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家教】Copia di(六道骸x自創) 41

千首閣 | 2021-11-03 00:06:07 | 巴幣 0 | 人氣 44


  他們離開並盛町的同時,庫洛姆也藉由威爾帝郵寄來的霧之戒幻化成岳紫宸的外貌前往並盛中學。
 
  一方面訓練庫洛姆的幻術能力、一方面自然是逗弄彭哥列十代目,這是她一開始就跟里包恩訂下的協議,偶爾要執行。
 
  庫洛姆離開家不久便看到了澤田跟里包恩,她微笑向對方點頭。
 
  「紫宸同學,早安。」糟糕,他的手還在抖,讓女孩子看到自己這副模樣感覺超遜的!
 
  「早安,十代目。」庫洛姆笑著跟澤田打招呼,沒有注意面對的人表情凝滯。
 
  「……嗯?」好像哪裡怪怪的,錯覺吧。
 
  「CIAOS。」走在一旁住宅圍牆上的里包恩注意到澤田的遲疑,儘管不清楚原因,他還是試探地向眼前的岳紫宸打招呼。
 
  「早安,里包恩。」庫洛姆笑著對里包恩打招呼,她記得紫宸小姐總是笑臉迎人的習慣,儘管她在家裡偶爾會對里包恩有所微詞,看到本人肯定會露出微笑的。
 
  里包恩看不出特別的問題,畢竟那愚蠢的笑容簡直跟他的學生如出一轍。
 
  「紫宸同學看起來很有精神。」明明昨天才遇到那麼恐怖的瓦利亞,一想起來他還是忍不住發抖啊!
 
  可是紫宸同學不僅今天看起來沒什麼特別的,就連昨天晚上都敢跟另外一個人一直針對瓦利亞……「對了,昨天跟紫宸同學一起的人是誰啊?」
 
  他看起來跟紫宸同學感情很好的樣子,手牽著手一起出現,可是紫宸同學不是跟六道骸一起嗎?昨天晚上那個跟六道骸長得有點像的人是誰?
 
  聽澤田提出這個問題,庫洛姆跟里包恩瞬間腦袋都浮現出問號。
 
  一個當時在現場,一個當時不在現場;兩人都知道澤田疑惑的對象是誰,但也完全不了解他疑惑的原因。
 
  除了頭髮顏色不同跟眼睛裡的數字消失,那張臉幾乎沒有改變不是嗎?
 
  「……蠢綱。」里包恩壓低帽沿想跟他劃清界線,畢竟蠢成這樣真的太丟臉了。
 
  「那個……十代目真的對他一點印象也沒有?」骸大人那樣子的變裝犬都認得出來,彭哥列十代目真的有千種跟骸大人所說那麼厲害嗎?
 
  「恩……難道他也是我們學校的學生嗎?」思考幾秒,澤田得出的結論讓他順利吃了一記里包恩飛踢,「好痛!里包恩你做什麼?」
 
  飛踢完澤田的里包恩空中轉體三圈順利回到圍牆上方,他整理根本沒有亂掉的合身西裝看了澤田一眼。
 
  「果然是蠢綱。」不管過多久還是一樣蠢。
 
  「什麼啊,你突然踢人還說這種話也太過分了!」真是的,他還在為瓦利亞的事情緊張,里包恩卻開這種玩笑!
 
  「呦,阿綱早啊!」澤田轉頭看從身後出現的山本,鬆了一口氣。
 
  「山、山本,早啊。」嚇一跳,還以為里包恩又要飛踢他了。
 
  「紫宸同學早。」山本的手搭在澤田肩膀上,一派輕鬆地向岳紫宸打招呼,「昨天實在是睡不著啊,對吧?」
 
  「山本同學早安。」昨天……紫宸小姐他們回來後有說明接下來會跟彭哥列的暗殺部隊對決,以一般人來說確實會難以入眠,不過……「我昨天睡得很好呢,因為十代目跟大家都很強,就算對手是彭哥列暗殺部隊我覺得大家一定會取得勝利的!」
 
  庫洛姆握緊拳頭,一臉興奮地看著澤田。
 
  昨天紫宸小姐回來的時候就是這樣跟她說,而且紫宸小姐也的確很早就睡了。
 
  「沒錯,一想到這是大家的戰鬥,不是我一個人而已就安心多了。」山本露出燦爛的笑容拍了拍澤田的肩膀,「阿綱,我們要一起取得勝利!」
 
  「山本、紫宸同學……」他們倆個怎麼都這麼有信心?
 
  澤田疑惑的看著眼前兩位自信十足的人,完全不理解面對那麼強近的對手他們的信心是哪裡來的。
 
  「那還用說嗎,十代目一定會引領我們走向勝利的!」獄寺突然出聲打斷在場所有人,他手上抱著一個紙箱,不知道什麼時候就站在他們三人身後。
 
  「獄寺!」他什麼時候來的?
 
  「早啊,獄寺。」山本轉過頭看著他。
 
  「獄寺同學早安。」庫洛姆露出笑容對他微笑點頭。
 
  「不管對手是誰我們都會贏的,包在我身上吧,十代目!」獄寺自信地對著澤田說出這句話,嘴裡叼著根菸卻不影響他話語的堅定。
 
  看著這麼自信的他,澤田內心滿是無奈。
 
  又來了,他們到底為什麼這麼有信心,而且連紫宸同學都這樣,明明是女孩子卻不怕那麼恐怖的暗殺部隊,相比之下自己真的好遜啊……
 
  可是……
 
  澤田舉起自己的手放到眼前,起床後就止不住地顫抖完全停止。
 
  真不可思議,看到大家都這麼有信心,感覺接下來的戒指爭奪戰真的可以贏一樣。
 
  里包恩站在一旁的民宅圍牆上默默看著這一切露出欣慰的笑容,九代目肯定是腦袋壞了才突然想讓XANXUS接任首領的位置,他原本選定的蠢綱有多優秀,他會證明給彭哥列看。
 
  BOSS不是只有實力強悍而已,更重要的是他必須有凝聚人才的魅力。
 
  「話說回來,戴著霧之戒的傢伙真的可信嗎?她跟六道骸根本一模一樣,右眼還戴上眼罩太可疑了!」
 
  「獄寺!」聽到話題轉向霧之守護者,澤田連忙豎起右手食指擋在自己的嘴巴前,但還是來不及阻止對方。
 
  這種話讓紫宸同學聽到不太好吧!
 
  澤田擔心的表情看向庫洛姆變換成的岳紫宸,只見她瞇著眼睛笑了出來。
 
  「一定會讓大家覺得很有趣的,敬請期待。」她的回答就是紫宸小姐的回答,也是骸大人的決定。
 
  很有趣……他們可是要戰鬥的,紫宸同學是不是還搞不清楚狀況?嘛……算了,反正他們是不可能讓紫宸同學上場的,女孩子要是受傷了多不好。
 
  「什麼有趣,搞不清楚狀況啊!」獄寺聽到她的回答大吼一聲,嚇得澤田趕緊擋在他面前不讓兩人對到眼。
 
  「獄寺,紫宸同學是女孩子。」不管怎麼說,他還是不贊成女孩子去戰鬥,要是受傷了怎麼辦?
 
  「女的又……算了,妳們到時候就直接投降,我跟十代目會負責獲勝的!」獄寺看了澤田一眼,勉強收斂起自己尖銳的脾氣。
 
  對此庫洛姆只是笑而不語;霧之戰的時候她一定會盡力變幻出有趣的場景,因為紫宸小姐這麼期望、骸大人也希望她能展現出練習的成果。
 
  「八個人的話最少要一半以上的人打贏才算勝利吧,我們這邊有三個,笹川學長跟雲雀都很強,只要我們都獲勝就行了。」簡略計算過出場的人選,山本露出燦爛的笑容,「大家都獲勝的話女孩子跟小孩就不必上場了吧。」
 
  「很好,今天放學後就來訓練吧!」
 
  「哼,我可是現在就要去特訓的。」
 
  「說起來獄寺你這個箱子裡面裝什麼……這麼多紙飛機?」
 
  「帶紙飛機去特訓……」
 
  看眼前的三人聊得開心,庫洛姆看著昨天晚上岳紫宸特地給她戴上的錶,確認一個事實, 「各位,我們快遲到了。」
 
  「糟糕,大家快點用跑的!」發現自己再一次趕上了遲到邊緣,澤田趕緊叫上所有人往學校前進。
 
  所有人順利在鐘聲響起之前踏入學校大門,除了風紀委員惡狠狠的目光外並未受到任何懲罰。
 
  來到教室,庫洛姆跟著澤田到自己的位置坐下,對著不遠處的京子跟花點頭示意。
 
  她看過紫宸小姐給她的資料,知道自己的位置就在十代目身邊,而且紫宸小姐肯定會跟熟悉的人打招呼。
 
  今天代替紫宸小姐來上課也是對自己偽裝能力的考驗,一定要努力做到最好才行!
 
  上課的時候庫洛姆認真聽講,下課鐘聲響起,她立刻被一旁的黑川花拉過去。
 
  「花,怎麼了嗎?」靠得……好近,平時除了紫宸小姐外她還沒跟人靠得這麼近過。
 
  不行,現在她是紫宸小姐,不可以緊張,要表現出很習慣的樣子才行。
 
  在心裡為自己鼓舞打氣,庫洛姆露出溫和的笑容迎接滿肚子疑惑的女孩。
 
  「妳──」
 
  「笨蛋阿綱,你前幾天請假是真的感冒還是裝病啊?」
 
  黑川花才剛要開口,一旁的人大聲嘲笑澤田綱吉的話語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那個……」對了,特訓的時候老爸好像用感冒當理由幫他請假,不過這種話可不能說啊,總不能跟大家說自己在特訓,誰會相信啊,黑手黨跟瓦利亞的事情……
 
  「一定是裝病啦,他可是蠢綱,笨蛋是不會感冒的。」
 
  他還沒想出說詞,另一個人便自行作出結論,兩人相視大笑,愉快的笑聲在安靜的教室中迴盪。
 
  面對習以為常的訕笑澤田綱吉嘆口氣不發一語,反正解釋了也沒有任何用處。
 
  而且他還寧可自己是因為裝病請假,總比要跟暗殺部隊打還要好啊!
 
  「十代目……」彭哥列十代目明明打敗了骸大人,為什麼面對這種話卻不反駁呢?
 
  「小紫,妳沒事嗎?」見她一直看著澤田綱吉,黑川花出聲喚回她的注意力,「身體不舒服嗎?」
 
  「不,我沒事。」糟糕,紫宸小姐這種狀況會比較關注彭哥列首領還是一般的同學?對了,紫宸小姐曾經說過組織的首領相當於店家的門面,這時候肯定是要為首領解釋的!
 
  但是他們剛剛的對話,首領寧可被人嘲笑也不想讓別人知道自己為了什麼事請假,這種情況……
 
  「我只是在想,身體不舒服的時候如果被人認為是裝病那麼心裡也會不舒服吧。」庫洛姆皺著眉頭苦笑,這樣的表情台詞加上岳紫宸在學校的多病形象,瞬間讓剛剛嘲笑澤田綱吉的同班同學變成眾人目光的箭靶,「不過十代目今天能來上學肯定跟我一樣,身體狀況有變好,我們今天因為快遲到了還一起跑著進學校呢。」
 
  「……妳要是不舒服就別逞強直接請假,別跟那些男生一起胡鬧。」聽到她開心轉述今天早上差點遲到的狀況,黑川花也只能跟著苦笑。
 
  京子太天然,小紫太單純;怎麼她身邊都是這樣的女孩呢?
 
  「沒事的,謝謝妳的關心。」這樣就可以結束對話了吧?
 
  「沒事就好,中午一起吃飯吧。」
 
  「好。」女學生常常一起行動,這一點紫宸小姐也有提過。
 
  在黑川花跟庫洛姆聊天的同時,笹川京子走到澤田綱吉身邊跟他搭話。
 
  「早安,阿綱。」
 
  「京子,早、早安。」京子居然主動跟他說話,今天真是太幸運了!
 
  「昨天真的很抱歉,跟風太他們走散了。」笹川京子皺著眉頭很是抱歉,儘管後來有接到消息小孩子們都平安無事,但是當下他們沒走散的話就不必讓這麼多人一起擔心受怕。
 
  「妳不要在意,是他們亂跑才會走散的。」京子真的好溫柔啊,明明是藍波他們亂跑居然讓她這麼擔心。
 
  「……那個,阿綱。」
 
  「怎、怎麼了嗎?」
 
  「最近我哥哥好像迷上拳擊以外的事情,變得怪怪的。」笹川京子說出這句話的瞬間,澤田綱吉瞪大雙眼,心跳漏了一拍。「你知道原因嗎?」
 
  「咦!」大哥應該沒有把這次的事情跟京子說吧!怎麼辦,都是他把大哥扯進來才會讓京子這麼擔心……
 
  「說起來京子她哥最近真的很奇怪,忽然跟澤田他們熟練起來好像還常常見面,小紫知道原因嗎?」在一旁聽到笹川京子的煩惱,黑川花向身邊的人詢問。
 
  小紫也喜歡跟澤田他們胡鬧,說不定會知道些什麼。
 
  「恩……我們的家族要舉辦活動,前輩肯定是為了這次的活動正在積極做準備。」庫洛姆露出笑容,正要說出岳紫宸早就寫好的講稿,笹川了平便出現在他們教室門口。
 
  「沒錯,我們要參加相撲大賽!」笹川了平不管這裡是低年級教室,直接走進來搭住澤田綱吉的肩膀,「我們要比賽相撲所以正在進行特訓。」
 
  「哥哥?」笹川京子看著他們兩個,一臉疑惑。
 
  哥哥不是最喜歡拳擊了嗎?怎麼突然要參加相撲比賽?
 
  「澤田也會上場,對吧?」笹川看著澤田綱吉,眼神跟話語明顯要他配合自己的說詞。
 
  「阿……啊?」這麼牽強的說詞能行得通嗎?而且紫宸同學怎麼也跟大哥一起胡扯?
 
  「但是你最近一直帶可樂尼洛出去,他還是個小孩子而已,不能參加比賽的吧!」可樂尼洛只是個孩子,要是比賽中受傷了怎麼辦?
 
  「京子妳也認識可樂尼洛?」澤田綱吉驚訝地看著笹川京子,為什麼她會跟可樂尼洛認識啊?
 
  「恩,可樂尼洛住在我們家啊。」笹川京子點頭,對於可愛的小孩子她還是很有好感的。
 
  「可樂尼洛喜歡看相撲,所以一直陪我練習。」看著自己的妹妹表情溫和下來,笹川了平乘勝追擊繼續胡扯。
 
  「原來如此。」所以哥哥是因為可樂尼洛喜歡相撲才去參加比賽的啊。
 
  得到解答笹川京子豁然開朗。
 
  「澤田走吧,我們去練習!」
 
  「等、大哥我們等等還要上課啊!」
 
  看著笹川了平跟澤田綱吉離開教室,黑川花總覺得事情沒有這麼簡單。
 
  「那個相撲比賽,我們可以去看嗎?」什麼比賽的,應該不是聚眾打架吧。
 
  「很遺憾這次沒有開放親友參與。」庫洛姆苦笑著看著黑川花跟笹川京子,「如果可以,我也好希望京子跟花可以來幫忙加油。」
 
  「沒開放親友參與可樂尼洛還可以去看?」這是什麼道理?
 
  「可樂尼洛跟教練認識,選手沒有帶人參觀的權力。」紫宸小姐總說十代目身邊的人說話有些缺漏,這點小問題用不可證實的謊言補上就好了吧。
 
  思考紫宸小姐可能會用的話語去彌補別人語言的漏洞,比用幻術直接改變整個視覺空間還要困難,只用幻覺來填補視覺的一部份……她好像知道爭奪戰的時候該怎麼變化出有趣的畫面了!
 
 
  庫洛姆這邊有了思考方向的新進展,那邊睡了整堂課的山本武才剛起床,打了個呵欠發現還沒中午後又繼續睡下去。
 
  當天晚上十一點前十分,並盛中學戶外運動場,超乎想像的災難,降臨。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