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家教】Copia di(六道骸x自創) 38

千首閣 | 2021-07-27 00:15:12 | 巴幣 0 | 人氣 43


  並盛住宅區的街道上,夜幕才剛剛拉下、街燈正一盞一盞的點亮,六道骸跟岳紫宸牽著手散步一般慢慢朝他們的目的地走去。
 
  仔細看,岳紫宸手上的戒指隱隱冒出一條紅色的光線指著正前方的位置。
 
  「我的烤全雞……」瓦利亞怎麼這麼不會挑時間來,這時間正是家戶在準備晚餐的時間,等他們回去肯定一點也不剩了。
 
  犬一定會把她最喜歡的雞腿吃掉,本來她是想帶著雞腿出門的,可是邊走邊吃形象不好也容易沾染灰塵,最重要的是還要十分鐘雞肉才能熟。
 
  「クフフ,小紫宸餓的話我們等等去外面吃吧。」他也覺得犬會把東西吃光,不過這邊的事情比較重要,只能先委屈一下小紫宸,「我們好久沒約會了。」
 
  從義大利回來後每天都吵吵鬧鬧的,安排給犬跟千種的任務完成得越來越快,就連庫洛姆的練習也漸入佳境,三人在火焰的使用上都有一定的成果出現,跟小紫宸獨處的時間只剩下引導夜之戒能力的時候。
 
  聽六道骸說約會,岳紫宸紅了臉,幸好天已經暗下來街燈沒辦法照亮這點細節。
 
  「不過小紫宸最近不能吃冰,聖代不能點。」六道骸意有所指地看了她的下腹部一眼,儘管只是在指月經來不適合碰冰冷食物,眼神看起來依舊曖昧。
 
  「……我知道。」她不會為難自己,不過骸記得也太清楚了。
 
  而且還提前幫她把東西都準備好了,她的經驗來說大部分男性都不喜歡碰那些東西。
 
  兩人就在這樣曖昧的氛圍中走向事件的觸發點,某一個人煙稀少的巷弄之中。
 
  他們到的時候正好趕上瓦利亞全員出現,岳紫宸手上的戒指紅光指向貝爾菲戈爾;當初是記住他的靈魂來確認瓦利亞的位置,戒指的指向自然是他。
 
  「啊,那兩個就是首領跟副首領了吧?」看著最後才出現的XANXUS跟被他一把推開的史庫瓦羅,岳紫宸挑高眉毛覺得意外,「我到現在還是覺得暗殺組織欺負中學生團體很不可思議。」
 
  如果雙方都化成遊戲角色的話,先不提各種能力數值,光是經驗值跟等級就差了十萬八千里吧,一對一的戰鬥條件簡直匪夷所思。
 
  怎麼看都是極其不公平的條件,彭哥列內部是沒有人提出異議,還是提出的人都被瓦利亞當成問題解決了?
 
  「欺負嗎?」那還得看對象,他不認為瓦利亞那個阿爾柯巴雷諾打得贏他,而且對上小紫宸的人更是不需要去想就知道後果了,「小紫宸不先關心那個遮蓋住全身的人?他應該是夜之守護者。」
 
  岳紫宸飄了一眼站在樹叢旁幾乎快被隱去身影的人,不得不說對方……「我開始相信二代夜守是我的母親大人了。」
 
  「喔?對方很強?」小紫宸只看一眼就能夠知道對方強弱的能力他不會質疑,但是那個自稱二代夜守的親傳弟子很強嗎?
 
  夜守的消息他也是不久前才打聽到的,聽說是二代夜守的親傳弟子,當初小紫宸在受苦的時候他也在旁邊旁觀。
 
  「不,他連入門線都沒跨過。」雖然他身上有使用魂術會發出的特有氣息,但那很明顯跟他本人的魂魄一點關係都沒有,這種情況只能推測他是使用他人製作的符具了,「他一次死亡的痕跡都沒有。」
 
  雖然很殘忍,但是只操縱靈魂的道士入門條件比操縱軀體的更加嚴苛,第一條件就是死亡;身體跟魂魄都必須經歷過死亡讓身上沾染死氣,死得越多次越能提高基本數值。
 
  當初的人體實驗也是為了讓這具身體體驗死亡吧,那個緊湊的實驗進度骸說是虐殺確實是,目的從來就不是開發藥物,而是殺死這具軀體。
 
  死過的軀體會留下一些痕跡,死過的魂魄也是,她只要看一眼就能明白了;那個人一次都沒有死過,儘管瀕死過但那和死亡依舊距離遙遠。
 
  不過他使用過的符具有母親大人的殘魂,母親大人究竟想做什麼呢?現在好像不太適合思考這些。
 
  「走吧,門外顧問要出現了。」十代目的父親第一次到他們家時,她就給他的魂魄做了標記,習慣使然沒想到這麼好用。
 
  「恩。」六道骸牽著她的手走近人群,第一個注意到他們的依舊是一秒抬頭的里包恩,「晚安,這邊真熱鬧。」
 
  「你們的情報網不錯嘛。」里包恩壓低帽沿、手上的槍蠢蠢欲動,要不是瓦利亞跟六道骸現在都屬於彭哥列的一員,他早就打下去了。
 
  「謝謝稱讚。」六道骸笑著回應,接著便轉頭看向原本要攻擊的XANXUS,「這算是彭哥列的內鬥嗎?」
 
  「你們也是那個懦弱小鬼的同伴嗎?女的有夜之戒吧,男的是雲還是霧?」史庫瓦羅直接點名他們兩個,他剛才就注意到了,不過兩個小鬼又能做什麼?
 
  「只不過是一群小鬼,雲也好霧也好,早晚都要死的。」
 
  「阻礙大人的我都會殺掉!」
 
  「現在嗎?」不管上方的喧嘩,岳紫宸按著自己的包包問六道骸,他們說好要為這場衝突加一點柴火,時機她不太會掌握只好問骸了。
 
  「恩……可以。」在開戰前先展露出他們的一部份實力,畢竟現在的發展跟那個既定的漫畫過程不一樣,他們有更有利的路線可以選擇。
 
  得到肯定回答,岳紫宸打開包包拿出一個閃亮亮的王冠戴上,對著貝爾的方向露出燦爛笑容。
 
  「死、小、鬼!」看到熟悉的王冠,貝爾立刻想起那一天在彭哥列總部他被釘在原地不得動彈的事情,最令人火大的是他的王冠居然被兩個小孩搶走了,「王子的東西妳也敢拿,現在可以殺了他們對吧?」
 
  貝爾話才剛說出口攻擊已經到位,十幾把小刀射向岳紫宸的方向,卻在她眼前一步的距離停了下來,全數定在空中就像時間靜止了一樣。
 
  「好久不見,真的很謝謝你把這個王冠賣給我,這是我義大利旅行最滿意的戰利品了,瑪蒙。」彷彿嫌火燒得不夠旺,岳紫宸繼續開口,「你們是來日本觀光的嗎?我可以介紹你們一些不錯的景點。」
 
  看她燦爛的笑容、親暱的問話,要不是剛剛的情況一觸即發、要不是她眼前的小刀銳利逼人,澤田幾乎要相信這只是一場彭哥列內部的交流會而已。
 
  「妳還欠我五十萬美金。」看到那個王冠,瑪蒙也聯想到當初那兩個小鬼,雖然外貌跟身形都有大幅度改變,不過他們絕對是一夥的!「快點付錢,然後去死吧!」
 
  「說的也是,你們看起來是全員到齊了,不如擺個帥氣的姿勢讓過往民眾參觀收取參觀費如何呢?」拿出一疊正對瓦利亞人數的黃紙,岳紫宸笑著繼續說,「這次也是八個小時?在日本戰隊系列是很受歡迎的,姿勢夠好看的話五十萬美金肯定很快就入帳。」
 
  看到熟悉的黃紙,澤田想起當初莫名其妙不能動彈的事情。
 
  「吵死了,垃圾們。」XANXUS左手燃起憤怒之炎,準備將眼前吵鬧的小鬼全殺了。
 
  莫斯卡錄下的影像,那天似乎有誰闖入彭哥列總部讓他手下那些廢物都無法動彈,包含莫斯卡,這種人必須馬上消滅!
 
  「到此為止了,XANXUS!」
 
  就在他要攻擊的時候一把十字鎬被甩到他面前,插入土中阻止了他的動作。
 
  「啊,那個人是──」隨著獄寺的驚呼,所有人看向十字鎬的主人,澤田家光。
 
  「老爸?」看到熟悉的人,澤田驚呼出聲。
 
  「啊,那是十代目的爸爸嗎?」雖然在他修練的時候救了他一命,但是他還以為只是個奇怪的中年大叔。
 
  「家光……」義大利那邊不是說絆住他了嗎?那些垃圾!
 
  「你、你來做什麼?」他們的計畫不會曝光了吧?
 
  「XANXUS,你的部下想對我這個門外顧問動手嗎?」看史庫瓦羅舉起劍,澤田家光出聲問,「你們在彭哥列總部鬧出的騷動雖然九代目表示不追究了,我還是對他最近的決定有意見,特別是讓你們繼承彭哥列十代一事。」
 
  「於是我對九代目提出異議的質問狀,剛收到他的回覆跟敕令。」他拿出兩份紙捲,瓦利亞的人立刻沒了聲音。
 
  「為什麼老爸他會做這些事?」看著眼前對峙的兩人,澤田越看越不明白,他老爸是巴吉爾的師傅這件事情已經讓人不敢相信了,現在連瓦利亞好像都很怕他的樣子,到底是怎麼回事?
 
  「門外顧問,那是家光在彭哥列當中的職務。」對於他的疑惑,里包恩理所當然做起解說的工作,「是彭哥列的一員卻不在彭哥列編制中,平時是局外人,在緊急狀況或者重大事件發生時卻擁有僅次於BOSS權限。」
 
  「啊?老爸他的權限僅次於九代目?」老爸是這麼厲害的人嗎?他怎麼從來沒有聽說過!
 
  「而且BOSS跟門外顧問對於繼承人的挑選各有一半的權利,兩邊可以將各自持有的半枚戒指交給自己屬意的繼承人,門外顧問跟BOSS挑中不同繼承人的情況是很少見的。」
 
  本來只是走個流程而已,沒想到XANXUS居然能讓九代目回心轉意,明明那場事件之後所有人都認為XANXUS不可能得到繼承權了。
 
  「所以戒指的形狀才會這麼奇怪……」
 
  「澤田先生,這是九代目的敕令。」巴吉爾將一份紙捲交給澤田,另一人將另一份紙捲交XANXUS手上。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