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葬年

洺晞〞 | 2021-07-20 16:03:24 | 巴幣 126 | 人氣 74

連載中短篇
資料夾簡介
最新進度 葬年

「從此,皇城回歸了安寧……」

這是一棟酒樓,伊年上戰場前總會來這裡坐一坐,當作是消遣。

然而今天卻不同,今天難得遇到一位說書人,這是她第一次聽說書人說書。

那是一段觀測星象拯救皇城的故事,故事很精彩酒樓裡的客人都聽得津津有味。

故事結束,她站起身來到說書人身邊,對著他說道「你的故事很棒。」

「多謝姑娘。」男子輕笑,笑中帶著清冷、淡漠及疏離。

「原來星象除了戰場,還能有其他用途。」長年待在戰場上的她確實不知道星星還可以用來占卜。

聽著伊年的語氣,男子略顯驚訝道「姑娘是名武將?」

「是的,本將自小就同父親在軍營中,報效君主。」

男子看了一眼伊年的打扮,思索了一下詢問道「將軍可否有時間?」

「具體要多長時間?」比起方才威風凜凜的模樣,疑惑時的歪頭更顯的小女人。

「這就看,將軍您有多少時間了。」男子淡然的說道。

「三日。三日後本將要帶軍出征。」伊年說著,語氣中帶著淡淡的驕傲,那是她與生俱來的。

「那麼……若將軍不介意,可否有幸帶您去看看不一樣的景色?」男子說的謙卑。

他是一介說書人,流浪是他的本性也是他的樂趣,他看過了千萬景色、經過了千萬人家,如果她願意,他能予她介紹這天地間美好的景色。

只專注於戰事的她沒有見識過絕美的天地景色,上戰場時她只會思索精進戰術利用地形,從來都沒有靜下心好好的看遍天地景色。

伊年看向一旁思索,隨後愉悅的笑了「若你不嫌棄,當然可以!」

後來男子帶著伊年看過連綿不絕的山峰、清澈的綠水以及一望無際的星河。

有時他會訴說著這片土地每一寸的人文、介紹浩瀚星辰的每一個故事,有時只是帶著她讓清風輕吻臉頰看著眼前遼闊的原野。

夜晚,伊年總會拿出她一直隨身帶著的笛子吹上一曲,敬這月色、敬這星辰、敬這天地。

三天,對於充實的兩人,只是彈指一瞬。

很快伊年就要回到戰場上,輔佐她早已深入戰場的父親。

「葬白,你還要走嗎?」

都說說書人無固定的居所,他們遊走在天地間,把動聽的故事流傳下去。

葬白輕輕的勾起唇角笑了笑「不了。這裡……就當最後的終點吧。」

「可是!皇政已經腐敗,這個國家……遲早要滅。」

不是她悲觀,跟著父親之後越來越了解,這個國家所謂的皇政底下存在著多麼骯髒的勾當。

她與父親之所以還留在這裡,是因為他們還要保護這些百姓。

「將軍怎麼能這樣說呢!」葬白略顯訝異道「將軍您的刀是為了誰?」

「本將的刀,早已不為皇朝,而是百姓。」伊年堅定的看著葬白,彷彿就像在起誓般。

「既然這樣還有什麼好怕的呢?我相信妳。」

隨後,他將一直陪伴著他的書送給了伊年「這個送妳吧。這裡面紀錄了我這些日子以來的所見所聞。」

「可是這……」伊年想拒絕,她認為那本書肯定是他的貴重之物。

「這個世界,早已深入我的記憶,所以我不需要這個了。」葬白拉過伊年的手將書放在她的手中。

伊年接過書本,看著封面許久才將它小心翼翼的抱入懷中「我會好好珍惜的。」

隨後她拿出一直以來隨身攜帶的笛子遞給葬白「我沒什麼可以送你的,這個就當作是回禮。期望還能有機會可以教會你吹奏。」

「就這麼說定了。」葬白接過笛子,眼神堅定的看著伊年「將軍。」

「恩?」

「請妳一定,要活著回來。」

伊年靜靜的看著葬白,許久才鄭重的點頭「好,那你也……」後面的話,她說不出口。

「我會等妳。」

伊年離開前,回頭看了一眼……

明知上了戰場,可能沒有未來卻還是與葬白做了約定。

不知是第幾個秋天,這邊的戰場贏得了勝利的捷報。

這一段時間,只要有空伊年就會拿出葬白贈予的書本翻閱著。

就在她坐在帳篷內翻著書本,聽著外頭將士傳來的歡呼,突然一個傳令兵捎來一個來自地獄的噩耗。

「你說什麼!」伊年扯著傳來捷報的士兵衣領,凌厲的質問。

士兵難受的讓聲音也斷斷續續「將……將軍,是真的。」

「不行,我要現在回去!」伊年慌亂的準備回城。

幾個副官及將領也聽聞捷報捎來的消息,決定道「將軍,不要自亂陣腳!讓我們一起回去吧!」

她知道是自己衝動了,但也她確實想趕快回皇城,在場的每一位將士也想回去看看自己最親的親人……

「好……」伊年低下頭,悶聲道。

大夥回到皇城,他們騎著駿馬在城內繞行,眼見之處沒有卻沒有一絲人氣,有的只是整片的狼藉與橫滿街頭的屍體。

沒有一個人生還……

「將……將軍,末將……末將可否回去看看。」一名將士忍著悲憤的聲音詢問。

「嗯。」伊年鄭重的點點頭。

待將士散的差不多,伊年穩了穩顫抖著的身子,駕著駿馬快速的來到他們第一次見面的酒樓。

「求你……不要。」

她翻下駿馬,身體差點因害怕與顫抖摔倒,幸好她即時穩住。

她快速的跑進酒樓,只見酒樓裡橫屍遍野,她最終在當時他坐著說書的位置找到他……

可是……

「葬白,葬白!」伊年抱著葬白冰冷的軀體,豆大的眼淚傾瀉而出。

「你不是要我活著回來嗎!你不是答應了會等我!」

「為什麼……為什麼……」

「對不起,是我回來晚了……」

伊年抱著葬白的軀體,遲遲不肯鬆開。

直到一支笛子從葬白的懷裡滾了出來……

笛子掉落的聲音引來伊年的注目,她伸手撿起絲毫不沾一滴血跡的笛子將它收入懷中。

她奮力的背起葬白的軀體,將他與那支笛子葬在他們曾經一起休憩談天的大樹下。

「等著,再等我一下……」

她回到城中集結兵力,而與之前不同的是這一次所有士兵都紅著雙眼,堅定的看著領頭的伊年。

她率領著眾將士來到一座空城的宮殿前,她面無表情的看著眼前的宮殿。

當皇城被攻陷的時候,皇帝丟下老百姓逃到另一座城池避難,實在可憎!

當她率領著士兵殺進城中時,皇帝看見她還一臉欣喜。

而在伊年抽出刀子斬殺皇帝身邊的護衛時,皇帝才怒嚇道「大膽!」

「我伊年這輩子唯一做錯的事……」伊年喃喃的說著,就像是在說給自己聽般。

她迅速的抽起刀子,手起刀落斬斷了皇帝的頭。

而其他將士也沒有打算放過宮殿內的其他人……

瞬間鮮紅的血液浸染華麗的宮殿,上到皇帝下到宮女他們一個都沒有放過。

「這樣,百姓們也能夠安息了吧……」伊年身邊的一個年輕將領說道。

「燒了。」伊年一聲令下。

「可是,將軍這樣……」

「燒了!」伊年再一次說道,這一次她語帶哀戚與後悔「值得。」

焚一座城,只為葬他一人,值得。

(完)
=====================================
來個碎碎念吧:

好久不見啦,相比之前,
這次寫的時候更順手了!

本來沒打算幫主角命名,
可是最後還是認命的命名了。
不命名我自己也看不懂XDDDD

對於感情的宣洩,前後的衝擊力度,
我還是不太會掌控,
所以肯定會有很多值得進步的地方!

你們就隨便看、隨便鞭!

歡迎點評或者是指教
(可以鞭,求輕點><)
你的回應是我進步的動力!

創作回應

快樂肥宅
感覺皇帝有點可憐,皇城攻陷一國之君選擇逃離感覺是情有可原的,因為君主死了,代表國也滅了,為了將來復興國家,選擇逃離我認為可以理解,反倒是女主不去殺真正的敵人,反去殺也是受害者的皇帝有點無法理解⋯不過既然女主前面已經有說皇政腐敗,那亡國可能也跟皇帝本身有關,所以女主才會這麼仇恨他,這樣也就算情有可原了!話說女主也是重情的人!相處不過三天,就把男主放在心底重要的位置,如果沒有發生這些事,他們應該可以有美好的未來
2021-07-20 16:33:53
快樂肥宅
(因為看到可以點評,才點評的,如有冒犯請見諒!TT
2021-07-20 16:35:26
洺晞〞
謝謝你的點評!
當時再設計這一篇的時候,
我大概知道有些地方可能說不通,自己寫看不出來,
果然還是要有神仙大大看過後才能點出哪裡有問題QAQ
2021-07-20 16:39:1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