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你願意為和平付出多少代價 054-風雨欲來②

Non | 2021-07-21 22:30:17 | 巴幣 216 | 人氣 92

連載中Peace
資料夾簡介
長篇奇幻小說,背景為現實世界,講述一名異能者少年的成長與改變世界的故事。


  蘿瓦的到來,我一點都不意外。我早已有安全委員隨時出現的心理準備,但她來得比我預想的還要早,我以為他們會將格薩爾陣營的事擺在優先順位。

  看樣子凱厄斯並沒有相信卡莉法,他非得親自確認所有失蹤的人的下落才會安心。

  「……小B!」

  「小B?」

  這時,凱瑟琳忽然喊出奇怪的名字,我一回頭,才發現她不斷用生硬的表情對我使眼色。

  喂現在才化名已經來不及了好嗎,蘿瓦早就見過我兩次,而且我也給她砍下去了。

  「呵呵呵……釣到大魚了。」

  「!?」

  被我全力踢飛的蘿瓦竟然沒事,她抬起雙腳踩向地面,像喪屍一樣只靠腰力就把身體給撐了起來,斷掉的手臂一滴血都沒流,取而代之的,是不斷蠕動的麻繩。

  聖譽界的人果然都是怪物。

  「這下可有趣了,你們兩個不但沒有失蹤,居然還和湊在一起,和卡莉法部長說的完全不一樣啊……杏潔大小姐接下來請謹慎發言喔,這將會決定妳的立場喔,呵呵呵……」

  「嗚……」

  凱瑟琳不知所措的迴避掉蘿瓦的視線,往後退了好幾步,她似乎是不想正面回應蘿瓦,卻又怕被蘿瓦貼上包庇我的標籤。

  真是麻煩的性格啊……

  老實說,無論凱瑟琳接下來說什麼、做什麼,都不會對我們造成影響,她被蘿瓦帶走是對所有人最好的結果,她能回去聖譽界、安全委員會需要她的證詞,而我也能趁機擺脫她。

  但撇開我自身的利益先不說……

  我到底有什麼理由要讓安全委員得利?

  我伸手抓住凱瑟琳,把她拖到面前用烈鋒帚架住,然後露出超級嘲諷的屁孩臉對蘿瓦大喊:

  「妳在說什麼啊噁心的歐巴桑!?她可沒有說話的立場啊!因為她是我的人質啊哈哈哈──!!!」

  「「……!?」」

  她們兩人驚訝的看向我,看來她們根本沒想到我還有這一手。

  沒想到很正常,因為凱瑟琳本來就不是人質,而且她的行為也不像人質該有的表現。

  當然,最不樂見的人就是蘿瓦了,她的臉瞬間垮了下來。

  「人質……?那就得另當別論了……區區小鬼居然還敢──」「嘰嘰歪歪的吵死啦──!!!」

  蘿瓦話還沒說完,就被我用烈鋒帚砍成兩半散成一團麻繩,我送給她直挺挺的中指,回頭扛起凱瑟琳往空中飛去。

  但事情才不會這麼簡單。

  「!?」

  頭頂上的夜空,不知何時被數百道黑影給籠罩,猶如密密麻麻的渡鴉佈成的天網,即將帶給這片土地不祥與死亡。

  那些黑影,全部都是蘿瓦。

  「那是什麼鬼東西啊!?」

  「那是蘿瓦操控的人偶,絕對不能被她碰到……!她的能力是巫毒,哪怕是一根頭髮都會被她下蠱……!」

  「巫毒!?……喂等等,妳真的是聖譽界的人嗎!?」

  我不禁吐槽凱瑟琳,她幫我解說就算了,她好像還很習慣被人扛著走了。

  「我、我沒有要幫你的意思喔……!我是在幫我自己喔……!」

  「……」

  「「「「「呵呵呵……」」」」」

  幾百位蘿瓦的笑聲從四面八方響起,那陰沉的氣息加上環繞效果真的讓人背脊發寒。笑聲尚未落下,所有的蘿瓦全朝我衝過來,我烈鋒帚一揮,揮出的斬擊立刻將最近的蘿瓦全部攔腰斬斷,只是,那些蘿瓦不但沒有失去戰力,裸露的麻繩反而一根根的竄動起來,全部像箭矢一樣再次射向我。

  這下很不妙了。

  要是平常,我一定會靠再生能力正面突破,但現在多了凱瑟琳,我沒辦法保證她不會受傷,而且凱瑟琳剛才也說了,不能被蘿瓦碰到──

  「……咦?」

  正當我在苦惱時,眼前的景象,忽然變異了。

  蘿瓦的動作忽然變得好慢,慢到彷彿是電影特效,她的每個分身、每個細節,甚至每根麻繩射來的時間差我都看得清清楚楚,原本乍看無處可躲的包圍網,出現了一條能完美迴避的路徑。

  ……怎麼了?

  為什麼……會這麼慢?

  我的身體擅自動了起來,只用最小的位移就閃過蘿瓦的攻擊,不僅輕鬆到有足夠的時間關心背上少女,還可以去思考下一步的反擊手段。

  這種細膩的閃避,我看過啊。

  不就是娜菈卡的招式嗎!?

  『啊啊~看樣子特訓的成果出來了呢~』

  「!?」

  娜菈卡欣慰的聲音,頓時讓我恍然。

  原來,不是蘿瓦變慢了。

  而是我變強了。

  在無垠地獄的九年多,和娜菈卡實戰是我每天的例行課題,雖然從來沒有贏過,但身體早就在不知不覺間習慣她的招式與速度,而因為出關後直接對上超強的三位部長和格薩爾,所以我根本沒有察覺到這件事。

  「哈哈哈哈──!這是什麼啊!?也太爽了吧!」

  我掩飾不住興奮,穿梭在不斷攻過來的蘿瓦間享受著凌駕她的快感,不過──

  「喂抓緊了!」

  「咦?呀、呀啊──!!!」

  閃避是老﹝娜﹞太﹝菈﹞婆﹝卡﹞才在用的招式啊!

  我往後一仰翻轉一百八十度,用全速向下俯衝貼著河面飛行,差點把凱瑟琳給甩出去。所有蘿瓦全追了上來,黑壓壓的天網收束成一條黑大蛇,像是要把河水切開似的刮出一道水牆。

  讀心術和深邃之眼對人偶完全沒用,斬擊也幾乎沒有效果,要對付這種喪屍般的大軍,果然只能用那招了嗎?

  我邊飛邊快速搜索四周尋找我需要的東西,而就在前方的橋上,被我找到了。

  我穿過橋底立刻急剎,頭一抬飛上橋面,隨即轉身轟出拳頭。

  那是一輛正在等紅燈的油罐車。

  油罐車被怪力震得傾斜,上面的油槽折成ㄑ字形分離噴向蘿瓦,我拔出從海巡偷來的信號槍,對準飛濺的汽油扣下板機。

  「下去洗澡吧臭歐巴桑!」

  「「「「「!?」」」」」

  碰轟──!!!

  漆黑的河面瞬間被點亮,火光照映在無數蘿瓦錯愕的面孔上,火舌將黑大蛇吞噬,同時竄進油槽引爆,河水激起數公尺高的漣漪,衝擊波壓倒了河堤的造景和橋上機車,也將周遭的路燈和車窗給震碎。

  被炸飛的人偶們終於失去動力,像火流星一樣一團團殞落到河面,最後化成灰燼消失在河水中。



  「死小鬼!」

  在離河畔不遠的大樓天台,蘿瓦本尊再也笑不出來,氣得把地板上數百隻麻繩扎的人偶給推倒。

  「看樣子有人吃癟囉。」

  「給我閉嘴。」

  蘿瓦狠狠瞪向她身後說風涼話的男子,那個人,正是一直坐在圍牆上看戲的Mr.Who

  「嗚哇,別用這麼可怕的表情嘛,陰森會傳染的啊。」

  Mr.Who故意裝出害怕的模樣,語氣滿是嘲弄,讓蘿瓦恨不得把他的臉扎滿蠱針。

  「還不是你不出手,你出手早就搞定了。」

  「弄清楚對方底細前出手不是我的原則啊,再說,我們的任務本來就不是來戰鬥的,我可不想讓凱厄斯有話說,而且我們也有意想不到的收穫了,等他下令後在幫妳報仇吧。」

  「……裝模作樣就你最會。」

  蘿瓦忿忿的披上斗篷,甩頭跳出天台,身影消失在夜幕之中。

  Mr.Who目送蘿瓦離開後,視線飄向已經被警消封鎖的橋樑,雙眼流出充滿殺意的冷光。

  「就暫時先放過你吧少年,下次你就沒那麼好運了。」



  ……



  夜晚的海風,迴盪著吉他飽和的弦聲和共鳴的餘韻。

  我坐在酒店的天台,渙散的目光望著剛才戰鬥的地方,手裡的吉他,循環彈著C大調的4536251和弦。

  造成這麼大的騷動,新聞卻沒有播出任何畫面,看樣子鷹派的委員雖然亂來,還是會好好的處理善後,所以我哪裡都沒去,我回到了原本的酒店,我判斷蘿瓦沒有要追擊的意思,而且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想必蘿瓦氣瘋了吧,敗給一個高中生一定能讓她糾結很久,但即使如此,我內心卻沒有太大的起伏,比起喝酒慶祝,我竟然選擇了坐在這裡彈吉他,連我自己都很驚訝。

  對了,我也是剛才才發現我會彈吉他的,十之八九是烈鋒帚吸收的靈魂讓我學會的。

  「原來你這裡啊……」

  我背後傳來清泉般的少女嗓音,不用看就知道是凱瑟琳。

  「怎麼?妳要來唸我搞得太超過嗎?」

  我繼續背對著她彈我的吉他。

  「才、才不是啦……」

  「不然呢?」

  「那…那個……ㄒ…ㄒㄧ……謝…謝謝……」

  「……!?」

  我按住琴弦猛然回頭,懷疑我的耳朵是不是壞掉的了,凱瑟琳看到我誇張的反應,羞憤的鼓起臉頰。

  「你幹嘛那麼驚訝啦!?」

  「我沒想到妳會跟我道謝啊。」

  「你幫我,我當然要道謝啊……!」

  「喔喔,好吧,這沒什麼啦,即使妳不在,我也會跟蘿瓦打的。」

  我失笑,重新撥起琴弦。

  「……」

  這回答讓凱瑟琳瞇起眼睛,用困惑的眼神盯得我渾身不自在,我只好皺起眉頭問:

  「……妳想說什麼?」

  「你在裝成熟嗎……?」

  「沒有啦──!!!」

  我差點把弦給扯斷。

  「明明一小時前還在跟我爭布丁的吃法,現在就在這裡裝憂鬱彈琴……」

  「我沒有裝憂鬱好嗎我剛打贏了蘿瓦現在心情超爽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想彈啊!哇靠氣死我了!呼…呼……」

  「嘿嘿,知道我平常的感受了吧。」

  凱瑟琳笑嘻嘻回敬我後走到我旁邊,她將雙手靠在欄杆上,和我一起望著相同的地方。

  警車、救護車和消防車都已經趕到現場,一閃一閃的紅光倒映在少女灰色的雙眼上。

  「……不知道那裡有沒有怎樣。」

  「放心吧,我已經很收斂了,剛看新聞只有卡車司機擦傷而已,真的對不起他了,我已經偷塞一筆錢給他當作賠償了。」

  「……」

  凱瑟琳再次對我露出覺得不可思議的表情。

  「……又怎樣了啦?」

  「……你其實不壞嘛。」

  「哼,這不是妳能決定的。」

  「這確實不是我能決定的,但至少到目前為止,我不覺得你很壞,只是很機車而已。」

  「謝謝,我之後會更機車的。」

  「沒有在稱讚你。」

  凱瑟琳哼的一聲表示無奈。

  吉他的和弦聲又持續循環了四輪,這時,我才想起來還有一件事沒做。

  其實這件事可有可無,但凱瑟琳都已經向我道謝了,讓我的良心開始感到彆扭。

  我先是欲言又止,深吸了一口氣,努力克制好自己的表情後,才緩緩的向她開口:

  「……對…對了。」

  「嗯?」

  凱瑟琳微微歪著頭轉向我,那在夜景中漂亮又溫柔的神情,瞬間動搖我好不容易建立的心理準備。

  我馬上把頭撇開,才勉強結結巴巴的講出來:

  「那…那個……之前……說…說妳沒有用……我不是故意的……對…對不起……」

  「……」

  「……」

  我背後陷入一陣寂靜,每秒鐘都讓我的尷尬值指數成長,就這樣過了好一會,我再也受不了的回頭大喊:

  「拜託妳說點什麼啦──……欸?」

  一回頭後,我才發凱瑟琳早就露出壞笑在等我,才知道自己中計了。

  「呼呼呼~你終於害羞了嗎?」

  「我才沒有害羞!這是警示燈照的啦──!!!」




創作回應

喵君
[e12]
2021-07-22 06:27:47
Non
[e24]
2021-07-23 00:00:46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