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你願意為和平付出多少代價 049-之後沒有你們的世界

Non | 2021-03-27 21:12:54 | 巴幣 1022 | 人氣 120



  20061130日。

  聖譽界總部之戰已經落幕一星期,羅馬市區的地貌恢復成以往的模樣,所有花草、樹木和野生動物全都完好地回到原本的地方。

  不過,那僅限於自然產物而已,人類居住的城市並沒有復原。

  人造的建築、交通工具、公共設施等依然維持戰後的慘狀,而根據當地人的說法和新聞報導,是因為發生了一場罕見的淺層地震。

  地震雖然震垮了大部分的建築,但很幸運的沒有造成傷亡,災後的物資和救援也都及時趕到,所以現在正順利的進行重建中。

  而位在震央的馬爾他宮是少數沒有被震垮的建築之一,當地人相信,這是因為他們長年從事慈善活動和人道救援所得到的福報,他們屹立不搖的騎士精神,就和他們屹立不搖的宮殿一樣令人敬佩。

  但他們並不知道,他們看見的只是騎士團光鮮亮麗的外表而已,其「內在」已經開始分崩離析。

  戰役之後,聖譽界總部被一道不明的結界給阻隔,結界無法被破壞、穿越或者觀察裡面究竟發生什麼事,連卡莉法也束手無策。

  聖譽界的最高統領大教長「卡瓦司」、
  美洲支部長「結夏」芙迪‧蘇、
  亞洲支部長「阿波絲」多祿茂‧匝凱‧巴爾納伯‧瑪堤雅、
  安全委員長「茲米」戈里尼奇‧多布雷尼亞維奇、
  總部管理員「守門者」、
  調酒師「薩莫里爾」、
  醫療師「杏潔」,
  和另一位王者「格薩爾」阿爾普‧泰金、
  娜菈卡‧阿惟祈、
  Blex
  以及十幾位曾待在聖譽界總部的異能者,全數下落不明。

  歸還的小冶、風行者和卡莉法在統整情報後,得出失蹤的人和娜菈卡最後展開的結界有關。可是,他們並不清楚娜菈卡的事,因為芙迪幾乎沒有提過她,小冶和風行者甚至不知道有這個人,而唯一知道的卡莉法則是只知道現在使用的空間術式是從娜菈卡身上學來的,所以他們推測那個結界應該也是跟空間有關。

  他們假設失蹤的人是被困在異空間裡,這樣就可以說明為什麼無法觀察和聯繫裡面了,而從上次的戰鬥到娜菈卡放走Blex,也可以確定他們是同盟關係,但他們三人始終不明白,既然娜菈卡都有能力困住其他人,那為什麼還要特別放走他們三人。

  然而,並不是所有在總部的人都被結界困住,管理書庫的「艾露法」就意外的逃出來了,她回應了卡莉法的呼喚並協助修復羅馬市區,只是她對於結界裡發生什麼事也不清楚,她表示自己是在結界展開的當下及時離開的。

  不過,艾露法倒是帶來了讓人稍微安心的消息──那個結界沒有惡意,她也可以透過聖譽戒指感知到那些人都還活著。

  管理聖譽界的重責大任落到了卡莉法身上,她不僅接替了卡瓦司的位置,還得同時處裡所有支部的業務,原因是她們三姐妹在位時間實在太長,導致沒有人熟悉這塊領域,而且更加雪上加霜的,是沒有芙迪後消耗大量的空間術式也因此停產,現在非緊要的移動全得仰賴雲外,所以雲外也成為了卡莉法的專屬祕書。

  至於安全委員會那邊,則是按照資歷由戰鬥部門的人補上,現在九個席位中除了卡莉法、緘默者和卡蒂絲多外,風行者、Mr.Who、蘿瓦再加上三位新人全都是戰鬥部門的人。

  這看似沒有什麼的改變,實際上卻是卡莉法最不樂見的情況。

  十七世紀以後,隨著加入聖譽界的異能者越來越多,內部也逐漸分成兩大派系,一邊是以三位部長和茲米為首的鴿派,他們維持著用規範與適當獎懲來管理異能者的傳統,也是現行的主要方法;另外一邊是年紀相對年輕、以現任戰鬥部門部長「凱厄斯﹝Khaos﹞」為首的鷹派,他們認為異能者的世界即是弱肉強食,要靠武力和鐵血政策才具有嚇阻力。

  安全委員會就是在鷹派的簇擁下成立的,一開始三位部長也以觀望的態度讓鷹派主導。在那動盪的年代,安全委員會確實達到不錯的效果,但鷹派好戰、行事強硬又不通情達理,也常常捲入普通人和無辜的異能者惹出很多爭議,因此三位部長和當時身為委員長的凱厄斯有不少嫌隙。

  直到十九世紀末,安全委員會發生了先前提到的滲透事件,洩漏名冊的人正是鷹派的成員,藉此事件,鴿派總算找到機會一舉將鷹派拉下台,三位部長和茲米也接管了委員會,同時另外成立了戰鬥部門讓鷹派管理並讓凱厄斯擔任部長。

  這看似只是調職的異動,實際上是大幅削弱鷹派的權力,因為戰鬥部門沒辦法再像從前一樣任意出動,他們只能聽候安全委員會差遣並受到監督,從此之後,自知失勢的凱厄斯就再也沒露臉過,這段時間他只低調的在幕後負責派遣和調度人力,一做就是一百多年。

  如今,鴿派的門柱只剩卡莉法一人,決策採取多數決的安全委員會又回到鷹派手裡,儘管凱厄斯沒有回來,但卡莉法深信這是鷹派捲土重來的預兆,她很明白,凱厄斯忍受了這麼久就是為了抓到反撲的機會。

  就在聖譽界即將掀起風雨之時,格薩爾失蹤的消息早已在他們陣營不脛而走,那些曾經被格薩爾打敗、表面上順從私底下等待時機的強者們紛紛浮出水面,世界各地的酒店、賭場、風俗店接連傳出異能者的衝突,僅僅一個星期,格薩爾的版圖就被蠶食鯨吞、形成列強割據的局面。

  以往這樣的鬥爭絕對不可能發生,就算發生了,格薩爾也會親自出馬教他們做人。但現在沒有了格薩爾,他們陣營就如同沒有了大人,連馬歇爾那些親信也快要無法阻止,若事態再擴大下去,聖譽界必然會出手干涉。

  這正是卡莉法擔心的事。

  過去鷹派掌管安全委員會時,他們就常常和格薩爾陣營發生衝突,在凱厄斯眼中,格薩爾就是個帶頭製造混亂的異端,他無法理解為什麼三位部長總是可以容忍他,甚至換成她們掌管委員會後還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放任格薩爾組成龐大的組織。

  十七世紀初出生的凱厄斯當然不明白,和部長們相比他可是足足少了一千年和格薩爾相處的經驗,而且部長們也解釋過,這麼做是為了讓格薩爾「不無聊」,只要有事做他就不會惹事生非,不僅如此,格薩爾的組織也是間接幫聖譽界管理管不到的異能者,省下了很多人力和時間。

  但這樣的理由凱厄斯當然無法接受,就和大部分的鷹派一樣,他們認為放縱敵人就是懦弱的行為,同時也質疑聖譽界高層在位太久開始迂腐……總之,無論是聖譽界還是普通的人類世界都是如此,每當一個政權掌權太久,總會有新興的潮流崛起否定在位者的政策。

  卡莉法當然知道,這個位置並不是永遠,時代會變遷、新的事物會取代舊的事物,總有一天她和她的姐姐們也必然會退位。

  但是,時間絕對不是現在、接班人也絕對不會是鷹派。

  眼看鷹派和格薩爾陣營的戰火一觸即發,沒有姐姐們庇蔭的卡莉法告訴自己,她必須要站出來守護她們一點一滴累積下來的努力,無論是鷹派、格薩爾陣營還是失蹤的Blex,她都不允許任何人破壞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平衡,即使現在的世界離芙迪的心願還很遠,但也要確保它不會退回到過去。

  卡莉法發誓,直到聖譽界回歸正軌前,她都會不惜一切代價挺身而出。

  因為,她不再看到任何人露出像芙迪一樣的表情了。



  ……



  「所以,這就是您就算冒著被質疑的風險也要來這裡的原因嗎?」

  接近正午的陽光透過大片落地窗,讓裝滿陳年威士忌的酒杯在桌上映出琥珀色的光影。

  杯裡漸漸融化的冰塊晃動了一下,照出憔悴的老執事。

  美國,拉斯維加斯。

  這裡是格薩爾的親信守住的最後地盤,也是格薩爾最初擴展版圖的起點。

  堅守了一星期,住在某間酒店最高級套房裡的馬歇爾臉上只有疲憊,原本都會細心打理的儀容完全沒有餘力整理,他身上的白襯衫皺巴巴的,也不在乎有些鈕扣沒有扣上,凌亂的頭髮和鬍子都長長不少,顏色似乎還變得更蒼白。

  如果說他是晚年失意的老人,任何人都會相信吧。

  馬歇爾端起酒杯將酒一飲而盡,呼出滿滿的酒氣和惆悵,然後悠悠地望著坐在他對面、意外來訪的兩位女子。

  她們正是卡莉法和雲外。

  卡莉法以往活潑奔放的形象完全不見了,彩色的頭髮染回原本的黑色,捲捲的雙馬尾也變成直順的單馬尾,還模仿芙迪穿上一點都不適合自己的西式套裝;而站在卡莉法身後、抱著長槍的雲外也是,臉上還多了一副符合祕書身分的平光眼鏡。

  她們的到來直接讓格薩爾陣營持續一星期的衝突嘎然而止,也讓馬歇爾他們得到喘息的機會,因為卡莉法和雲外不是悄悄的來到這裡,而是用最普通、最顯眼的方式從麥卡倫機場降落然後坐計程車過來。

  卡莉法的目的正是要讓格薩爾陣營的情報網捕捉並迫使各列強休戰,她知道列強們絕對不會想在這個時間點冒犯聖譽界,這麼做就等同於是為自己增加棘手的強敵,而且不僅如此,她和馬歇爾會面還可以佈下雙方聯手的煙霧彈,在消息明朗前,至少可以換得兩三天的寧靜。

  「是的,但我話要說在前面,你應該知道這不是請求吧?」

  卡莉法把聖譽界的現況和來到這裡的原因告訴馬歇爾後,又義正詞嚴的再次提醒。

  「我知道,我知道。」

  馬歇爾淡淡的會心一笑。

  馬歇爾看得出卡莉法是在故作強硬,因為她本來就不擅長談判,通常這種場合都是由芙迪或阿波絲出馬,但馬歇爾沒有戳破,他明白卡莉法現在的處境和自己一樣,都是身不由己。

  「我雖然沒見過凱厄斯,但他的事蹟倒是從先代和大少爺那裡聽過不少,他是個很麻煩的人物,個性和能力都是……可是……還是非常抱歉,即使如此我恐怕也無能為力了,如您所見,現在的我們已經沒有能力阻止鬥爭了,光是守護這裡就已經是極限了……我想,或許就這樣讓鷹派介入才是最快的解決方法吧……」

  「馬歇爾大人你在說什麼喪氣話啊──!?」

  卡莉法還沒開口,一直在一旁沙發上裝睡、默默聽著談話的蘭芷終於忍不住了,她雙手往桌面一拍站了起來,直接指著馬歇爾大喊:

  「我們還沒有輸好嗎!?在這裡被打下來前──不!只要我們還活著都不算輸好嗎!?格薩爾大人平時這麼照顧我們……好啦!雖然也沒有到照顧,但至少讓我們生活過得很好、不會被別人欺負,光是這樣就足以讓我們報答一輩子了!現在就是我們最好的報恩時機啊!」

  「我能理解妳的心情蘭芷,但請恕我直言,妳自己也看見實力差距了,就憑我們幾個能堅持到什麼時候?要不是她們兩位來到這裡,這裡早就淪陷了。」

  「就…就算這樣也不要讓這(聖)(譽)(界)介入啊!她們根本不是真心要幫我們!她們只想藉由我們牽制鷹派而已,最後還是她們漁翁得利啊!打的是我們、損失的也是我們!而且以她們現在的處境根本沒辦法給我們任何支援啊!」

  「……」

  蘭芷的話讓馬歇爾陷入短暫的沉默。

  其實,馬歇爾剛才的實話只說一半而已,保留的另一半是在試探卡莉法,沒想到,蘭芷就這樣把他不好意思當著卡莉法的面說的話全部講出來了。

  不過馬歇爾沒有責怪她,反倒在心裡感謝她那少根筋的個性,因為這可幫他省下了很多拐彎抹角的時間。

  馬歇爾清了清喉嚨示意蘭芷別插嘴後,重新對卡莉法開口:

  「我想兩位也聽到了,正如蘭芷所說的,我們無法相信妳們,就算可以,妳們也無法給我們支援吧,現在聖譽界被鷹派掌控,光是兩位來到這裡就風險十足了,更別說派人來幫我們,只要一有人出手,鷹派就有足夠的理由將妳們視為叛變一舉推翻吧。」

  「……」

  「……」

  「……唉……果然還是不行啊……」

  卡莉法和馬歇爾質疑的眼神對視好幾秒後,雙手一攤,露出無奈的苦笑。

  「你說得沒錯馬歇爾,我們確實沒辦法派任何人來幫你們,也沒辦法給你們任何支援……抱歉,佔用你們時間了,看樣子我和姐姐們相比果然還是太嫩了,走吧雲外。」

  「是。」

  「「!」」

  馬歇爾和蘭芷訝異的看著爽快起身的卡莉法,完全沒想到她會放棄的這麼果斷,要是芙迪或阿波絲,她們一定會拿到對自己有利的結果或者不吃虧的條件才會離開談判桌。

  「啊啊,糟糕了。」

  但就在房門前,雲外突然發出了不自然的叫聲。

  她一點都不緊張的翻找著隨身的包包,很明顯的是有東西弄丟了。

  「怎麼了雲外?」

  「我好像把加護過的聖譽戒指弄丟了,一共有五個,是不是掉在計程車上面了?」

  雲外刻意的在關鍵字加重音,彷彿就是要讓在場所有人都聽到一樣。

  「雲外妳真是的!才剛上任沒幾天就出包!要是被格薩爾陣營的人撿走了怎麼辦啊!?」

  卡莉法也是,一點都不生氣的斥責雲外。

  「對不起……」

  「算了算了,趕緊去找吧,馬歇爾!」

  「是?」

  「因為發生了點意外,所以我們會留到晚上,這段時間要是你改變心意歡迎隨時聯絡我,但我還是要提醒你,我們可不會給你們任何支援喔。」

  卡莉法拋下這段話後就拉著雲外匆匆離開了,留下不知道該如何反應的馬歇爾和蘭芷。

  「馬歇爾大人她們兩個到底在演哪一齣啊!?是在耍我們嗎!?」

  「或許是吧……」

  馬歇爾說著,像是想到什麼的起身往房間走去,果真,在梳妝台的鏡子前多出了一包用牛皮紙袋裝的東西。

  「……誰說妳不如妳那兩位姐姐,這不是也在用自己的方式努力著嗎?」

  馬歇爾喃喃,露出欣慰的笑容。

  紙袋裡,放著的正是五枚刻著八角十字、微微泛出金光的銀色戒指。



  ……



  同一時間,地球的另一端。

  台灣,港都。

  在另一間高級酒店,將近十位傾國傾城的妙齡女子接連從最高級的套房裡走出來,她們每位都各具自己的魅力,隨便一人都足以迷倒一海票男性。

  乍看之下她們是一群沒有關係的人,只是因為某些原因才聚在一起,但實際上她們都有相同的共通點──渾身散發著妖豔卻又危險的氣息。

  「今天先姑且相信你,但你可別忘了少年──」

  「我們不會是敵人,但也不會是盟友。」

  在門被關上的前一刻,一位留著美麗長捲髮、和另一位留著帥氣短髮的姐姐一搭一唱的警告房裡戰戰兢兢坐在沙發上的我。

  「是,我知道……」

  直到門被關上,手把彈回到水平,我才吐出一大口放鬆的氣往後一躺。

  但才剛躺下,我的心裡馬上就響起另一道煩人的女性聲音。

  『嗯嗯~居然能一口氣應付那~~麼多艾絲特莉,真不愧是我徒弟真耐操呢~』

  那聲音擋都擋不住,就像天啟一樣直接闖進我的腦中,讓我翻了一大圈白眼。

  『拜託給我閉嘴,別再講那些讓人誤解的話娜菈卡姐。』

  『是是~話說回來,第七天已經快過完了,那裡的小姑娘你攻略到哪了呢?』

  『……』

  被娜菈卡這麼一說,我才想起來房間裡並不是只有我一人。

  就在雙人床邊的角落,還畏縮著一位莫名跟我一起被傳送到這裡、有如受驚的小羊把臉藏在薄藤色長髮下的少女。

  她正是從聖譽界總部失蹤的其中一人──醫療師「杏潔」。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