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末日之戰-接近黎明前的破曉(二)

冷〞 | 2021-06-08 16:01:37 | 巴幣 2 | 人氣 39

連載中末日之戰
資料夾簡介
家族紛爭、世界的秘密,原本該是遙不可及的。 一件一件事的發生一層層的抽絲剝繭, 所有的指向,都傾向於那早已被毀滅的家族。 ===== 如果當時沒有遇見你...

幾日後
墨白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無法置信的看著手中的通知單,
她覺得她深深的被坑了,而且是那種讓她無法生氣的那種。

她手中的通知單正是 漠玥高中 的入學通知單。
據說這所 漠玥高中 只收 魔影師,雖然說以她目前的情況的確是要找一個能掩人耳目的身分,但是高中生什麼的她還真的沒有想過……不!是一丁點都沒想過!也不想去想!

重點是!那個普通學校不好挑,居然挑這種明星高中,是想怎樣?更引人注目?

墨白無力的癱在沙發上,然後伸出手拿起茶几上的組織用手機。

她撥通一個署名哥哥的電話,沒多久電話就接通了。

「喂!現在是什麼情況!報什麼高中!我哪裡有空讀什麼高中!!」一接通墨白氣急敗壞的對著還沒來得及說半個字的對方狂吼。

被吼的人非但沒有生氣,還安撫著氣炸的妹妹「別氣別氣~哥哥是用心良苦啊。哥哥一直想讓妳去上學,可是一般學校哪配得上我可愛的妹妹?」

「少在那邊說風涼話,說!商量呢?都不用商量的?」以前可能讓他哄過去,可是現在事態嚴重所以那可能讓他就這樣哄過去?

「如果我跟你說,妳會答應嘛?」對方可憐兮兮的聲音傳進墨白的耳朵,令墨白瞬間沒了怒火。

墨白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誰讓他是最疼愛自己的哥哥呢?「冷赤祤!」墨白嚴肅的喊了對方的名字。

「是!」也許是對方聽見墨白呼喚中的的嚴肅,所以冷赤祤也跟著嚴肅了起來。

「下次做決定之前跟我商量或是提前通知,好不好?」墨白除了無奈還是無奈。

聽到這個語氣冷赤祤想也沒想的說「好,哥哥答應妳。」

「算了算了!學校的事……我下週會去報到……」墨白想著自己已經被坑了,那就只能繼續被坑了,反正小心一點應該就不會露餡。

「我的妹妹真乖~另外我有找人替我照顧妳,不過這不代表哥哥就不愛妳哦!哥哥有空也會去看妳的!」

「你說的是誰?」墨白反射性的質問。

「啊……關於他的事我也不方便多說,我想他近期應該會聯繫妳或是跟妳見面,哥哥還有事就先這樣,下次聊!」對方說完就直接掛斷電話,讓墨白思考的時間都沒有。

等墨白反應過來的時候……「啊!這個該死的殺千刀,下次讓我遇見我一定要把你打到叫我爺爺!!」

到了下午,
墨白進到書房拿出放在保險箱的任務資料。
墨白認真的看著資料上的情報思考著。
"唔……看來目標離漠玥高中很近啊……看來是個好機會……"

這次墨白此行的目的是為了有關於魔力毒品的事……
據說服用了那種毒品,可以讓普通人短時間之內變成 魔影師,
據說長期服用會給身體帶來不好的影響,比如:器官衰竭、細胞突變、胎兒畸形……等等。最後導致死亡……

畢竟普通人天生體質就與魔影師不同,無法承受魔力。

所以世界政府規定不可研發、使用讓普通人變成魔影師的相關物品。

不過近年來世界政府發現有這種名為Crystal的魔力毒品。
這種毒品無色無味,使用方法、製造成分、製造產地、取得方法都無從得知。

但是使用人數卻在大大提升,讓政府無法放任不管,所以出動ISC、SIB以及各國區政府調查。

如今查了那麼久,終於有些眉目,但由於不能打草驚蛇,所以只派少數人先進行搜查。

墨白在書房的白板上寫上幾個重要的資訊就收起手中的資料,決定明天去一趟漠玥高中,去探路順便看看目標。

正當墨白將資料鎖回保險箱時,書桌上的筆電突然跳出訊息聲。

將保險箱鎖好,墨白坐回書桌前,她點開她私人的信箱,裡面正躺著一封沒有標題的加密訊息。

「嗯?……這是?」墨白好奇的點開訊息。

"Ink你好:
相信妳已經從Kerry那邊聽說會有人聯繫妳了。很抱歉,用這種方式聯繫妳,因為我必須保有我的隱私,為了能跟妳保持聯絡,以下是我研發的通訊軟體,請妳載到電腦以及組織的手機裡,妳可以透過那個軟體跟我聯繫,但很抱歉我暫時無法跟妳見面,如果有問題或是需要幫忙就聯繫我。這封訊息請妳在下載完軟體後刪除。  Night "

墨白看著眼前的訊息,有些發懵,尤其是那個Night,組織有這個人嗎?

墨白躁煩的捏了捏右耳垂,手指碰觸到右耳垂上的銀製耳釘,冰涼的觸感瞬間讓躁煩的墨白冷靜了下來。

捏耳垂的這個動作是墨白躁煩、生氣、思考事情、壓抑情緒,的時候習慣性的動作。

銀製耳釘是冷赤祤知道墨白的這個習慣所訂製的。
注入了魔力讓耳釘擁有極冰屬性的寒氣,只要一觸碰到寒氣就會在身體各國角落擴散,讓墨白瞬間冷靜。

「啊,反正載了就知道了嘛!」墨白冷靜下來後決定載了在問。

墨白在電腦以及手機載下軟件。
安裝好墨白快速的打開軟件,打上帳號以及使用放在一旁的魔力認證儀認證魔力以及本人資料。

註冊好了之後,跳出了跟一般通訊系統類似的視窗,好友欄位裡面不知道為什麼有兩個好友,一個是剛剛信件最後留下署名Night,另一個則是一樣沒聽過的名字Evan。

略過Evan,我馬上傳了訊息給Night。

Ink:"你是誰?你真的認識我哥?"

對方並沒有馬上已讀,墨白緊盯著電腦螢幕,似乎今天沒得到答案她不會放過任何人似的。

不知道過了多久,天色漸漸暗了下來,墨白等的有點餓了,她想著要不要先去餐廳吃晚餐在繼續等的時候,訊息被已讀了。

Night:"我是誰,並不重要不是嗎?"

墨白看著螢幕啞口無言。
這人怎麼這樣?還能不能愉快聊天了?

Ink:"對於我,很重要。既然你認識我哥,你就應該知道理由。"

這次墨白的訊息在傳送後馬上被已讀了,太好了!這就代表對方現在還在!

Night:"很高興妳知道該懷疑什麼。但我也不能相信妳。至少我需要等我們正式見過面還有更深入的認識才能向妳說其他事。"

墨白看著對方的訊息表示贊同,但至少她還是要討點利息的!
不然太不公平了。

Ink:"你的觀點,我認同。但我想我哥有向你提起我,那麼相同的他告訴你關於我的資料,在你可以回答的範圍內,我也想知道你的。"

此時對面房間的Night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著螢幕神色有些讚許。

對方雖然Kerry的妹妹,但可以沉的住氣,也不至於吃悶虧,Kerry的妹妹跟她哥哥很不同。

Night:"修。我的名字。"

墨白看著螢幕,感到驚喜。
她其實有點不抱希望可以討到點利息的。

Ink:"我們什麼時候見面?"

Night:"不會太久。詳情會在通知你。先這樣。"

關掉墨白的聊天視窗後,這時另一個聊天視窗跳了出來。

Evan:"晚餐要吃什麼?"

Evan是他的左右手,平時不怎麼出門的他,幾乎都靠Evan的照顧。

Night:"隨便。"

沒多久大門傳來門鈴聲,Night離開沙發為某個好友兼助手的人開門。

「修,我……我跟你說!我剛剛……」門打開的第一眼Night就看見Evan嘰哩呱啦的講八卦。

「等等在說,先進來吧。」Night打斷他的話,先將人領進門。

兩人回到客廳,Evan熟門熟路的坐在沙發上。

「所以我剛剛聽到我們平常吃的拉麵攤的老闆說他老婆出軌,超勁爆的!」Evan一坐上沙發就忍不住繼續嘰哩呱啦了起來。

「嗯。」這是平時Night給他的回應。

「是怎樣,就不能給點反應嗎?」Evan不滿的說著。

「我有一件事要讓你做。」Night無視他的抱怨,開門見山道。

正在拆食物包裝的Evan聽到有事情,手上的動作雖然還在繼續,但是也馬上進入狀態。

「這次要調查誰?對方跟我們這次任務有什麼關係?需要派人盯住嗎?」

Evan的工作就是輔助Night,Night擅長駭客、研發軟體、蒐集情報、戰術策略、分析資訊,而目前也還沒有Night查不到的事...
嗯...除了Crystal應該就沒其他的...吧,應該。

所以Evan的工作就是要幫忙Night蒐集資料、調派人員以及幫快被資料堆壓死的Night分析資料。

「這次是Kerry的委託。」Night一貫的面癱表情難得出現一點星芒。
  
看見Night的表情,Evan好奇的問「我以為你厭煩這個朋友。」

Night知道眼前人在想什麼,反正也沒有需要迴避他的需要,於是淺笑道「這次給我的委託有點有趣。」

Evan很難得看到Nighe笑,這令他很好奇!

「他要我照顧他妹妹。」

聽到Kerry有妹妹,Evan八卦之魂瞬間亮了起來。
他趕緊將手中的食物弄好,雙眼放光的看著Night「Kerry有妹妹?真假?幾歲?有照片嗎?」

聽見Evan的話,Night皺了皺眉。
他突然覺得這件事不應該跟Evan說,免得那天被那個妹控砍了。

想到這裡Night深深的嘆了一口氣「……我想,你還是忘掉我說的好了。」

「怎樣啦,我哪裡不好了?」Evan不滿的看著眼前的人。

Night接過Evan倒好的拉麵,本來不想理他,但是想想如果沒有拜託Evan他可能沒辦法時刻照顧Ink。

「書房,桌上的藍色紙袋」Night說完就開始吃著他的晚餐。

「好喔!」

Evan跑去書房,拿出Night說的東西然後回到客廳。

「我能看?」Evan問,Night這裡有太多重要的資料了,所以保險起見他都會問能不能看。

「看。」Night頭也沒抬的回答。

「喔喔!好!」Evan開心的打開紙袋。

裡面是一份資料,仔細一看是一份詳細的身份資料。

「這個資料你自己查的?」Evan好奇的問,因為平常這種調查身家的事情Night都會讓他做。

「我讓上面去查的,我可沒那麼多閒時間。」Night回答。

Evan有點驚訝,而這份驚訝並不是因為他能請動上面的人幫他查,而是這身份資料撇除Night,居然還要上面的才能查到。

「這是Kerry的妹妹?」Evan雖然嘴上在問,但是心裡其實已經有答案了,畢竟Kerry在ISC裡面是很機密的。

Night瞇起眼睛淡淡的看著Evan「你不是心裡早就有答案了嗎?」

Evan沒有接話,他看著眼裡的資料,越往下看Evan的臉色也越發難看。

「她是Kerry的妹妹?那麼她就有可能是那【赤之一族】的人?」Evan無法置信的看著Night。

魔影師之間有幾個特殊的家族,稱之為 魔閻種族。

魔閻種族之間都保持著友好的關係,所以不會有種族之間的紛爭問題。

魔閻種族的後代有高達90%都是魔影師,而且實力堅強,而且家族幹部也幾乎都是特階魔影師,即使派出魔影軍隊,也不一定能滅掉一個族。

而魔閻種族最強的就屬於【夜之一族】了,但夜之一族在五年前突然被滅族,兇手以及倖存者直到今日政府也沒查出什麼。
但【夜之一族】本家被滅之後,旁系也急忙跳出來繼承族產。
總總下來,時在很難不令人多想,不過本家以及旁系之間的鬥角,對於政府來說不是什麼太令人驚訝的事,但是如果是因為旁系或是其他勢力導致本家滅亡,政府就一定會介入,只能說【夜之一族】的事很令人遺憾,一直到今天就算是政府或是ISC以及SIB都無能為力。

Night把吃完的垃圾整理好後回答「嗯,但是不是那赤族就不能確定了,畢竟這個資料有點問題……應該說有人故意改過資料。畢竟Kerry是赤族的事也沒多少人知道。」

早在Night看到這份資料的第一眼,他就知道這個檔案有問題了,內容不只有真還有假的。雖然Night不敢確定那個部分是真的,不過至少基本資料看起來是真的。

創作回應

藍飛璃
我喜歡魔法~~~(吶喊)

吐個曹,其實,細胞突變跟胎兒畸形屬於同類的細胞變異...@@(資訊來源,俺的專業)XDDD
2021-06-08 20:42:07
冷〞
啊啊啊…原來如此!
2021-06-08 20:43:15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