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第七殺:乖孩子要會保守秘密

浪嵐(⁰▿⁰) | 2021-04-14 00:09:37 | 巴幣 0 | 人氣 40


  「嗚哇!冷死了,這異常的溫度是怎麼回事啊!?」
  墨綠髮男性緊抱自己的雙臂瑟瑟發抖,並逐漸靠近負責點火照亮道路的紅髮男性。紅髮男性推開對方的臉,一臉嫌惡地說了句「別靠近我」。
  「喂,托爾。這是妳妹妹幹的嗎?」
  紅髮男性邊向火球施加魔力,避免被充斥洞窟的寒氣凍結,邊詢問持續加快腳步的托爾。
  「大概吧。」
  「蛤?她不是你妹妹嗎,你也太不瞭解她了吧?」
  「我們已經十年沒見,以前也沒見過她使用魔法。更何況我們──」
  托爾將說到一半的話嚥回去。差點因為心急而將重要的秘密說出口,釀下無法挽回的大錯。
  「你們怎樣?」
  「沒事,什麼都沒有。快走吧。」
  筆直的通道很快便來到盡頭,那裏比通道內要冷上幾倍。紅髮男性用來當作照明的火焰,在觸碰到寒氣的瞬間凍成冰球掉落地面。三人為眼前的景象睜大雙眼,搜索腦中卻找不到適當的詞彙形容。
  哥布林王面露凶光被包裹於巨大冰塊內,像是防止他人恣意接近似的從冰塊周邊岔出無數尖刺,一旁還能看見披上一層霜的哥布林屍體。在掃視一圈便能將全貌一覽無疑的後方通道上,怎麼也不見雷希緹婭身影,托爾開始顯得有幾分焦慮。
  前、左、右各一條路,人數正好有三人,要不要乾脆分頭行動?托爾瞄向斜後方的兩人,還來不及開口墨綠髮男性搶先喊道。
  「喂,有人嗎?妹妹,聽到的話回答一下!」
  「你叫誰妹妹啊!」
  迴盪在寬闊空間的聲音還未散去,立刻又疊上托爾既宏亮又不滿的聲音。
  「不然我要叫什麼嘛!?」
  被揪著衣領的墨綠髮男性一時間不知所措,半舉雙手做出投降姿勢。
  「……不然,還是叫妹妹好了。」
  托爾思考半響,自己絕不容許其他異性對妹妹過於親暱,如果必須要從所有稱呼裡做選擇,那退一百步來說只有「妹妹」可選了。
  「迦穆,你看看這心胸狹窄的傢伙!」
  「你們倆都吵死了!」
  被稱作迦穆的紅髮男性正因無法點燃火焰而面露煩躁之色,兩人無意義的爭吵更是火上加油。
  「裡面都能聽見你們的聲音,找人就不能用安靜點的方法嗎?」
  雷希緹婭從右側通道出現倚在牆邊,昏暗的空間讓三人看不清雷希緹婭的身影。彈了下響指,插在牆上的火把瞬間點燃,熾熱的火焰微微照亮寬敞的空間,底層的寒氣卻不減半分。
  「雷緹!!」
  托爾敞開雙臂衝上前,卻直接遭到雷希緹婭無情閃避,險些撞上牆面。
  「你有幾個妹妹啊?」
  墨綠髮男性頭頂似乎冒出許多問號。
  「你是腦子凍壞了嗎,說到我的妹妹自始至終都只有雷緹一人!」
  微皺眉頭一臉「你沒問題吧」的托爾,完全像將對方當作傻子對待。
  「可是這人跟剛才見到的完全不一樣啊,你要我怎麼相信是同一個人!!」
  說這話的同時,食指也「咻」的指了過去。
  「別亂指!」
  「不會是魔法又消失了吧。」
  托爾轉頭看了眼雷希緹婭,彷彿想起什麼重要的事而頻頻點頭。畢竟沒有鏡子之類的東西確認,雖然能把冰當鏡子用,可是誰會想到魔法居然這麼容易解開。
  「又這樣。」
  這樣的情況過去也不是沒發生過,原以為已經有所改善,看樣子自己的技術還有待加強。暫且將這件事放一邊,雷希緹婭朝三人說道:
  「既然你們都到了,先借身上衣服一用。」
  三人愣了下露出傻眼不知如何是好的表情。
  「還愣在那幹什麼,快脫。」
  交互眼神示意,托爾挑了下眉示意「叫你們脫就脫」。另外兩人起先搖了搖頭表示不願,但在托爾以唇語不曉得說了什麼之後,兩人便乖乖脫下身上的外套。
  「火就快熄滅了,你們也一起來,畢竟接下來有工作要交給你們處理。」
  進入右側道路於第一路口左轉、第二路口右轉……繞得令人頭昏眼花,最後抵達一處約莫只有先前洞窟四分之一大的空間。那裡也點燃著幾根火把,溫度比前面經過的任何地方都高。靠近左側的地方有兩名女性躺在地面,雷希緹婭只找到幾塊還算乾淨的破布與身上的制服,用於遮擋一些重點部位與鋪設地面。
  拿著三人的外套為兩名女性蓋上,轉過身面向三人問道。
  「誰要負責處理?」
  「再談這件事之前,我們先坐下釐清目前的情況。」
  托爾按住雷希緹婭雙肩表情看來相當嚴肅,不得已只好先到另一角席地而坐,將來龍去脈大致解釋一遍。
  「情況我了解了。這麼大的事怎麼不先通知我一聲,萬一受傷──」
  「這不是沒事嗎,不要老是瞎操心,就一隻哥布林王而已。」
  雷希緹婭撇過頭,和這樣的妹控溝通實在過於勞心勞力了,尤其托爾不斷將自己當作過去那個只有幾歲的孩子,讓人感到討厭。
  「吶吶,妳和剛才的真的是同一人嗎?」
  墨綠髮男性帶著疑惑又好奇的目光直盯雷希緹婭的臉,似乎還是無法接受那個樸素又普通的雷希緹婭和現在的是同一人。
  「拉法默,你問這有什麼企圖?」
  「才沒有企圖好嗎,純粹是好奇!」
  對於被人瞇起眼懷疑,被稱作拉法默的墨綠髮男性拉高音量回應。
  「既然被看見就沒辦法了。這才是我原先的樣貌,不過這點希望你們能保密。另一個『我』請不要將她當作我,她還有其他名字,別認錯了。」
  「為什麼?」
  「我有我的理由。」
  雷希緹婭將食指抵在唇前,做出保密的手勢。
  「那我也可以稱呼妳『雷緹』嗎?」
  「不行。不過如果你發誓保守秘密讓你直呼我的名字也不是不行,但僅限這個模樣的我。『平民』和你們有所牽扯就太惹人注目了。」
  「耶,只能叫名字嗎?」
  「別得寸進尺!」
  托爾不客氣的敲了下對此不滿意的拉法默腦袋。
  「好啦,叫名字就叫名字嘛。」
  拉法默按著被敲響的頭,瞪了托爾一眼。
  原以為會是個奸詐的人,沒想到實際上相處起來挺幼稚的,和身邊兩人一比簡直像個小孩似的。雷希緹婭對拉法默稍稍改觀了,將對他的警 戒程度下降了點。
  「妳雖然說是自己做的,但我實在看不出妳有這樣的實力。」
  迦穆話語中帶著幾分不信任與嘲諷,他實在無法相信眼前看來柔弱的少女,有那個能力依靠殘留的寒氣凍結自己的火焰,畢竟自己好歹家族世世代代都是善於使用火系魔法的。
  對於迦穆沒好氣的態度,雷希緹婭吊起眉梢不客氣地回應。
  「相信也好,不信也罷,我不需要你來相信我,有多少實力我自己知道就好。」
  「…………」
  迦穆沒再做出回應,尷尬的氣氛讓托爾趕緊轉移話題。
  「那個要多久才會消散?」
  「嗯……缺乏魔力供給大概維持幾星期就是極限了。」
  過程中有控制魔力放出的話,差不多就這樣吧。
  魔法強力與否取決於魔力的多寡與門,也就是魔法陣大小有關。若身體這個容器的容量本身就小,那魔力強度本就不及容量大的人。雖然能藉由後天補強,但終究是粥多僧少。不過近幾年有人嘗試開發此類道具,用於放大魔力輸出讓魔力少的人能夠使用強力魔法,至於效果如何目前尚未有確切評論。
  雷希緹婭自身便是一個超乎想像巨大的容器,因此需要比一般人更加懂得如何控制與調節,當然門的大小也非常重要,所以雷希緹婭的魔法陣基本上都控制在掌心大小。
  「是說,我們還要待多久?不先安置那兩人嗎?」
  「那由你們負責背。」
  「為什麼,不會是想偷懶吧?」
  拉法默瞇起那黃綠色雙眸,質疑托爾。
  「偷懶?我怎麼能在雷緹面前背起全裸的女性!雷緹也不願意哥哥我這麼做吧?」
  「我是無所謂。」
  完成自己職責的雷希緹婭起身拍了拍裙擺,準備離開前和托爾交代了幾句,內容除了自己那件沾了血的制服外就沒別的了。
  「記得要保守秘密,否則哪天可能消失不見喔。」
  在拉法默耳邊叮嚀完,頭也不回的離開。留在洞窟內的托爾揪住險些打起寒顫的拉法默衣領,逼問雷希緹婭在他耳邊說了什麼。迦穆則搖了搖頭認命背起其中一名女性,毫不在乎丟下兩人讓自己耳根清靜。

  在入口處等待著的翠,看見主人出來立刻從枝頭飛下,駐足於其間上整理那翠綠的羽毛。
  「還想說怎麼沒見到你和兄長一起,原來是在外面站崗。」
  「啾啾!」
  「關於那兩名衛兵的事你不用擔心,我稍微動了點手腳,他們不會記得我的容貌,頂多記得托爾的妹妹來過這一事實而已。」
  「啾。」
  「這才不是記憶操作那種困難魔法,只是認知障礙的強化版。」
  「啾~」
  「我才沒有強詞奪理。」
  邊走邊釋放魔法,幾道光纏繞在身上,偽裝再次完成。
  「啾?」
  翠用翅膀拍了拍雷希緹婭的臉,彷彿在尋問她「這樣不累嗎?」的側過小腦袋。
  「當然累啊,可是多一層保險總是好嘛。」
  踏出森林時一陣強風從身旁呼嘯而過,雷希緹婭瞇起眼等待強風過去再次邁開腳步回到街上。
  熙熙攘攘的街道,因為到了放學時間而增添了不少身著制服的人,其中不乏也有著雷希婭就讀的王立艾利科澤學園的人。幾輛外觀裝飾華麗的馬車從旁經過,大概是哪家的貴族小姐或少爺正準備返家。學校也有附設學生宿舍,好讓從其他國家來的留學生或是平民留宿,便於上下課。現在在街上看到的,幾乎都是住宿的學生,畢竟貴族有許多放學後的聚會必須參加。
  「終於追上妳了!」
  喘著氣擋在面前的是先前讓翠引導到森林外的新人冒險者。
  此時的雷希緹婭還不知道將來會因為救了這些人,而有更大的麻煩惹上身。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