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你願意為和平付出多少代價 053-風雨欲來①

Non | 2021-05-23 22:36:24 | 巴幣 240 | 人氣 114

連載中Peace
資料夾簡介
長篇奇幻小說,背景為現實世界,講述一名異能者少年的成長與改變世界的故事。


  數盞矩形的冷光,再次繞著令人窒息的黑暗空間點亮,然而,這次的冷光數量卻比以往少了一些。

  「可以請你解釋一下這是怎麼回事嗎?」

  卡莉法不滿,問話的對象當然是重回安全委員會的凱厄斯,因為缺席的人正是鷹派的蘿瓦與Mr. Who

  「出勤缺席。」

  在卡莉法對面的視訊畫面,一位西方少年托著下巴、用還沒變聲完全的聲音簡短回答,感覺就像是在裝大人的小朋友。

  少年看上去年紀才剛邁入青春期,外表還有些許未消的稚氣,他留著棕色的瓜皮頭短髮、戴著略大的圓框眼鏡,雖然一副不諳世事的模樣,但仔細感受後,就會發現他身上充滿危險與混沌不明的違和感,

  他正是凱厄斯──少年版的凱厄斯。

  許久未見,凱厄斯不僅沒有變老,反而還比三百年前時年輕,即使是常駐青春的三位部長也沒辦法像他一樣逆齡成長。

  不過,卡莉法並不會因此就忘記他的身份,以及他做過的事。

  「你說『出勤』?那表示他們是因為公務缺席嗎?我想你應該記得吧凱厄斯委員長,安全委員出勤一定要事先報備,這點一直以來都沒變。」

  卡莉法皺起眉頭,對答案不是很滿意。

  「我記得。」

  「那請問他們去哪裡了?」

  「請會議後再問吧,他們已經跟我和多數委員報備了,所以這裡就不再說一次耽誤大家了。」

  「……」

  卡莉法傻眼,從委員會成立以來沒有人敢像這樣打發她,不僅如此,連風行者和另外兩位新進委員也跟著點頭,讓她有點不高興了。

  但率先開罵的不是卡莉法,而是在她旁邊的雲外。

  「你們什麼意思啊!?這算哪門子的多數!?你們是沒把部長放在眼裡嗎!?」

  「九個安全委員有六個知道他們的去向,這不就是多數嗎?完全符合安全委員會的多數原則,而且我不是不講,只是晚點再講而已,還有『前』委員雲外,我想妳應該沒有資格參與會議才對吧?」

  凱厄斯完全不為所動,依舊用高高在上的口吻說道,這徹底戳中雲外,雲外立刻從畫面裡消失,下一秒就出現在黑暗空間的正中央指著凱厄斯嗆:

  「你別太囂張了凱厄斯!別以為你們自己的決定就能夠代表聖譽界!」

  「雲外──」「部長妳不用跟他客氣!他就是個沉浸在權力和位置的傢伙而已!」

  開關被打開的雲外連卡莉法也阻止不了,但另一邊的風行者和新進委員也可不會讓雲外放肆。

  「附喪神請注意妳的言詞。」
  「囂張的是妳吧!別忘妳現在不是安全委員!」
  「怎麼?不爽來打啊。」

  「雲外說的沒錯!你們雖然是多數,但不代表我們所有人!」
  「……」

  卡蒂絲多也馬上幫腔,而緘默者則是左右為難,不知道該先幫雲外講話還是先安撫卡蒂絲多。

  看到兩派人馬吵成一片,凱厄斯默默的站起來揮了揮手,要所有人先散會冷靜一下,當然,他在離開前也不忘為自己出一口氣:

  「請管好妳的看門狗卡莉法部長。」

  「看門狗!?你才是寄生在位置上的水蛭啦!」

  雲外拔起高跟鞋砸向凱厄斯的視訊畫面,讓他的背影裂成蜘蛛網狀,其他鷹派委員也嗤之以鼻的跟著離席。

  「雲外,妳又亂發脾氣了!」

  卡莉法從後面冒出來揪住雲外的耳朵,馬上把她的開關給關上。

  「嗚……部長對不起啦……可、可是!凱厄斯真的很欠罵啊!」

  「妳罵他他根本不痛不癢,不如說妳越生氣他越樂在其中。」

  「對吧!他就是個怪人啊!」

  「心裡知道就好,不用講出來。」

  這點卡莉法再認同不過,凱厄斯不僅個性古怪,連能力也是至今極少數沒人清楚底細的異能者,總歸一句,他就是個很麻煩的怪人,卡莉法寧願去給格薩爾騷擾,也不願意和他扯上任何關係。

  但現在這情況,不想和凱厄斯沾上邊也很難了,卡莉法轉頭,對緘默者和卡蒂絲多說:

  「你們兩個不用開會了,跟雲外去把蘿瓦和Mr.Who找出來,監視他們要做什麼。」

  「咦?可以嗎?到時候委員長又要找部長麻煩了。」

  卡蒂絲多擔心。

  「沒關係,去吧,這可是『出勤』喔,而且我不是不跟凱厄斯報備,只是晚點報備而已。」

  卡莉法對他們眨了眨眼,把話原封不動的還給凱厄斯。

  既然凱厄斯選擇不尊重卡莉法,那卡莉法也沒有理由要尊重凱厄斯了。



  ……



  港都,某酒店的最高級套房。

  「「……」」

  我和杏潔……不,凱瑟琳,大眼瞪小眼的對坐在沙發上對峙,誰也不讓誰的用全身的氣勢警告對方「我絕對不會讓步」。

  「妳不吃飯我忍了,妳不回去我也忍了,但就這個我沒辦法忍!」

  「我想怎麼做是我的自由,你管不著……!」

  「我警告妳喔!妳做了我真的會生氣喔!」

  「那你不要看不就好了……!」

  凱瑟琳一說完,就抓起茶几上的布丁撕開封膜,把它倒進剛泡好的排骨雞泡麵裡開始攪拌。

  「混帳啊啊啊啊啊啊──!!!」

  我厭惡的抱頭大喊,完全無法直視她的外鄉人吃法。

  本來以為,我們經過前天的交談後能稍微的了解彼此,看來是我錯了,我果然還是沒辦法理解她對食物的奇葩組合,草莓果醬吐司夾蛋加胡椒鹽、酸黃瓜沾冰淇淋……她已經把靈魂賣給別西卜了。

  「妳既然要這樣吃幹嘛不直接吃豚骨拉麵就好啊!?布丁是拿來吃的不是拿來給妳當料加的!」

  「那不一樣好嗎……!?既然如此,那你為什麼要喝布丁奶茶……!?」

  「那也不一樣好嗎!?」

  「不然我們來問第三者的意見……!」

  「好啊!」

  「「娜菈卡姐!」」

  我們兩人同時看向天花板,要那個一直在偷窺我們的人主持公道。

  兩天前,我向凱瑟琳說完總部的事後,她也得知了娜菈卡的存在,於是她又開啟連環炮模式對看不到的娜菈卡瘋狂提問,我因為受不了一直夾在中間傳話,所以只好拜託娜菈卡,也讓凱瑟琳能在必要時聽見她的聲音。

  『呃……雖然我沒真正的吃過這兩種東西……不過加在一起好吃的話,我應該會想嘗試看看吧?』

  「媽的娜菈卡妳居然也是別西卜使徒嗎!?」

  「你看吧……!」

  凱瑟琳得意的揚起鼻子,用叉子捲起泡麵吸進嘴裡,露出滿足的笑容。

  看到她那副模樣我有點不爽了。

  「妳就盡量得意吧!反正妳也只剩吵架的用處了啦!」

  「……!」

  被我這麼一說,凱瑟琳定格的睜大眼睛看著我,像是在確認自己沒有聽錯。

  「對!不要懷疑!就是在說妳啦!到現在除了吵架跟吃奇葩的東西外,完全沒有任何用──」

  啪!

  下一秒,一記教訓的耳光,烙在我的臉上打斷我的話。

  「……!?」

  我怒火中燒的摸著不會痛但刺刺麻麻的臉頰,整個拳頭都硬了。

  第二次了。

  這是他媽的第二次呼我巴掌了!

  「妳到底是怎樣啦──!!!???」

  我一腳踢翻茶几站起來,桌上的筆電、書籍和那碗噁心的泡麵全噴飛到客廳各個角落,可是,眼前的少女不但沒有退縮,反而還站的直挺挺、用含著淚水的灰色雙眼憤恨地瞪著我。

  她深吸一大口氣,彷彿是在洩憤、同時也是道盡自己的委屈的對我吼道:

  「你最有用了啦!你跟其他人一樣都最有用了啦──!!!」

  然後她頭一甩,就跑出房間碰的把門給關上。

  「……」

  凱瑟琳意料外的反應,讓我的腦袋頓時一片空白,我只能錯愕的看著門口,完全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

  『啊啊……這次是你不對喔。』

  沒想到,娜菈卡居然替她說話了。

  「我哪裡不對啊!?我說的是事實好嗎!?」

  『這就是你還要學習的地方啦,即使是事實,也是要看人說的喔,小姑娘她內心很善良纖細,但相對的也很脆弱,有些針對的話最好三思一下再說,不然很容易傷到她的。』

  「那是她自己玻璃心關我屁事啊!?」

  『她是不是玻璃心全是由你自己判斷,心有所想,目有所見,你心裡想她是怎樣的人,看她就是怎樣的人,而且話說回來,如果換成是你被我或小姑娘說沒用,你會高興嗎?』

  「……不會……」

  『是吧,所以好好想想怎麼跟她道歉吧,我想她一定會原諒你的。』

  「……」

  我沒有回話,居然被瘋瘋癲癲的娜菈卡給正經的說教,真的格外刺耳,不過她說的沒錯,也許我是傷到凱瑟琳了,但我不是真心的,我只是單純的看她好欺負想要弄她而已。

  ……雖然很不想承認,娜菈卡果然還是個好師父嘛──

  『啊啊~被我說教不開心了嗎~?不開心的臭小鬼也很可愛呢~好啦好啦~下次見面再抱抱你讓你揉揉胸部補償你啦~』

  結果才不到幾秒,娜菈卡又恢復成原本的模樣,讓我馬上翻了一圈白眼把想要感謝她的念頭給打消。



  ……



  跑出酒店的凱瑟琳走在夜晚的街道上,喧囂的車燈一陣一陣的映著她邊走邊擦著眼淚的身影。

  她沒有想去哪,也不知道該去哪,只是漫無目的走著。

  等到回過神,她已經來到了愛河河畔。

  「這裡是……?」

  凱瑟琳吸了吸鼻子左右看了一圈,她不清楚自己走了多遠,也不太記得酒店在哪個方向,但她看到蕩漾的河面和對岸絢麗的燈光和裝置藝術,心情就比剛才平靜了許多。

  她在河畔找了張長椅,抱起雙腿坐了上去。

  凱瑟琳心裡真的很難過,因為她在聖譽界時也會被別人嫌礙手礙腳,又尤其是組隊出勤的時候。

  她沒有超人的體質、也沒有任何攻擊和防禦手段,唯一的能力就是治療。儘管治療是聖譽界不可或缺的能力,可是她在隊伍時就必須要多出一個人力來保護她,所以很容易拖累整個團隊效率,再加上聖譽界的異能者通常都有能力自保,即使沒有,也會有聖譽戒指的保護,因此需要治療的人越來越少,也讓她在聖譽界的位置漸漸被忽略,在失去父母後,她就徹底變成了一位不起眼、缺乏自信的女孩。

  不過,在與Blex相處的這幾天,她似乎找回了一點點從前的自己,Blex嘴巴雖然很賤,但還是願意把她當作朋友一樣看待,老實說讓她心裡有點開心。

  一想到這裡,凱瑟琳忍不住氣噗噗的嘟起嘴呢喃:

  「臭Blex……人家才不是沒用的人呢……」

  「……Blex?」

  「咿呀……!?」

  這時,凱瑟琳身邊不知何時多出了一位身穿深色斗篷的女子,讓她嚇了一跳從椅子上摔下去。

  「喔呀喔呀,這可是大收穫啊,我還以為是我眼花了,沒想到真的是杏潔大小姐啊,呵呵呵……」

  女子發出陰沉的笑聲,將頭上的帽兜掀了起來。

  凱瑟琳瞳孔一震,不敢置信的看著那位臉上刺著圖騰刺青的女子。

  「妳、妳是……蘿瓦委員……!?為…為什麼妳會在這裡……!?」

  「呵呵呵……正是在下,我來這裡當然是出勤啊,真奇怪呀,為什麼被列為下落不明的大小姐您會在這裡呢?而且還會提到被列為逃犯之一的Blex呢?」

  「……!……我…我……」

  凱瑟琳這才驚覺自己不小心洩漏了Blex名字,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照理來說,凱瑟琳應該要把Blex交給蘿瓦,這是她的責任與義務,但屬於鴿派的她卻無法打從心裡信任鷹派的蘿瓦,如果來的人是緘默者或卡蒂絲多,或許狀況就不一樣了。

  「我在等妳的答案呢大小姐,這可是很重要的證詞喔。」

  蘿瓦說著,一步步靠向凱瑟琳,身上的陰森氣息讓凱瑟琳的臉色越來越僵硬。

  「對…對不起……!我什麼不知道……!」

  結果比起責任感,蘿瓦的態度更令凱瑟琳厭惡,凱瑟琳撐起身體打算轉頭就跑時,卻反被蘿瓦一把給拉住。

  「想去哪啊大小姐,妳也是這次事件很重要的證人呢,跟我一起回去吧,呵呵呵……」

  「我不要……!快放開我啦……!」

  「給我拿開妳的髒手──!!!」

  唰!

  一道疾風從天而降,直接斬斷了蘿瓦的手臂,蘿瓦才剛往後一倒,隨即又被強大的力量擊中腹部噴飛到好幾公尺外。

  「喂!妳沒事吧!?」

  我站在凱瑟琳面前,用烈鋒帚指著趴在地上抽搐的蘿瓦。




創作回應

喵君
[e12]
2021-05-23 23:00:38
Non
[e24]
2021-05-23 23:16:17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