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公安之蛇-28

佛萊曼 | 2021-12-02 22:13:59 | 巴幣 28 | 人氣 90


「沒了手機,這樣怎麼和其他人聯繫?」UBN-7926說,抱緊了王蛇的腰。
 
「放心,我有備份的SD卡。剛剛的通訊有被抄截的警告顯示紀錄,所以立刻毀了手機,雖然沒太大意義,但至少不會繼續被追蹤。」王蛇說。
 
「那你關機不就好?」
 
「追蹤型的,已經被駭入內部系統,形同殘廢。」
 
不知道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他居然現在才發現。
 
直接毀壞手機是最直截了當的方式,但要那樣對待自己的手機,恐怕沒幾個人能果斷地做到。
 
UBN-7926看著在地上毀壞的手機,目送它直到離開視線範圍為止。可能是因為同樣都是機械,產生了一種莫名的憐惜之情。
 
在轉了幾個路口,又穿過幾條大路,立刻就注意到有輛黑色廂型車一直跟著,UBN-7926沒有多說什麼,她從後照鏡看見王蛇的表情,察覺對方也知道這件事。
 
黑色廂型車適當的在車流中保持一段距離,沒有刻意的感覺,不過卻緊隨在後,即便在一次閃黃燈之後的紅燈甩開了,之後又再次追了上來。
 
抵達台北市立殯儀館後,一脫下安全帽,王蛇開始注意四周。
 
「該死的,這麼快。」他忍不住往地板啐了一口。
 
「會是誰?你有想法?」
 
「FBI或者中共間諜,我猜。」
 
「FBI的人馬嗎?為什麼?」
 
如果是中共的間諜還能理解,他們肯定是不能讓知道王吉祥仍舊生還事實的人活著,否則一旦洩漏,這會巨大的影響情勢。
 
但是UBN-7926不能明白,之前看對岸的電視新聞以及網路消息,一致指出他們都認定王吉祥的死亡。
 
她又開始懷疑,在監獄裡的人馬或劊子手跟中共有染,甚至是政府一開始就跟中共有來往,秘密的保留王吉祥的小命。
 
另一個可能性是,王吉祥老早就跟中華民國政府建立好合作的夥伴關係,這次的公開處刑只是一種表現的假象。
 
「不,不是FBI的。是別人,有誰知道我的意圖。」王蛇摸了摸下巴。
 
「那現在要怎麼辦?」
 
「不管,直接進殯儀館確認狀況,確認完畢立刻閃人。」
 
他踩著匆促的腳步往殯儀館的門口走去,在殯儀館的大門前方還有一個正在出殯的隊伍,那些人在敲喪鐘、吟誦佛經以及遊行。
 
「那要不要一個人守著機車?會不會被破壞?」UBN-7926望向機車的所在位置,目前看來是沒有任何徵兆會遭人襲擊。
 
「不用,如果沒了,就直接搶一台。」
 
「你這還算是公安嗎……?」
 
「之後以跟人借用的名義向上回報,用經費賠償民眾。現在別想這個,如果情況危急,還得從公安一局請求支援。」
 
抵達殯儀館門口,王蛇瞥見那輛跟蹤的黑色廂型車停在停車場的其中一處,難道他們也可能只是湊巧要來殯儀館嗎?目前不能排除這個可能,但敏銳的直覺提醒他絕對不是這麼回事。
 
進入殯儀館後,王蛇走向櫃台出示公安證件。
 
「公安一局,王蛇搜查官。我要查看王吉祥的屍體,讓我進地下冰櫃。」
 
「您是家屬嗎?就算是公安,也得出示搜查相關的證明文件才行……」櫃台小姐說。
 
「我是家屬!這是我的身分證,王吉祥是我的父親!兒子想看父親的儀容,這點事情都不行嗎?」
 
「不,可以,請稍等。我請人來……」
 
背後的自動門打開,緊接著是連續的槍擊聲響,一下子劃破殯儀館靜謐的空氣。
 
一見到王蛇,便朝著他們這裡一陣掃射,兩人不約而同縱身一躍跳進櫃檯裡,櫃台小姐嚇得抱著頭蜷縮在地上發抖。
 
幾名穿著黑西裝和大衣的男人走進來,他們每個人都手持槍械和各種先進的科技武器,一看就知道是非本國生產製造的。
 
「公安之蛇!我們知道你在裡邊!」
 
「快出來吧!咱們好好聊聊!」
 
「俺迫不及待要跟你交手一下啦,聽說你的格鬥技和射擊水平很高阿!」
 
王蛇確認手邊的武器,有閃光彈、煙霧彈、手榴彈、光刀、普通手槍。
 
UBN-7926能對付少說三到四個人,但這前提是對方是普通人,如果是職業軍人或公安間諜之類的角色,那可能對付一個人都嫌困難。
 
還得冒著可能被破壞的風險,王蛇不能讓UBN-7926被破壞掉,這是他可以跟政府、局長派人士以及對岸競爭的關鍵王牌,絕對不能失去她。
 
「怎麼辦?很多個人。」UBN-7926說。
 
一現身出去肯定會被掃成蜂窩。
 
「我這邊工具很多,但都只能拖延,只是權宜之計,不能從根本解決對方。不過可以趁機一波反擊,這是最好的方式,要是能立刻確認完畢屍體身分,立刻逃走是更省事,看樣子是不行了。」王蛇說。
 
「先殺掉他們吧,雖然會拖延到時間。」UBN-7926說。
 
「這是最好的方式,根絕後患。反正這些中共的走狗們就跟過街老鼠沒兩樣,就當作是為民除害。但是,如果對方有厲害的角色,這可能會讓情勢改變。」王蛇說。
 
「不然現在向公安局和警察局求救吧,我立刻申請支援。」UBN-7926說。
 
「好。」王蛇看向發抖的女櫃員。「你出去頂著一下,拖延時間。」
 
女子一臉驚恐,拼命搖頭。
 
「他們不會殺你的。只要一瞬間,爭取一下就好。」
 
女櫃員還是搖頭。
 
這時王蛇只能將上膛的槍口對準她,UBN-7926皺起眉頭,她沒有加以阻止,因為她知道王蛇不會開槍,這只是威脅,一向將平民生命看得比自己生命還重要的人,是不會做出傷天害理的事情的。
 
眼看前後兩難,女子只能點頭,示意王蛇把槍放下。
 
「一分鐘後閉上眼睛。」王蛇小聲地說。
 
女子深呼吸一口氣,從櫃檯中站起來,舉高雙手,眼前是一群舉槍瞄準她的黑衣人,她渾身顫抖,嚇得尿濕了裙子。
 
「甚麼阿?是女人。」其中一人將槍械放下來,其他人還是高舉著,瞄準櫃台。
 
「他們跑了嗎?」
 
「別說傻話了,剛剛不都目睹他們倆躲進櫃台嗎?難道櫃台底下有密道不成?」
 
「不如把小姐連同櫃台一同掃射吧!哈哈。」
 
小姐拼命的搖頭,眼神哀求著。
 
「我們是黑狼兵團的人,公安之蛇!你參與過以前那場大戰,應該知道我們是誰吧?」
 
黑狼兵團。王蛇心頭一驚,是擊垮海龍神兵其中一支部隊的強大部隊,據說黑狼兵團一共有五支部隊,分別是陸海空以及雙棲組。
 
其中一支是隸屬隱藏部門旗下的暗殺部隊。一時之間,難以判斷對方是來自哪裡,不過可以確認的是,對方是強大的敵人。
 
「出來吧!我們會讓你痛快的死去!」
 
「台灣是中國的,被收復是遲早的事情,別做無謂的抵抗!」
 
「台灣已經爛了這麼久,灣灣這種尿性是來自中國的老祖先,死性不改的民族本性,該怎麼對付和教養中國人,擁有千年歷史的黨政府是最清楚的,民主這種東西根本不適合用在台灣人身上!」
 
「這些你都知道,對吧?只是普世價值是民主,這對人類而言看似才是最好的制度!那是西方人及其他國家才適用!台灣人不值得這些自由!」
 
情緒高昂激揚的一群人,王蛇看準了時機,朝著外頭丟出閃光彈,一瞬間,刺眼的光芒籠罩在殯儀館的大廳。
 
王蛇拉著櫃檯小姐的手和UBN-7926往走廊跑去,不忘丟擲煙霧彈補上,讓視野變得難以分辨方向。
 
「地下冰櫃在哪?」王蛇問,「幫我聯絡公安局和警察局請求支援。」
 
「我知道了。」UBN-7926說,開始進行聯繫的動作。
 
「往這邊走,走樓梯吧。」櫃台小姐說。
 
這是賭命的行為,他們可能受困於地下室,也可能被團團包圍立刻殺掉,不管怎樣,請求支援到現場至少得花上十來分鐘。
 
他們能撐過這段期間嗎?
 
來到地下一樓,這裡的燈光昏暗了些。
 
「這裡,冷凍櫃在這個方向。」
 
三人持續往走廊深處飛奔而去,來到一扇門前,上頭有個閃著紅燈的電子牌,顯示目前冷藏中。
 
「一般來說,要穿冷凍衣才能進去。不過,現在情況危急,也沒時間了。」櫃台小姐說完後,忍不住往走廊的彼端看去。「王吉祥在1084號裡面。」
 
「謝謝你,你找個地方躲起來吧。他們要找的是我,你用不著擔心。」王蛇說。
 
打開冷凍門後,王蛇立刻飛奔往1084號的冷藏櫃。
 
將冷凍櫃拉開,沒想到裡面居然是空的。
 
「靠!她該不會是記錯了吧?」王蛇說。
 
「不知道,要駭入殯儀館的資料庫嗎?」
 
「去看吧,要多久?」
 
「二十秒。」
 
UBN-7926的瞳孔開始進行程式的運算和破解,她迅速的侵入了這裡的安全系統,不消一會兒,她便駭進了資料庫裡,開始東翻西找。
 
「那位小姐說的對,屍體是在這裡沒錯。」UBN-7926說。
 
「那怎麼會……」
 
「我來看監視器的系統,只要看了這裡配置的監視器,一定可以發現偷走的人。」
 
從送進來到現在,還不到半天的時間。
 
影片的情況比想像中還來的曲折離奇,一開始屍體確實被送了進來,然而,屍體居然死而復生,從冷凍櫃裡自行爬了出來,之後逕自走出了冷藏室,甚至換上了殯儀館員工的衣服,最後在眾目睽睽之下走了出去。
 
因為戴上了眼鏡和帽子,完全讓人認不出來。他就那樣走樓梯來到一樓,從大門口走出去。
 
「他……還活著。」UBN-7926說。
 
「你在說什麼?這怎麼可能?死後都會有人立刻驗屍,才會送上靈車離開。難道說……這傢伙假死?」
 
被開了好幾槍,失血過多,傷勢嚴重,還要假裝死亡。
 
「假死?真的可以騙過專業人員?那不是電影才有的情節嗎?」
 
「只能這樣想了,你確定監視器的影片沒被動過手腳吧?」
 
「應該吧,系統沒有被侵入過的痕跡。」
 
離開冷藏室,來到走廊上,這時另一端追兵已經趕上來了。
 
黑狼兵團的人見著兩人在走廊上,一陣猛烈的開槍和追擊。
 
兩人只能往另一邊的轉角逃去。

創作回應

露諾弭
現在居然連對岸都開始說他們有民主......
2021-12-04 20:49:05
佛萊曼
他們一直都活在自己的小世界,不懂得身邊的虛假,還假惺惺的覺得外面的人都不懂他們,很可憐,不過可憐之人必有可悲之處,我不會同情他們,但是在中共的洗腦統治下,不正常的或許都被看成是正常的。
2021-12-06 10:35:38
Reineke
說真的,這些傢伙真的是間諜嗎?他們給我的感覺就像小混混,只不過他們比較有禮貌不會爆粗口而已。
2021-12-04 21:29:22
佛萊曼
有些國家的軍人個性真的蠻像混混的阿,而且連談吐都像,不過也不能僅用表面去看人就是
2021-12-06 10:36:57
Reineke
雖然那個單立委也幾乎是流氓就是了。
2021-12-04 22:06:23
佛萊曼
是阿,單立委在設定上是地方的地下角頭老大+上民代的政治地方勢力
2021-12-06 10:37:3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