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純白(四)

洺晞〞 | 2021-08-10 22:31:39 | 巴幣 2226 | 人氣 126

連載中純白
資料夾簡介
當你凝視著黑暗,黑暗也凝視著你。 若你逃離,我必定跟隨。 有誰...能夠救救我...帶我離開...

霓虹閃爍,夜色撩人。

零一襲黑色衣著、背著長形硬殼背包,站在213米高的大廈屋頂,環視著腳下的車水馬龍。

這裡是個絕佳的狙擊地點。

零將背包平放在地,將側邊的鎖打開,裡頭躺著的是一把黑色的「巴雷特M82A1」。

她將狙擊槍托起調整了一下許久未用的槍械,接著趴下身子眼睛對著狙擊鏡開始等待目標。

按照前一段時間打聽的消息,今晚目標肯定會到幾條街之外的酒吧談一筆生意,只要……她今晚一發收拾掉目標,就不需要花時間考慮其他辦法。

不過,她自己或許根本沒發現蒐集消息跟預先踩點已經花掉她不少時間。

時間漸漸的流逝,月色害羞的躲到雲的身後。

正當零以為消息有誤,思考是否先打道回府時,酒吧前停了幾輛房車。

繁華的街道上幾個男人分別下車,男人們將一名男子圍住形成保護姿態,卻又與他隔著距離。

該男子臉上戴著一副黑色滾銀紋的半罩面具、穿著黑色西裝、套著一件黑色風衣,氣質與氣場上也與其他人明顯不同。

找到了。

零托著槍身將準心對著霍空淵的腦袋,嘴角無意的勾勒出一道淺笑。

明明早就練成可以毫不猶豫、面不改色的執行任務,可是卻有一股陌生的興奮感在零體內躍動著。

是的,興奮感!這次的任務,讓她泛起了一絲不曾有過的感覺。

很快唇角的一抹淺笑被零硬生生的抹平。

零伸出食指扣住扳機,對著空氣輕聲道:「再見……」說完手指用力一扣,子彈隨著巨響劃破了空氣。

而站在街道上的霍空淵居然在零扣下扳機的同時彎下身子,作勢要撿掉落在地的鋼筆……

「碰——」子彈打在了牆上。

空氣瞬間凝結,近乎所有人都睜著雙眼愣神。

而遠處的零見自己失手微微愣住,但很快就反應過來,她必須馬上再補一槍!

隔著狙擊鏡霍空淵的視線竟恰好與她對上!

偶然?不,不對!太危險了。

零本能的瞥開視線,心裡泛起一道危險的警訊。

雖然有些不甘心,但零快速的提起狙擊槍以及背包離開大樓樓頂。

酒吧的街道上霍空淵身邊的男子看著一眾保鏢愣神,氣急敗壞大喊:「愣什麼愣!找掩護保護少主啊!」

這時眾人才瞬間回神,肉身擋住霍空淵,警戒著周圍試圖循著彈道與槍聲尋找狙擊手。

在沒有人看見的背後,霍空淵對著面前約幾條街外的大廈頂端,勾起一絲唇角。

男子看著一群沒腦的保鏢胡亂的用肉身遮擋,嘆氣……還好對方沒有繼續補槍的樣子,不然他們遲早要死在這裡。

就不知道少主為什麼要帶這群還沒完成訓練的保鏢出門……

想是這麼想,但他知道主子的命令不能違抗,主子的想法不能隨意猜測,所以即使有千百個問號盤旋在心裡,男子還是畢恭畢敬的對著霍空淵微微欠身道:「少主,需要派人手去調查嗎?」

霍空淵冷漠的薄唇吐出一句極其冷冽且低沉的話語,說道:「不需要。」說完頭也不回的走進酒吧。

事情,變得有趣了。


繞了些路回到基地的零,先去了趟「情報蒐集室」,這裡是組織專門替執行者蒐集情報的地方,這大大的減少執行者在完成委託時所需耗費的時間。

情報室裡的公務員一看見零都有些意外,零幾乎不會要求他們幫忙蒐集情報。

距離門口最近的男人率先問道:「零,需要幫忙嗎?」

零看了一眼男人胸前的名牌——

林衍,情報蒐集室第三搜查隊指揮官。

零將一張寫著霍空淵名字的字卡放在桌面上,向前推去道:「他的資料。」

「霍空淵……」林衍思索的摸了摸下巴,突然道:「啊,有!我記得前一段時間很多人來找他的資料。」說完對著他面前的電腦開始敲打。

林衍按下最後一個鍵,抬頭對著零笑道:「傳到妳的K.H終端機了」

零拿出組織配發的終端機,確認裡頭確實躺著一封加密文件後對著林衍道:「有。」

「不過這都是前一段時間的資料……」說到這裡林衍忽然打了個響指繼續道:「不然,我們這邊繼續搜查,有新進展就傳給你,如何?」

零點點頭表示接受,思索了一下說道:「謝謝。」


燈光絢爛,歌酒狂歡。

霍空淵坐在酒吧二樓的包廂,漫不經心的看著底下熙熙攘攘的狂歡人群。

這個酒吧的包廂經過特殊設計,樓上的人可以看清樓下的人群,而樓下的人群卻無法看透二樓的玻璃。

坐在霍空淵對面的男人正是他「談生意」的對象。

而男人面對霍空淵強大的氣場,背後冒著止不住的冷汗,但為了合作他戰戰兢兢的開口:「夜帝,關於鉑景新建案的合作,您考慮的怎麼樣?那塊土地我們有很高的——」

沒等對方說完,霍空淵一改方才稍顯慵懶的神色,銳利的眼神如刀刃般鋒利,迫使對方閉上讓他覺得吵雜的嘴,語氣不耐道:「天翔。」說完橫了一眼一直站在他側身的男子。

接收到眼神的江天翔先對著霍空淵禮貌一笑,推了推臉上的眼鏡對著對面的男人道:「鄭總,我是夜帝的特別助理,敝姓江。關於您所提及的建商合作,夜帝認為您所開出的條件仍然不足。如果你能拿出更好的條件,夜帝會再給你一次機會。」

雖然江天翔的話是這麼說,但凡是在商場上走跳的人都明白這些只是場面話而已。

被稱為鄭總的男人有些生氣,不合作還浪費他的時間。但他可沒有勇氣對著霍空淵這麼說……

道上都知道,霍空淵這個人陰狠、毒辣、城府極深,沒有人知道惹上他的下一秒會發生什麼,而與他交手過的人只要還能活著高達九成九都會表示不願意再與他交手。

至於那些人與他交手的人為什麼能活著……那完全是看霍空淵當下的心情如何。

不敢在對方面前造次,鄭總點了點頭語氣誠懇道:「我知道了,我會立刻去規劃新的合作企劃,還望夜帝再給我一次機會。」

「那我們就不送了。」

江天翔下逐客令的意味很明顯,說完還伸出右手平舉,就像在招呼他往這邊走一樣。

鄭總帶著不捨、可惜的眼神看了今晚只說了兩個字的霍空淵一眼,無聲的長嘆息後離開了包廂。

鄭總離開之後,換江天翔嘆了一口長氣。

就不知道霍空淵是怎麼想,以往這種事他都是讓底下的人出面,在他的字典裡從來就沒有浪費時間這種事。

霍空淵雙腿交疊左手肘撐著膝蓋手背撐著下巴,語氣平淡的喚道:「天翔。」

「少主,您請說。」江天翔語氣凝重且禮貌回應道。

霍空淵有很多代稱,而這些代稱都是由他人所取。他本人對這些代稱並沒有任何意見,反正只要不會妨礙他,他都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呵……」

江天翔雖然滿頭問號,但秉持著只要霍空淵不說,他就不會主動打探的素養,他面帶微笑的等著霍空淵繼續說或是根本不說。

許久,正當江天翔以為對方只是隨便喊喊,霍空淵這時才語氣平淡的說道:「將住所暫時安排到鏡水居,去安排吧。」說完他站起身離開了包廂。

「是。」

跟著霍空淵的腳步,江天翔邊走邊拿出手機安排著遷居事宜。

當然,霍空淵所謂的遷居絕對不是等他們這幫手下安排好才搬遷,而是他今晚就必須過去……更何況現在已經快9點了,時間緊迫。


鏡中花,水中月。是鏡水居落成時所參照取名的。

整排別墅區座落於山海之間,前方是美麗的海岸後方是綿延的山脈,是天淵集團旗下的建設公司所建造的頂級別墅區之一。

鏡水居整座別墅區也有著三六九等之分,土地坪數最大、地理位置最優的是霍空淵所居住的九號。

而其他棟別墅則採用奇數、偶數下去區分。雖然比不上九號,但奇數的面積大、偶數的庭園與別墅設計豪華,也是許多權貴必定入手的別墅區之一。

鏡水居九號別墅客廳,色調採用灰黑白三色,地板為黑金聖羅蘭大理石、沙發區則鋪上一張極大的純白色絨毛地毯、牆壁是灰白星空大理石、天花板則是純白色隱藏燈管式的層次天花板。

整個客廳設計穩重、大氣感十足,卻也顯得冰冷毫無生氣。

霍空淵坐在客廳的黑色皮藝沙發上,手中拿著的是不久前手下拿來的調查報告。

霍空淵退下面具後的臉,有著健康的小麥色肌膚、稜角分明的輪廓、狹長的眼眉、漆黑如墨無法看透的瞳孔、冷情淡涼的薄唇,他擁有著如同眾神極度偏愛下所賜予的完美容貌,右耳垂戴著的黑鑽石耳釘在燈光下散發星寒的光輝,完美帥氣是對他的讚美。

但臉上從來不掛多餘的表情卻讓他更顯冰冷,宛如一座雕塑。

「天翔。」霍空淵將報告隨意丟到面前的海南黃花梨茶几,對著一直守在身邊的江天翔勾手指。

霍空淵從不讓任何人踏入他五步範圍之內,就連身為貼身特助的江天翔最近的距離也只能三步,除非收到他本人的指令不然不可隨意靠近他。

「失禮了。」

江天翔順著霍空淵的指示將耳朵靠近,那渾厚低沉的嗓音清冷的對著他下達命令。

「您確定?」江天翔略微訝異的詢問。

霍空淵帶著三分慵懶的眼神隨意的瞥了江天翔一眼,清冷的嗓音帶著不可違逆的氣勢道:「需要我說第二次?」

開玩笑,誰敢讓他說第二次。

江天翔立刻搖搖頭道:「我馬上辦。」說完拿出手機開始安排相關事宜。

遊戲越來越精彩了……

看著江天翔忙碌的樣子,霍空淵愉悅的勾了勾唇角。


深夜的訓練場,寂靜的空間裡只有一道穿著純白色運動服的纖細的身影站在靶場上。

在連續射出五發子彈後,零將手上的槍放在面前的桌子上,便走向前查看標靶。

只見標靶上的正中心只有一個穿透的小洞,其他地方皆是完好無損。

可見射擊的人技術有多麼精準、果斷。

但零對本應如此的結果並沒有太大的感覺,有的只是疑惑她今日為何失手。

父親從不會允許她失敗。

所以每到夜深人靜之時,訓練場裡時不時可以見到零一個人在這裡鍛鍊,但並沒有人知道這件事,就連她三個哥哥也不知道。

當大家都以為零是靠著天賦得到現在能力與地位,其實他們並不知道……零除了剛開始那段集體訓練的時間,後期都是避開其他人利用晚上自我訓練。

零腦中的思緒有些凌亂,左手不自覺的伸出,輕撫著被子彈打出來的洞口。

標靶被子彈快速打穿的洞口切口平整卻有些銳利,就像——

對了,那個男人……

如果她沒有看錯,他那時是不是對著她的方向笑了?

為什麼他能這麼快就順著彈道與槍聲找到狙擊點?

為什麼開槍之前鋼筆會那麼剛好掉落?

為什麼他會親自彎腰撿?明明他看起來不像這種人……

為什麼……

……

「為什麼……」對著空氣,零問出了今晚她最疑惑的語詞。

———————————————————————————————————
———————————————————————————————————
作者有話:
各位猜到了嗎?!
男主角就是我們被關好幾集終於在第四集正式出場的淵哥!
話說其實跟在他身邊的特助是個隱藏沙雕XD

淵哥:哼!拖了這麼久,終於輪到我了!
我:欸...內個...我都有點不好意思說本來還打算多關你幾集呢....
淵哥:???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