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你願意為和平付出多少代價 051-此生最難搞的人②

Non | 2021-04-21 19:52:53 | 巴幣 12 | 人氣 93



  十天下來什麼都沒吃的我餓壞了,不只一滴水都沒沾,最後的那場戰鬥幾乎榨乾了身體所有激素,我現在全是靠著烈鋒帚裡的靈魂能量才能勉強活著,彷彿都能聽見身體哀號的聲音。

  我直奔最近的半自助牛排館,塞了一萬塊給店員,也不管吃不吃得完就把菜單上的品項全部點了一份。

  「……」

  周圍的客人全用異樣的眼光看著狼吞虎嚥的我,坐在對面的杏潔被盯的渾身不自在、彆扭的把臉藏到瀏底海下。

  「你收斂一點啦……這裡是餐廳不是自己家耶……」

  「這間的店名就叫我家,所以這裡就是我家。」

  「……」

  杏潔無言,完全不知道該怎麼應對這莫名的巧合和大叔式冷笑話。

  「話說妳真的不吃?我會幫妳付錢妳不用擔心。」

  「我不用別人的錢!更何況還是偷來的!」

  「那不算別人的錢,提款機裡的錢在領出來之前都不屬於任何人的,是屬於銀行的。」

  「那還是別人的東西啊!」

  「錢才不是東西,嚴格來講它根本就不應該存在,它只是一種被人類賦予價值的概念而已,但可悲的是,人類竟然還相信這種東西,不僅視它如命,還讓它支配了整個世界。」

  我說著,從口袋裡抽出一張千元鈔票當作面紙來擦嘴,然後揉成一團丟到空鐵板上來表示我對錢的不屑。

  「可…可是,那是他們努力的報酬,也是他們為自己的生活負責的證明之一……」

  「所以妳的意思是,一個人的價值是用錢來衡量的嗎?」

  「不…不是……」

  「所以那些因為先天因素而沒辦法正常工作、只能領取補助的人是沒有價值的人嗎?他們可是比誰都更努力活著,但收入卻比那些只會收租、炒作物價的人差的天差地遠,妳也覺得這合情合理嗎?」

  「當、當然不是……等等,我是在跟你說你偷東西這件事,你不要轉移話題啦……!」

  「好好,那我反問妳,我現在不用這種方法我要怎麼活下去?」

  「當然是找份正當的工作、用正當的方法來賺錢……!」

  「嗯,好,那我要去工作,我要準備什麼?」

  「履歷、身分證明……啊……」

  「對,身分證明。」

  我把汽水一飲而盡,很滿意她能察覺讓我省下不少口舌。

  「我是思念體異能者,憑想像誕生、沒有親人、宿主又死了,能幫我的聖譽界已經回不去了,而格薩爾那裡我又沒有門路,我也不想去他那裡,所以妳說,我要怎麼辦?」

  「唔……」

  杏潔無法反駁了。

  不過,她的眼神還是不停的在轉動,好像很不甘心的想要找到解決方法。

  我一邊觀察她有趣的反應一邊吃著我的排餐,就在即將吃完最後一份時──

  「……我、我來幫你……!」

  「?」

  她突然說出了完全意想不到的話。

  我愣一下,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我說……!我來幫你!」

  「哈啊──?」

  直到杏潔又重複了一次,我才一臉問號的把音調提高了好幾度。

  「妳腦袋有問題嗎?還是妳餓昏了嗎?我可是被聖譽界當成敵人的壞人喔,我到底有什麼要妳幫忙的理由?」

  「我…我也不想啊……!可是……母親有說過,身為醫生不能因為任何宗教、國籍、種族、政治或地位不同而有所差別待遇……也沒有所謂的正義與邪惡之分,所以只要是有需要幫忙的人,我們都要一視同仁的幫助他……!」

  「……」

  聽完杏潔的話,我不禁陷入沉默了。

  因為,她沒有在騙我。

  這是讀心術告訴我的,她是真心的想要幫助我,而且完全不帶有條件、不向我索求任何好處,可是,就是這個可是──我聽過無數人的心聲,即使再怎麼善良、再怎麼正直的人心裡多多少少一定會有雜念,可是就只有她、唯獨只有她,竟然從一開始到現在的每句話都與心裡想的完全一模一樣,天底下最好有這種純真前面要加上超字的人存在。

  這反而讓我莫名的不爽了。

  「……妳的意思是我看起來需要妳幫忙嗎?妳在同情還是可憐我嗎?」

  「我、我沒有這個意思……!」

  杏潔慌張的搖手。

  儘管我也知道這是真心話,但我仍然瞪了她一眼冷冷的說:

  「別自作多情了,我根本不需要妳幫忙。」

  「你幹嘛這樣啦……!」

  「……哼。」

  接下來,我們兩人都沒有再交談,應該說是我單方面的不想理她,其實我沒有真的生氣,只是單純的想給她臉色看而已,因為我不想讓她忘記自己的立場,身為被挾持的人還敢說這種話,對我而言根本是精神污染。

  吃飽後,我先去商圈買了幾套乾淨的衣服,又去便利商店買了一堆汽水、洋芋片等等的精神糧食,接著去到附近的高級酒店,用深邃之眼逼櫃台交出位在頂層的最好房間。

  我一進門就把所有東西丟在地上,連身上的髒衣服也一起脫掉,然後身後就響起少女的驚呼聲:

  「哇──!你你你在做什麼啦……!?」

  「嗯?啊妳怎麼還在啊?」

  我淡定的回頭看著摀住眼睛滿臉通紅的杏潔,繼續把我的內褲脫掉。

  對,她也過來了。

  一路上她像是怕跟丟的小鴨不斷用小跑步跟在我後面,我走到哪她就跟到哪,雖然有很多地方想吐槽,但已經開始疲倦的我不想管那麼多了。

  「我、我當然還在啊……!我一直都在好嗎?快把衣服穿起啦……!」

  「難道妳洗澡都穿衣服的嗎?」

  「我不是這個意思啦……!你要脫去浴室裡脫啦……!」

  「吼喔……?」

  她清純的反應讓我忽然好想捉弄她,因為到目前為止我遇到的女性異能者不是一本正經、就是沒節操的老魔女。

  我露出壞笑,雙手叉腰將正面大方的轉向她。

  「什麼嘛~都已經是一百歲的人了看到小屁孩的裸體還會大驚小怪,結果妳自己也是小朋友嘛~」

  「我才不是小朋──呀啊──!!!

  只顧著反駁而大意的她直接和小Blex面對面打招呼,她發出更高分貝的尖叫,整個人蹲坐下來把臉埋到雙腿裡。

  「快把你的ㄐ……不是……!ㄧㄣ……不……ㄌㄠ……嗚…嗚嗚……我不管是什麼了啦……!總之快點進去啦……!」

  她害臊到語無倫次,感覺頭頂都在冒煙要著火了,我這才滿足的放過她往浴室走去。

  「妳等等也去洗吧,我也有拿妳的衣服,雖然不知道合不合就是了。」

  「我、我才不用你偷的東西……!」

  「是嗎?那妳就繼續臭吧。」

  「……!」

  聽到我的話杏潔馬上抬起頭,小心翼翼的聞了聞自己的身體,才發現身上沾滿了牛排店的油煙味。

  而之後的事我沒什麼印象了,洗完澡後我累的只想暴睡一頓,披著浴衣往床上一倒就睡著了。



  ……



  『……喂喂喂~你要睡到什麼時候啊臭小鬼?喲吼~哈囉~Namo namah~你再不起床可能就要出事囉~』﹝註1

  「……」

  我也不清楚自己睡了多久,半夢半醒間,忽然有個又吵又耳熟的女性聲音不斷在我耳邊迴盪。

  我睜開沉重的眼皮坐起來看了一圈臥室,但臥室裡只有我一個人。

  「……幹誰啦?吵死了!」

  『是我啦~在你心裡喲~』

  那個欠揍的聲音再次響起,我才發現這並不是「聲音」,而是像讀心術聽到的「心聲」一樣,不是透過耳朵而是直接傳進心裡。

  我第一個想到能這樣跟我對話的人,就只有她了。

  「娜…娜菈卡姐……?」

  『答對了~就是我啦~是你最喜歡的師父喔~』

  「欸──!?為什麼妳──」

  『這件事晚點再說吧,外面的小姑娘不太對勁呢。』

  「!」

  娜菈卡這麼一說,我才想起另一名少女的存在,我趕緊跳下床跑出臥室,馬上看到穿著浴衣的杏潔表情痛苦的蜷縮在沙發上。

  她臉上掛滿冷汗,雙手按著腹部不斷的微微發抖。

  「喂!妳怎麼了!?」

  「啊……你醒啦……」

  杏潔緩緩的睜開眼睛擠出苦笑,像是在對我說不用擔心。

  「我沒事……我自己治療一下就可以了……」

  她說著,手掌間就亮起溫和的白光,可是,她的情況根本沒有好轉。

  『她在逞強呢,看樣子是餓過頭了,飢餓可不是疾病沒辦法被治癒的。』

  「哈啊餓過頭!?」

  『是啊,你居然不給她東西吃真是壞心呢~』

  「是她自己不吃的好嗎!?」

  「你…你在跟誰說話啊……?」

  杏潔困惑的看著對空氣講話的我。

  『能聽見我的只有你啦,你在心裡講話我就聽得到了。』

  知道原因後,我匆忙的尋找昨天買的零食,結果它們就在杏潔面前的茶几上而已,不僅如此,所有東西竟然還被整理過的整整齊齊的排好,而且連一份都沒有拆封。

  我生氣的抓住杏潔的衣領把她給舉了起來。

  「妳明明就餓到快昏倒了幹嘛不吃啊!?不吃就算了還擺的這麼整齊妳太閒嗎!?」

  「嗚……那、那是別人的錢……我不能拿……」

  「妳現在還在糾結這種事!妳乾脆餓死算了啦!」

  我把她丟回沙發上,氣沖沖的走回臥室換好衣服,然後拉開臥室的窗簾和落地窗。

  外頭是帶有一絲寒意的早晨,太陽才剛升起沒多久,大約是早上七點多。

  我爬上陽台的護欄往外一跳,飛去最近的早餐店買了一杯溫豆漿和一份飯糰,又去超商買了一顆茶葉蛋和蘋果。

  「給我吃!」

  我回來後把東西放在杏潔面前,雙手抱胸的惡狠狠的命令她。

  但倔強的她不肯就是不肯,即使已經餓到不行、熱騰騰的食物也擺到眼前了,她還是把身體翻到另一邊用背後表示拒絕。

  「我再給妳最後一次機會,妳到底吃不吃?」

  「我說過了……!我不吃……!」

  「好,這是妳逼我的。」

  我按住她的肩膀把她給翻回來,直接對她使用深邃之眼。

  我大概只用了百分之一的效力,但還是讓杏潔受到驚嚇的倒抽一口氣,她立刻坐起來捧起飯糰大口大口的咬下去,然後委屈的淚水一滴滴從眼眶滑下來,一邊哽咽一邊含糊的罵我:

  「你這無賴……我討厭你……討厭你……」

  「哼,一開始乖乖吃不就好了嗎?」

  我鼻孔噴氣,順手丟了一包面紙在她旁邊。

  『哎呀~原來我的徒弟也是個大傲嬌呢~』

  『吵死了啦!』

  在監督杏潔吃飯的這段期間,娜菈卡跟我說明了她會出現的原因以及聖譽界總部的狀況,當我問起為什麼時,她除了那句老話以外,還多補了一句「我覺得這麼做會更有趣」。

  而聊著間,吃飽的杏潔不知何時睡著了,我看了一眼時間,現在是早上九點,羅馬那裡則是晚上十一點,她應該是時差加上身體不舒服所以整晚都沒有睡。

  看著她毫無防備的睡臉我忍不住又翻了一圈白眼,默默拿了一件棉被丟到她身上。我從沒看過這麼老實的人,我睡死的時候她可是有千百種方法可以求救,最簡的就是用浴室裡的鏡子呼叫雲外。

  可是,她卻沒有這麼做。

  我真的不知道她在想什麼,我的讀心術依舊看不透她的想法,如果她不是傻子,就是萬中無一、天真到連天使也自嘆不如的異類。

  『這小姑娘真不簡單呢,連我都不知道她在想什麼,某種程度上她可能比我還要難搞喔。』

  『不是可能,她已經是第一名了。』

  我糾正娜菈卡,只有這時候才覺得她像個正常人。



  ……



  「唔……我怎麼睡著了……?哇!這…這是什麼啊……!?」

  杏潔睡醒時已經是晚上六點了,她一睜開眼睛,就看到茶几被堆積如山的書籍給淹沒。

  「啊,妳醒的正好,去洗個臉,我們等等去吃飯吧。」

  我坐在小山的另一邊,眼睛直盯著數字不斷跳動的電腦和PDA

  「你、你又去哪裡搞這些東西啦……!而且我已經說過我不會用你偷來的錢了……!早上的帳還沒跟你算呢……!」

  她邊碎唸邊繞過茶几,一副就像老媽要開始說教的模樣,但這次我沒有回嘴,而是丟給她一疊用夾鏈袋裝好東西。

  夾鏈袋裡,是我的身分證、戶籍謄本和健保卡,以及好幾間用我現在的假名所辦的證券存摺和金融卡。

  「這…這些都是我睡覺的時候你做的……?」

  杏潔不敢置信的睜大眼睛。

  「嗯。」

  這九個小時內,我利用之前累積的電腦知識駭進了戶政系統為我自己製造了假身分,再去各大書城買了財經的書來研究各國股市,除此之外,我幹掉了幾個倒楣但有重大刑責在身的工程師和股票分析師,用他們的知識寫了一套能監視全球股市和各大買家動向的程式,另外加上一套自動交易系統,最後我把偷來的錢全部砸進去,到目前為止雖然還沒步上正軌,但已經淨利三萬多元了。

  「從現在開始我都用自己賺的錢,等我賺足夠了再把偷來的錢連本帶利拿去還給銀行,這樣妳還有什麼想說的嗎?」

  「……唔……沒…沒有……」

  杏潔彷彿變成機器人呆呆的回應,我也不知道她是真的反應不過來,還是被我的行動力給佩服了。

  總之,我的目的至少達成了──讓她無話可說。

  「那,請問妳願意吃飯了嗎?」

  「……吃……」

  「呼──OK,就等妳這句話啦。」

  我終於鬆了一口氣,像是在感謝上天的仰頭高舉雙手,在心裡對著看不見的天空歡呼。



  千萬別讓我認真,因為我認真起來連我自己都會怕。





  1Namo namah梵語,你好。


  終於有不是捏人偶網站的人物圖啦~~




  沒錯,是「杏潔」凱瑟琳喔,是唯霜大筆下的超可愛的凱瑟琳喔~

  非常感謝她能在百忙之中還願意幫我畫圖,如果喜歡,請到她的小屋給她大力的支持~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