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純白(五)

洺晞〞 | 2021-10-01 19:19:14 | 巴幣 206 | 人氣 68

連載中純白
資料夾簡介
當你凝視著黑暗,黑暗也凝視著你。 若你逃離,我必定跟隨。 有誰...能夠救救我...帶我離開...

晚風徐徐,雲層漸厚,夜色沉寂。

零一身淺藍色襯衫搭配黑色背心及短褲的裝扮,坐在一顆茂盛的大樹上看著前方的一棟別墅--

鏡水居九號別墅。

零拿起手邊墨綠色的高倍率雙筒望遠鏡對著別墅調整。

她已經連續好幾天都來這裡了。

根據前一段時間林衍傳來的最新調查報告指出,霍空淵近期因身體微恙住在這裡休養,聽到消息的她當時想過千百種方法在他身體還沒痊癒前殺了他。

但每一個方法在她行動前,就被自己扼殺在搖籃裡。

她不會蠢到不去懷疑,這不是霍空淵有詐的預謀。

所以她又花了好幾天跟蹤他,零告誡自己要對付霍空淵,絕對不能魯莽行事。

跟蹤了一段時間,零發現霍空淵的生活作息異常的有規律且嚴謹。

每天都有固定的時間用餐、運動以及看文件,除此之外剩餘的時間只剩下夜晚的休息時段。

這時,零背心口袋裡的手機傳來震動。

零放下望遠鏡,將手機從口袋裡掏出,看了眼來電顯示,上頭寫著季文哲的名字。

零接起電話,話都還沒說,對方就一陣爆吼:「小白!妳解決他了沒!」

為了耳朵的安全著想,零將手機拿得離自己的耳朵很遠。

順道再瞥一眼來電顯示。

還正在疑惑為什麼季文哲的電話,傳來的卻是季文狀的吼聲,電話那頭就先傳來一陣爭吵。

「大嗓門,手機拿來!」

「為什麼!我先拿到的欸!」

「還我!你們自己也有手機!」

接著傳來一陣砰砰聲,顯然是正在為了搶手機而打架。

突然,季文哲喘息的聲音透過電話傳到零耳中。

「等等,手機有擴音功能!」

「……」

「靠,對喔!」

「喂喂喂?小白妳還在嗎?」季文狀急促的問。

她不想在。

零盯著手機的雙眼,有些無奈的瞥開一瞬,才細聲的回應道:「嗯。」

「小白,需要幫忙嗎?」這次傳出的是季文哲溫雅的嗓音。

零看了眼別墅,似乎並不需要幫忙,於是回應道:「不用……」

「小白,要不妳直接一槍斃了他?」

季文狀的頭腦比較簡單,總是認為任務目標快速解決最省事,不明白零為何要花這麼多時間。

「不行。」零輕飄飄的拒絕道。

這時,季文泰突然發問:「妳打算潛入他家?」

零頓了頓,她不是沒有想過直接靠近他,但是心裡的警鐘一直鼓噪著,讓自己不得不對這個辦法產生警惕。

而現在季文泰又一次提起,這讓零忍不住想是不是這種方式確實最快呢?

沒有答案,零也不願意去想這沒有答案的問題,於是她回了一句:「掛了。」就迅速切斷通話。

收起手機,零拿起望遠鏡再一次監視著別墅。

眼見別墅裡的男人正坐在二樓的書房翻閱著一本又一本的文件,絲毫沒有被監視的自覺,這讓零想起那天他們隔著狙擊鏡對視的一幕。

那會是巧合嗎?

忽然,天空落下一滴滴的雨水沒入大地,很快就下起傾盆大雨。

零抬眸,眼看烏雲密佈的天空訴說著雨似乎不會這麼快停,認知到這點她默默的收起望遠鏡,離開了別墅區。

而正在書桌前看著各式文件的男人勾了勾唇角轉眼瞬間抹平,隨即站起身離開了書房。


零沒有回基地,而是回到她與三兄弟共同持有的一處房產,那是一棟高級住宅大樓,總共35層,他們居住在頂層。

房子裡的設計簡約,雙主臥的四房兩廳三衛浴的格局;玄關處有一個很大的隱藏式鞋櫃;客廳內的收納空間眾多,擺放了很多小布偶、小盆栽以及他們的合照,暖色調的佈置,讓房子整體看起來非常溫馨。

零將濕透的背包丟在餐桌上,先進入主臥浴室洗去一身雨水。

購買時三兄弟就討論好,採光最好的主臥讓給零、另一間主臥則是季文哲跟季文狀兩人一間、次臥季文泰自己一間、最後一個房間則打造成書房。

洗過澡的零坐在房間的大床上,她雙眼無神的看著木製地板,這讓她看起來就像在對著地板發呆。

許久,零抬起頭看著面前倒映出自己的電視機。

未開的電視畫面倒映出的女孩,無神的雙眼透露著不明自我的迷茫,如同闖入巨大森林的小動物。

零撇開頭轉過身,爬上床躺在鬆軟的枕頭上,側著身雙眼盯著落地窗外的大雨,就像在欣賞一場視覺與聽覺的饗宴。

這個夜晚,必定是個不眠夜。


遠在基地內的三兄弟看著桌面上的電子時鐘,又盯著他們各自的手機,就像在比誰的會先響起的幼稚遊戲。

「都這個點了,小白不回來就算了,現在連電話也不打嗎?」季文狀戳著手機屏幕,話風一轉哀怨道:「小白是不是嫌棄我們了……」

聽著季文狀的哀怨,季文泰冷哼道:「會不會嫌棄你,我不知道。但小白肯定不會嫌棄我。」

季文狀不以為然的酸道:「你又不是小白,你又知道了。」

「大嗓門,你找打嗎?」

「來啊!怕你啊!」

不甘示弱的兩人除了爭吵,還開始扯著對方的衣服,就像小孩子打架般,相互拉扯滾在一起。

兩個人的叫罵及打架聲大的讓季文哲頭痛欲裂,他不滿的伸手巴了他們倆的腦殼,衝著兩個嚴肅道:「要吵出去。」

瞬間,吵鬧的兩個人都閉上了聒噪的嘴。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了,他們三人的手機絲毫沒有響起的趨勢。

季文泰率先拿起手機,撥打了零的電話。

很快,電話響起了轉接的嘟嘟音,聲音持續了很久,可見電話另一頭的對方沒有接起電話的打算。

季文泰收起無用的手機,拿起掛在椅背上的風衣外套,急促的說道:「我不放心,我要去找她。」

「我們也去。」

另外兩人也拿起外套就要跟著季文泰往外走。


盛大的雨夜唱著歡快的樂曲,若有心者聽聞是一首美麗且哀戚的樂章,若無心聽聞則是一片吵雜的喧囂。

無法入睡的零,坐在落地窗前的地面,雙腿曲起抱著低頭將精緻的臉龐埋入雙膝。

如同嬰孩還在母體內發育時的模樣。

無法入睡,她從不覺得是什麼大問題,至少她不需要擔心睡著後的安危。

若假設身體真撐不住,她也能服藥入睡。所以她並不在乎睡覺的事。

但此刻,她從來沒有過像現在如此迫切期望自己入睡的想法,無奈她現在並沒有藥物能使用。

零討厭雨夜……漆黑的夜色,傾盆的大雨,總是會不經意帶走些什麼。

她已經所剩不多了,所以討厭失去。

也不想隨意的付出些什麼,或許有人會覺得她自私,但沒人知道的是……她根本沒有能那得出手的東西。

而真心,如此珍貴的東西,她不假所思的認為她根本沒有。

因為……她早已經……

「叩叩--」思緒到這裡,一道敲門聲轉移了零的思緒。

零抬起頭卻沒有站起身,除了門沒鎖外,她也知道外面站著的是誰。

或許是見裡面的人壓根沒打算開門,外面的人快速的推開房門。

外頭站著的是渾身濕透的三兄弟。

「小白!」季文狀快速的擠進房間蹲在零面前,語氣迫切的問道:「妳受傷了嗎?」

零看了眼季文狀,又看了眼隨後進來的兩人,緩緩的搖了搖頭。

季文狀氣急敗壞的質問:「那妳為什麼不接電話!」

零愣了一下,毫無波瀾的眼睛映著三兄弟擔心急切的神情。

隨後她立刻低下頭,她不敢直視他們炙熱的眼神。

「對不起。」零清淡軟糯的聲音迴盪在冰冷的空氣中,卻令人聽不出語氣中得歉意有幾分。

季文哲伸手摸了摸零的頭,語氣輕柔道:「沒有怪妳的意思。只是下次妳一定要通知我們,不要讓我們擔心。」

零輕輕的點了點頭,接著伸手拍了拍季文哲的手,軟糯的聲音輕飄飄道:「洗澡。」

季文哲欣慰的笑了笑道:「小白也會擔心哥哥了。」

雖然很想說是因為地板濕了,才希望他們出去。

但看到眼前三人露出欣慰的表情,零決定繼續保持沉默。

三兄弟離開房間,零聽著關上門的聲音,不自覺的加重力道抱緊雙膝。

不知是因為三人的帶來的濕氣與冷氣,還是空間本來就這麼冷。

零嬌小的身軀輕微顫抖著。

不知過了多久,零再一次聽到房間被打開她並沒有抬起頭,卻突然感受到一絲輕薄的溫暖。

她驚愕的抬起頭,只見三兄弟蹲在她身前,而季文哲手上還握著絨毯的一角。

「睡覺吧?」季文哲放開絨毯,抬起手摸了摸零的小腦袋。

零乖巧的點了點頭,雙手撐著地板就要起身,但同一個姿勢維持太久總是會腿麻。

零感受到自己雙腿傳來不適的時候已經遲了,宛如雙腿不是自己的般無法站穩,隨著不穩的重心往前傾。

眼看就要摔倒,一隻手臂快速的拉住零。

「沒事吧?」

拉住零的是今晚異常安靜的季文泰,他緊皺的眉頭透露著溢滿的擔心。

零抬眸看了一眼抓著她的季文泰,隨即將視線轉移在地,手臂也順勢掙脫季文泰的手。

「沒事。」

隨後爬上純白色的大床蓋上被子,等著他們討論今晚誰要留下來。

「我來吧。」說話的是季文哲,他看著兩個眼底表達著不滿的弟弟,推了推鼻樑上架著的眼鏡繼續道:「我有點話想跟小白說。」

聽到後面那句話兩人才作罷,悻悻然的走出房間。

看著關上的房門,季文哲先到房間的書櫃抽出一本書,才坐上床靠在床頭。

沒有翻開書本,季文哲輕捏眉心,微不可察嘆息:「妳想闖入他家嗎?」

零將臉埋進被子裡,許久才輕輕的點了點頭。

果真如此。

季文哲眼底閃過一絲暗芒。

「如果失敗,妳知道後果嗎?」

零又一次的點了點頭,但隨即又搖了搖頭。

點頭的意思是知道後果,而搖頭則表示她不認為自己會失敗。

「妳啊……」季文哲搖了搖頭,語氣懇切道:「到底知不知道霍空淵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

「這段時間,我們也私底下調查過霍空淵。那個男人能調查到的資料過少,但每一條都能都在顯示這男人就是一條毒蛇。冷血殘暴、心思深沉、城府極深。妳如果在他手上栽了可是會送命的。」

「小白……哥哥不能再失去你們任何一個人了。」

話到這裡,許久都不聞零的回應,季文哲再一次嘆氣。

真不知道零這個這個壞習慣是學季文狀還是季文泰,只要被訓就是這個樣子。

但該說的還是要說。

「而且,就算妳有幸逃離霍空淵的魔爪,回到基地也是地獄……」

任務失敗是必須付出代價的,只是零從來沒有失敗過,所以並沒有受到所謂的懲罰。

半响,零幽淡的聲音小小的傳出:「別無選擇。」

道理她都懂,但這一次……她沒有選擇的權利。

——————————————————————————————
——————————————————————————————
作者有話:

算小白心態的過度章,已經根深蒂固的認知,不可能一朝一夕被改變。

淵哥:所以...我這章只是個打醬油的?
洺晞:所以我上次才說本來要多關你幾章的阿!
淵哥:(瞥了一眼作者)再給你一次重新組織語言的機會。
洺晞:(打了個寒顫)怕你了...我錯了行吧!下一章給你多點戲份啊!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