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末日之戰-接近黎明前的破曉(三)

冷〞 | 2021-06-08 16:32:43 | 巴幣 0 | 人氣 48

連載中末日之戰
資料夾簡介
家族紛爭、世界的秘密,原本該是遙不可及的。 一件一件事的發生一層層的抽絲剝繭, 所有的指向,都傾向於那早已被毀滅的家族。 ===== 如果當時沒有遇見你...

翌日
墨白起了一個大早,她準備去漠玥高中。
俗話說"知己知彼,百戰百勝。"
她要把那附近的路探熟!這樣可以有效幫助逃跑或是埋伏。

墨白整理好頭髮顏色以及眼睛之後,她換上一件淡藍的襯衫配上一件皮製的馬甲背心還系上一條黑領帶,下身則是穿著一條皮製短褲,踩著一雙啡色長筒馬靴。

這麼穿多少還是有點用意的,至少行動以及藏暗器都不在話下。

墨白打開大門離開了房間。

很巧的是,對面的門也剛好打開。
映入墨白眼簾的是一個棕髮金眼的年輕男子。

她不知道原來對面有住人。

而剛好出門替Night倒垃圾的Evan也沒想過Kerry的住處有人在住!
要知道,Kerry喜歡遨遊各國行蹤不定,就連擅長蒐集情報的Night,也不敢保證能找到他。

不過Evan眼底的驚訝只有一瞬間,他很快就知道她是誰了。

看過資料以來Evan對Ink很有興趣。
誰讓Kerry那麼神秘,導致在Evan眼裡Ink也很神秘。

向來都是外向迎人的Evan率先開口打招呼「妳好。」

警惕性極高的墨白,對眼前的男子也有一層防備「你好。」

Evan看著眼底閃著警惕的墨白,他笑了笑「我以為對面是空屋。」

並不是墨白很明顯的表示警惕,而是跟著一年四季都只有一號表情的Night……你就會明白……眼底一閃而過即使是如此的微小,都能被Evan捕捉。

墨白心想…… 她才以為對面是空屋呢。
但嘴上卻掛著一道淡雅的微笑「我是剛搬過來的,請多指教。」

「難怪沒看過妳……」Evan思索了一下笑著「我叫尹凱伊!」

墨白狐疑的看著介紹自己的Evan,這棟樓住著都是ISC跟SIB的人員,為了預防萬一他們都是用代號互稱,眼前主動報上姓名的Evan讓墨白有點看不懂。

而且姓尹,那麼肯定是尹族本家的人啊……
只有本家的人才有資格姓尹……什麼時候魔閻族這麼高調了……?
可以隨意自報門戶……?

讀懂墨白眼中的狐疑,Evan又補充「我想跟你交個朋友,當個好鄰居吧!」

既然對方都自報門戶了,自己不說感覺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呢。

「……冷墨白。」

此時坐在客廳的Night看著一直站在大門不知道正在跟誰聊天。
他一臉狐疑,因為他也不知道對面有住人……至少Kerry沒有說過他要回來。

Evan感受到後方傳來的目光,他索性的關上大門,拉著墨白一起下樓。

他是故意的,沒為什麼。

「你做什麼?!」墨白警惕的詢問。

Evan裝作一副無害的樣子笑著「妳不也要下樓?一起吧!」

墨白看Evan似乎沒有惡意,便答應跟他一起下樓。

到了一樓,墨白就準備跟Evan道別了,她可沒打算跟剛認識的人一起行動。一方面是組織有可能隸屬不同,另一方面她沒有跟人行動的習慣。獨來獨往慣了,有人反而不適應。

「那麼……我先離開了,下次再見。」

見到墨白要離開,Evan急忙叫住她「等等!」

「還有事嗎?」墨白一臉疑惑。

「我們應該算朋友吧?」Evan期待的問。

墨白想……剛剛不是他自己說要交個朋友來著嗎……

「算……吧。」

Evan急忙拿出私人手機說「我們交換個號聯繫方式,可以嗎?」

墨白也很爽快的拿出私人手機說「好啊。」剛答應完墨白又想到「不過你就住對面,有必要交換聯繫方式嗎?」

「呃呃……其實那只是我一個朋友家啦。他最近出國了,請我幫忙照顧房子而已。」Evan誠懇的扯了個謊。

他可不想現在就讓Night出來攪局,至少在跟Ink打好關係以前,不想讓Night知道自己已經認識Ink。

這樣Night知道事情真相以後一定很好玩!!!

墨白離開後,Evan就返回30層了。
雖然他想偷偷跟著墨白,看看她要做什麼,但是礙於手頭上還有一些工作……Evan從不把工作丟著去玩樂,至少在Evan自己的認知裡他是這樣認為的。

Evan裝作一副輕鬆姿態說「呼,我回來了。」

Night一看見Evan馬上就問了剛才的事情「剛才你在跟誰說話?」

Evan聽到問題頓了一下,才說「哦哦……就掃地的阿姨。」

如果此時墨白知道Evan說她是掃地阿姨,她肯定會先揍Evan一頓。

Night挑眉,他知道這顯然不是實話。
但他也懶得問,而是直接開啟面前的筆電……

Evan其實有點忐忑,他不知道他能不能騙過Night。
但看見Night沒有繼續追問反而開啟電腦,他好奇的湊進一看「你在做什麼?」

「……你就這麼不相信我?!」Evan覺得很無力,這傢伙居然直接侵入大樓保全去看監視器畫面!!!

Night看著畫面難得的皺眉「你見到了她?她怎麼會在這裡。」

Evan想了想回答「聽我一個在ISC的朋友說,他們有調查到Crystal的事情。可能是派她來追查?」

Night聽到這個非常不爽「關於Crystal,ISC說要與我們共享資源。」結果呢,果然……非SIB的人都不怎麼可信。

Evan趕緊澄清他知道卻沒說的事情「我也不敢肯定這個訊息,所以才沒告知你。畢竟我那個朋友只是"中4"而已。」

雖然兩個組織時常因為一些資訊共享的事情不和,但都是替政府做事的,就算不和還是得配合政府合作。

Night看著眼前的監視畫面想了想「不過,現在這樣可能也不錯。」

「什麼?」Evan不解,什麼不錯了?

Night冷淡的笑了笑「至少她現在跟你認識,你也能幫我更好的照顧她,不是嗎?」話語停頓了一下,Night又說「不過也建議你別太惹她,Kerry是個妹控。」

墨白來到漠玥高中,她漫步在校園看著來往的人群,這些學生們在墨白看起來都透露著一絲高傲。

不過能進到這所學校的學生,有著高傲的態度也是正常的,畢竟這所學校只收魔影師,而且檯面下據說只收中階跟高階的。但這麼做是違反世界法的,世界政府要求所有學校對待各階級的學生都要一視同仁。

知道這件事的人,說多不多但說少……
進來就讀的學生大概都知道。
光看老師對待學生的態度就更明顯了。

說到魔影師,就不能不提到魔影師之間的等級了。
魔影師分為四個階級 初階、中階、高階以及特階魔影師,其中初階、中階、高階只差別在魔力的多寡以及運用能力。

另外初階、中階、高階、特階的定義是……
經過學校或是私人報名,由專門機構考核所定義的。
考試結果只會告知本人以及政府機構。

如17歲後未經過(通過)考核則稱為此魔影師為 無印術士。
無印術士 如被發現,則會被強制接受考核。

通過考核成功分階者,則會賜與魔印 以及魔印顏色。
初階【紅色】、中階【綠色】
高階【藍色】、特階【金色】

特階魔影師 則擁有各種特殊魔技,而魔技的大方向統稱魔影術。
通過考核的 特階魔影師,魔印有機率改變圖案或是增加外框,所以特階魔影師的魔印都不相同。

因能覺醒出特殊魔技的人少之又少,所以特階魔影師一般不會大聲旗鼓的宣揚自己的階級以及特殊魔技。

另外,魔影法律也有明文規定,魔影師不可以使用魔影術對付普通人。

思緒中斷,墨白看著校園搖了搖頭,離開了校園往較為隱密的暗巷走了進去。

看著手機顯示的地圖,這裡有一間規模很小的遊藝場。
本來合法經營的遊藝場是不會受到矚目的,但最近顯示這裡的人群流動量有異常。
來到這裡的人異常的多,而且來的人大多都是普通人。

「嗯...」墨白看著眼前不怎麼起眼的建築物,皺了皺眉。

這就是報告說有可能出現Crystal 的地方?會不會太不起眼,但又太顯眼了?隨隨便便進去好像也不太好,太顯眼了。

墨白決定暫時先觀望,就轉身離開了。
打草驚蛇是她不會做的事情。

回到學校,墨白先把自己的入學手續先辦了。
在老師懷疑的目光中,她離開了學校。

「懷疑什麼阿?」墨白不懂,是自己裝的不像低階魔影師還是高中生?

如果是懷疑自己是不是高中生,那就只能說抱歉了。
因為自己還真的就是高中生年紀阿。  想到這裡墨白冷冷的笑了。

墨白打開手機,接收了一封郵件。
這是她剛才跟組織討要的文件,是有關這所學校師生資料的。

墨白看著手上的手機愉悅地笑著「果然不負眾望呢。」

漠玥高中學生高達850人。
這裡最多的都是中階魔影師以及高階魔影師。
低階...加上墨白自己 恐怕都不超過150人。
可疑的是居然也有特階的人在讀這所學校,理論上特階的學生都可以向政府申請家庭教師,讓這些學生能有更好的學習環境。
這算是這世界對於特階魔影師特別的偏愛吧。

離開了學校,墨白坐在離家不遠的 點心屋。
這是她前幾天發現的,對於喜歡甜食的墨白來說完全就是天堂!

點了一杯大吉嶺紅茶又拿了一塊蜂蜜戚風蛋糕,她坐在窗邊看著街上熙熙攘攘的人們。
她輕笑,很久沒看回到的家鄉原來還是這麼的令人懷念。

突然之間墨白看見了一個人...

「那是!!」墨白的握緊手上的蛋糕叉,緊握的右手因為過度施力指節泛白。

她瞇起雙眼,瞳孔中隱藏不住的是因憤怒而染上的腥紅「他...居然還沒死!」

墨白永遠不會忘記奪走她一切的那些人...

「冷靜...」墨白閉上雙眼試圖找回自己的理智,現在的她還沒有能力...

放下手中扭曲變形的叉子,她伸手摸上耳朵上的耳釘。

總有一天她要全部討回來,一個都不剩! 這是墨白從小就對自己的期許。

這時輕快的門鈴響起,令墨白回過神。
她抬起頭看見的是早上說要與她當朋友的尹凱伊,奇怪的是他拉著一個看起來一副很不爽的男人進來。

「好啦!就陪我買啊!又沒有讓你吃!」Evan用力的推著Night。

Night冷淡的看了Evan一眼「噁心。」

聽見這句話Evan炸毛了,他喜歡甜食!非常喜歡!誰都不可以說甜食的壞話,就算是Night也不行!

「我還沒說你滿桌的黑咖啡噁心呢!你敢說甜食噁?」Evan生氣的用力拉Night。

因為重力的關係Night 向前踉蹌了一下,他皺了皺眉「提神。」

「提...」呃...話好像是這麼說沒錯....

這時Evan轉過頭看見了墨白。
Evan憤恨地瞪了一眼說甜食壞話的Night ,然後歡快的跑向墨白。

「妳怎麼在這裡!」Evan 友好的詢問坐在窗邊座位的墨白。

墨白訝異的看著進來點心屋的Evan ,她的訝異單純是因為她以為男生多半不愛甜食。

「好巧。」墨白說完看著站在門口一臉不爽的男子「你朋友?」

Evan 轉頭看了一眼Night 「呃...對。姑且算是朋友...吧?」話說會有朋友侮辱自己喜歡的東西嗎?

「我以為男生多半不喜歡甜食。」墨白輕笑道。

Evan 坐到墨白對面,一臉虔誠的說「怎麼會不喜歡!我超喜歡的啊!尤其是巧克力!!」

墨白看著站在門口的Night ,問道「你朋友...不叫他過來嗎?」

雖然她對他沒什麼興趣,但站在人家門口也不好吧?

「妳還是讓他站在那裡吧,他會比較自在。」Evan聳了聳肩,無所謂道。

「啊?」什麼跟什麼...

大概是知道墨白不懂,Evan 解釋「他不喜歡甜食,與其走過來聞甜食,不如在門那邊味道更淡。」

「好吧。」墨白眨了眨神秘的紫金瞳「那不然我們離開這裡吧。」

聽見墨白為了Night 要離開點心屋,Evan 有點吃醋「不要吧,我剛來呢。」

或許是有聽見Evan 話裡的酸味,她輕笑「不然...我先離開吧。讓他一直等著會我會感到很抱歉的。」

見墨白要離開Evan 趕緊出聲制止「等等啦!」然後從座位上跳起來快速的跑去門口把Night 抓過來坐著。

「...」墨白只是想找一個好理由離開而已,她沒想到Evan 居然把人抓過來坐著。

「...」該死的,就不能讓他遠離甜味嗎? Night 只覺得一肚子火又不能發作。

氣氛很尷尬,但不打破沉默就不是Evan 了「這是墨白,冷墨白。」Evan 先對Night 介紹墨白。

然後問題來了,該怎麼介紹Night 才對呢...

Evan 絞盡腦汁的用力的想,卻沒有一個所以然...

Night 斜眼看了一眼搞了事情卻不知道如何收拾的友人,他輕起薄唇冷淡的說「修。」

「!!」

「!!」

兩個不同的人,卻因為這句話擁有相同的反應。

Evan 驚訝的看著友人,他從沒想到這傢伙有一天會自己介紹自己的名字。
就連他自己都沒聽Night 介紹過自己啊...怎麼辦...超想哭的...

「你...」墨白張開嘴,卻不知道從哪問起。

難道要問你是我知道的那個人嗎?
還是要問你有寄過郵件給我嗎?

「大概知道妳要問什麼。」Night 冷淡的輕笑「Ink小姐,初次見面。」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