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公安之蛇-30

佛萊曼 | 2021-12-08 21:40:04 | 巴幣 24 | 人氣 84


台北 某間立委辦公室內
 
「哈哈!王吉祥死了,接下來只剩公安之蛇了。」單俊偉說。
 
他心滿意足的倒酒給自己喝,輕輕啜飲一口,感受芬香和烈酒辛辣在舌尖散佈的快感。
 
「但是公安之蛇很厲害的,一旦發現背後指使者是您,他一定會殺過來的。」女助理說。「到時候該怎麼辦?」
 
「放心,我已經派人去殺他了,他們可是一支來自中國的精銳部隊,你一定聽說過,他們是黑狼兵團!」
 
「黑狼兵團……真的假的?您是怎麼牽線認識的?可是我聽說他們是只聽命於中共高層的神祕部隊,從不聽從除此之外的人士。」
 
「我有認識中共上層的人啦!呵呵,我派他們跟蹤公安之蛇,找機會除掉他,聽說他們今天發現對方有去探監,想在死前看父親最後一面,好有孝心阿,真看不出來,但是沒看成!哈哈,這都是我事先安排好的,他們會除掉公安之蛇的。」
 
單俊偉打開電視來看,台北市立殯儀館發生槍擊案,哈哈,沒錯,黑狼兵團的老大是有講好,要在公安之蛇去看屍體的時候順便解決他,讓他們父子倆在天堂重聚,屍體還可以一起安葬和舉辦喪禮,這不是一舉兩得嗎?
 
他還真是個宅心仁厚的好立委,跟黑白兩道關係都好,偶爾還會捐錢給那些偏遠地區的窮困兒童,是註定會長命百歲,富貴一生的。
 
「不良分子在公安之蛇和AI─UBN-7926的率領下,由公安一局的課長陳玟萱和警察長沈經國進攻突破,已經被一網打盡,不良分子自稱為黑狼兵團,黑狼兵團是中共底下的精銳部隊……」
 
單俊偉臉色一變,開什麼玩笑?一網打盡?
 
「目前警察機關已經開始著手調查幕後指使……」
 
他將電視關掉,笑容消散。
 
「立委,怎麼辦?黑狼兵團已經……」
 
「閉嘴!」單俊偉將桌上的文件公物通通掃到地板上,把酒瓶一飲而盡,往地板一摔,玻璃立刻散落一地,變成碎片。「他媽的!該死的公安之蛇!這傢伙怎麼他媽的怎麼強!」助理嚇得愣在原地,被瞪了一眼後,趕緊拿起掃把進行清潔動作。
 
 
 
「找到了,躲在這家小吃店的二樓用餐區。」UBN-7926說。「他在離開冷藏區後就將套頭的矽膠面具拿下來,變回原本出獄的那位受刑犯。」
 
「還真是狡猾,百密不如一疏,這下也怪不得那些執法人員,這傢伙真是老奸巨猾的狗。」王蛇說。
 
這家店的生意興隆,外面排成一條人龍。
 
「歡迎光臨!」老闆娘見著每個人都露出笑容加上招呼。
 
「公安一局,王蛇搜查官。」王蛇穿過人龍出示證件。
 
「公安……為什麼?我們家又沒有人做出違法的事情。」老闆娘笑容僵化,臉色發白。
 
「沒事的,只是來這裡找人而已,阿姨。」UBN-7926以親切可人的笑容回答。
 
「真的嗎?」
 
「麻煩讓出一條路!」王蛇喊道。
 
人群像是聽命的鴨子一樣讓了開來,裡面原本喧嘩熱鬧的氛圍也一下子安靜冷卻下來。大家都目不轉睛地盯著他,或者避開目光,低著頭不敢說話。大多數人都噤若寒蟬,只剩幾個人還在竊竊私語。
 
他們都深深的恐懼,王蛇知道他們害怕的是他這個人,害怕個人的成分大於身分,就算是公安,大部分的公安都能夠得到人們的愛戴。
 
來到了二樓,這裡的氛圍沒有太大變化,有些人似乎對樓下變得安靜感到好奇,不過大多數人都還在享受餐點和聊天。王蛇這回沒有破壞這個美好的氣氛,他只是逕自走向深處,坐在角落深處的那名男人,對方正大啖爌肉飯。
 
「好吃啊!」那名男人的碗公已經疊成一個小山丘,旁邊還有好幾碗沒吃完的。長相與照片如出一轍,他埋頭吃飯,宛如餓了數天的非洲難民,注意力完全集中在上面,以至於沒有注意到背後有人靠近。
 
「你好。」王蛇說,順道拍拍他的肩膀。
 
「幹嘛啦!老子在吃飯,你不知道吃飯皇帝大嗎?」這名男人絲毫沒有要回頭的意思。
 
「公安一局,王蛇搜查官。王翰凱,你要不要理我一下?還是我們用拳頭來說話?」
 
王翰凱突然放下手邊的碗筷,他惡狠狠地轉過身來,然而,那個凶狠的表情只持續不到一秒。
 
「公安之蛇……為什麼你會出現在這裡?」他張大了嘴巴,「為什麼來找我?我又沒犯法……才剛出獄吃碗爌肉飯而已啊……」他舉高雙手。
 
「你的確是今天出獄,但你是出發前往殯儀館,然後走出來的,不是嗎?」王蛇的嘴角浮現冷笑。
 
「……你、你怎麼知道?」
 
「我沒有義務告訴你,說吧,王吉祥在哪裡?你跟他達成甚麼樣的協議?不乖乖老實招來,我再送你回監獄一趟。」
 
「不要阿……大哥,我才剛出獄。好不容易呼吸到自由的空氣,我已經洗心革面了,只想開家麵店養家糊口,我還有老婆小孩要養……」
 
「我知道,那你更要招供。如果你乖乖說,我可以保證放過你。別忘了,我可是公安。」
 
王翰凱略顯猶豫,他狐疑地打量王蛇和UBN-7926。「這是你的小孩嗎?」他說。
 
「不是。」
 
「我家欠債很多啊,都靠我老婆在還。之前是我錯了,不該用那種方式拿錢還債。現在我決定要好好工作賺錢,你知道複利是很驚人的,我不收王吉祥那些錢,鋌而走險的話,今後餘生都要與債務共存,直到死為止,我不想繼續讓家人過那種苦日子。」
 
「那也不能用這種方式。放跑王吉祥是不對的事情,他是應當處死的人,即使他不到罪該萬死的程度。」
 
「是,我知道。不過很遺憾的是,我也不知道他去哪。我跟他的協議只有代替他死亡,我會假死,不過痛死了,剛剛才去醫院把子彈拿出來,包紮好。」王翰凱把白色上衣拉開,胸前貼著紗布和繃帶。「差點真的沒命。」
 
「來真的阿,你還真有種。不過我不信這套。」王蛇把槍抵在他的額頭前,王翰凱渾身顫抖,連牙齒都在發顫。
 
「我不敢阿……你可是公安,還是公安之蛇,我沒有對你說謊,你看我的眼睛。」
 
王蛇靠得很近,近得可以感受到對方的體溫和熱度。他的那種眼神質問比起坐在拷問室裡面用藤條之類的鞭打還要讓人覺得難受。
 
UBN-7926觀察眼神、面部表情和肌肉收縮,確認對方沒有說謊。
 
「走吧,不用浪費時間了。」UBN-7926說。
 
「這樣啊,吃你的爌肉飯吧!」王蛇把槍放下,塞進西裝內側口袋裡。
 
周圍完全沒有人注意到這一幕。
 
這下子,還是只能透過追蹤來找尋王吉祥和奧利多課長的下落,或直接打電話追蹤位置。但有兩個可能,其一是兩人已經分開,那就毫無用處。其二是不接電話,那就無法展開追蹤。
 
王蛇已經打過電話了,但是對方沒有接聽。
 
離開店內後,店家再次恢復原本的熱鬧氛圍。
 
「難道不把他抓起來嗎?他可是犯罪者。」
 
「算了吧,得饒人處且饒人。至少他說實話了。」王蛇說。
 
「可是就我所見,大部分的台灣人都不會放過犯罪者,他們極度的厭惡這些人,你不也是嗎?」
 
「是阿,但這跟本性有關了,你要知道。大多數的台灣人都有螃蟹心理,當他們違規被抓,他們會指出其他人也有,為什麼他們沒被抓?這並不是一個好現象。這不表示說我放過這傢伙是對的,我只是覺得,此刻不用再浪費時間在他身上,還有別的事情要做。」
 
騎摩托車回去辦公室的時候,UBN-7926思索著剛剛那番話,一面繼續搜索東部的監視器以及行車紀錄器,如果可以直接駭入人工衛星,透過大廣角的範圍去窺視效率更好,但那得承擔被抓的風險。
 
「我還是不懂,你說的那番話有什麼弦外之音。」UBN-7926抱緊王蛇的腰部,將頭輕輕側靠在他的背上。
 
「我只是覺得,當你看到一個曾經犯錯過的人,現在他要改過自新,那麼應該給予他機會。那些犯錯被抓的人,在其他同樣犯錯的人眼裡,會成為警惕,但其他沒被抓的人同樣也不會希望自己被抓,更不希望自己被落井下石或被檢舉抓一把,那是惡性循環阿。」
 
「我大概理解你的意思。」
 
「如果今天是一個人做好事被表揚,那個人還會跟長官說:『長官,我知道有個人跟我一樣,但是他沒被表揚到』嗎?這是一種源自人類內心醜陋的一面,一種邪惡的本性,每個人內心都有一個惡魔,這我都懂,但既然是個大人了,就要懂得控制,能遵守規則、維持秩序和平衡,才是一個成熟的人該有的表現。」
 
「人類不是能那樣理性的動物。」
 
「就算是那樣,還是要保持理性。」
 
「可是就算你這麼做,這個世界還是不會有任何變化吧?你的行為沒有像墨水掉入水中渲染開來的那種效果。」
 
就連公安這樣具有影響力的角色都無法,王蛇不禁感到一陣悲哀。
 
「我也不知道,只是剛好想到什麼就說什麼,抱歉,沒理清思緒,還說些莫名其妙的話。」
 
經過一段漫長的沉默,王蛇以為UBN-7926對此沒有特別的想法,或她繼續專注在搜索上。
 
「沒關係,我喜歡你的理念和想法。這段時間以來,雖然是很短暫的行動,我一直看著你默默的努力,我希望和平的未來將會降臨在台灣,你的理念也得以實現。」
 
「還有漫長的一段路要走,就算在有生之年無法完成,也得給後人一個交代才行,我不想像過去那些不負責任、只會出張嘴的大人一樣,那是我所厭惡的。」
 
 
 
公安一局 第七審問室
 
那一群在台北市立殯儀館大鬧的人們通通被扣上手銬,其中一人低著頭在一名審問官面前罰站。審問室有一面透明玻璃,得以從外頭窺視內部的情況。
 
「這些人根本不是黑狼兵團的人。」一名FBI探員說:「我見過真正的黑狼兵團成員,他們是一群狠角色,而且是強悍無比的人,你們這些人通通都打不過他們,他們可以輕易解決一大票軍人,全身而退。」
 
「你確定嗎?或許有些部隊成員沒那麼強。」王曉萱說。
 
「不,我確定。大部分的黑狼兵團成員照片我都見過,上面沒一個人跟裡面的人長相符合。」
 
「那這些人究竟是誰指使的?」
 
「等審問結果出來吧。看看這群中國仔會說什麼。」

創作回應

Reineke
呵呵,看來單立委的朋友不怎麼可靠啊。又或者是故意的,對方打算借王蛇的手來除掉他?
2021-12-09 06:44:29
佛萊曼
看下去就知道,我不能透漏[e7] ,會破壞樂趣
2021-12-13 20:41:40
露諾弭
的確怪怪的@@ 做好事沒人表揚就不會想繼續做 做壞事沒人矯正就會想繼續鋌而走險 該說人之初性本惡嗎?
2021-12-09 06:55:01
佛萊曼
這倒是不一定,我想跟人的成長背景有很大關聯
2021-12-13 20:42:1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