軍神面無表情的點點頭。「明天我們去見他。」軍神告訴窮奇,語氣很平靜,「通知高棉還有滬尾,他們明天也要到。」軍神吐掉菸頭,踩熄它,轉身要離開。
    「等等,只有這樣?」治平不可思議的看著軍神的背部。
    右軍連領袖停下腳步,「記得穿上西裝,要打領帶,皮鞋擦亮,表現出我們的慎重!」軍神轉頭,微笑瞧著表情不太好看的其他人。
◆◆◆
    開車前往圓山飯店的路上,軍神手抓著方向盤,盯著一旁的高棉,他的臉色臭得要命。軍神和氣的關心道:「還好吧?」
    高棉搖搖頭,「你知道我昨天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情去見他的?」他喃喃道:「我出發前把我口袋裡所有能當武器的東西都掏出來,就是為了不讓自己有過激反應——但儘管如此,我和他談話的時候還是差點揍了他一頓!」
    「辛苦了。」軍神溫和的告訴他,「這次就換我來坦傷害!」
    「沒問題吧!」窮奇很擔心,他在後座表示。「高棉不是說他就和我們在美國遇到的他們一樣,讓人很不爽?」
    「這次不一樣!」高面轉頭,恨恨道:「在他們自己的地盤就算了,在我們的國家還這樣,去他媽的——這個中樞就跟老是想吃掉我們的支那一樣討厭!」
    「呵呵呵……」軍神突然笑了, 為右軍連領袖從別人那聽過一樣的評價。
    「對了,總長。」一開始默不吭聲的滬尾問起:「你不是叫憲兵接待維克嗎?在他剛來台灣的時候——那些人對這個White nigger的評價如何。」
    「他們對他沒什麼好感。」軍神簡單敘述。
    「我怎麼一點都不意外?」滬尾不帶情緒的談起。
◆◆◆
    走到維克的房門前,軍神按響門鈴。
    「叮咚!」
    「是誰?」裡頭傳來英文的不耐煩回覆。
    軍神清清喉嚨,非常溫和、禮數的回答:「我是吳麥可,我來與你見面了,維克先生。
    看他溫順的和貓一樣,關係親密的高棉與窮奇臉都有點垮,當軍神轉頭看了看他們的神情時,他們完全不掩飾。軍神輕哼一聲,臉轉回去,等著門內的人為自己開門。
    治平神情嚴肅地盯著門口,滬尾仰頭瞧瞧充滿股中國風味的飯店走廊。忽然,「框!」一聲,門開了——1個穿著浴衣,踩著拖鞋的白人站在門口。
    右軍連的高階領導們擺好姿態,軍神笑著表示:「早安,維克先生。你睡得好嗎?
    對方吊兒郎當的,不可一世的回應:「還可以!」他對幾個穿全黑西裝的男人晃了一下頭,示意他們進來。維克走回房間裡,位於窗邊的安樂椅,這間房間有著漂亮的陽台,陽台的圍牆是充滿中華風格的紅色圍欄,非常的高級。雖然只是1間單人房,但這間豪華的客房空間非常寬敞。軍神走進房間後關上門,他看見白色床鋪上,隨意捲成一團的棉被,穿著浴袍的維克轉身,坐在靠近陽台的安樂以上,翹著二郎腿。維克的1隻拖鞋脫離了他的腳掌,掉在另一隻腳旁邊。
    軍神站在維克的面前,他轉頭告訴其他人,「不要坐在床上,站著。」接著又面向維克,不帶情緒的問道:「現在,我們可以……」
    「等等!」維克打岔,依舊不可一世的說:「幫我個忙!
    軍神點頭,「怎麼了?
    維克指了指自己光著的腳丫子,說著:「我的拖鞋,掉了……幫我穿上!
    除了軍神,在場的其他台灣人都瞪大了眼睛。治平悄聲問滬尾,「他是在叫林郁豪幫他穿鞋嗎?」
    滬尾表情嚴肅的回答:「答案顯而易見。」
    「他媽的,早晚我們一定要將他們一軍!」
    滬尾對這個聽上去不切實際的目標翻了翻白眼,非常無奈。
    這些輕聲細語,軍神全聽在耳裡。他忍住脾氣,默不作聲的蹲下,拾起白人落在腳邊的另一隻拖鞋,親自幫其穿上,然後重新站起,皮笑肉不笑的問:「那……讓我們開始談吧!
    對軍神行為滿意的維克點點頭,他喃喃道:「好,那就讓我們開始談吧——但在那之前,我還想先弄清楚幾件事。
    軍神收起微笑,面無表情的點頭,「什麼事,先生?
    「有關我第一天來碰到的事。」維克冷冷的問:「那幾個小鬼是怎麼回事?
    軍神淡淡的說:「他們……是憲兵。
    「我不在乎他們是誰。」維克擺了擺手,「我只是在意——為什麼不是你們?
    軍神微微皺眉,「什麼意思,先生?
    「我有蘭德的授權,我是中樞的特使——我代表整個中樞!」維克張大眼睛,盯著軍神,「然後你是RAO的領袖——你應該親自來見我,在我剛下飛機的那一天!因為就像我說的,我代表中樞——然後你就指派幾個沒什麼地位的小兵來接我?你他媽你們在搞什麼?
    軍神聽完後,心平氣和的回答:「我很抱歉,我那天有急事,沒辦法親自到——所以我才派了幾個憲兵的高級軍官接待你。不過既然你很不高興,我道歉——然後,在你離開台灣的那天,我會帶上所有我們『系統』的將軍跟指揮官親自道別。」他的口氣平和、謙卑。
    白人男子聽完,表情稍微好轉了一點,「很好,那就這樣。我就當我之前的不爽不存在好了。
    「謝謝。」軍神嘴角微微上揚。
    「還有,斜眼仔!」維克突然臉色驟變,非常的嚴厲:「不准再犯同樣的錯誤——搞清楚,黃皮佬,沒有我們中樞,你和你的那群小鱉三連屁都不是!
    「好,先生。」軍神吸了口氣,面無表情的從鼻孔噴出,喉嚨發出細微的低吼,臉上依舊面無表情。
    「現在讓我們談正事吧!」維克自以為是地抬著下巴,他問軍神:「再說一次,你們想要什麼?
    軍神停頓了一下,「我們需要單兵防空武器。」他說:「還有單兵反坦克武器。
    維克靜靜地聽著,「像什麼?
    軍神攤開手,「像是……刺針、西北風、SA-7『聖杯』之類的,另外,我們還需要AT4FGM-148標槍飛彈,或是RPG
    維克愣愣的聽完右軍連領袖開出的清單,呆滯地盯著他,接著,直接笑出來,「你他媽你在說什麼,中國佬?
    「我在說我們RAO需要的東西。」軍神嚴肅的表示。
    「你一定在扯淡。」維克搖搖頭,「你說的那些東西,我們不是弄不到——只需要在數字上稍微做點手腳,我們就可以拿到——但關於你的要求,只有1個答案:不行。」他直截了當的告訴台灣人:「至少目前如此。
    後面的滬尾有些吃驚與不滿,「等等,什麼?
    「你聽到了,不行。
    軍神轉頭,瞄了滬尾一點,「安靜,讓我來。」他小聲告訴滬尾。軍神對維克詢問:「什麼叫『不行,至少目前如此』?
    「我們不會提供那些玩具給你們。」維克堅定的表示:「但……未來,誰知道呢?搞不好不久秩序會善心大發,提供你們那些玩具;不過現在,不行就是不行。
    「為什麼?」軍神問
    「因為你們沒有動手!」維克回答道:「你們沒有履行我們和你們之間的約定——從蘭德和你接觸開始,已經過去8年了——你們什麼都沒做,憑什麼我們要給你們想要的東西?」維克輕哼道:「如果你們已經動手了,秩序應該會慷慨一點。
    軍神張開嘴巴,遲疑了一會兒後表示:「我們不是不動手,我們是沒辦法動手——除非你們願意提供我剛剛提到的武器。
    「你在他媽的開玩笑嗎?」維克叫了出來,「8年了,我們給你們RAO提供了什麼?成千上萬的槍、成千公斤的彈藥,成千上萬顆的地雷和手榴彈——不只是武器、還有頭盔、防彈背心、我們甚至還幫你們更新了戰鬥服,給你們美軍最新的NDBC——然後你告訴我,你們沒辦法動手?」維克有些氣呼呼的,「我們是有統計的,光是UPA2002我們就提供了超過100萬支——我們提供給你們的武器已經可以跟尼克森當年援助南越的武器數量相媲美了!這樣還不夠你們動手?
    軍神嘆了口氣,「恐怕永遠不夠。」他盯著維克的眼睛。
    「什麼不夠?
    「武器、訓練,還有戰鬥人員。」軍神說:「我們一直在招兵買馬,訓練我們的戰士,但就像我說的,資源我們永遠不夠。」軍神清清喉嚨。「先生,你應該知道的!」他鄭重的說:「我們台灣,也就只有2300萬人口,而中國呢——他們有超過10億人!我們是在跟1個擁有超過10億人口,擁有核子武器,數不盡坦克、飛機、飛彈的霸權對抗,然後我們的計劃不可能得到其他力量的支持——我們的政府不會支持我們的計畫,美國不只不會支持,反而還會幫中共阻止我們,我們孤立無援。」軍神口氣充滿感性的表示:「你們是唯一願意給台灣人幫助的力量;如果你在乎我們,在乎我們要做的事,在乎我們要做的是所造成的結果——請提供,我們需要的東西,沒有我們需要的東西,我們沒辦法動手。
    維克冷冷瞪著軍神,臉色凝固的回覆:「先動手,再提供。
    軍神瞇起眼睛,「拜託……先提供,我們才能動手……沒有那些東西,我們現在行動等同於自殺。
    「不。」維克態度堅定,「你們先動手,我們再考慮要不要提供——我會至少待在台灣兩個月,這期間改變主意就告訴我——你們最好認真考慮一下。」他對著穿桌黑西裝的右軍連領導層板著臉,「我們之後再談——現在,請你們出去!
    軍神面無表情的從鼻孔噴出氣息,「好,我們自己再討論一下,謝謝你願意和我見面。
    「現在出去!」維克不耐煩的說。
◆◆◆
    結束與中樞特使的當面會談後,軍神乾脆帶著和他一同到來的右軍連高層在圓山大飯店享用起了午餐,經過早上與維克充滿壓抑的對談後,他們真的需要怒吃一波自助餐,好讓自己冷靜一下。
    趁著軍神去取餐的時候,幾個右軍連高層竊竊私語。
    「我真不希望在這裡又見到他。」窮奇嘆道
    「不會的。」高棉垮著臉,說道:「這個納粹絕不會和有色人種吃同一鍋東西——我們還真是幸運啊!」他嘲諷道。
    「他們完全不在乎我們。」治平喃喃道
    「他們完全不在乎我們。」滬尾附和道:「他們完全不在乎我們,他們完全不在乎我們的目標——他們只在乎自己的目的!」滬尾搖搖頭,「也不是第一次接觸,全世界都知道,中樞絕對不是右軍連的盟友!」
    「他們當然不是我們的盟友。」窮奇喃喃道:「他們只是想利用我們,利用我們達到他的目的。」
    「沒錯,所以我搞不懂——我們幹嘛還跟他們合作?」滬尾激動的問。
    軍神這時一屁股坐了下來,「因為我們別無選擇。」軍神親自回應,目光嚴肅:「只有中樞,能提供右軍連源源不絕的武器和裝備,去和中共對抗。」
    滬尾聽後,表情凝重的沉默不語。
    治平望向老大,「軍神!你回來的正好,我剛好有1個問題。」他放下刀叉,「以前都是我們去親自迎接中樞的特使,結果今年你竟然只派憲兵去機場接人——結果維克他直接不爽了……你當初知道你這麼做會讓蘭德的人不高興嗎?」
    大家目光轉向軍神。軍神盯著大家,臉上露出笑容,「我知道啊!」他露齒而笑,「我確定這肯定會讓中樞的人員很不高興,覺得自己不被尊重。」
    其他系統的大員聽了,臉上路出驚訝、困惑的模樣。
    軍神從容的輕聲表示:「我是故意的。」
◆◆◆
    將憲兵參謀長的約見在星巴克的露天座位後,憲兵司令陳國祥問王柏林:「你覺得我們第一期的《獨立軍報》報導如何?」
    王柏林拿著報紙,回想了一下,「還不錯,有些報導和評論寫得蠻不錯的,尤其是頭版下方的那篇評論,我覺得寫得最好。」
    因為那是我寫的!右軍連領袖滿意的點點頭。
    「但是……這第一期的報紙,還是有很多問題。」王柏林誠實表示:「聽中戰主任說,發行量好像不是很好」
    陳國祥聳聳肩,「的確不太好。」
    王柏林吸了一口菸,「我完全不感到意外。」他表現出很自然的模樣。
    陳國祥瞇起眼,雙手交叉在胸前,「怎麼說?」
    「很多文章是寫得不錯,但是……太脫離一般人的生活了。」王柏林拿起報紙,指著頭版下房的政治評論解釋,「就拿這篇來說好了——這篇講越南獨立運動的政治評論是寫得很好沒錯——但說真的,台灣有多少人知道9月2號是越南的國慶日?又有多少人了解越南反抗法國殖民統治的歷史?台灣沒多少人知道,而且大多數人都只是想過好自己生活的普通人,他們不知道什麼事是現在最重要的,所以他們對這篇報導不會有共鳴。」年輕人講完,放下報紙,看著眼前的憲兵司令。
    憲兵司令點點頭,接受副司令暨參謀長的解釋,「既然如此,你覺得組織應該要怎麼寫,做什麼樣的報導,才能增加發行量?」
    「我們應該緊跟時事熱點,緊跟社會議題,緊跟那些台灣大眾會產生共鳴的東西。」王柏林說:「也就是追熱點……熱點以外的東西可以寫……但不要報導一些離大眾太遙遠的東西。」王柏林講完後挑了挑眉毛,又吸了一口菸。
    陳國祥思考了一番,「《獨立軍報》是代表整個台灣的報紙……所以組織應該發行讓台灣大眾有所連結的內容。」
    「或是對台灣來說很重要的東西,無法忽略的東西。」王柏林補充。
    陳國祥對王柏林點頭,「謝謝。」右軍連領袖默默收下了改進的建議。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