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公安之蛇-14

佛萊曼 | 2021-08-02 18:18:22 | 巴幣 20 | 人氣 81


「針對這次北捷發生的巨大意外,我們已經確認是恐怖攻擊,安全上出現的漏洞我們一定會改善,這場悲劇導致的百人傷亡……我們在此正式向所有罹難者的家屬道歉,相關賠償事宜將在後續開始處理,現在國家安全局、警政署和公安局都介入調查中……一旦發現兇手,我們一定會給所有國民一個合理的交代,關於炸彈的攻擊對象,過去暗殺公安局長的王蛇搜查官搭乘同班捷運,我們不排除可能性,將從這個方向去確認這之中是否有關連……」
 
電視的新聞畫面播出警察署長正在朗誦演講稿的畫面。
 
巧合嗎?這炸彈是衝著王蛇而來?那未免太小題大作了。
 
UBN-7926切換下一台,這次是在報導逃難完畢的群眾,記者依舊以平穩擔心的語氣問些令人無言的問題,像是:「你現在感覺怎麼樣?」、「你有受到爆炸的波及嗎?」、「死裡逃生的第一句感言是什麼?」、「北捷發生這種公安意外,你很生氣嗎?」
 
有些人相當氣憤地說:「是因為那個傢伙被盯上了!我們才會有這種待遇。」
 
「要是沒有他在,我們也不用淪落至此了!」
 
「都是他害的!」
 
「還假惺惺的想裝作英雄嗎?」
 
「他不就是之前那個殺死局長的公安嗎?為什麼這種人還能繼續任職?」
 
「反正公務員就是這樣啦!只要沒有犯太大錯誤,不對喔,就算犯錯還是可以繼續幹,如果在外面企業,哪給你這樣。」
 
但是受到採訪的人,也有不少人是這麼說的:「聽說爆炸波及範圍好幾百公尺,要不是有公安先生的幫忙,我們都要死了。」
 
「真的很謝謝王蛇先生的救命之恩。」
 
「不愧是公安之蛇!」
 
「謝謝王蛇大哥!」
 
國安局調查機關也同樣表示,犯人很有可能是為了攻擊王蛇而預謀好策動這次恐怖攻擊,因此外界不少砲火都放到身為受害者兼救世主的王蛇身上。
 
卻不是針對這起恐怖攻擊的兇手調查為主,媒體將焦點和目標放在王蛇身上,警局外已經被媒體擠得水洩不通。並匡列「官方」認定可能是的兇手名單。
 
毫無疑問,這是一場認知的作戰。政府以策動媒體為不實報導攻擊王蛇,UBN-7926立刻發現這件事,但是她無能為力。想不到一場意外竟會使一名形象正面良好的公安淪落至此,不對,自從公安局長暗殺那次,早就跌到谷底了。
 
王蛇從會議室走出來後,來到外面的大廳。
 
UBN-7926將遙控器放下,走向他。
 
「現在還要去公安局嗎?」UBN-7926問。
 
「還是要去一趟才行,即使那裡對我而言,已經是龍潭虎穴。」
 
在警察局做筆錄和內部同仁開會進行討論,彙報現場的情形,公安和警察機關也是密不可分的關係,以層級而言,公安在警察之上,權力也更加強大。
 
「您辛苦了,王蛇先生。」一名便服警察上前說。「現在可以離開了。」
 
離開台北市立警察局時,刻意選了側門離開,同仁們親自護送他走出來,每個人都對他敬禮,在警察們的心目中,公安之蛇仍是年輕一輩的楷模和榜樣。
 
不只在那場大戰立下顯赫的功績,更在大學時期就通過錄取率千分之一的公安一局,能考上台灣大學的人已經是首屈一指的,他更是那些菁英中的菁英。
 
自然是讓人欽佩不已,不光是如此,成為公安後,他更是以突飛猛進的表現不斷的升階,雖然職稱還是搜查官,但職階比起一般新進要高上好幾層。
 
「送我到這就好了,你們還有公務要忙,別花太多時間在我身上。」
 
「是!還請您在路上多小心。」
 
警察們以恭敬的態度目送他的離去,排成兩排。
 
「還真是受歡迎呢。」UBN-7926說。
 
「對我而言,在外面行走要方便多了。」王蛇說。
 
夜晚的西門町街頭車流量之大,發出的噪音令人難受。
 
石造人行道上充滿來去的人們,有些是剛下班的人,有些是學生,大多數人都是要前往西門町街道逛街的。
 
兩人跟一般民眾保持一個微妙的距離,說話的音量也不足以讓周圍的人聽見,反倒是都被汽笛和喇叭聲蓋過去。
 
「那麼接下來要從北捷爆炸案開始調查嗎?」
 
「不,從我最早的住處爆炸開始調查。這段日子我可是受到了不少轟炸阿,物理上的。不回敬一下,實在有辱我的名號。」
 
「你別忘了自己的身分,你可不是甚麼電影的英雄。那麼在萬華的五人眾攻擊?可以確認是來自公安局的上頭下達的命令了吧?那兩起爆炸有關連嗎?」
 
「不,雖然都是爆炸,但嫌犯應該不同。同樣都是要我的命,不過卻是來自不同的地方。不光是公安局,現在連政府也要我的命。」
 
「中央嗎?你得罪他們什麼?」UBN-7926歪著頭問。
 
「我知道的太多了。」王蛇嘆了口氣。
 
 
 
「屏東還真是無聊的地方啊。」奧利多說。「不過吹吹海風,來海港吃黑鮪魚生魚片還是挺讚的。」
 
「現在還是值勤的時間阿,課長。」女公安說。
 
「別這麼說,屏東這種台灣的世外桃源,犯罪率最低,人口最少,以務農和觀光發展的縣市,這種地方根本不適合我啊。」奧利多說。
 
他將雙手插在口袋,站在漁港看著遠處的燈塔發出亮光,指引漁船前進,那黑暗中的燈火讓人安心。
 
漁船發出鳴笛聲,示意要進港了。海風帶著淡淡的鹹味,吹拂港口。
 
不過,就算是這種地方,也有好處的。奧利多心想,擁有更多的自由,減少監視的目光,還有……偷偷從國外弄一些人馬和東西進來。
 
他對著其中一艘漁船揮手,那艘船緩緩順著波流靠了過來。
 
 
 
台北市公安總部 高層會議
 
高層會議是以局長派的高層人馬為首率領召集而成的,基本上,反局長派大多是中下階層的公安官員組成,因不滿局長派人士和局長關係密切加上與對岸的關係良好而產生反抗。
 
「那個傢伙簡直就是打不死的蟑螂阿,兩次爆炸還沒死,就連五人眾都出動了……」
 
「冷靜點,陳課長。」
 
「再這樣下去,不曉得還要耗費多少人力和資源才能擺平他。」
 
「各位稍安勿躁,王蛇搜查官很快就能解決了。」
 
「要快點!不能再拖了,他知道的事態超乎想像的多,從他殺掉公安局長的那刻,我早就跟各位提議要盡早除掉他。」
 
「走正常的流程,王蛇是無法擺平的。畢竟我們無法完全控制法院,只能施壓,不過全國各地的法院還是以反局長派的佔據多數。」
 
「上一個是公安局長,下一個恐怕就輪到我們了呢。」
 
「不過他應該知道的沒我們想像的多,他只是魁儡,是個棋子,被反局長派的人利用,現在物盡其用,反局長派也要捨棄他了。」
 
「王蛇死掉是遲早的事情,再來是反局長派的掌控。最好先從人民黨票倉的縣市開始做起,反局長派的人跟人民黨的人關係匪淺。」
 
「奧利多那個棘手的傢伙已經被調去養老了,除非他不要命了,不然應該不會有太多動作。」
 
「這不好說,不過我有派人去監視他,還請各位大人放心。」
 
「短時間內,暫緩暗殺王蛇的計畫。」代理局長說。
 
眾人一片譁然,大家又開始七嘴八舌討論,好幾個人舉手要表達意見,有些人則是出言駁斥和反對。
 
「說的也是,畢竟之前已經做太過火,又沒達成目的。這樣下去是不行的。」
 
「不行!一定要繼續追殺他,不然的話……」
 
「投票吧!要堅持執行暗殺的,要暫緩的,請把票根投進箱子裡,放心吧!採取全匿名的方式。」
 
長官們面面相覷,最後點頭表示認同後開始鼓掌。
 
 
 
「局長是否跟中共有來往紀錄,根據我們局長派的人士說法,他手上握有好幾項證據,像是照片、影片、聲音檔和文件,當時我也有瀏覽過相關資料,要說罪證確鑿也不為過,但是也有一個可能性,那就是局長只是假裝要跟他們合作,實則為了獲取更多情報和資源。」王蛇說。
 
「這方面的資料我可以幫你查,但不見得能找到太多,如果有相關線索,還可以有個大致方向尋找。」UBN-7926說。
 
他們來到公安一局的外圍牆壁,公安局的巍峨巨大的建築物矗立在台北市中心附近,是個顯眼的存在,僅次於台北101的等級。
 
防守更是嚴密,由電流網和監視器佔據的牆上防護滴水不漏。
 
門口的警衛對他點頭示意,拿起公安證刷卡進入,有幾個人正好走出來,王蛇看了一眼,是反局長派的人士。
 
他們以不友善的眼神盯著他,現在王蛇是被調派到公安二局下支援奧利多課長,但奧利多被調派,現在的他還不知道會被下達如何的指令。
 
或許從公安帳號裡面的信箱可以找到相關的資訊,但他已經懶得去一個一個點來看。
 
「話說,能幫我篩選一下訊息,找一下對我有用的。從我的帳號,以下是我的帳號密碼……」
 
UBN-7926在腦中開始運算,把公安的信箱、簡訊和公告都瀏覽一遍,不過是以王蛇的信箱優先。
 
「一開始有不少要找你的訊息,後來則是命令式的,在住院那幾天轉為通緝式的,現在解除通緝,改回用命令式的,現在是要你回來公安一局,嗯,還有就是通知五人眾的攻擊事件是誤會的命令,其中導致火箭的意外死亡和鋼臂的整條手斷掉並不追究。」
 
「不惜以誤會的命令這種方式掩蓋……上層的人馬還真是噁心至極。」王蛇朝著地板啐了一口。

創作回應

Koito
要主角回去公安局..看來是一場鴻門宴
2021-08-02 18:41:11
佛萊曼
未來的一切都是未知數
2021-08-06 23:31:0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