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今日猿猴也在述說夢境

掬月 | 2021-07-14 17:03:03 | 巴幣 154 | 人氣 262

自由象限常駐活動
資料夾簡介
最新進度 鏡憑狂




前言:
該篇小說是〈自由象限〉公會,夏日祭典活動的活動文。
是以「自己投稿的詞」和「從詞庫挑選的另一詞」,共兩個詞進行創作。

自己投稿的詞:逆位
從詞庫挑選的另一詞:都市傳說






  
  他今天又做夢了。
  因為有心理準備,男人在察覺自己窒息的瞬間,就兩手抓住了纏繞住脖頸的麻繩,並以此為支點,往上攀爬。
  男人無法確認自己花了多長時間,只知道當他終於從大廈護欄翻身摔倒在冰冷的地板時,他已是滿身大汗,濕淋淋的宛若剛從水中被撈起。也像從水裡被撈起的魚因缺氧大口喘息。
  男人原本修長靈巧的手指因為緊握粗糙的麻繩而變得紅腫刺痛。
  但他已經沒有餘裕寶貝自己的手指,他很清楚,如果不快點從被吊掛的處境脫身,直到麻繩不堪支撐他體重斷裂前,他都必須保持著窒息前的狀態直到夢醒。
  若問男人為什麼知之甚詳,那是因為這已經是男人做的第九個夢了。
  上一個夢,男人夢到的是在又圓又大的月亮之下,被一群野獸追趕的夢。
  即使男人被野獸的牙齒咬下好幾塊肉,疼痛感和失血的暈眩感讓他好幾次都想乾脆放棄得了,但男人最終沒有停下腳步,往樓頂上逃跑。
  等男人終於逃到了頂樓的天台,並使勁關上鐵門,他這才有了喘息的閒暇,以及遇見某個人。
  如同男人好不容易從被懸掛在數十層樓高的高空中爬上來的現在——一名形銷骨立、神色衰敗的黑衣男正坐在他旁邊與他對視。
  黑衣男凹陷的眼窩中散發著詭譎的氛圍,彷彿只剩一層皮包裹著骨頭的手指拿著一張牌。
  男人想也不用想,那是一張逆位的〈倒吊人〉。
  而從男人角度看去,事實也是如此。
  然後,身為旁觀者的黑衣男會遞給他一張預告下一場夢境的塔羅牌。
  然而男人在看到牌面時卻露出了不敢置信的模樣。
  「怎麼、可能是……逆位……!」
  在男人驚愕的同時,總是一旁觀望的黑衣男開口,以彷彿會消逝於微風的音量細聲說道:
  「不會再被你逃了,下次來到這裡就是最後囉。」
  黑衣男的嘴角無視人類身體結構的極限越咧越大,如同字面意義一般的傾盆大嘴——
  ——就這麼一口把男人的上半身給咬掉。
  
  
  
  李明十會在床頭放上筆記本跟筆,這是為了在他醒來後,能沒有遺漏的記下自己剛做的夢境。前面三個夢的紀錄只是潦草幾筆,因為在他夢到第四個夢之前,他都以為那只是他無意識對塔羅牌的印象。
  〈塔〉、〈戀人〉、〈戰車〉……李明十直到第四個夢的〈死神〉逆位,才察覺這是幾個月前他為某個客人做的塔羅牌占卜的順序。

  李明十在角色設定上是個常駐於貓咖、小有名氣的占卜師。
  那天他從熟人的管道接到了預約的預定,所以他穿上西裝馬甲,拿著自己的生財工具在自己常駐的貓咖等人。
  在等人的期間,他一邊啜飲茶點,一邊與貓咪嬉戲,這是李明十工作前的放鬆方式。

  過了大約一個小時後,一名全身黑、戴著口罩的男性敲開貓咖的門扉,在服務生的帶領下走到了李明十的位子上。
  「……請問是,占卜師明十先生嗎?」
  「我是,客人是蕭逢吧?還請入座。」李明十維持著營業微笑,一邊觀察這名戴著口罩的黑衣男性。

  即使戴上口罩,仍然可以見到眼睛底下的黑眼圈。
  目測的高度約有一米八,雖然穿著合身的衣服,也沒有不良的儀態,但說不定實際體重遠比外表所見還輕得多。
  對方可以說是把頹廢沮喪演繹於一身、即使下一秒就尋死也不奇怪的男人。

  「要不要先點餐吃點東西呢?我推薦肉桂捲,在身體疲憊的時候吃點甜食可以舒緩壓力,而且這裡的肉桂捲香氣特別突出。」
  蕭逢陷入沉默,他從那起事件後就不怎麼能吃下食物,這個月甚至惡化到只能靠點滴跟服用維他命維持身體需求。
  正當他思考該如何婉拒的時候,前經紀人推薦的占卜師卻語出驚人:「自然是您付錢了,雖然您只是來委託我占卜,但這裡畢竟是貓咖,是有低銷的。啊,占卜費用當然是另計的。」

  「……原來如此,我明白了,那我就點肉桂捲吧。」
  都被說到這地步了,那蕭逢也沒有理由拒絕,不只如此,他反而鬆了一口氣。
  蕭逢已經很久沒有遇到這般自來熟的語氣,他之所以口罩不離身,是因為他現在就像是過街老鼠。
  久違平靜與他人交談的感覺,讓蕭逢終於掃去了被前經紀人脅迫,不得不對一個陌生占卜師說出困擾自己問題的不快感。

  「……明十先生,你聽過猿夢嗎?」
  等到服務生放下點餐離開,蕭逢才進入正題,向李明十說明來意。

  「記得是日本的一個都市傳說,每次做夢就會接續上次夢境結束的時間點,持續進行下去,而且夢的最後一定會被殺死?」
  「是的,就是這樣的連續進行的惡夢……」
  「雖然這話由占卜師的我來說並不太對,但如果是惡夢的話,就算找我占卜應該也解決不了什麼吧?」
  「其實我目前的工作陷入低谷,這個猿夢算是讓我工作陷於困境的壓力來源。」
  蕭逢神色滿是疲憊,連伏臥在膝上的貓咪也沒有餘裕理會。

  「能跟我說說看嗎?」
  在李明十的詢問下,蕭逢講述了一個和女性相愛的夢。

  夢境的一開始,是兩人在跨年晚會滿天煙花下的一吻定情。
  中途兩人的戀情被新聞媒體爆出,對兩人的演藝生涯造成動盪。
  後來女方告訴他懷上了他的小孩,而他對女方那慈愛的目光感到恐懼。
  後續無論公司或家人都不看好兩人的戀情,女方對他提出了分手旅行的邀請。
  ……距離現在最近、也是最後的一個夢則是,他喝下女方遞來的下了安眠藥的紅酒,失去意識前見到一輛紅色轎車停放於不遠處。

  「原來如此,客人您是蕭逢時嗎?」
  聽完蕭逢講述的夢後,李明十總算察覺到了蕭逢的真實身分。
  這是半年前炙手可熱的娛樂圈新聞,演員蕭逢時和蘆笙兩人駕車駛離公路墜崖的殉情事件。
  女方蘆笙與底下的山岩相撞,當場死亡。而位於駕駛座的蕭逢時則因衝擊力從沒有閉緊的車門滾落出去,並幸運的被樹梢擋住,在救護人員的急救下活了下來。
  李明十對這個新聞印象相當深刻,因為男方蕭逢時在清醒後說的第一句話是:「那個女人想殺了我。」
  這句話讓抨擊兩人戀情的吃瓜群眾對蕭逢時徹底失去好感。
  當時有為數眾多的網路評論譴責蕭逢時不打算跟蘆笙殉情,不然怎麼會這麼剛好,蘆笙當場死亡,而蕭逢時卻活了下來?
  這些譴責讓蕭逢時的演藝生涯就此止步。

  在聽到蕭逢講述的夢境後,李明十心想,如果蕭逢沒有說謊,那麼當初那些譴責蕭逢時的人們若能流淚,流的想必是鱷魚淚吧?
  當然,這也要蕭逢真的完全沒有說謊就是了。
  
  「可以請問一件事嗎?」
  「好?」
  「蘆笙真的懷了你的孩子嗎?」
  李明十在中途就想問了,獲得當事人的同意後他總算問了出口。
  蕭逢沉默了片刻,不知道是不是李明十的錯覺,從口罩後方傳來的聲音壓得更低。
  「……沒有,因為我們兩人,連生理上的接觸都未曾有過。」
  聽到蕭逢講得這麼學術,李明十面露尷尬,也不禁懷疑眼前這位是否在那方面有什麼問題。
  「我們兩人都是藝人,談戀愛已經很掉粉了,至少不能爆出未婚先孕的消息……」
  「……我了解了。」

  李明十忽然想到,當時這起事件之所以沸沸揚揚熱度不減,也是因為蕭逢時的人設形象非常好。
  形象越好,這些事件的反轉更讓蕭逢萬劫不復。
  兩人殉情的原因眾說紛紜,其中最主流的臆測便是蘆笙懷有蕭逢時的孩子。
  如今看來,倒也不是無端的空穴來風。想必蘆笙曾對他人提起什麼吧。

  「您今天是想詢問對未來的職業方向嗎?」
  「……想繼續從事演藝方面的工作,果然還是很困難嗎?」
  「這微妙的不好說呢,」雖然李明十覺得放棄會比較好,但這種話他很難對客人說出口,他說:「我們就用大阿卡那進行凱爾特十字法吧?」
  「也許比起我的意見,牌面更能回應你的問題。」
  李明十拿出了放在肩包內、收納於盒中的塔羅牌。

  「……就這樣吧。」
  在蕭逢的首肯下,李明十開始進行了洗牌。在洗牌的過程中,他不時將牌抽出,不時讓牌上下顛倒。
  蕭逢曾經聽過,在什麼時機點替換牌的位置與正逆,完全取決於占卜師的本領。
  如果只看手法,蕭逢認為,這位占卜師做得非常漂亮。
  他也是現在才察覺,李明十的左手無名指上紮著繩結裝飾的髮圈。
  繩結上隱約能看到文字,但蕭逢難以從李明十流暢的動作中看出究竟繡了什麼。


  最後,李明十展開的牌數為十張。
  他先將兩張牌在中央疊成十字,再於上下左右放上四張牌,最後將剩餘四張牌並排於右邊。
  這就是凱爾特十字牌陣。

  李明十露出親切的笑容:「那麼,我們就開始吧。」
  「……好的。」
  「那麼,第一張牌,代表的是你現在的狀況。」
  李明十翻開了牌陣中央的牌,牌面的場景是一座被雷電擊中的高塔正熊熊燃燒,而兩人從塔上摔落——逆向地、呈現了出來。
  「……〈塔〉的,逆位。」
  不僅是李明十,就連對塔羅牌只有基本認識的蕭逢也不禁遲疑了起來。
  〈塔〉——二十二張的大阿卡那牌裡面,無論是正位或逆位,都只有負面意義的災厄之牌。

  雖然李明十猶豫該如何措辭,但他還是說明了下去:「逆位的〈塔〉代表著您現在正抗拒放棄演藝生涯,但即使如此,〈塔〉的出現意味著改變總有一天會到來。」
  「……這樣啊。」
  如果蕭逢此時拉下遮掩大半面容的口罩,臉色想必灰暗無比。
  「我、我們還是來看第二張牌吧!第二張牌,代表的是阻礙與困難。」李明十咬牙翻開了第二張牌,一對男女在天神的照拂下相見……以逆位表現了出來。
  「〈戀人〉的逆位……」

  「這張牌的意思是?」
  蕭逢沒有對這張牌的印象,在那之後,他就對戀愛失去了信心。
  「您目前最大的阻礙與障礙,是已死的蘆笙小姐,過去你們的戀情成了您工作上最大的障礙。」
  「……原來如此,要說的話也沒錯,有了醜聞是很難在娛樂圈待下去的。」
  沉默降臨於兩人之間,只有身邊的貓咪完全不顧兩人的低氣壓自在的玩耍。

  「再來,該解說十字旁的四張卡片了!」
  雖然李明十努力想活躍氣氛,但十字旁的四張牌卻是——
  第三張牌,未來目標:〈戰車〉逆位。
  第四張牌,遙遠的過去:〈死神〉逆位。
  第五張牌,最近的情況:〈節制〉逆位。
  第六張牌,不遠的未來:〈命運之輪〉逆位。

  「……」
  「……」即使蕭逢再怎麼對塔羅牌一無所知,看到逆向牌還是能明白那不是什麼好事,「我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了,請說吧。」
  李明十很感謝蕭逢的貼心,但他也因為接下來要說出口的話對蕭逢感到歉疚。
  「您雖然想要改變現況,但〈戰車〉的逆位象徵著您會遭遇失敗。」
  「而〈死神〉的逆位,則代表著困擾您最深的,仍然是蘆笙強迫您進行的殉情。她的死帶給你很大的陰影。」
  「您最近的情況也可以從〈節制〉逆位看出,情感與職場的壓力,讓您失去了目標與規劃,身體也消瘦了起來。」
  說到這裡,李明十停頓了起來,他猶豫著要不要回答第六張牌,也就是逆位的〈命運之輪〉。
  但最終他還是下定決心,解說了下去:「〈命運之輪〉逆位,則代表著您最近的未來會接二連三遭遇不幸。」

  「……」
  蕭逢因為這些話陷入沉默,但他仍然做出了『請繼續』的手勢。
  「接下來的四張牌分別是您的現況、周遭的看法,您的能力跟結果。」
  李明十一一的掀開了覆蓋的牌。

  第七張牌是一名左手持天平右手持劍的女性,逆向的呈現。
  「〈正義〉的逆位——這代表您現在遭遇的是不公平的對待。」

  第八張牌是高高懸掛的月亮與一群野獸,正向的呈現。
  「〈月亮〉的正位——它代表著周遭人們對您的看法仍然被傳聞影響。」

  第九張牌是一位被綁縛的人,逆向的呈現。
  「〈倒吊人〉的逆位——……這張牌的逆位暗示您可能無法擺脫大眾對您的成見。」

  正當李明十想翻開最後一張牌時,那張牌被蕭逢的手壓住了。
  「……我說,就這樣吧。」
  「……」李明十在看到蕭逢的臉時陷入了沉默。
  蕭逢在落淚。
  他沙啞著哭腔說道:「……占卜就到此為此吧。」

  蕭逢輕輕地把在他膝上打盹的貓咪移到一旁的沙發上,然後拿出錢包,在桌上放了好幾張藍色鈔票。
  「……已經夠了,謝謝你。」
  儘管情緒已經瀕臨崩潰,但蕭逢仍盡可能保持儀態,離開了貓咖。
  李明十在只剩一人的座位上點開智慧型手機的通訊軟體,向委託人回覆了一句「已完成」。

  他翻開了被蕭逢壓住的牌。
  一位山羊犄角、有著蝠翼的惡魔正咧牙嗤笑。
  ——〈惡魔〉的正位。象徵陰謀與欺騙。

  從一開始,這場占卜就是一場騙局。
  李明十真正的委託人並不是蕭逢,而是他的前經紀人。
  蕭逢的前經紀人希望他讓已成燙手山芋的蕭逢自己走人。

  李明十的洗牌並非偶然,他使用的塔羅牌的背面有細微的記號。
  每張牌的順序與正逆,從一開始就在李明十的掌控之中。
  繩結髮圈上的文字不過是轉移注意力的小道具。

  如果李明十沒有在新聞看到前演藝人員蕭逢時墜崖身亡的消息,他或許會就此遺忘對方吧。
  蕭逢墜崖身亡的消息,讓他想起了蕭逢所說的猿夢。
  他想,如果一切都只是都市傳說那該有多好?

  在那之後,李明十開始做起猿夢了。
  每場夢皆以他過去為蕭逢揭示的牌面為呈現。
  ……如今已是最後一場夢。

  都市傳說裡的猿夢,夢的最後一定是會死的吧……?
  李明十從高樓上墜落,頭下腳上,就像一張逆位牌。
  黑衣男蕭逢時宛若惡魔在樓頂俯瞰嗤笑。

  隔天一早,新聞的小小角落報導了一則墜樓自殺事件。
  死者死狀慘烈,身體被矗立於地面的金屬柵欄切成了兩半。
  
  
  


創作回應

蓋瑞特
首先感謝大大對於我提出之困惑的解釋。同時我想起曾經不知在哪看過的一句話,便是讀者會挑作品,但作品也會挑讀者,看來是這樣沒錯呢。
2021-08-01 20:03:29
掬月
如果你的認識是基於「創作者的故事能完美回答讀者的困惑」這一點的話,那麼你說的也有幾分道理。

作品的確是會挑讀者的呢。
2021-08-01 20:24:15
左木
事實就是跟他相處最多的經紀人的無情拋棄,加上社會輿論的壓力,最後由明十給予最後一擊,這種沒有實質性的殺害方式最令人心寒了。
2021-08-04 11:26:36
掬月
其實這也算是一種教唆自殺吧,不過人類通常不會注意到自己究竟做了什麼。畢竟旁觀者的鱷魚淚就算流再多,已經發生的過去是無法改變的。

總之,我很開心!故事能被看到這種程度是身為創作者的榮幸。
既然能看到這種地步的話,應該可以猜測到開頭跟結尾為什麼這樣呈現,以及標題的由來了。
2021-08-04 13:53:42
左木
人類根源還是會有【自私】存在,所以很多時候不會想自己所做的事會不會對別人有很嚴重的影響,因為在潛意識的想法中,這不是什麼多差勁的事情。更何況每個人的經歷本就不同,不可能聖母似的感同身受。

唔唔唔,其實咱不知道逆位是什麼意思,不過只看故事本身的話,咱自己的感覺是蕭逢時發了連續且最後命喪的夢,在蕭逢時於現實死亡後,就同樣發生到了明十身上,像接續似的。不過不管是蕭逢時還是明十的事情(現實+夢境),其實都只是在都市傳說——猿夢中猿猴的無數個夢境裡的其中一個故事(?)而已。

如果咱解讀錯了不要打咱(抱頭)咱閱讀理解本來就沒有很好[e26]
2021-08-04 15:15:12
掬月
嗯,猜錯了。不過不要緊,我並不介意這種事。
蕭逢的死可以想成兩個方面。
1.因為都市傳說的猿夢而死去
2.被占卜結果影響因此尋死

你可以選擇對自己來說更容易接受的那一邊。
然後,現在我要提出一個問題:明十做的夢真的是猿夢嗎?
提示:明十在占卜中的最後一張牌是什麼牌?是正還逆?
只要你去查詢那張牌的意義,應該可以推測明十為什麼會是那個結局了。
2021-08-04 17:06:38
掬月
我不討厭別人猜錯,因為這可以看出對方究竟是怎麼閱讀故事的。
會讓我不能接受的只有一件,硬要說我的故事有哪裡「不合理」這一點。

我以前曾經在其他論壇參加過活動徵文,當時有一個評審硬說我的故事劇情有BUG。但問題是,對方提到的那個BUG,是因為對方根本就沒有相應的理科基礎知識所致。
那個評審,用那個根本就不存在的BUG,否定了我的故事。

如果直接說不合自己胃口也就算了,但用他以為的BUG來解釋他為什麼會給出低分的這一點。
......就會讓我很不愉快。
2021-08-04 17:14:22
左木
咱是想成兩方面都是原因,蕭在猿夢中提示出死亡,結果在現實中因種種事情,真的死去了。應該是不論是猿夢還是自己想死都是催促成這一個結果。
大概看了一下惡魔正位的說明,現在正受到某事的困擾,能逃多遠就多遠,可是這是指蕭的事情對吧?還是明十揭了是揭示的他......?

咱倒是不介意【被說有BUG】本身這件事,畢竟有時自己想的東西也不可能完全沒有漏洞,如果是有理的意見,咱們大可以好好討論一番,咱也很享受這個過程,但如果是針對自己本身就不懂的東西去說別人那裡是BUG,這就很讓人無語,更好笑的是他自己都沒有這個自知之明,整個意見只會讓咱覺得是個笑話。
2021-08-04 17:51:26
掬月
明十拿到的牌是惡魔的逆位喔,因為前面的夢是合乎占卜的正逆位的,但最後一張牌卻不是這樣。所以他在開頭才很吃驚。

惡魔的正逆位代表了不同的意思,有外界的、也有內在的。
而大家常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這才是為什麼是逆位,跟都市傳說喔。
這篇故事,我特別聚焦在逆位跟都市傳說這兩個詞彙上。(敦敦)
2021-08-04 18:00:26
左木
等等
  他翻開了被蕭逢壓住的牌。
  一位山羊犄角、有著蝠翼的惡魔正咧牙嗤笑。
  ——〈惡魔〉的正位。象徵陰謀與欺騙。
不是正位嗎[e28]!?在蕭角度看是逆位,還是在明十視角是逆位?
是說正逆也是明十有心為之,本來他是排好了逆位,但最後翻出來是正位?
2021-08-04 18:37:48
掬月
現實中的確是正位沒錯,但為什麼在夢裡卻是逆位呢?
(而且那十張牌的順序與正逆,是明十從蕭逢的前經紀人與報章雜誌的報導的訊息後安排出來的)

這也是為什麼明十會很驚恐的原因,因為只要對塔羅牌的意義稍有涉獵的人,就大致上能猜的到明之所以做夢的理由了。

我可是很認真的在參加活動喔!
2021-08-04 18:48:34
掬月
如果還是不太確定的話,可以看看我寫的後記。
https://home.gamer.com.tw/artwork.php?sn=5211865

無論是創作動機跟詳細內容,都放在裡面了。
2021-08-04 18:53:0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