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超級秘密》同人--活下去吧(權勝禹X池恩洙)

掬月 | 2021-06-10 22:47:54 | 巴幣 2 | 人氣 80







《超級秘密》是LINEWEBTOON上的一部完結漫畫,作者為EON
是非常可愛的BG奇幻戀愛故事。

最近看完了這個故事,因為剛好有非常感興趣的角色,想寫寫他們的故事。
(粉絲向作品,完全沒看過原作的話可能不知道我在寫什麼。單純自萌用)

權勝禹X池恩洙





  
  
  一開始真的只是因為不幸的意外。
  權勝禹沒想過會在異國的土地上遇見前任女友的哥哥。
  或者說,如果不是為了躲避過去爺爺指定的相親對象徐伊娜,他或許就會與池恩浩的哥哥,池恩洙擦肩而過。
  
  這樣的話,權勝禹該感謝徐伊娜才對。
  畢竟如果不是拜過去徐伊娜的手段所賜,他或許也沒辦法因此跟池恩洙混熟。
  就像過去徐伊娜所做的那樣,權勝禹利用各種巧合與偶然,順利跟池恩洙成為一起旅遊的玩伴。
  
  雖然路上不得不躲避徐伊娜的糾纏,但跟池恩洙的旅行卻一點也不無聊。
  池恩洙是一個詼諧幽默且風趣的談話對象,他很擅長把握談話的尺度,讓氣氛變得融洽。
  這點讓權勝禹很意外,他原本想過要配合這位年紀比他虛長幾歲的大哥,卻沒想到人家完全不需要他配合。
  權勝禹不得不體認到一件事實,這對兄妹除了長相相似以外確實是不同的兩個人。
  
  見到相似之處,權勝禹會感到高興,因為那就像是透過池恩洙見到池恩浩一樣。但那也只是巧合的幾次,這對兄妹始終是截然不同的兩個人。
  如果說池恩浩是一位慢半拍不敢提出要求卻意外有決斷的女性,那麼池恩洙就是一位宛若流水像是微風的男性。
  
  權勝禹有時候也會反省自己,為什麼要從另一個人身上尋找過去的回憶,這對池恩洙一點也不公平。
  當家族要召開會議、他這個族長必須回國時,權勝禹這才決定跟池恩洙做告別。

  「哥,抱歉,我不能再跟你一起旅行了,家裡有事需要我回國一趟。」
  「這樣啊,那我也一起回韓國吧,我常用的藥物快吃完了。」
  出乎權勝禹意料之外,池恩洙不只沒有跟他這個臨時玩伴說再見,還說可以跟他一起回韓國。
  但更讓權勝禹意外的是,池恩洙拿出的藥盒是他所認識的一名藥師所製作的成品。
  「哥你身體哪裡不好嗎?明明我們一起旅遊了這麼久,卻從沒看你有哪裡不舒服。」權勝禹試探的做出詢問,如果池恩洙服用的藥物是他認識的藥師製作的,那麼池恩洙一定哪裡有問題。
  池恩洙完全不露任何異色,談笑的說:「只是偏方的止痛藥,也不是時時刻刻都必須要吃,所以你才沒注意到。」
  「哥,偏方吃多了也不好,我們回韓國後就去醫院吧,你是哪裡的問題?我應該都可以幫你聯絡相關領域的醫師。」權勝禹微笑地向池恩洙提出建議,並將左手放在背後。
  「原來你人脈那麼豐富,不過不要緊,幫我開藥的藥師是我從小就認識到現在的人。」
  「這樣啊,那哥,那位藥師叫什麼名字?我說不定也有聽過他的大名。」
  池恩洙露出有些困擾的表情,但他最後還是回答了這位跟他相談甚歡的黑髮同鄉青年:「你應該沒聽過他的名字才對,是一位叫做宋有翰的藥師。」
  「……」從池恩洙的口中聽到這個名字時,權勝禹不動聲色的握緊了放在身後的左手,然後完全沒有流露異狀說道:「的確沒聽過這個名字,看來韓國還是有很多我所不知道的能人異士,回國後哥介紹給我認識吧。」

  關於池恩洙後面的回覆,權勝禹已經沒有聽進去了。
  他已經確定了,替池恩洙製藥的藥師,正是他認識的那位藥師。
  仔細思考也不意外,池恩浩在幼時跟南犬宇簽下了所有權契約,這麼一來,作為兄長的池恩洙即使知情南家人的正體也不是不可能的。

  過去權勝禹為了擺脫相親對象徐伊娜,曾調查過同族已到適婚年紀的南犬宇等雄性狼人的人際關係。他也是在當時知道池恩浩這個人類,但除此之外的事,比如說池恩浩的家庭關係就知道的不夠充分。
  不過這也不是多困難,權勝禹在回國前已經安排隨侍他們家族的尹管家進行調查了。
  跟池恩洙在首爾機場分別後,他坐進前來接機的尹管家的車裡,打開已由尹管家整理妥當的調查報告。
  
  看完資料後,權勝禹陷入漫長的沉默。
  他現在才知道為什麼前任女友池恩浩總是不主動向他提出要求。
  池恩浩是不可能任性的,因為她的父母的目光只放在從小體弱多病只能與醫院為伍的池恩洙身上。而池恩浩的父母與哥哥之所以前往美國,是為了治療池恩洙的疾病,然後就這樣把簽下所有權契約的池恩浩留給了南家人。

  「……」
  知道池恩浩的過往的確讓權勝禹很吃驚,但他之所以陷入沉默,卻是因為池恩洙的診療紀錄。
  池恩洙即使到了美國,他的疾病也沒有獲得治癒。他會出院、會回到韓國、會出國旅遊,只是因為那是他的遺願。
  池恩浩的兄長池恩洙,已經活不了太長時間了。
  權勝禹沒想過,那個微風流水一般的男人會如此短命。

  
  
  「這樣啊,你們終於在一起了啊。」
  池恩洙看著幾個月沒見的妹妹羞窘的神情,不禁露出笑容。他促狹的取笑說道:「不過,在一起之後,他就去服兵役了,你不會寂寞嗎?」
  「……再半年就可以跟他見面了,我們說好了一年見面一次。」
  看到妹妹有些難以啟齒的模樣,池恩洙猜得出來她正在煩惱該怎麼解釋南犬宇為什麼要服三年的兵役的理由,因為在他妹妹的印象裡面,池恩洙並不知道南家人不是人類。
  既然不知道,那麼要解釋南犬宇去哪裡就像是在對她這個哥哥說謊一樣。
  池恩洙在這方面不打算為難自己的妹妹,雖說看妹妹苦思煩惱的樣子很有意思,不過畢竟他也有自己的秘密,就順勢改變話題。
  「真可惜,那麼明天我們一起去吃飯吧。」
  聽到池恩洙換了話題,池恩浩總算放下心裡大石:「這次讓我請哥哥吃飯吧。」
  她還沒忘記上次在機場送哥哥離開時的約定。
  「好,我很期待。」

  到最後,池恩洙仍然不打算讓妹妹知道自己的壽命剩下不到一個月的這件事。
  雖然他有些遺憾,無法在最後回到韓國的時候看到妹妹與南犬宇走到一起的場景,不過他的遺願清單已經完成得差不多了。
  他很放心犬宇的人品,畢竟犬宇從小到大都繞著他妹妹在轉,未來想必也不會有任何改變,這樣即使他不在了,池恩浩也一定能夠得到幸福的。
  這樣再好不過。

  跟妹妹吃完飯後,池恩洙一個人走在路上。
  今天除了跟恩浩吃飯,他還打算跟另一個人見面。
  然而到了約定的見面地點,除了原本預定見面的撐著蕾絲陽傘的男人,他身邊還跟著一名青年。
  對池恩洙來說是很眼熟的青年,因為對方正是在國外旅遊時結識的權勝禹。
  權勝禹看到池恩洙出現後,立刻邁出腳步走到了他面前。

  落在後面的宋有翰撓了撓頭,只能看著這一幕。在純種(權勝禹)聯絡他的時候,他還心想發生了什麼事,卻沒想到竟是不容辯說的威脅。
  「有翰先生,我想你應該清楚,你是不能給人類開藥的。」
  「哎呀,我可從沒給哪個人類開過藥物喔,我的顧客只有非人類啊。」宋有翰露出營業笑容說道。
  「比如說,池恩洙。」
  「……」聽到這個名字後,宋有翰睜開了總是瞇著眼的紅色眼瞳,「你有什麼目的?小少爺,是因為恩浩嗎?」
  權勝禹好整以暇的說道:「怎麼會呢,我已經決定要放手了。我們只是剛好在西班牙巧遇而已。我也只是很在意,你為什麼會給一個沒有契約關係的普通人類開藥?該不會,他其實知道我們的存在吧?」
  「……」對這赤裸裸的威脅,宋有翰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了,他只能無奈的反問:「如果真的是這樣,那你想做什麼呢?只要再等一陣子,那個人類就會死去了。不會威脅到協會的存續。」
  「我希望你能幫我一個忙,那就是--」
  宋有翰對權勝禹接下來的話感到啞口無言,他沒想到權勝禹居然會提出這種話題。
  但是,如果是由純種的權勝禹來做的話,說不定就可以……
  
  正因為宋有翰對此有所期待,才會同意狼人這一族現任當家權勝禹的請求。
  「哥,我們又見面了。」走近池恩洙,權勝禹露出親切的笑容。
  「......是啊,沒想到我們會再次碰面。」
  池恩洙敏銳的察覺到了什麼,但他決定在那之前裝傻蒙混過去。
  「我們要不要找個咖啡廳坐下聊聊?」權勝禹轉向後方,比著宋有翰說道:「就跟有翰先生一起。」
  「......好啊。」
  在看到宋有翰雙手合掌露出歉意的笑容時,池恩洙預感他是逃不掉了。
  
  三人在鄰近的咖啡廳落座,權勝禹從提袋中取出一個公文袋,放到池恩洙面前。
  「這個是?」池恩洙接過公文袋,取出其中的文書後開口詢問。雖然沒有仔細看過,但即使只看了封面也能看出這是某種契約書。
  「這是轉讓所有權的契約書,只要你簽名,你將來的人生就會轉讓到我名下。」
  權勝禹的敘述讓池恩洙不禁眨了眨眼,他怎樣也沒想過認識不到兩個月的黑髮青年會對他說出這種話。
  如果以常人的判斷來說,這份契約書是否能夠生效都很難說。
  但,如果權勝禹跟有翰哥同樣是非人類的那一邊的話,協會就一定會保障這份契約書的履行吧。
  「在簽名前我可以問個問題嗎?」
  「請。」權勝禹掛著微笑說道:「哥想問什麼呢?」
  「你是為了我以外的某個人,才想要我的所有權嗎?」

  「……」
  無論是權勝禹或宋有翰都不禁因為池恩洙的問題而愣住,他們想過池恩洙會提出各種問題,像是權勝禹的種族,權勝禹的目的,或是權勝禹的理由等等,但池恩洙的提問卻完全超過他們的預想。
  「看起來是一半一半?」看到兩人意外的神情,池恩洙笑了笑,「那麼其中一半是為了恩浩嗎?」
  「……」坐在對面的兩人再一次陷入沉默。
  觀察兩人的神情後,池恩洙肯定了自己的猜測:「原來如此,勝禹你就是恩浩在犬宇之前的男朋友對吧?」
  池恩洙安撫陷入不安與沉默的兩人,解釋原因:「這是很簡單的刪去法,因為勝禹你在跟我一起旅行的時候,有時候雖然是看著我、但卻不是在看我本人啊。」
  「我本來還在猜你看的人是誰,不過如果你也認識有翰哥的話,那麼有交集的對象應該只剩下恩浩了。」
  「……那麼你的打算是?」權勝禹雖然早就知道這對兄妹是不同的兩個人,卻沒想過池恩洙能敏銳到這種地步。
  池恩洙一邊翻閱契約書的內容,一邊平靜的回答:「我可以簽名,不過這樣真的可以嗎?就算我把將來的人生轉讓給你,我的人生大概也剩下不到一個月了。」
  
  池恩洙對於自己僅剩的壽命沒有特別的念想,只是不能理解為什麼權勝禹會想要他將來的人生。畢竟無論怎麼看,這都是虧本的買賣。
  恩浩的所有權早已是犬宇所有,就算權勝禹擁有他的所有權,也不代表恩浩就會因此跟犬宇分手。
  至於他為什麼不回絕,是因為覺得麻煩。
  池恩洙猜得出來,如果他拒絕簽名的話,面前的權勝禹大概會用恩浩跟犬宇的關係威脅他同意。
  不需要把事情鬧得這麼僵吧。
  某方面來說,池恩洙的猜測是正確的。權勝禹的確打算以過去將池恩浩納入狼人保護圈的名義威脅池恩洙點頭,但他怎樣也沒想到池恩洙會答應得這麼輕易。
  怎麼說呢,有種前面的漫長準備全白費工夫了的無力感。
  「好,那我們這就去協會進行正式的契約程序吧!」前面保持沉默的宋有翰笑容滿面的站起身提議。
  池恩洙陰著笑容說道:「有翰哥,之後你一定要給我一個解釋。」
  儘管被如此威脅,宋有翰仍然笑得很開心,周遭滿是小花。
  畢竟最擔心事態破裂的人就是宋有翰了,做為一個藥師,他其實並不希望只能坐視池恩洙步入死亡。而作為池恩洙的朋友,他也希望池恩洙可以活到白髮垂暮。
  
  
  等三人抵達協會時,大批人馬已經等候多時。
  畢竟這次要簽下契約的其中一方,是狼人一族的現任族長權勝禹,而且如果協會事先取得的情報無誤,他接下來要跟人類簽下的契約只能用不可思議來形容。  
  即使是這名人類的所有權契約,但只要稍微了解契約內容,就會意識到這有多前所未聞。也因此協會事先做了各種調查,卻仍然無法權勝禹的目的。
  基於權勝禹的身分,契約書上有著各種對人類那一方的限制與制約,但即使如此,這也不代表人類無法從這份契約書上獲利。
  如果再考量到這名人類的背景,那這份契約書就不僅僅是單純的轉讓所有權的契約了。
  「……你們還真是不幹正業,居然鑽契約的漏洞。」協會專門負責處理人類與非人之間事務的部門掌權者,無奈地搖了搖頭。
  「哎呀,就請你稍微睜隻眼閉隻眼嘛,我們可沒有幹什麼壞事喔。」宋有翰笑嘻嘻的跟對方打招呼,卻迎來對方的嫌惡。
  「我們已經斷絕父子關係了,如果遞交申請的不是純種,我根本不想搭理你這混小子。」
  「這種態度真的好嗎?我可是知道你的弱點的。」宋有翰面露青筋不容分說的點開了視訊畫面,引起男人內心罪惡感的女性出現在螢幕之中。
  「叔叔,我也拜託你了。」南犬宇的長姊面露愧疚,低下頭來拜託過去照顧她的長輩。
  在她從宋有翰口中得知恩浩的兄長已經活不長這件事,以及宋有翰跟純種打算用契約書做什麼的時候,她即使對過去照拂她的長輩有再多的虧欠,也無法放棄。
  「……僅此一次。」
  今天,部長仍然敗北於過去的緣分。
  
  「雖然已經無法停止了,但你究竟是什麼種族?」
  對於池恩洙一旁小聲地詢問,權勝禹反問:「就算哥你現在知道了,你難道會反悔嗎?」
  「……不會。」
  「那麼即使等到契約結束,再告訴你也沒有任何問題吧?」
  「但我怎麼也沒想到,居然連夏妍姊跟在妍姊都出現了,該不會恩浩也知道這件事了?」
  「只要你不希望她知道,她就不會知道。」權勝禹宣言:「比起讓她知道你差點就要被死亡帶走,還是恢復健康活下去更好,不是嗎?」
  池恩洙雖然能聽懂權勝禹所說的每個字,但組合起來卻是一片空白。
  「那是什麼意……」
  權勝禹在池恩洙說完話之前就摀住了對方的嘴巴,他悄聲在池恩洙的耳邊說道:「我其實不喜歡只擁有他人只剩下不到一個月的將來。所以,哥,請把下半輩子的將來轉讓給我吧。」
  契約在幾分鐘後宣告結束。 
  
  
  契約的幾天後,池恩洙總算得到了解釋。
  比如說,權勝禹與南犬宇是同族,只不過權勝禹是純種。
  比如說,作為人類那方轉讓出自身所有權的代價,另一方的權勝禹轉讓了七成的力量泉源,還分出了自癒能力。
  比如說,雖然池恩洙擁有一個月內25天的自由權,但剩下的天數(包含月圓之夜)必須與所有者權勝禹一同度過。
  在得知詳情後,池恩洙總算察覺到這個契約的真正目的:藉由狼人(還是純種)的力量泉源與自癒能力,提高人類那一方的生命力,這麼一來即使是無法戰勝的疾病,也至少可以讓身體不再衰弱下去。
  雖然也存在失敗的風險,但再過幾天就是月圓之夜,在權勝禹恢復原形的時期,狼人的力量泉源也會來到巔峰狀態。作為受益對象的池恩洙,那時候動手術的風險也會降到最低。
  就算池恩洙仍然無法恢復健康,每個月的月圓之夜都留在權勝禹身邊,就一定可以續命。
  但說得再怎麼好聽,池恩洙仍然難以接受。
  「……為什麼要做這種高風險的事?」
  這只是理論上的推測,實際上即使白費工夫也不是不可能。
  「一切順利不就好了嗎?你的身體狀況的確好上不少。」
  負責解釋的宋有翰露出困擾的笑容,雖然他也很好奇純種為什麼要做這麼麻煩的事情,但既然與池恩洙有關,他覺得不要干涉太多會比較好。
  即使池恩洙將來的人生會被狼人一族的現任族長掌握在手中,但在看過契約書之後,宋有翰也不得不承認,這或許是所有可能裡的最好結果。
  雖然池恩洙無可避免會受到種種限制,但作為離開死門關的代價,這樣或許算輕的了。
  「不是這個問題。」
  「咦?」
  出乎宋有翰意料,總是面露笑容的池恩洙罕見地露出怒意。
  「真正該做解釋的人,不應該是有翰哥。」池恩洙低下頭:「那個該做解釋的人,有翰哥,你應該知道在哪裡吧?」
  「……哎呀?」
   宋有翰露出乾笑,他這是多久了呢?也或許是第一次吧,平常不怎麼表露情緒的人發起火來,意外的可怕啊。
  
  宋有翰帶池恩洙來到了狼人一族的大宅,那是一幢矗立在山上的別墅,門口處一名紅髮少年正滿臉焦躁的走來走去。
  「呦,小少爺,我們是來找你哥的。」
  無視宋有翰的招呼,權詩宇衝到兩人眼前比了個禁聲的手勢。
  「不要多話,你們快點離開!」
  「喔呀,這是怎麼了?你不歡迎我們找你哥嗎?」宋有翰有些困惑,在他印象之中,權詩宇應該還不至於不近人情到這地步。
  「小聲一點!」權詩宇滿臉緊張的說:「那女人來了!你們快回去!」
  「嗯……看來來的並不是時候啊。」
  宋有翰瞬間猜到權詩宇為何如此緊張,權詩宇提到的女人想必是權勝禹的前相親對象,同屬純種狼人的徐伊娜。但正當宋有翰打算帶著池恩洙掉頭走人時,從門口開出了一輛黑色賓士。
  三人就這麼猝不及防的被坐在車裡準備離去的徐伊娜給撞見了。
  
  「你就是跟勝禹簽約的那個人類?」
  對於下車後怒氣沖沖走過來的女性發出的質問,池恩洙面帶微笑:「這位小姐,請問你是?」
  這淡然自若的態度讓在大宅吃閉門羹的徐伊娜更是怒火中燒,她想也不想的就揮出巴掌,然而卻被池恩洙避開。
  一個普通人類居然能避開純種狼人的一擊,這件事更讓徐伊娜怒不可遏,但在她要再次動手之前,池恩洙落下了一句話:「我想起來了,你就是兩個月前在西班牙找人的那位小姐吧。」
  徐伊娜因為這句話動搖了片刻,而池恩洙沒有放過這個空檔,繼續說了下去。
  「很遺憾,我想你已經來不及了,保持敵意對待他人,只會把你喜歡的對象推得更遠。」
  「區區人類憑什麼敢對我說教!」
  徐伊娜眼裡發出幽光,而那正是狼人要變化的徵兆。
  「這位小姐,可以不要動用武力嗎?大庭廣眾之下動手是有失禮數的。」
  宋有翰擋在池恩洙面前,舉起了平時拿在手上的黑色蕾絲陽傘,與此同時,隨侍在徐伊娜身後的部下也隱隱呈現包圍網。
  明明是緊張的場景,但池恩洙仍然面帶微笑。
  「正因為是人類才可以對你說教不是嗎?我聽說,勝禹的前任女朋友是個人類,你對人類一無所知,所以才栽了跟頭。」
  權詩宇因為池恩洙的挑釁而看傻了眼。他雖然知道哥簽約的對象是個人類,但也沒想過這個人類居然如此膽大包天,他到底知不知道他現在挑釁的對象是個純種狼人啊!
  池恩洙走出了宋有翰的保護圈,而徐伊娜立刻想也不想的伸出了手。
  如果是普通人類的話,那是足以致死連走馬燈都不會出現的迅雷一擊。然而在已經簽約、擁有權勝禹七成力量泉源的池恩洙眼中,卻像是普通女性的巴掌。
  「……」
  在場所有人只能啞然的看著眼前這一幕,只因為他們眼中的普通人類不只擋下了純種的一擊,還將純種的手臂反折身後。
  池恩洙貼近徐伊娜的耳朵悄聲說道:「這是你對我第二次動手,如果還有第三次……」
  說完後池恩珠放開了徐伊娜並後退了幾步,因意想不到的變故而臉色發青顫抖的徐伊娜只能被帶來的部下團團保護。
  在場的人們都是耳力極佳的種族,即使池恩洙相當輕聲細語,他說的話仍然被所有人聽得一清二楚。
  被顯而易見的敵意所包圍的池恩洙聳了聳肩:「我的所有權並不在我身上,如果被所有者看到我身上出現其他人造成的傷痕,我們都不太好交代,不是嗎?」
  這句話等同於威脅,但池恩洙的話語也讓在場所有人意識到了,如果真的傷害池恩洙,那無異是挑釁狼人的現任族長權勝禹。
  如果是其他種族還有推託之詞,但只要他們的種族屬於狼人,對權勝禹的所有物動手無異於是在自斷生路。
  徐伊娜咬緊唇瓣,以驚懼的目光看著過去被她不屑一顧的普通人類。
  這個人類實在過於可怕,明明是池恩浩的兄長,卻完全沒有池恩浩的傻氣與天真。
  明明不過是區區的人類,她卻被人類制住、還被威脅?
  而前一刻還在威脅的人類,他現在卻……
  「那麼來做遲來的自我介紹吧,我叫恩洙,池恩洙。」
  長相清秀俊雅的人類伸出了友善的手,面帶微笑:「是與權勝禹簽下所有權轉讓契約的一名人類。請多指教。」
  
  「……到底是這世界瘋了,還是我瘋了?」
  權詩宇仰靠在沙發上滿臉失神的喃喃自語,他至今仍然不敢相信,人類居然可以壓制住過去讓他感到畏懼的徐伊娜。只有一半狼人血統的他,實在無法匹敵純種。
  「我多少能理解你的心情,不過那不是你的幻覺。」宋有翰坐在一旁的沙發,啜飲著紅茶說道:「哎呀,我也沒想過恩洙這麼有膽識呢,雖說擁有純種七成的力量泉源,但應該也很少人類能做出那種事吧。」
  雖說是趁徐伊娜大意,但想靠七成的力量泉源就壓制住純種,終究還是需要技巧的。
  再說了,在直面純種狼人的殺意還能做出反擊的人類,到底有幾人呢?
  那一定是只有長年與死亡相伴的池恩珠,才能具備的心理素質吧。
  「這樣不也挺好的?今天過後,任誰都不敢小瞧與你哥簽約的人類了。畢竟,雖說是趁其不備,但再怎麼說都壓制了與你哥同世代的純種嘛。」
  聽到宋有翰幸災樂禍的調侃,權詩宇原本頹喪的情緒頓時怒火中燒。
  「你還真是看熱鬧不嫌事大,如果徐伊娜找上協會申訴該怎麼辦?」
  「這不是什麼問題吧?換作是你,你會找協會申訴嗎?對方只是普通人類喔。」看到權詩宇一臉沉默,宋有翰接著說了:「身為純種,那位小姐的自尊心應該比你更高傲吧,若真有什麼問題,恩洙也會妥當的應對過去的。」
  沉默片刻後,權詩宇總算問出了他今天最想問的一句話:「……跟我哥簽約的究竟是何許人物?」
  「應該只是一個普通人吧。」
  「……」才沒有那種能壓制純種、鎮住在場所有狼人的普通人咧!
  雖然權詩宇想這麼怒吼,但他其實也為自家老哥感到高興。
  在聽說哥哥要跟一名他完全不認識的人類簽下契約的時候,他還很擔心,畢竟狼人這個種族終究是以力量為尊,一次轉移七成的力量泉源,對於穩固族裡地位是很不利的。
  如果簽約的人類那一方又把所有事情全交給老哥處理,權詩宇內心一定會很不服氣。
  在協會簽下契約的時候,權詩宇遠遠見過池恩洙一面,但他是到現在才記住對方。他想,印記的事姑且不論,但既然簽下契約,果然還是希望那是一個能與老哥一同承擔責任的對象。
  之前還隱隱有所不安,但現在卻鬆了口氣。
  權詩宇覺得,這樣或許也不錯吧。
  
  
  
  走進大宅後,池恩洙敏銳地察覺到周遭的氣氛變了。
  空氣原本充斥著不屑、輕蔑與漠視的視線,但在大宅門口前的事件過後,無一不是帶著打量、評估、警戒的目光。
  前面的女性被稱為尹管家,恭謹低調的引領著他前往現任當家的房間。
  池恩洙感覺得出來,這名女性大概也很困惑,想必很少有普通人類是以客人的身分進入這間大宅吧。他也在不遠的將來得知,他妹妹池恩浩曾經被狼人一族綁架到這幢大宅。
  無論如何,池恩洙在尹管家的帶領下,總算與狼人的現任族長見面了。
  
  「剛才你在門口做的事情,我已經聽說了。恩洙哥,你還真是出乎我意料之外,如果一個不注意,是會受重傷的。」
  看到權勝禹疏離的神情,池恩洙明白到一件事,這個人其實不希望他與狼人有太深的關聯。
  「這是簽約之後第一次見面,我從有翰哥那裏知道許多事。」
  池恩洙平靜的敘述:「我現在已經不再需要吃有翰哥開的藥物,無論視力、力氣或反應都比以前好上許多,雖然還需要去醫院做檢查與動手術,但我的壽命肯定延長了吧。」
  權勝禹不發一語的傾聽池恩洙的話語,雖然有時候會點頭或是微笑,但一切都客套的宛若初次見面的陌生人。
  「……那麼,勝禹你是因為我是你前女友的哥哥、想跟我妹重新複合,才想以契約的方式讓我所剩不多的生命得以延長嗎?」
  這句詢問讓權勝禹的臉色有所改變,但在他要開口之前池恩洙搶先接話了。
  「既然不是這個理由,那為什麼什麼都不說?你究竟想從我身上得到什麼呢?明明完全沒有徵求我的同意,就擅自改變我的人生規劃。」
  「……恩洙哥,人生規劃應該不包括只能等待死亡造訪。」
  對於這幾乎是咬緊牙關後發出的悶聲,池恩洙笑了出來:「可是我之前就真的只剩下這種選擇了啊,你應該已經知道我跟我妹的事了吧。」
  「我家從我因為生病必須住院開始,就一直繞著我轉。恩浩總是被留在那個空蕩蕩的家,如果沒有犬宇一家人的話,大概就真的一無所有了。」
  權勝禹沒有回話,即使池恩洙把自己說得像是剝奪池恩浩關於親情的罪魁禍首,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也因為池恩浩從出生以來就被簽下了所有權轉讓的契約,她的父母才總是不聞不問也說不定。
  這種可能性,池恩洙大概也不是不明白吧。只是從沒把話說出口罷了。
  「勝禹,你覺得,我過世之後,父母就能回到恩浩身旁嗎?」
  「……」
  這問題實在過於誅心,權勝禹只能保持沉默。
  池恩洙露出苦笑:「那一定很難,畢竟這些年來,父母一直繞著我轉啊。」
  長久以來逐漸堆積起來的空白時光,該如何填補色彩呢?
  那是再怎麼善於察言觀色的池恩洙也無法做到的事情。所以,聽到恩浩能跟犬宇在一起他真的很高興,心裡總算放下大石,他想著即使父母不知道該如何跟恩浩相處而寸步難行,但只要身邊有犬宇陪伴,一定能獲得屬於他們的幸福。
  池恩洙覺得,這樣就足夠了。
  「既然你會這麼想,那就活下去吧,用多出來的這段時間,修復你們之間的關係。」權勝禹頓了頓:「對你妹妹來說,家人的藍圖裡面你也是不可或缺的吧。」
  池恩洙微微張大眼,眼眸盈滿水光,然後瞇著眼笑了起來:「說得對,這麼想就發現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呢。」
  儘管保持微笑,池恩洙的眼角卻一直滲出淚水。
  
  不能有所盼望。
  不能有所奢求。
  他已經很幸福了。擁有父母的關愛,奪走妹妹的容身之處,所以即使再怎麼對死亡感到恐懼,也不能顯露在外。因為這只會讓為了他疲於奔命的家人更感到痛苦。
  如果池恩洙能平靜的接受死亡的到來,那麼至少他的家人能鬆一口氣吧。
  他時常在醫院病房夜深人靜時聽到父母的自責。
  「對不起,沒能給你一個健康的身體。」
  「對不起,讓你一直與病痛為伍。」
  池恩洙其實很想跟父母說,他已經足夠幸福了。
  誰都沒有錯。只是有時候,人生就是這麼毫無道理。
  如果池恩洙在死亡到來時自怨自艾,那他的家人一定會為此感到悔恨吧。
  如果白髮人送黑髮人註定無法避免,那池恩洙希望家人在想起他的時候臉上都是帶著笑容的。
  為此,池恩洙傾盡全力,想要把這件事做到最好。
  遺願清單也是在這時候確定好的。
  一直,一直,努力的、咬緊牙關的,忍耐了下來。
  即使不去想像死亡,但到了只剩自己一人的深夜,那種孤寂與緩步而來的絕望幾乎要把他淹沒。
  明明不願意承認,池恩洙其實遠比自己所想的,還想活下去。
  不知什麼時候,池恩洙已經坐在地上無聲的嘶啞起來,淚水無止盡的盈滿而出。就在他無所察覺的時候,身旁已經多了一頭雄偉、氣勢逼人的黑狼。
  牠沉默的靠在池恩洙身旁,從接觸的地方傳來的略高於人類的體溫讓池恩洙笑了出來。
  明明事情根本沒有得到解決,但為什麼呢?卻莫名的鬆了口氣。
  也許,是因為從這樣的陪伴中,獲得了得以活下去的勇氣吧。
  
  
  
番外--因為遲遲不下來所以偷窺了
  
  權詩宇:「……這真的沒問題嗎?」
  宋有翰:「你問我,我也不知道怎麼回答耶。」
  權詩宇:「那個人類身上是不是身上有我哥的標記……?」
  宋有翰:「不清楚耶,只有嗅覺很好的種族才知道吧?我只是個吸血鬼。」
  權詩宇:「……我要離家出走。」
  
  



後記:


其實權勝禹和池恩洙這兩人是在原作的番外才碰面。
如開頭所說,權勝禹為了躲避前相親對象徐伊娜的追蹤,才遇到池恩洙。
當時我就在想,命不久矣的池恩洙如果想要活下去,究竟需要什麼。
而如果權勝禹得知池恩洙活不久的話,他又會做些什麼。

原作的女主角在體質與力氣上之所以會大過一般人,是因為跟男主角簽約、而男方把力量的九成轉讓給女方所致。
我就在想,如果這兩人可以簽約的話,應該就可以延長池恩洙的壽命了。

雖然原作裡面,池恩洙是一個對自己生命看得很開的人。
但我會覺得,這世上應該不存在能坦然面對死亡的人吧。
這麼一個已經做好心理準備迎接倒數的人,突然有一天獲得延長壽命的機會,他又會是怎麼想的呢?
嗯,我會希望他們可以獲得幸福。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