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家教】Copia di(六道骸x自創) 39

千首閣 | 2021-07-28 00:20:21 | 巴幣 0 | 人氣 38


  澤田打開那份紙捲,死氣之火印在上方讓他嚇了一跳。
 
  「死氣之火……」原來可以印在紙上面嗎?「話說都是義大利文我看不懂啊。」
 
  「那是九代目的火炎印,是真的敕令。」瑪蒙看著XANXUS手上的敕令,說出這句話。
 
  「那就不一定了。」站在人群的角落,岳紫宸小聲地說出這句,聲音小到只有跟她一起的六道骸聽得到。
 
  死炎印不過就是死氣之火印在一張紙上,儘管一開始他們也失敗過幾次,不過有骸的頭腦、威爾第的智慧加上那個人的幫助,他們也做出很棒的成品。
 
  「小紫宸忍忍。」現在還不到那個人出場的時候;時機是最重要的,雖然不能改變所有的戰局但是一些不必要的流程可以省略,減少麻煩。
 
  「呵呵,簡單說的話是這樣的。」他都忘記自己的兒子沒學過義大利文了,「之前我覺得適任的繼承人是家光的兒子澤田綱吉。
 
  或許是最近死期將近的原因吧,我的直覺告訴我有人更適合接任這個位置,那就是我的兒子XANXUS,他才適合擔任彭哥列十代目。
 
  但是這樣的決定一定會有人不服,如今家光拒絕讓XANXUS繼承戒指,我本身也不希望家族之間爆發無意義的抗爭,所以將進行大家都公認的彭哥列決鬥,也就是:擁有同種類戒指的人將進行一對一的對決。」
 
  先不說那個人是九代目的兒子,為什麼老爸要拒絕將戒指交給他啊!
 
  「要一對一對決?」他們怎麼可能贏暗殺部隊啊!
 
  「是啊,上面寫著靜待指示。」本來他還有異議,不過這的確是彭哥列內部公認的方法,他也無話可說。
 
  「指示是……」山本跟獄寺同時發出疑問。
 
  「讓你們久等了,這次的戒指爭奪戰將由我們負責擔任裁判。」黑暗中突然出現兩個女人,她們拿出蓋有死炎印的敕令為自己的話做佐證,「我們是直屬九代的切爾貝洛機構,關於戒指爭奪戰我們的決定等同九代目的決定。」
 
  「九代目說這是為了讓所有家族成員都認同,不得已所採取的措施,你沒有意見吧,XANXUS先生。」其中一名女子看向XANXUS,詢問他的意見。
 
  「……」XANXUS沒說出任何反對的話語,這本來就是他們安排好的。
 
  「謝謝你的合作。」她用平淡的語調道謝,想再繼續說下去卻遭到澤田家光的插話。
 
  「慢著,我沒聽過什麼切爾貝洛機構,怎麼可以交由妳們來做決定?」要做決定還多的是人,九代目怎麼可能命令誰都沒聽過的人來做裁決?
 
  「你的異議不被接受,我們是直屬九代目的機構只聽從九代目的命令。」切爾貝洛冷淡地拒絕。
 
  「什麼?」她們到底是哪裡冒出來的?手上的敕令看起來是真的,可是他也沒聽過這個機構!
 
  「哎呀,真可惜。」魯斯利亞幸災樂禍,可惜下一秒他的笑容就變了調。
 
  「確實可惜,九代目的敕令這裡還一份。」六道骸拿出一份紙捲,所有的人目光聚集到他這邊,「這一份也是剛收到,由九代目的雷之守護者賈納許·Ⅲ送來的。」
 
  「不可能!」
 
  「你們是什麼人,怎麼可能收到九代目的敕令!」
 
  看到他拿出蓋有死炎印的敕令,史庫瓦羅第一個慌了心神。
 
  九代目他……總之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小鬼不可能收到九代目的敕令!
 
  不只瓦利亞,所有人都一臉不敢置信地看著冒出來的第三份敕令。
 
  「你說是賈納許送來的?」他們在搞什麼鬼,九代目的守護者怎麼可能跟夜守扯上關係?
 
  義大利那邊的混亂家光說過目前調查出來是XANXUS心情不好的時候,彭哥列總部的人恰巧惹火他,所以他讓手下將所有人打傷。
 
  理由十分古怪不過XANXUS本來就是這種人所以他們也不意外,唯一讓人疑惑的是九代目性情大變,原本那麼溫柔的九代目在沒有完整調查之前一口咬定是彭哥列總部的人員問題。
 
  關於這一點還有XANXUS突然的出現,門外顧問組織還在暗中調查,日本這邊無論用什麼理由都要把瓦利亞留住。
 
  可是他們沒有查出九代目的守護者什麼時候跟二代夜守的女兒接上頭了,雖然賈納許跟二代夜守是最有話聊的,但是他跟她女兒應該沒有接觸過才對。
 
  「雷守先生說九代目最近就醫報告跟我一樣不理想,為了逃避打針、吃藥躲起來了,他想到二代夜守有靠著血氣尋人的能力,特別來詢問我是否能夠用相同的方法找到九代目。」岳紫宸笑著說出聽起來很胡扯但又有一點點道理的原因,語末還拿出手機打開一段影片,「上次視訊的時候我有稍微錄到一些,雷守先生感覺是個開朗又有趣的人,頭髮挑染的部分我挺喜歡的。」
 
  『……我明白了,之後的部分麻煩妳。』影片中出現的人確實是澤田家光他們熟悉的九代目雷守,所有人更加沉默了。
 
  「敕令的死炎印跟內容你們有疑慮也可以拿去做確認,彭哥列內部的事情我們不在乎,只不過想起來順便轉交而已。」六道骸狀似不經意地將手中的紙捲往上拋給瓦利亞那方,笑容平靜地看著事情發展。
 
  他知道XANXUS的計畫時很意外,也覺得挺不可思議的,一個一直以來表現都如此暴躁的人會有如此城府,說到底,那是彭哥列內部的問題他不想插手。
 
  只不過那個男人卻突然出現,在他們離開義大利的那一天。
 
  他們要登機前遇到來送機的拉爾‧米爾奇,簡單道別後岳紫宸卻站在原地不肯動,她說:『有人找我,可以再等一下嗎?』
 
  『那就打電話叫他快一點,連準時都不會嗎?』最近彭哥列總部的調查出了點麻煩,導致拉爾的語氣也變得煩躁許多。
 
  今天來送他們離開也是特別挪出的時間,要是調查情況沒有進展,接下來就要攻入彭哥列總部了。
 
  『我不知道是誰只知道對方在找我,而且非常著急。』說完,岳紫宸轉頭看著機場入口的方向,『來了,男性、雷屬性、跟彭哥列有關係。』
 
  拉爾他們同樣看著那個方向,根據岳紫宸的提示找到了一個符合所有條件的人,『雷之守護者!』
 
  看到突然出現的九代雷之守護者,拉爾心裡覺得不妙。
 
  早在昨天他們老大說見到的九代目態度很奇怪,而且他身邊的守護者都不在的時候她就覺得有點不太舒服,現在雷之守護者出現在這裡是不是代表九代目出事了!
 
  他們看著那名身高過人,穿著西裝、前髮還做了些許挑染的男子快步走到眼前。
 
  他停下腳步正要開口,岳紫宸便抬頭對著他微笑。
 
  『我需要一滴血才能找到你想要找的人,需要對方親人的一滴血,越親近的越好。』
 
  『妳怎麼知道──』
 
  『這不正是,你們選擇找我的原因嗎?』
 
  那個時候的小紫宸給人的感覺很不一樣,那雙眼睛彷彿看不到東西一般失去了平時的活力。
 
  就像是沒有靈魂的人偶一般,因為接收了指令而有所動作。
 
  看XANXUS那邊的人接下那捲偽造的敕令,六道骸笑得令所有看他的人都不自覺地感到寒冷。
 
  他們偽造的敕令不管是筆跡還是死炎印據九代目的守護者評價都是完美,只不過內容很特別,戒指爭奪戰必須由九代目的守護者旁觀。
 
  只有旁觀,沒有評斷的權利。
 
  「這種內容不可能是九代目寫出來的!」讓XANXUS看過內文,史庫瓦羅也跟著掃了一遍隨即怒斥出聲,「你們到底是從哪裡取得這種偽造的東西!」
 
  「……內容是什麼?」看瓦利亞那方激動的模樣,澤田家光不禁懷疑起那捲敕令。
 
  不管是切爾貝洛還是六道骸那邊都不可能有九代目的敕令才對,然而他們都取得了,而且上面的死炎印跟他過去看到的都一模一樣。
 
  「九代目表示這次的戒指爭奪戰會讓他的守護者來觀看,只有觀看沒有任何介入或者評斷的權利。」回答澤田家光的問題,六道骸轉頭看向史庫瓦羅,「九代目的守護者送來的敕令若是偽造的,那麼彭哥列門外顧問都不認識的切爾貝洛機構不是更可疑嗎?」
 
  「雷守先生說要去市區找個住的地方,要是大家都沒意見的話,我打個電話詢問他是否方便趕過來如何?」岳紫宸拿著手機笑著看向瓦利亞,她個人認為這種舉動會激怒他們,不過骸說這樣對他們這邊比較有利她就相信,「在他過來之前我們先去吃點東西再集合?或者大家一起去吃飯?」
 
  「……哼。」他記住這兩個垃圾了。
 
  史庫瓦羅本來還想爭吵一番甚至想過要動用武力,聽到XANXUS憤怒地哼聲才忍了下來;為了他們的計劃現在不可以對澤田那邊的人動手,敕令上也只寫要讓現任守護者旁觀而已,他們的計劃一樣可以進行,現在就暫且忍一忍。
 
  看XANXUS沒有任何意見,切爾貝洛兩人對看一眼禮貌地向瓦利亞要過那捲敕令,觀看後又將敕令遞交給澤田家光。
 
  「死炎印是真的,我們將遵從九代目的指示讓現任守護者在一旁觀看這場戒指爭奪戰。
 
  這次的情況,現任首領認為以XANXUS先生為首的瓦利亞八人較為適任、門外顧問則認為以澤田綱吉先生為首的八人較為適任。」
 
  雙方將要以性命來證明誰才是真正適合戴上戒指的人,地點定在深夜的並盛國中,詳細情況我們明晚十一點會說明,請雙方守護者務必到場。」
 
  切爾貝洛的兩人輪流說完這些話後便離開了,就像她們出現時一樣的莫名。
 
  「等等,為什麼會在我們學校舉行?」澤田晚了一步,說出質問的時候對方早已沒了蹤影。
 
  現場的氣氛因為剛剛不斷的新消息顯得詭異。
 
  瓦利亞那方看著岳紫宸跟六道骸,正在盤算是現在把他們宰了好新仇舊恨一並解決避免對方影響他們的計劃,還是忍一時風平浪靜,等拿到繼承者位置再清算。
 
  門外顧問那方看著瓦利亞,總覺得切爾貝洛的出現跟他們在義大利引起的騷動甚至跟九代目現今的行蹤都有關係,可是調查還沒有結果,今晚就要趁著瓦利亞在日本的時候對總部進行突擊。
 
  澤田綱吉這方顯得混亂許多,山本跟獄寺還有笹川還在消化剛剛得到的訊息,他們早對瓦利亞的到來有心理準備甚至還特地為此進行特訓,里包恩看著六道骸那方不知道他們在打什麼主意,澤田本人則是接收過多的訊息量滿腦子都是混亂。
 
  六道骸這邊就簡單多了,確認了九代目的守護者可以參與這次戒指爭奪戰的旁觀、讓瓦利亞知道他們的能力不是完全輾壓另一方,以及他們自己可以在彭哥列之間站穩一個特殊的地位;這三點都確立後六道骸牽起岳紫宸的手,心情很好地露出笑容。
 
  「我們去吃飯吧。」他們離開家到現在正好半小時,想必犬已經把雞肉啃乾淨了。
 
  「阿綱,我肚子餓了。」
 
  「一平也是。」
 
  「阿綱哥,我肚子也餓了。」
 
  正值晚餐時間,一個人提起吃飯的話題,所有孩子都忍不住抱怨起來。
 
  「十代目,我們先走了。」對澤田揮手道別,岳紫宸也不忘跟還未離去的瓦利亞打招呼,「瓦利亞的各位有機會再一起玩,真正的『夜守』不會用這種東西攻擊別人,有機會再跟你們介紹夜守的能力。」
 
  岳紫宸不知道從哪裡拿出貼著符紙的小人,那個小人只有她手掌心一半不到的大小,當她輕輕一捏,那個站在草垛旁一直沒有出聲的瓦利亞成員便倒地不起,沒了動靜。
 
  「裝死不是好選擇,這邊很多蚊子,越晚會越多。」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