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公安之蛇-22

佛萊曼 | 2021-09-26 22:24:05 | 巴幣 22 | 人氣 88


「所以……現在是怎樣?你是想嘲笑我,還是打嘴砲?」王吉祥忽然臉色一變,面容嚴肅、臉皮緊繃,他的眼神充滿攻擊性,令人看了不寒而慄。不過幾秒鐘後,他又變回原先那個好好先生。
 
他笑著說:「沒意思啦!要是沒重要的事情要說,不如快滾!大家好聚好散,拎北都要死了,對這世界也沒什麼留戀。」
 
這種轉變是經常性的,在王蛇幼年時,父親便是個喜怒無常的人,翻臉比翻書還快,生氣消氣也很快,通常不重要的事情忘的很快,不記仇,擅長社交,可是重要的事情卻記得一清二楚,毫不馬虎。
 
「我們是家人。」王蛇說:「你怎麼說得出這種話?」
 
假若是平常人,恐怕早就勃然大怒,但王蛇只是平靜地坐在那,面無表情,他的肢體更沒有變得僵硬。
 
「沒甚麼話是你老爸說不出來的,兒子。」
 
難怪他當初會背叛台灣,投靠中國,跟中共合作。王蛇不禁暗嘆。
 
王吉祥早期是台灣國防部高層幹部,後來被對岸挖腳去成為軍事策略師,成為了高級幹部。
 
這自然是不被允許的,還有洩漏軍事機密的風險,儘管本人表示他一丁點都沒有洩漏過有關台灣的軍事機密,何況他也沒簽所謂的「競業禁止」條款。
 
不久後,王吉祥立刻成為台灣頭號通緝要犯,本人也深知原因,但他是個讓人難以捉摸的人,明知如此,還是維持大膽作風。
 
有一回返台時,當場在海關被抓住,他還感到不知所措。
 
「我是奉公守法的好人民!」他說。
 
「少胡說八道了,王吉祥。你被逮捕了!」警察喝斥。
 
接著出現數十名警察護送他離去,不過他一點反抗也沒有,乖乖束手就擒,彷彿早就料到這回事。
 
沒有掙扎和逃脫,以王吉祥的實力,這種警備是必要的。
 
幸好母親已經過世了,不然她不知做何感想,或許她死去最大的幸運,就是沒看到變成人渣的父親。
 
當時的他和姊姊都是這麼想的。
 
王吉祥鋃鐺入獄,兩人心裡的疙瘩始終沒有消失,他和姐姐越走越遠,兩人絲毫也沒有想去探望父親的打算了。
 
「你要自立自強,今後我們都沒父母了。」姐姐說。
 
姊弟倆是親人,互相仰賴和扶持明明是很正常的,可是姐姐沒有那麼做。
 
或許是因為是爸爸的女兒,當時王蛇只是那麼想,沒有對姊姊的話提出反駁和抗議。
 
照理來說,這一切都太荒唐了,可是他就是摸摸鼻子,默默接受和承擔。
 
只有一開始,王蛇還會去見他,那種態度和愛理不理的高傲,最終也讓他受不了。
 
就連小孩子都知道,投奔中國是不好的,因為兩岸關係緊張,對岸是敵人,他們曾經讓台灣無數的人民死傷慘重。
 
「為什麼要投靠中國!?你不是台灣人嗎?」
 
「哪裡錢給的多!我就去哪,這很正常啊,兒子,人才都是向錢看的。」
 
「這是人說的話嗎?連敵人也投靠和幫忙?」
 
「商場上沒有絕對的敵人,今日敵人,明日朋友,跟他人保持良好的關係是工作的不二法門。」
 
就連國防安全也能看成是一筆交易。
 
「你知道你的身分是什麼,還敢說這種話?」
 
那些對話的回憶,如今歷歷在目。
 
沒想到國小的自己就已經那麼成熟了,大概是因為年紀輕輕失去父母,還上過戰場的緣故,幾乎看遍世間百態的小孩,那種心境比起人格發展健全的成人而言,刺激和動搖都要巨大許多。
 
「你果然還是這副德性。」王蛇嘆口氣:「就連要死了也不改本性。」
 
「本性這種東西是不會因為將死而改變的。」
 
「看你這麼從容,我就覺得事情不單純。」
 
「世事難料,兒子。而且我一向不喜歡過穩定安樂的生活,我喜歡戰亂和紛擾,現在這種和平,正是我最討厭的。」
 
「你知道戰爭會死多少人嗎?」
 
「我當然不知道,但會死很多人是正常的,要居安思危,兒子。你看起來比以前成熟很多了,我相信你遲早會明白這一切的。」
 
「你對死亡的看法是?」
 
「人類終有一天會死,就是這樣,無須感到悲傷和痛苦,只要正常心面對就好。」
 
此時的王蛇眼神中透露出一絲悲傷,直到這一刻,他才終於接受這殘酷的現實,儘管多年不見,沒有相處,但畢竟是自己的家人,就算再怎麼討厭,不願跟他接觸,那深植於內心的本能和原始衝動觸發了他的感情。
 
「老爸,雖然你做了很多壞事。不過,還是祝你一路好走。謝謝你讓我出生在這個世界上。」
 
王吉祥沒有回應,他雙臂抱胸,擺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聳肩。
 
以莊重的態度鞠躬道別,離開了看守所。
 
 
 
「探望的怎麼樣?」關小姐說。
 
王蛇看了她一眼後說:「不怎麼愉快,他還是沒變,這是唯一值得高興的。」
 
把書面文件拿出來處理,他恢復平時的撲克臉。
 
要是他洗心革面,變成一個大善人,或許反而無法承受。
 
但那是不可能的,就算是,那也是偽裝出來的,那個人不可能有任何改變,因為他繼承了那男人的血脈,他的個性如此,對方的個性亦然。
 
「這樣啊。今天面試了兩位來應徵演算法工程師的,一位是成大數學所畢業,另一位是清大資工所畢業的,都是新鮮人,我們這裡能開出的價碼在五萬五到七萬左右,只能請到四大新人或國立理工碩士三年以內年資的年輕人,你覺得我應該要把標準設在哪?」
 
「能夠派上用場就好。」王蛇說。
 
「能不能講的清楚一點?我要知道用人條件和他要做的工作內容條目……」關小姐說。
 
「這些就交給我來吧,我會講清楚。」UBN-7926說。
 
這段不經意的打岔沒有讓關小姐不高興,有種解脫的感覺,跟他的對話是如此的壓力、悶熱。
 
兩人刻意來到有段距離的地方討論,讓王蛇獨處。
 
「嗯,他回來之後一直是那樣。」雅慧小姐說。
 
「畢竟他爸爸是那樣的人,就算關係再不好,還是一家人,他很小的時候就失去雙親,我家也是一樣,我能體會他的心情。」上官依美說。
 
「這樣啊……」
 
「不過他從小就得背負父親的罪名和壓力,那種生活不是我們可以想像的,多體諒他吧。他能夠健全的長大成人,已經是不容易的事情。」
 
「依美小姐喜歡他嗎?」警察小姐忽然走過來說。
 
這種突然的問題,讓上官依美吃了一驚,她靦腆的笑了笑後說:「與其說喜歡,不如說是崇拜和愛慕才對。畢竟他以前救了我一命,我不能沒有任何回饋,我就是抱持這樣的想法活著。」
 
「公安之蛇真的幫了很多人呢。」雅慧小姐了然於心的說:「我打從心底覺得他是個值得尊敬的人。」
 
「不過成立這個部門,我們最大的要務是什麼呢?」警察小姐說:「我是調過來的,聽說是新成立來對付間諜用的。」
 
「就是抓間諜吧?」雅慧小姐說。
 
 
 
王吉祥判死刑的日期是在三天後,王曉萱有充足的時間可以探望父親的最後一面,她請了一個禮拜的假,下班的隔天早上搭機返回台灣。
 
她那天整個工作的興致都沒了,中午便請假下班,走在人來人往的大街上,馬路上的車流依舊壅塞。
 
奇怪,明明只是一個十幾年沒見的親人要死而已,為何她會有這種難以言喻的悲傷,發自內心的難過像是血液循環般擴散到全身上下,讓她整個人精神渙散,還不小心撞到人,甚至失神差點被車撞到。
 
怎麼會這個樣子?那個人一點都不重要,明明早就遺忘他很久了……
 
說起來,在某些深黯的黑夜裡,她偶爾會不經意地想起父親和母親的相處,母親深愛著父親,但父親是不是抱持同樣的心情,她卻無法確認。
 
兩人的相處融洽愉悅,父親看報紙,母親將餐點端到桌上,父親給她一個臉頰的親吻,聊著工作上的事情,母親告訴父親在外頭跟朋友的相處。
 
那是一對夫妻的最佳寫照,儘管他們偶爾也像其他家庭一樣,會吵架,多少有摩擦,可是總是會和好。
 
在母親生病那段日子,父親每天下班第一件事就是去探望母親。
 
有時候曉萱甚至會想,父親是不是愛母親勝過他們。
 
不過她最終釋懷了,那是不同的情感,對於伴侶和愛人,對於兒子和女兒,這都是不同的。
 
何況父親本就不是正常人,他受到國家的監控,這是他本人親口所說。
 
爸爸好像沒有很愛我們,這是王曉萱內心的想法,可是她從沒問出口,只是從依賴、撒嬌和互動來判斷。
 
至於王蛇則是跟媽媽比較要好,從小幾乎都繞著媽媽打轉,父親也是那個德行,就她來看,弟弟也得到爸爸的認同和寵愛。
 
幸好媽媽過世後,他就淪落到同樣的下場,這或許是她最期待看見的,會有這種想法的自已,未免太邪惡了,有時她忍不住這樣想,忌妒,肯定是這樣。
 
她在公園走了幾個小時,有人在四周走動讓她比較安心,接著她又獨自坐在咖啡廳裡啜飲草莓牛奶,吃了一塊戚風蛋糕。
 
躺在床上一整晚,都在回想以前的事情,最終整晚沒睡,閉上眼睛也只是感覺回到以前那個時光,一家和樂融融的樣子。
 
看來她必須回台灣一趟才行,否則內心那股惆悵會遺留在角落一輩子,成為揮之不去的陰影和黑暗。
 
這就是為何她踏上許久不見的返家之路的原因。

創作回應

Reineke
姊姊這趟返鄉不曉得會不會再掀起一陣波瀾……
2021-09-27 00:39:43
Reineke
這種轉變是“經見性”的
→經常性
2021-09-27 01:38:43
佛萊曼
感謝提醒,已修正
2021-09-30 20:41:23
露諾弭
兒子都會繼承爸爸的一些特質 即使兒子不願接受 旁人都會說你這點真像你爸
2021-09-27 06:48:45
佛萊曼
真的會,或多或少,雖然我周圍的人都說我個性和長相像我媽...
2021-09-30 20:41:47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