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公安之蛇-21

佛萊曼 | 2021-09-22 20:50:16 | 巴幣 22 | 人氣 57


美國 華盛頓州 某處 FBI辦公室
 
辦公室大約有三個國小教室的大小,有些區域有隔間,有的沒有,偌大的辦公桌上散亂紙本文件和資料夾,一群穿著西裝的男女正在打電話和整理文件,不遠處的辦公室是以玻璃牆壁隔開,屬於高層主管的私人空間。
 
一名亞裔女子正在試圖從混亂的文件中找出所需資料,有名男子突然走到她身旁,她不自在的挪了挪身子。
 
「王小姐,您的電話。」一名黑人男子拿電話給她。
 
「我的電話?」女子抬起眉頭,接過電話。誰在早上這種忙碌的時間打來?何況現在是十點鐘。「哈囉?」
 
「老姊,是我。」中文的嗓音。
 
這個聲音是王蛇,這麼多年沒聯絡了,突然一股懷舊之情、想念湧上來,可是他突然打來,絕對沒好事。
 
「什麼事?我很忙的。」她以無情的冷淡語調說,將手機用肩膀夾住,繼續整理文件。
 
「你看看CNN吧。」
 
新聞?
 
「有話直說就好。」她的手馬不停蹄地繼續工作。
 
「一言難盡,看就對了,你忙到連看一分鐘電視都沒空嗎?」
 
她將電視打開,轉到CNN。
 
金髮女主播碧藍的雙眼緊盯著前方,她的手上有一份新聞稿,一旁的螢幕上是個華人,那個人是她再熟悉不過的人了。
 
她一瞬間愣住了,父親?這種時候出現在新聞上?他不是老早就被抓進去關,根本沒有假釋的機會。
 
「台灣決定判王吉祥死刑,久違的司法正義?與中共正式宣戰?」英文的斗大字體寫在新聞的下方。
 
死刑?民主黨的人腦子是燒壞了嗎?她忍不住倒抽一口氣,放下手邊的文件,一股作嘔的感覺從喉嚨湧上來。
 
「這是甚麼鬼東西?」她說。
 
「我也不知道。」
 
「那你打算怎麼做?」告訴我,王蛇,那是離開我們許久的父親,不是你小時候認識的那個人了,他有著我們不知道的黑暗面。但儘管如此,仍是我們的父親。
 
「我不知道,我只是怕你工作忙過頭,忘記關注時事,就這樣。」
 
電話掛斷了,王曉萱感到氣憤,她用力捶辦公桌,罵了一句髒話。
 
就這樣嗎?雖然跟預期的差不多,可是現實還是讓她難以忍受。
 
他不可能棄之不顧,會來通知她,就是最好的證明,可是除此之外,他還肯做甚麼?
 
 
 
「部門成立了!」
 
「成立了!」
 
兩位身高有段差距的女孩子和女人各自在門口拉了拉炮,一陣清亮的聲響劃破空氣。
 
在氣球圍成的拱門下,大家都開心地舉杯慶祝。
 
距離公安一局約七百公尺的一處八樓辦公室,這裡被公安局承租了下來,以治安維護特別調查為用意成立的新部門。
 
這是UBN-7926的規劃和申請,經過了一段時間後,終於得到上頭的核可,經費也下來了,現在正在著手布置和整理新辦公室的環境。
 
搬家公司的人進進出出,王蛇將東西安置好,期間專注無比,這個辦公室有八十坪的空間,預計要招募的人數還有十幾人,包括業務助理、行政助理、行銷企劃……
 
目前有UBN-7926、雅慧小姐、上官依美(以及本人擔保未來會加入的弟弟)、在捷運救難中認識的人資主管關小姐、萬華街頭槍擊案的警察小姐,主管是掛奧利多課長的名字,因為公安之蛇沒有資格,更沒有權限,而奧利多儘管被調職,仍有資格,但他不得從屏東回來。
 
「來一起喝杯香檳!王蛇!」上官依美說。
 
「就是阿!這是值得慶祝的大日子!」雅慧小姐說。
 
「我們仍需要一名數據分析師、資安工程師和軟體工程師。」關小姐對王蛇說。
 
「了解,那些事情請你去跟UBN-7926說。」王蛇說,他坐在最深處的主管辦公桌前,一臉懊惱地整理文件。
 
「真是個不近人情的人。」警察小姐說。
 
「別這樣,他是個認真負責的人。」UBN-7926說,放下杯子後,她走向王蛇的辦公桌,在他的身旁佇立。
 
「怎麼了?」王蛇說。
 
「你看起來不是很高興。」UBN-7926說。
 
「是,當然。你給我找來一堆女人待在這個辦公室,坦白說,女性不是我的辦公夥伴首選,難搞,辦公室勾心鬥角、明爭暗鬥。」王蛇說:「只有我一個男的。」
 
「你有歧視女性的意味,但是很多辦公室工作女性都相對優秀,你要優秀人才的話,就得接納和包容。」UBN-7926說。
 
「是,我理解了。你們慶祝完畢之後,記得開始工作。」
 
「你在擔憂什麼?」
 
「看看電視就知道了。」王蛇嘆了口氣。
 
「你為何不有話直說?」
 
王蛇看著她,很快就說:「我爸要死了。」這句話說得好像是別人家的事一樣雲淡風輕。
 
「我知道,可是你無能為力,所以感到自責、懊惱,不知所措,你的身分綁住你,受限於現在的職責,可是你是他的兒子,你母親深愛這位父親,她不會希望看到這件事發生。你正在動搖,即使你很堅強,可是面對這種有關親情,仍深感煎熬和內心掙扎……」
 
「他媽的,別再說了。讓我獨自靜靜。」
 
「你不會想去救他吧?」
 
「當然不會。」
 
「你說謊,我知道你的理性是不會,但是感性動搖了。」
 
王蛇閉上雙眼,握緊拳頭,他氣得咬牙切齒,卻沒有反駁,一臉痛苦,縮成一團。
 
「不然你要我怎樣?我看起來像是會衝動行事的人嗎?」
 
「在死刑前,去探望他吧。」
 
探望?王蛇睜開眼睛,UBN-7926用關心的眼神盯著他。
 
「那種人不配我去探望,我老姊一次也沒去看過。」
 
「你要繼續賭氣下去嗎?等到人死後才在後悔,就來不及了。」
 
「你懂個屁?你有過家人嗎?這不關你的事情,你只要做好你的事情就好,我會處理好情緒和公務,用不著你擔心。」
 
沒想到這時候,其他人通通都圍了過來,將他團團包圍,站在辦公桌的四周,來自四面八方關心和擔憂的眼神,讓他不知所措。
 
「你們都來這裡幹嘛?工作不用做了嗎?慶祝完就去工作!」王蛇咆哮道。
 
「老大,你要是很痛苦,有甚麼心事就跟我們說。」關小姐說。
 
「就是阿,不要一個人痛苦。」上官依美說。
 
「這次輪到我幫你了!你要做什麼?」雅慧小姐說。
 
「公安之蛇憂心的樣子,真是少見,果然只有近距離辦公才能看到……」警察小姐說:「對不起,我沒有別的意思……」
 
「真的沒事,我需要幫忙,隨時會呼喚你們。別把我當成上司,我跟你們都是同事,這裡的直屬長官是奧利多,雖然他在屏東,可是有事情一樣可以打電話給他。」王蛇說。
 
「不要!對我而言,王蛇是我的長官,我只聽你的。奧利多怎樣,我才不管。」UBN-7926說。
 
「身為公安局的一員,不能意氣用事。」王蛇說,說完隨即發現,自己這不正是在意氣用事嗎?
 
他咬著嘴唇,嘆了口氣。
 
「你們回去崗位工作,我有事出去一趟。」將黑色的公安西裝外套拉上,在鏡子前整理好領子和領帶,踏著輕快的腳步離開辦公室。
 
騎機車前往的地點是土城看守所,這裡關押了許多重大罪犯,大多時候,有些人是要預約和經過本人同意才能夠探監的。
 
這時候才對自己公安的身分稍稍感到慶幸,因為平時這個身分大多沒得到什麼好處,反而綁手綁腳的限制多的不計其數。
 
天空豔陽高照,今天是晴空萬里的好天氣。這種時候居然沒下雨,看樣子就連上帝也不為王吉祥的死難過,而是高興不已。
 
「誰啊!你有預約嗎?」警衛囂張的拉下窗口詢問,是名中老年人,一臉不屑的說道。
 
王蛇將頭罩式安全帽拿下,這名警衛立刻愣住,他將公安證從口袋掏出來。「我要探視王吉祥。」
 
「是,我知道了。萬分抱歉,真的很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是公安先生。」警衛連忙鞠躬道歉,拿起電話撥號。「公安之蛇要探視王吉祥。」
 
掛斷電話後,便露出噁心的笑容說:「您可以過去了。」完成放行,王蛇最討厭的就是奉承阿諛。
 
他轉動握把,車子一溜煙就衝進去。
 
「王蛇先生,請跟我走。」一名光頭獄卒說,他穿著獄卒的標準套裝,一頂扁平的帽子、藍色襯衫和黑色西裝褲,身材高大壯碩,身高超過一百八。
 
他不發一語跟在後頭,穿過大廳和狹長的走廊,不久後來到一扇門前。
 
「就在這裡,您可以探監半個小時。」獄卒說。
 
「知道了。」王蛇說。
 
拉開門扉,映入眼簾的是一扇玻璃窗、桌子和電話,旁邊有一名獄卒站崗。
 
這裡有好幾個窗口,但其他窗口都是空的。
 
王吉祥比原先想的還要精神飽滿、臉蛋紅潤、身材發福,頂著鮪魚肚,頭髮微禿,髮際線往上不少。他穿著白色的吊嘎上衣和寬鬆的黑色垮褲。
 
「你來這幹嘛?」王吉祥說:「想不到公安這麼悠閒,還有時間來探望死刑犯。」
 
「死前想說來看你的蠢樣一下。」王蛇坐下來,戴上耳機。「好久不見,老爸。」
 
「好久不見,我的兒子,現在應該稱呼你為……公安之蛇?」王吉祥露出促狹的笑容。
 
「別用那個名字稱呼我。」王蛇咆哮道。
 
「幹嘛這麼兇呢?我們父子倆好久不見哪!你姐姐現在過的怎麼樣?」
 
「很多年沒見了,昨天通話過。」
 
「你們姊弟倆還是一樣無情哪……就跟我一樣,哈哈!」
 
一個即將面臨死刑的人,還能這麼悠閒愜意,不愧是中共的高層重要人物嗎?王蛇不禁感到納悶。

創作回應

Reineke
這跟是不是中共應該無關吧?我倒是覺得王蛇他爸已經等了這天來到很久了。
2021-09-23 13:24:48
佛萊曼
看下去就知道了[e6]
2021-09-26 21:58:2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