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你願意為和平付出多少代價 050-此生最難搞的人①

Non | 2021-04-10 21:31:25 | 巴幣 112 | 人氣 119



  這一星期難熬的程度,大概僅次於被關在無垠地獄裡的時候吧。

  因為我心目中「最難搞的人」的排行榜第一名又刷新了,居然能在短短幾天內擠下娜菈卡真的非常不簡單。

  不過在講那個人有多難搞之前,請先讓我花一點時間更正聖譽界總部的資訊,因為前面的訊息其實不太正確,那是卡莉法她們單方面的猜測而已。

  總部到底發生什麼事,就由我來說明吧。

  首先,罩住總部的結界並不是什麼異空間,那單純是娜菈卡背上的凍齡結界,結界之所以會展開,是因為娜菈卡用了芙迪的術式「增幅」,娜菈卡是從大廳的地上撿來的,也是我偷走芙迪的手札後灑在那裡的,它可以暫時增加能力範圍直到效力結束。

  凍齡結界是一種讓時間的流動變得非常非常緩慢、慢到幾乎靜止的結界,所以並不是外面的人無法觀察結界裡面,而是結界裡的光線慢到還沒傳出來;結界也不是無法被破壞,而是攻擊的效果要很久很久之後才會出現。

  困在裡面的人當然沒事,他們甚至沒有察覺自己被困住了,至於結界什麼時候會消失,那要看到底是增幅的效果先結束、還是裡面的人先解除結界,又或者是卡莉法她們從外部的攻擊先生效,總之,無論是哪個先發生,也都會是幾月幾年之後的事情了。

  娜菈卡沒跟我說她這麼做的理由,她依然是用那句老話「我不能說」帶過,但不管怎樣,我大概再也不會相信她立的任何旗了,前面的標題明明都已經下好「只能陪你到這裡了」,結果她不但沒有離開,現在還變成陰魂不散的型態一直纏著我。

  這是她的能力「神足通」,她的身體雖然被困住,意識仍能夠擺脫時間束縛進到我的意識裡,但這次跟在無垠地獄裡時有些不同,這次我看不到她只能聽到她的聲音,不過我在做什麼她都看得到。

  『我已經被關了兩千年,再多一點時間也無妨,而且現在我沒有死掉的壓力,可以悠哉的看看我的徒弟到底會幹出什麼有趣的事,啊對了,我再提醒你一次,你可以放心我不會偷窺你的隱私的,想洗澡或尻尻都不用在意喔,不過你想讓我看也是OK的啦~』

  『沒有人要妳再解釋一次啦!還有我也不想給妳看啦!』

  對,就像這樣,完全不知道她什麼時候會出現真的有夠煩!

  不過……她再怎麼煩也就僅此而已,接下來,我要講更煩的人了。



  七天前,被娜菈卡傳送回港都的我摔在變成捷運工地的體育場,緊接著意料之外的少女一屁股壓在我身上。

  「什麼東西啊!?」

  我感覺到身上有不尋常的重量馬上跳起來,結果把她頂倒在草皮上。

  「哇!對不起!對不起!」

  杏潔連身上的草都沒拍掉,就慌張的站起來不斷低頭向我道歉。

  但這時的我已經聽不懂她在講哪國語言了,因為離開聖譽界總部後卡瓦司的精通世界語能力就消失了。

  「……欸!?為什麼妳會在這裡啊!?」

  「……咦?咿──!」

  杏潔這才發現面前的人是剛才挾持她的我,她發出驚恐的叫聲往後一倒,連滾帶爬的轉頭跑了起來。

  「喂!等等!」

  當然,她也聽不懂我在說什麼,只是死命的往工地外跑去,我也馬上追了上去。

  工地外,是夜晚的港都鬧區,人來人往的行人和五光十色的霓虹燈立刻讓來自異鄉的少女愣住了。

  上一秒明明是在羅馬,下一秒卻到了距離九千六百公里外的海島國家,放眼望去盡是陌生的人群、陌生的文字,以及陌生的文化。

  「這…這是哪裡……?」

  她像是看見車燈的鹿茫然的杵在十字路口,完全沒注意自己已經站到了車道上。

  叭──!!!

  「危險啦白癡!」

  一輛疾駛的計程車差點撞上她,我及時把她拉回來才沒有發生悲劇,計程車急煞刮出兩條煞車痕和噪音,司機隨即搖下車窗,親切的用滿口檳榔渣的道地台語關心我們:

  「幹你娘目洨喔看路啦──!!!」

  「幹歹三小啦好膽落來釘孤支啦──!!!」

  基於禮貌,我也回覆他我們沒事。

  「幹!!!」

  司機被我的禮貌給打動,從駕駛座底下掏出球棒下車,要讓我們更加體會人情的溫暖。

  「哇啊──!」

  這樣的文化差異又讓杏潔嚇到了,她甩開我的手就往對街的百貨公司跑去。

  「妳又要去哪啦!?」

  我用深邃之眼放倒司機再次追了上去,杏潔一進門匆忙看了一圈後,直接奔向離她最近的化妝品專櫃。

  她的目的很明顯,是櫃台上鏡子。

  「給我等一下──!!!」

  「雲ㄨ──嗚──!!!」

  杏潔還來不及脫口嘴巴就被我按住,我繃緊神經屏息的盯著鏡子,一秒,五秒,十秒……直到半分鐘過去,鏡子依然靜悄悄的沒出現奇怪的東西,我這才鬆了口氣。

  「拜託請妳冷靜一點!妳聽得懂英文嗎!?」

  我改用國際語言嘗試跟她溝通,烈鋒帚裡可是有兩千多位師生所累積的英文知識,足夠讓我流暢的對話。

  杏潔看起來還是很驚慌,但她點了點頭。

  這算是前進了很大一步,我深吸一口氣緩和情緒,盡可能用飽含善意的語氣慢慢開口:

  「聽好了,剛才在總部那樣對妳是我逼不得已,我不是有意的,所以我不會對妳怎樣,我也會讓妳回去,但拜託妳先別求救好嗎?這樣對妳我都不好,懂的話就點頭,點頭了我就會放手。」

  杏潔再次點頭,比剛才更用力。

  「那我放手囉。」

  我像是在安撫小動物一樣,邊說邊緩緩的鬆開手舉在胸前向後退,深怕動作太大又嚇到她了。

  但就在這時。

  啪!

  「!?」

  我的臉,被搧了一記教訓意味十足、火辣辣的耳光。

  我活到現在只被呼過一次巴掌,那正是六年前、把深邃之眼打到覺醒的巴掌,現在打我的那個議員還躺在不知道哪間安養院裡。

  杏潔趁著這個空檔用最快的速度伸手抓向鏡子,但在我眼中這跟靜止沒有兩樣。

  而且,我整個火大了。

  「妳他媽的到底是怎樣啦──!!!???」

  我再也不客氣的把杏潔推倒,當著她的面將鏡子砸向入口的玻璃門,玻璃門和鏡子一起爆開粉碎,讓在場的路人和員工都傻眼了,保全們見狀也連忙過來制止。

  當然,他們只是徒勞而已,馬上就被我用深邃之眼趕走,我狠狠的瞪向被我按住的少女,舉起拳頭作勢要打下去的吼道:

  「我都說了我不會對妳怎樣!妳他媽的是聽不懂還是欠揍啊──!?」

  「嗚嗚……!」

  杏潔害怕的縮起身體,把臉藏到手臂底下。

  可是,她的視線卻沒有逃避。

  毛躁的瀏海下,含著淚水的灰色雙眼緊緊地盯著我,雖然充滿恐懼與自知弱小的不甘,但仍舊不死心的想要找機會反抗。

  這是多麼堅強的心,看到這樣的女孩我哪可能會下手。

  「我、我才不會相信你……!你明明就跟芙迪姐她們約好不會再惹麻煩,但你還是又讓她們難過了!是你自己讓自己沒有信用的……!」

  「──!?」

  然而她再次開口,就是毫不留情的戳向我的痛處。

  我能感覺到我的臉開始扭曲,每寸肌肉都因為憤怒在抽搐,停在空中的拳頭恨不得打爆她那張漂亮的臭嘴。

  ……妳懂什麼?

  妳他媽的到底懂什麼──!?

  碰──!!!

  我一拳轟向旁邊的櫃台,飛濺的木板、碎玻璃、瓶瓶罐罐的彩妝全部砸在後面的廣告看版上,讓代言品牌的明星瞬間毀容。

  「妳以為我是願意的嗎!?妳以為我想要這樣嗎!?現在她們把我當作麻煩,那我遇到麻煩時最需她們的時候為什麼沒來幫我!?我會變成這樣她們也有責任好嗎!?我現在已經沒有回頭路,只能一直前進,直到改變世界為止我才能證明我沒有錯!錯的是這個世界啊──!!!!!」

  我揪住杏潔的衣領,在幾乎要碰到嘴的距離破口噴了她滿臉口水。

  直到現在我還是不敢相信,我居然會對著素昧平生的少女說出我的心聲。也許,是因為她是我遇到的異能者中第一個比我弱、年紀也看似接近我的人吧,我才不自覺的會放下戒心。

  但杏潔聽完我的話態度不但沒有放軟,反而更加強硬、用彷彿老媽子的口吻反駁我:

  「錯的根本不是這個世界……!要改變的也不是這個世界……!而是你自己啊!」

  「妳…妳他媽一個小屁孩在那裝什麼成熟啊!?毛長齊了再來講話啦──!!!」

  「我才不是小屁孩……!我足足比你大了一百歲呢!」

  「什……!?」

  她突然的自曝年齡讓我徹底愣住了。

  原來,打從一開始就只有我在那一廂情願的當小丑嗎……?

  莫名的羞憤感直竄我的頭頂,整張臉像是要燒起來一樣滾燙,我當下只能不斷的瘋狂點頭,用氣勢來掩飾我的尷尬。

  ……好啊!好啊──!

  既然要這樣,那也我不演了,直接開啟屁孩模式。

  「對!我就是屁孩怎樣!?我就是要改變世界怎樣!?妳想求救想去哪都隨便妳了啦!但是!從現在開始我就隨機殺人!沒有理由沒有原因全憑我心情的殺人!而且唯一能阻止我的就只有妳!我每次下手前都會數十秒,十秒內妳沒出現我就下手!每多一秒我就再多殺一人直到妳出現為止!這些人不會因為我而死,而是因為妳不阻止我而死!!!」

  「……咦?哪、哪有這樣的啊……!等一下──」

  我轉頭就衝向另一個專櫃,把躲在櫃台下報警的櫃姐給拖出來,我無視她邊尖叫邊對我拳打腳踢,從口袋掏出烈鋒帚抵在她的脖子上開始倒數。

  「十──!九──!八──!」

  「快點住手啦!」

  杏潔剛才的強勢完全不見了,又變回像小女孩一樣著急的跳腳。

  但我才不會這樣輕易的放過她,我故意閉上眼睛繼續倒數。

  「七──!六──!」

  「喂…喂!等等啦!我明明就叫你住手了!你在幹什麼啦!?」

  「我剛說了,我要妳『出現』,妳現在沒有出現喔,五──!四──!三──!」

  「你這個瘋子!無賴!殺人狂──!」

  杏潔的腳步聲和罵聲一起越來越近,緊接著飄來一陣清香,我的眼皮就被她的手給撐開。

  「看到了吧!看到了吧!還不快點住手──!」

  她像是深怕我看不見,用超近的距離在我耳邊大喊。

  「嗯,看到了。」

  這次我沒有再耍賴了,我淡淡地回應,依照約定把櫃姐放開,櫃姐立刻邊哭邊爬出百貨公司向外面求救。

  杏潔這才明顯的鬆了口氣,她氣憤的把我給推開,用強忍著淚水、像在發洩般的眼神瞪著我。

  老實說那個模樣真的非常可憐,恨不得讓人馬上去摸摸她的頭安撫她。

  不過,現在去理她就是我輸了,我連正眼都沒看她,自顧自的扛起烈鋒帚往大門旁的提款機走去。

  「你…你要去哪裡?」

  我一開始一直在問她的問題現在換成她來問我了。

  「肚子餓了,吃飯去。」

  我舉起烈鋒帚揮向提款機,將提款機精美的分成兩半,然後抓起一疊鈔票塞進口袋裡。

  「妳要吃嗎?妳大概也餓了吧?」

  我還是忍不住的問她了。

  「誰要跟你吃飯啊──!」

  杏潔回答我標準答案。

  「好吧,妳不去就算了。」

  我一臉遺憾的聳了聳肩,邁開腳步走出百貨公司。

  當然,離開前我不忘提醒她:

  「路上會死幾個人我也不知道喔。」

  「咦…咦──?」

  被我這麼一說,她似乎才想起我剛剛的瘋狂發言,趕緊小跑步的追了上來。



  這只是第一天的開始而已。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