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家教】Copia di(六道骸x自創) 番外─附身

千首閣 | 2021-06-10 23:24:41 | 巴幣 0 | 人氣 15

  「骸。」
 
  「嗯?」
 
  要進入彭哥列的醫療設施前小紫宸對我伸出手,手心向上。
 
  雖然疑惑我還是將自己的手搭上小紫宸的,對她,我的好奇永遠大過懷疑。
 
  她將握著我的手放在她的心口上,嘴裡唸著簡短卻是我從沒聽過的語言,幾秒之後她抬頭看了那兩個被我附身的人,嘴角微微上揚。
 
  我順著她的目光看過去,他們的眼睛恢復成本來的顏色。
 
  被我附身的人都有一個特點,右眼會跟我一樣呈現紅色並且有一個「六」,這不影響我附身的目的,畢竟一開始就知道的缺點我使用時就會避開。
 
  我附身的人通常都是尋找很久的人,適合附身的、精神脆弱的、或者就是短時間的強制附身,只需要用他們的軀體造成騷亂。
 
  至於會不會被人看出是我所為那倒無所謂,我不害怕追兵,只想復仇。
 
  可是小紫宸這一步無疑把附身的用途開闊不少,我可以長時間附身在某些人身上確保一些我想要找尋的資訊只有我接觸過。
 
  右眼的特徵消失可以讓我要引起騷亂時看起來更像是被附身的人自身引起的,我只要在附近再找一個人附身,刻意露出血紅的右眼就好。
 
  就只是一個小小的舉動,卻顯示出小紫宸的貼心。
 
  她不希望彭哥列知道我的精神附在他們其中兩個人身上,僅管她根本沒有問我為什麼要附身在別人身上,毫不猶豫相信我的決定。
 
  「這個是……小紫宸隱瞞我很多事情呢。」我是在稱讚她呢,怎麼翻我白眼了?。
 
  「是你沒有問,不是我沒有說。」這也是……挺有道理的一句話。
 
  「クフフ,是我的錯,懲罰我今天都不可以離開小紫宸好了。」她真的是,太可愛了。
 
  又翻我白眼,明明面對外人只有笑容,這樣的小紫宸也是……很可愛啊。
 
  一整天的健康檢查過去,小紫宸明顯累了一直在打呵欠,我只能在檢查空檔時間拍拍她的手安慰她。
 
  小紫宸的身體狀況遠比外表看起來得更糟糕,不,甚至說外表只是她幻化出來的假象我都願意相信。
 
  當初人體實驗過後我不僅掌握六道輪迴的能力還能夠附身在他人身上,我用這個方法毀滅不少黑手黨,甚至讓蘭奇亞受我操控滅了自己的家族。
 
  我向來依賴這個能力,可以出奇不意也可以深入敵人內部。
 
  可是那天,我本來想在對上彭哥列那個預定好的繼承者時也使用這個能力。
 
  那個心慈手軟的彭哥列澤田綱吉對自己人毫無戒心,對女性更是。
 
  我第一個想到要附身的對象就是坐在那個阿爾柯巴雷諾身邊的小紫宸;她是在場唯一一個保有戰力沒有受任何傷的人。
 
  儘管身上有她之前自傷的傷口,但是看她能夠行動自如我想她會是最好的選擇,特別是一旦附身到她身上就能近距離襲擊阿爾柯巴雷諾,他就算不死也會受點傷,足夠給澤田綱吉心靈上的打擊。
 
  他們關係越好打擊就會越大,如此一來我就能在一瞬間攻擊到澤田綱吉並且佔有他的身體了!
 
  之前在她沉睡的時候用三叉戟稍微在她身上製造傷痕是我最正確的決定──當我的意識轉移到她身上之前我是這麼想的。
 
  一轉移到她身上,就一瞬,連一秒的時間都沒有我立刻逃回我的本體。
 
  那具身體太奇怪了,明明看起來完好全身卻不斷傳來劇痛,就連呼吸都好像不能夠吸取到氧氣一般。
 
  我的本體在失去控制的一瞬間便倒落在地,只能看著她的方向不停思考剛剛到底發生過甚麼事情。
 
  我連轉移到其他人身上都沒有辦法了,太痛,真的太痛了。
 
  如果這是她日常感受到的痛覺那她怎麼行動自如的?
 
  如果她知道我能附身到她身上因此刻意阻擋她又是怎麼做到的?
 
  我不能理解,直到犬跟千種進來對彭哥列說起那段人體實驗的過去、直到她一臉心痛地問他們需不需要幫忙、直到她揪著胸口一臉難受地看著我……
 
  直到犬大喊她也經歷過人體實驗為什麼要站在彭哥列那一邊。
 
  那就是她經歷人體實驗後所得到的結果嗎?不論她本身得到什麼能力,那種痛苦、那種幾乎讓我無法忍受的痛苦就是人體實驗的後果嗎?
 
  彭哥列到底在她身上做了什麼?
 
  之後的日子裡我看著她如同平常人一般生活,甚至用特殊的能力替我治療傷口。
 
  她操作那具身體的時候完全沒有異常,但是我一旦附身上去,就會感到十分難受,連呼吸都無法自主的難受。
 
  答應彭哥列門外顧問來到義大利一來是想知道小紫宸的身體到底怎麼了,這次身體檢查正合我意,二來……彭哥列總部裡面我也趁機控制了一些人,就算當初人體實驗的數據幾乎都被銷毀,也一定還有一些檔案被收存。
 
  稍微有點規模的黑手黨都是這樣,再齷齚的過去只要有一點可利用價值都不會放棄。
 
  結束身體檢查,我們上車後小紫宸拆開醫療人員給她的餅乾禮盒迫不及待地吃了一塊,腹名聲響徹整個小車。
 
  看她羞紅著臉面對我,我也拿起一塊餅乾吃下去。「小紫宸是真的餓了呢。」
 
  一整天什麼都沒有吃,這是正常的生理反應,就像我也傳出腹鳴聲一樣。
 
  「我們同居之後好久沒這麼晚才吃東西了,真懷念小紫宸煮的飯。」看著她臉變得更紅,我更滿意了。
 
  我第一次這麼在乎一個人,既然決定不放手,就必須完全掌握住。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