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公安之蛇-27

佛萊曼 | 2021-11-28 17:16:48 | 巴幣 24 | 人氣 79


「是今天出獄的搶劫犯,王翰凱,三年前犯下超商搶案,被判三年有期徒刑。」UBN-7926說。
 
「今天出獄。」王蛇說。
 
這個傢伙有什麼理由同意跟老爸交換去死為條件犧牲?人命這麼大的條件。
 
「這個人跟奧利多課長有什麼關聯?」
 
「我看一下,沒有,沒有一丁點關聯。」
 
「奧利多課長今天載這個傢伙出獄。」
 
「是喔,還這麼不巧被你看到。」
 
「你的意思是……給我故意看見嗎?靠!那兩個中年人心機這麼重?」
 
要把老爸可能沒死的事情講出來嗎?
 
「你在想什麼?有心事嗎?感覺隱瞞了什麼沒說。」
 
「你真的是機器人嗎?為什麼觀察人如此微妙?」
 
「因為心理學和肢體語言等等的資料也在資料庫裡,可以透過這個判斷和分析。」
 
「不愧是最新型的。」王蛇嘆了口氣,「假設王吉祥現在還活著,他會做什麼?」
 
「我不懂為何要問這種無意義的假設,人都已經死了……」
 
「反正就當作測試你的演算法功能吧!隨便,你透過現有的資料分析判斷給我聽,簡單明瞭,講重點。」
 
「第一個是逃亡,因為他是中華民國十大通緝要犯,繼續待在境內,有高機率被重新逮捕入獄。第二個是和軍方高層取得聯絡和保護需求。第三個是聯絡中共相關在台軍事間諜。第四個向媒體記者爆料內線消息,以動搖政府立場以及取得支持,好重新站住腳,爭取假釋出獄的機會。第五個……」
 
「好,那你說看看,你認為最可能發生的事情前三名是什麼?還是你剛剛是依照可能性的高低在進行排序演說的?」
 
「我是可以排序出來,不過我必須聲明一件重要的猜測。」
 
「猜測?不是推測?」
 
「是的,根據王吉祥這個男人的行為模式,演算法出來的結果,都是可能會出現的,不過,也可能是全部都出現。」
 
全部都出現──王蛇忍不住心跳加速,的確,以上五種可能性,同時全部出現,也不是不可能。那會是最壞的結果嗎?不論怎樣,這些事情的發生已經正在醞釀,隨時可能爆發。
 
「了解,謝謝你。」
 
「我大概已經猜到怎麼回事了,說吧,下一步怎麼做?」
 
事到如今,要隱瞞也不太可能。現在有了這個部門和辦公室,能夠指揮的人手,要盡可能的利用,才能將效率最大化。
 
「有辦法駭進全台灣的監視錄影系統、行車導航、智慧型手機以及能偵測之電子產品嗎?」
 
「沒辦法,你只能要我選其中一種,一次僅能採集特定範圍以內的,像是台中市的北區,或台北市的大安區,那樣。」
 
「範圍這麼小嗎?」
 
「是不大,但一次要偵測和採集的點太多了,全台灣的監視錄影機、行車導航和智慧型手機,有多少台,你知道嗎?」
 
「說全部,未免太過頭。先從新北市這幾個區域開始做起,你從監視錄影機找出奧利多和他載的那個人,持續追蹤這兩個人的位置,之後該怎麼做,妳應該知道吧。」
 
「了解。」
 
接下來就是指揮其他人手,身邊有超能力者、情報匯集人員以及演算法工程師,各自運用他們的所能達到目的。
 
「你去和我們的工程師討論一下提升效率的辦法吧,我知道你可以找出來,不過有個人討論未必是壞事。」王蛇說。
 
「我知道了。」
 
他讓雅慧小姐和警察小姐搜尋行刑結束後的中國以及台灣動態,各個政治公開人物的發言、各地的事態發展,接下來的連鎖效應。
 
而自己則是打開電視,轉到新聞台。
 
「我國十大政治要犯之一,王吉祥中校遭到處死,王吉祥曾是我國的戰略參謀兼總長,地位舉足輕重……」
 
轉台。
 
「王吉祥之死,讓中共的發言人發出嚴厲的聲明,他們誓言要替這位不幸犧牲的優秀人才復仇……」
 
轉台。
 
「王吉祥……」
 
他關掉電視機,果不出所料,全都在講老爸的事情。他想過,如果真要逃亡國外,那現在派人堵在松山機場或桃園機場是最快的,總會發現那兩人的身影。不過,他隨即又想起來,剛出獄的犯人有制約條款,在一年以內都不能出境,這是為了避免二次犯罪隨即逃亡海外的意圖。
 
以那種方式繼續躲藏在台灣,仍舊有很高的可能性被抓到。只要面具拆掉的片刻,被監視攝影機捕捉到,馬上就會被中央警備的IT部門發現。
 
「現在我們該做些甚麼?叛徒將會傾巢而出嗎?」人資主管小姐說。
 
「就算會,我們恐怕也很難將他們全部找出來緝捕歸案。不過現在握有的優勢是,我們知道這些人會出現,守株待兔,和其他部門的人合作吧!麻煩你處理接下來的相關事宜。」
 
「好的。」
 
最後只剩下一個關鍵,那就是確認王吉祥本人是否活著。現在有兩條路,一個是直接找上奧利多課長談判,一個是去靈堂檢視屍體。
 
這需要找上法醫組和鑑識組的人員,一旦被發現不是本人,事態將會鬧大,王蛇不希望情勢發展到那個地步。
 
這時的他眼神移向UBN-7926,他需要這位人工智慧的幫忙才行。
 
但是要她幫忙的話,就得中斷目前的搜索工作,這樣做真的好嗎?目前事態算是分秒必爭的狀況,難以猜測接下來的情況發展。
 
「找到了嗎?」王蛇主動走過去詢問,工程師抬頭看了他一眼。
 
「目前追蹤到,往東部的方向開去,經過宜蘭。」工程師說。
 
「嗯,目的地可能是花蓮、台東或屏東,這很難說。」UBN-7926說。
 
「東部?那裡有什麼是他們可能會去的地方?」王蛇說。
 
「以東部來說,唯一的優勢就是鄉下偏僻,追查不易,還有躲藏方便。除此之外,屏東海關這方面是交由奧利多課長執掌。」UBN-7926說。
 
一瞬間,兩人似乎心有靈犀一點通,交換彼此的眼神。
 
「和我來一趟,你就繼續工作吧,有新的收穫再用公安無線電聯絡我。」王蛇說。
 
「我知道了。」工程師說。
 
兩人離開辦公室,搭乘電梯前往一樓。
 
「現在要去哪?」UBN-7926說。
 
「去靈堂,我想確認一下死者是誰。」王蛇說。
 
「但是法醫不是在他們死後就會鑑定屍體的DNA之類的?」
 
「會,不過你別忘了,這是監獄直接公開處死,可不是什麼意外身亡什麼的,法醫他們不會浪費時間去做這種事情。」
 
「原來是這樣,這方面的知識我並不清楚,看樣子要找機會補齊。」
 
「我想……應該是沒必要,你專注在工作上可能會用到的專業知識就好。」
 
王蛇的家族,就連他也不清楚。印象中小時候沒跟親戚打過幾次照面,媽媽過世後,更是幾乎接近零,接著父親入獄,沒有任一方的家族伸出援手,不曉得是不是爺爺奶奶、阿公阿嬤都雙亡了,還是父母親跟家裡的關係並不好。
 
不管怎樣,父親的惡名昭彰是大家眾所皆知的,他們還會不會有那個心來,似乎根本不重要。當時母親的喪禮是來了不少親屬,大家都感到難過和惋惜,認為她當初不該嫁給父親,父親受到許多人的指責。穿著西裝在大雨中沐浴的父親,沒有興致撐傘,那些雨水中似乎摻雜了些許的眼淚。
 
「抓緊了。」
 
「為什麼你不開車?開車比較快吧?」
 
「軍人加上公安的多年經驗,騎車絕對比開車好。」王蛇說。
 
「為什麼?」
 
「那還用說嗎?開車被包圍了,下車只有被攻擊的份,騎機車握有主動權,隨時都可以進攻!」
 
「聽起來是沒什麼邏輯的歪理,但是我喜歡,進攻是最好的防禦。」
 
改裝過的這台摩托車,可以輕易飆到時速兩百公里以上,最高限速為三百公里,不過台灣沒什麼公路能夠允許這種標準。
 
王蛇不是很想跟其他外地來的親戚打照面或往來,加上自己的名聲現在也被民主黨和局長派那群傢伙搞臭。
 
父親加上外界,簡直是臭上加臭,被貼上的標籤難以撕下來。
 
前往台北市立殯儀館的路上,王蛇不禁開始回想起最早時候的自己,在內心深處角落躲藏的那個小男孩,已經多久沒出現了?
 
他只是抱緊雙腿,坐在地上。躲在陰暗處,窺視那名穿著盔甲、高大健壯的男人,那是長大以後的自己,就連自己也不認得的樣子。
 
「我什麼時候可以出去玩?」那名小男孩在深夜的夢裡,總會詢問男人。
 
「還不到時候,也許要很久以後……」男人回答。
 
「還要多久?」
 
「我不知道……」男人只能愧疚的別過頭去,握緊拳頭。
 
事情總是沒有結束的一天。
 
「難道出去透氣一下也不行嗎?」
 
「一出去,就不想回來了。沒有足夠的空間讓你玩耍,抱歉。」
 
「不要道歉!與其道歉,不如讓我出去玩!」
 
那種任性是誰都會有的。源自人內心深處的原始衝動。
 
「總有一天會的。」他只能給予空洞、遙遙無期的承諾,不知何時才能達成。「等到一切都結束,和平的日子來臨,家人和朋友們都可以安居樂業的時代。」
 
電話的聲響打斷了他的思考,他也發現UBN-7926無意間接管了機車的電腦掌控權,替換成自動駕駛加上導航,路線也弄好了。
 
「喂。」
 
「王蛇,是我。」
 
「姐姐?」
 
「我預計要在台灣待上一段時間,中共間諜這陣子開始活躍起來了,你知道原因的,我和FBI的人員會來台灣的。」
 
「來台灣?這是台灣的事情!不關美國的事情!事到如今,現在才回來,有什麼意義!」
 
電話掛斷了,另一頭傳來的只是嘟嘟的聲響。
 
王蛇氣得將手機往地面一摔,手機立刻四分五裂。

創作回應

露諾弭
會把自己武裝起來的人往往內心強大 可惜的是這樣往往會被他人誤解其真實想法 不過有些事情跟陌生人說再多也是徒勞無功 不如跟陌生人說今晚吃什麼 以及他的生活瑣事
2021-11-28 20:02:04
佛萊曼
有些人不喜歡多做解釋了,像我要是被誤會了,是會解釋清楚的。不過如果對方真的不能理解,我只好選擇放棄解說
2021-12-02 21:08:2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