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你願意為和平付出多少代價 055-夥伴

Non | 2021-08-31 22:21:50 | 巴幣 122 | 人氣 115

連載中你願意為和平付出多少代價
資料夾簡介
長篇奇幻小說,背景為現實世界,講述一名異能者少年的成長與改變世界的故事。


  『……喜歡這裡的原因?嗯……應該是離天空比較近吧。』



  我已經想不起來這是哪個無月過的話。

  對我來說,娜菈卡讓我看的幾千種無月活著的時間線,每個都像曾經發生過的事一樣真實,而無論是哪個無月,都始終如一的喜歡待在天台。

  他喜歡夜晚的天空,一看就可以看好幾個小時,他躺在天台時總會把手伸向天頂,彷彿試著要抓住那遙不可及的穹蒼。

  他很嚮往,在天空之外更深遠、更遼闊的宇宙。

  無月從小的夢想是成為一名天文學家,他國小參加過好幾次民間舉辦的天文營,科展研究的主題也和天文有關,可是,這個夢想卻在所有的時間線中沒有一次有實現。

  台灣沒有培育天文人才的管道,從國中開始學校就沒有天文相關的課程,到了高中也只有沾到一點皮毛的地科,甚至當時的大學連天文系都沒有。

  『看星星能幹嘛?能賺錢嗎?』
  『我們家沒錢讓你出國唸書。』
  『夢想是夢想、現實是現實,你不先賺錢怎麼實現夢想?』
  『你就不能現實一點嗎?』

  再加上身邊的人不斷用「現實」兩個字打壓他,無月最後索性自暴自棄,開始無所事事的鹹魚人生。

  無月不懂,他們講的現實到底是什麼?是工作?是家庭?還是人生?難道只有和錢扯上關係的東西是現實?難道地球之外的空間都是假的嗎?明明宇宙這麼大,為什麼他們總是要把目光放在眼前事物上?

  不僅如此,連最一開始支持他去天文營和科展的父母也是,無月後來才知道,父母之所以支持他,是因為他們把自己沒實現的夢想寄予在他身上,包括學音樂、學畫畫,都是他們自己無法完成的遺憾。

  『你既然要過這種人生,那我們幹嘛浪費心力把你養大!?』

  『那你們幹嘛要生我?你有問過我的意願我想出生嗎!?』

  他們每次對話的結尾,都是以家庭革命收場。

  所以,到底是誰自私?

  是他?是父母?還是樹立道德標準的人類?

  無月受夠了。

  受夠了這個人類自以為中心的世界。



  ……



  「……小B…小B。」

  「……?」

  我撐開惺忪的眼皮,逐漸對焦的視線裡映入顛倒的薄藤色短髮少女和早晨的酒店房間。

  「你怎麼睡在玄關啊?」

  凱瑟琳微微歪著頭,瀏海上掛著剛漱洗完的水珠,口齒間流出淡淡的牙膏清香,那醒腦的嗓音讓我唰的坐起來,我左右望了一圈後,才確定自己是在現實不是在夢境。

  「……妳在這裡幹嘛?」

  我沒頭沒腦的問。

  「咦…咦?我、我在這裡幹嘛……?叫你……起床……?」

  「……哦。」

  我搔著邋遢的身體起身往浴室走去,凱瑟琳馬上跟了上來不安的問:

  「你…你昨晚出去了嗎?你去做什麼……?」

  「……去做我該做的事。」

  「──」「放心吧,沒有人死掉。」

  在她開口前,我就搶先回答了她的問題,然後把浴室門給關上。

  和蘿瓦戰鬥已經過去五天了,這五天下來,我沒有制裁任何人,也幾乎沒有闔眼,每分每秒都用在準備應對之後可能發生的狀況。

  凱瑟琳說過,鷹派為了勝利,會不擇手段做出各種無恥的行為,所以我相信蘿瓦不僅會回來,而且還會帶著一票人回來,孤軍奮戰的我必須比他們更無恥才有可能有勝算。

  但不知道為什麼,即使這次已經不眠不休的做準備,我還是沒辦法安心,總覺得還有哪裡不足,明明該做的都做了,也盡可能做到超出規格好幾倍,卻還是感覺有什麼事情讓我心煩意亂。

  是因為睡眠不足?還是還有地方沒準備好的?

  總之,我現在莫名的煩躁。

  「我們去吃早餐吧。」

  「……」

  從浴室出來後,換好外出衣服的凱瑟琳已經在客廳等我了,落地窗透進秋季尾聲的晨曦,讓她的笑顏變得更加耀眼奪目。

  看到這個景象,我的嘴角不禁抽動了一下。

  我似乎找到原因了。



  「幹──!!!」

  「小B──!」

  凱瑟琳著急地把我推開,馬上幫倒在地上抽搐的中年男子治療。

  男子整張臉與地板黏合,就像壓扁在煎台上的漢堡肉,所有液體都從兩隻耳朵噴了出來。

  這當然是我幹的,但我已經手下留情了,因為我沒忘記和凱瑟琳的約定。

  我用深邃之眼掃向恐慌即將發作的豆漿店店員和顧客,強制讓他們當作什麼事都沒發生,然後回到座位繼續吃我的煎餃。

  被治好的男子彈了起來,他一看到我,立刻發出殺豬般的叫聲連滾帶爬的逃走,撞倒好幾張騎樓的桌椅和停在路邊的機車。

  「小B你今天是怎樣啦!?他們到底哪裡惹到你了啦!?」

  凱瑟琳終於忍不住了,她氣沖沖的站到我面前劈頭就罵,但我連正眼都不想看她,像極了無力管教的母親對上叛逆期的小屁孩。

  她會發火也很正常,因為從酒店到這裡的路上,我用同樣手法制裁了一個紅燈右轉的機車騎士、一個放任小孩在店家吵鬧的家長、一個遛狗不清排泄物的主人,和一個亂丟手搖杯的高中生。

  四個人,加上這個五個,每個人的臉都被我當成草莓壓扁在地上。

  「妳剛才有看到他做了什麼嗎?」

  我邊咬著煎餃,邊淡定的問。

  「當然沒有!那只有你會去看好嗎!?」

  「是嗎?那真是太不幸了……他啊,剛才打噴嚏,然後用擦鼻涕的那隻手直接去舀醬油連洗都沒洗……對,就是妳現在沾的那個。」

  「唔──」

  被我這麼一說,凱瑟琳的臉瞬間扭曲起來,露出看到餿水般的眼神盯著她淋在蛋餅上的醬汁。

  但這點程度的衝擊,似乎還不足以讓她死心。

  「那、那你也沒必要動手,跟他講就好了啊!」

  「妳覺得,跟認為自己沒有做錯事的人講道理能講通嗎?」

  「你沒有試過怎麼知道!?」

  「我就是知道,他們做這些事時心裡連一絲愧疚都沒有,方便當成隨便、隨便當成理所當然,就是因為沒有人去教訓他們,世界才會有這麼多刁民和白癡──幹──!!!」

  「呀啊!」

  我抓起一旁的塑膠板凳砸向對桌,讓凱瑟琳嚇了一跳,板凳在亂丟菸蒂的女子臉上炸成碎片,和飛濺的血肉及牙齒一起撒了滿地。

  接著,一開始的劇情又重演了。

  「小、小B──!娜菈卡姐妳也說說他啦!」

  拿我沒辦法的凱瑟琳只好邊替女子治療邊向娜菈卡求救。

  『啊啊……這…這我也辦法呢……他就是這種個性,妳越說他他就越故意……不過呢,他已經收斂很多了,為了妳這些人都沒有死掉喔。』

  「為什麼要把溫柔表現在這種奇怪的地方啦……!」

  「哈啊?誰跟妳溫柔了啊?」

  『唉呀,我可愛的徒弟又在傲嬌了~』

  「臭魔女閉嘴啦。」

  『是是~但我建議你,還是把想說的話說出來會比較好喔,因為時間不多了。』

  「……」

  我稍微頓了一下。

  因為我聽出來,娜菈卡的這句話是只有對我說的,而且帶有弦外之音。

  我只好嘆了口氣,向凱瑟琳招了招手。

  「我不是小狗好嗎……」

  凱瑟琳不情願地嘟起嘴,但還是像小狗一樣乖巧的坐回到我面前。

  「好啦好啦,抱歉啦……」

  為了表示誠意,我放下筷子認真的看著她的眼睛,不過不開心的她根本不想理我,低著頭用筷子去戳已經沒胃口吃的蛋餅。

  「妳知道我在不爽什麼嗎?」

  「我哪可能知道啊……」

  「真的不知道?」

  「當然啦,我又沒有讀心術……」

  「啊啊……好吧。」

  我不自覺的學起娜菈卡的口癖,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搔了搔頭。

  凱瑟琳果然是凱瑟琳,表裡如一的誠實與單純,但我真沒想到她會沒自覺到這種程度,也算是某方面的奇才了。

  想到這裡,我那煩躁的情緒忽然就消散了,反而還覺得有點好笑,趁著這股氣勢,我直接切入問題的核心:

  「原因就是──妳。」

  「……咦?」

  凱瑟琳手裡的筷子滑了下來,她錯愕的抬起頭,表情被不安與焦慮給佔據。

  「我、我嗎?我怎麼了?我做了什麼讓你不開心了嗎?」

  眼看再過幾秒她可能就要哭出來,我趕緊舉手安撫她:

  「不不不,別緊張,我指的不是妳,而是『妳完全沒有自覺自己正在做很糟糕的事』這件事。」

  「很糟糕的事……?」

  「對。」

  我豎起手指,一一點給她聽:

  「首先,妳包容了一個被聖譽界通緝的人,我明明故意製造了很多機會讓妳逃走,妳卻還待在這裡。接著,妳遇到安全委員不但沒有求救,反而還提供情報幫我──但這些事都過了我就不追究了,然而現在,我又即將要和安全委員開幹,妳卻還在『我們去吃早餐吧。』,妳是來度假度假的嗎?妳真的是一百歲的人嗎?如果妳只是因為怕我殺人才繼續待在這裡,那妳已經不是單純而是愚蠢了。」

  「……」

  聽完我的話後,凱瑟琳一語不發的移開了視線。

  這反應讓我有點訝異,看樣子我得收回前言──她不是沒有自覺,而是裝作沒有自覺。

  我似乎小看她了,表面上看似單純,但實際上還是有點心機的,不過這我並不討厭,因為我明白,她不是為了騙我或討好我才這麼做的。

  我重新拿起筷子,把冷掉的煎餃塞進嘴裡。

  「我沒有嫌棄妳的意思,妳願意信任我我也很感激,只是,妳沒告訴我理由我沒辦法完全接受妳,當然,這妳的自由,所以妳不想說也沒關係。」

  「……」

  凱瑟琳還是保持沉默,接下來,我們兩人都沒有再交談,我吃我的早餐,她則是若有所思的捲著免洗筷的塑膠套。

  就這樣過了五分鐘,塑膠套終於啪的承受不了拉扯斷掉,她這才停下動作,緩緩開口了:

  「……我們神的後裔,很長壽,我雖然活了一百多年,但外表和心智年齡其實才相當於人類的十幾歲而已。」

  「所以,我們不會在乎人類世界發生什麼事,因為對我們來說,那都只是過往雲煙、一眨眼就會成為歷史的事物。」

  「但自從母親遇到父親後,母親就不這麼想了。」

  「母親從父親身上了解到,人類正是因為生命短暫,所以才要盡可能的去燃燒生命、讓生命變得多采多姿,也因此母親才會離開聖譽界,跟隨父親一起遊走世界到處行善。」

  「只是……沒想到他們最後都死在人類的紛爭底下……」

  「但,我從來不覺得母親有錯,倒不如說,聖譽界那些故步自封的人才是錯的,我們明明有更多能力、更多時間能幫助別人,他們卻只會安於現況、維持現況,等到人類世界發生大事,才在感嘆為什麼人類不知足。」

  「我也想和母親一樣,去幫助有需要的人、去讓世界變得更好,可是……阿波絲姐卻一直不讓我出去。」

  「之後,我遇到了你,雖然一開始很害怕,但漸漸的了解你後才發現你其實不是壞人,而且跟我都有同樣的想法,所以,我鼓起勇氣留了下來,就算有可能會被聖譽界當作背叛,我也想跨出聖譽界、想給自己一次嘗試的機會。」

  「我知道我很弱、也很笨,到哪裡都是拖油瓶,但我一直努力在看書,讓知識成為我的力量……雖然我不清楚你需不需要我,但如果可以、如果有哪裡我能幫得上忙的話──我、我想和你一起改變世界,一起讓世界變得更好!」

  不知何時,原本坐著的少女已經站了起來,還有好幾位路人因為她悅耳的嗓音而被吸引。

  凱瑟琳臉頰微微泛紅、輕輕喘著氣,灰色的雙眼盪漾著豁然開朗的淚光。

  這彷彿是演說的理由,讓圍觀的路人不禁響起掌聲。

  「……咦…咦──?哇啊啊啊~~」

  凱瑟琳回過神,才發覺自己幹了很不得了的事,她立刻滿臉通紅的趴回桌上,雙腳羞愧的跺著地板。

  「喂。」

  「現在別吵我啦……我好想死啦嗚嗚嗚……」

  「噗,笑死。」

  我看著她鬧彆扭的頭頂笑了出來,雖然很想再捉弄一下,但這樣就太不識相了。

  我清了清喉嚨,伸手輕拍了她的頭。

  「妳要是死了,我會很困擾啊……因為,這樣我就少一個夥伴了。」

  「……!」

  凱瑟琳肩膀動了一下,緩緩的抬起頭,露出一隻害羞的眼睛。

  「你…你願意接受我了嗎……?」

  「當然啦,這樣還不接受我就太無情了吧。」

  我在她面前攤開手掌,擺出邀請的手勢。

  她拭去眼角的淚水,也伸出手放在我的手心上。

  「嗯……謝謝…謝謝你。」



  咻──!



  「「──!?」」

  這時,我的世界忽然往右一傾,緊接著全部染上血紅的顏色。

  左邊的路人臉上被噴上濁血和乳白色的腦漿,然後發出崩潰的尖叫聲。

  「小B──!」

  我失去重心的倒向地板,而凱瑟琳慌張的面孔,成為我最後的記憶。





創作回應

oVo巴爾坦星人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2109/aff25bfc0d00170e6f30bc622a67dae4.JPG
2021-09-02 20:01:04
Non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2109/304bb50e24f5cc14bd39e52fe494ce02.JPG
2021-09-02 20:28:35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