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家教】Copia di(六道骸x自創) 16

千首閣 | 2021-06-08 22:08:00 | 巴幣 0 | 人氣 30


  『小紫宸,我好看嗎?』
  我看著骸,如果是現實裡我可能早就給他肯定的答覆,可是這裡是我的精神世界,我感覺得出來他的話中有話想表達什麼。
  『我有意識以來第一個看到的是母親大人,所以她注定與眾不同。』就像雛鳥睜眼一樣,她是第一個就注定她會是最特別的那一個。
  跟骸好不好看或者他有沒有比母親大人好看沒關係,母親大人是母親大人,他是他。
  我的經歷很難解釋為什麼母親大人不一定是我的母親,她卻對我如此重要,只好用雛鳥情節帶過;就像我不能跟里包恩解釋我幾乎什麼事情都會一點是因為我經歷了無數次的人生,所以只能裝傻說自己失憶。
  『就算我離妳……這麼近?』我們的鼻尖點在一起,這個距離近到快讓人窒息。
  距離越近代表關係越親近,可是……『如果我希望你不要毀滅黑手黨呢?』
  『……クフフ。』他遲疑幾秒後笑了,心情並不愉快。
  有些感情即便一開始曖昧不明也註定根深蒂固,就像我跟母親大人,就像他跟黑手黨。
  『抱歉,當我沒說,我不會試圖影響你的生活。』他對黑手黨的恨很難改變,我對母親大人的依賴也是。
  我站起來試著想一些海闊天空的畫面轉換一下精神世界的場景,或許這樣我們心情都會好一點。
  當精神世界隨著我的意念變成海天一色的場景,果然,心情都好多了。
  等這邊事情解決應該去認真觀光,難得一趟義大利之旅不玩白不玩。
  我偷瞄骸一眼希望他心情變得好一些,卻看到他站起身走過來抱著我,嘴唇貼著我的耳朵說話。
  『小紫宸,我早就被妳影響了。』沒有人跟他說過這樣子說話很癢而且很熱嗎?『是不是該談一下賠償的問題?』
  『賠償?』我甚麼時候欠他了?要說的話他們幾個欠我的水電房租跟食物費還比較多吧。
  犬一天吃五餐,每餐三人份。
  『クフフフフ,是真的不懂還是假裝聽不懂。』骸退開一些距離,雙眼直勾勾地看著我,『影響我這隻眼睛的賠償小紫宸特意去打聽了吧,那麼……到現在為止我都沒有去攻擊其他黑手黨,小紫宸是不是應該給我一些賠償,或者我該說是獎勵?』
  恩,什麼?剛剛不是心情不好嗎?怎麼現在又很開心的樣子?
  而且他不去復仇為什麼來找我要獎勵?我又沒有禁止他去復仇,剛剛那句話只是想表達母親大人在我心中的地位不可動搖,不是想讓他別復仇的意思。
  他想對黑手黨復仇就去,反正我又不是黑手黨……啊,我現在好像加入彭哥列了,可是彭哥列他才剛打完……對啊,我們才去彭哥列總部半日遊而已,雖然沒有殺人、沒有砍人,但是讓他們精神受創烈日下罰站也算復仇了吧!
  『夜襲彭哥列是小紫宸的任務,不是我的。』
  !
  我看了看四周,果然剛剛腦袋裡想的內容又變成文字浮現在空中了。
  我習慣在自己的精神世界整理資訊,而且這裡通常也就我一個人所以腦袋想的都習慣讓它們化成文字出來了。
  本來很方便,現在卻成為我的自爆按鈕。
  『クフフ,既然小紫宸想不到該獎勵什麼,我就自己決定了。』我看著六道骸,他身邊好像也浮出一些文字,是那朵曼珠沙華的關係他才能在我的精神世界也做到這些事情吧……等等,那些字的內容有點奇怪!『自取會比較優惠,對吧?』
  ……不對!
  我被骸在我精神世界內顯露的內心想法強烈震撼到,好不容易反應過來他說什麼的時候,我們已經清醒過來回到現實裡。
  現實裡,彭哥列在義大利為我們安排的飯店房間,我跟他同個房間、一張床,躺在一起的那個現實。
  「小紫宸醒了啊,真可惜。」我看著說出這句話的骸,默默退了兩步把自己逼到床角去。
  精神世界中可以幻想、可以期待,但是刻意扭曲自己的想法到完全相反的程度幾乎不可能,也就是說無論是怎樣的想法在那裡面都需要絕對的真實才能夠呈現。
  那他剛剛身邊浮現的文字……
  「クフフフフ,小紫宸看剛剛看到什麼了?」骸露出笑容,不必進入精神世界甚至不需要那朵曼珠沙華的感應我都能知道──他的心情是我見到他以來最好的一次。
  我能說自己什麼都沒看到嗎?
  以前母親大人也到過我的精神世界刻意將她的內心想法給我看過,無論是她安排我被當下時空的親人虐打或者是謀殺,我也不曾感到害怕。
  那就只是個過程,會有結局的過程再難受都能夠忍耐。
  可是骸剛剛想的那個……怎麼看都是無限重複的死循環,根本不知道怎麼成立的從屬關係、毫無邏輯的對應互生,然‧後,根本沒有結果,只會無限重複的死循環!
  最初,我以為骸跟母親大人被虐待的過往很像、他們都想報復社會的扭曲心態很像,所以我才特別注意他。
  現在,我只想回到過去把以前那個我打醒。
  不像,骸比母親大人可怕多了!
  「……骸。」我覺得,那個想法不要實現比較好,特別是每一個結果都會嚴重影響到我。
  「嗯?」
  「義大利應該很多黑手黨吧……」等去復仇者監獄的人偶們完成任務,我覺得我們可以來個義大利黑手黨大肆破壞之旅,「要不要去打一下?」
  他破壞,我負責看他剛剛那個想法有沒有一點點、一點點都好,只要稍微收回一點點點點就好。
  「小紫宸,我還是個學生,打架什麼的聽起來有點恐怖呢。」那是我用來打發澤田先生的台詞!
  ……不能罵髒話,我現在是中學生、女孩子而且還是日本人,按照過往的案例這樣的設定是不能夠罵髒話的。
  「クフフ,真可愛。」如果他說的可愛跟他剛剛的想法有一丁點關係,我寧可自己這輩子跟可愛絕緣!
  我正在思考該如何脫離現在這個局面,房門被人敲響後不請自入。
  「M.M。」門還沒全開我就知道第一個踏進來的是誰。
  「要僱用我的人就在裡面?你能不能說點話啊!」M.M一看到我們就雙眼發亮,「果然是骸──」
  僱用?
  「上次他僱你花多少錢,我出兩倍!」
  「妳這個瘋女人也在……妳為什麼沒穿衣服?」
  我本來打算趁著M.M進來趕緊雇她去幫我打聽黑手黨的消息,我也跟著逃跑好離開剛剛跟骸對峙的情況,整個空間卻因為M.M這句話安靜下來。
  我低頭看,我身上只有包著的床單?布?我一直以為有穿衣服結果是這個?
  所以我剛剛沒穿衣服跟骸躺在同一張床上?所以他剛剛看到的一直都是沒穿衣服的我?
  中學生,不對,女孩子,不對……我現在該怎麼辦啊?
  「出去。」骸轉頭對著門口的M.M說話,我只能看到他的後腦、聽到冰冷的聲音。
  我第一次聽骸這樣說話,感覺氣溫好像降了幾度。
  M.M不知道看到了什麼,瞪大雙眼一臉驚恐,甚至靈魂都開始動搖了。
  她二話不說轉頭就跑了出去,跟在她後面的人卻走無視骸的怒氣走進來。
  那是我的木頭人偶,只剩下一個代表另一個順利接替靈力化成的骸進入復仇者監獄,這樣我就能少用點力量來維持那個假象。
  「……小紫宸,妳確定接下來的畫面適合外人看嗎?」在我確認木頭人偶身上的力量殘留,骸不知道什麼時後來到我身邊,「他也得離開,現在。」
  我感受得到骸這句話的強硬決心,一瞬間不知道該問他到底想做什麼或者回答他那個不是人類。
  「乖。」他親了我一下,溫柔的笑容跟話語的強硬有著天壤之別,「好好配合,我就不會太過分。」
  我不想知道「太過分」的詳細資訊,那朵曼珠沙華也不斷傳來他的決心有多堅定。
  思考過後我只好揮手比個手勢讓人偶離開並且帶上門;雖然不知道骸想做什麼,但是能夠將傷害停損在太過分之前,應該會好……一點點吧?
  這個房間剩下我們兩個,跟剛剛從精神世界離開的時候一樣,差別只在於我意識到自己沒穿衣服,骸依舊是主導局面的那方。
  「用別人的血妳也會受傷?」骸伸手覆蓋在我的左胸上,我本來想往後退他的另一隻手卻早就擋在我身後,「妳早就知道還是這只是意外?」
  受傷?
  我順著他的目光看下去,他的手覆蓋的地方漫開深藍色的霧,霧氣散開口一個看起來幾乎潰爛的傷口出現,一半在床單外、一半在床單下。
  什麼時候有這個傷口的?
  我好奇地伸手去戳,一瞬間數個模糊不清的畫面進入我的腦海中。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