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隱殺】II第十一殺:光耀魔武季開幕

浪嵐(⁰▿⁰) | 2022-03-08 13:44:21 | 巴幣 0 | 人氣 49


  陽光從地平線升起那刻起就顯得格外耀眼,似乎也打算為今天這一年一度的大日子慶祝。
  街上自清晨起就比平時更加熱鬧,大門處排著準備進入卡尼恩大街的外地商,準備開設臨時小攤,隨太陽逐漸升起而開始走出家門的人更是讓街上擠得水洩不通。
  要說為什麼,因為今天是魔武季的第一天。每年的這個時間都會湧入想趁人潮賺一筆的攤商,與一些將孩子送到卡尼恩的外地雙親,特別的是會有各界人士前來物色人才。尤其今年有幾名令人期待的學生,以及由國王賜予的許願機會,大家都想看看是誰有能力獲得這樣的殊榮。
  艾利科澤學園的學生們一早就大集合,以班級、科系為單位整齊排列,傳送魔法陣轉移至卡尼恩平時不對外開放的圓形競技場。
  競技場離王城有一段距離,位在都市中較為偏僻的地方,過去是作為讓人互相戰鬥供貴族觀賞的作用,自從這件事被廢止後就只有在一年一度的魔武季上開放使用。
  特別設立讓掌權者使用的高台,如今成了國王宣布開幕以及俯瞰全場確認情況的觀賞席,牆上還刻有防護魔法以防國王遇害。在場地與觀眾席之間也會派人張開防護魔法,以防觀眾遭到流彈攻擊。畢竟不是所有觀看者都能使用魔法自保。
  「今日天氣晴朗,是貝神眷顧的好日子…………(下略)宣布──魔武季正式開幕!!」
  在國王一連串的前言後,隨開幕的宣告現場響起一片歡呼。
  為期四天的魔武季,第一天由一年級的學生按照騎士科、魔法科、綜合科的順序依序到競技場,那有事先準備好的對戰表,會採混合淘汰賽的形式進行對戰。第二、第三天是二年級與三年級,第四天閉幕式結束後會有持續到傍晚的慶典,入夜後在王城附近的一棟別館會舉行晚會,與魔武季比試不同晚會不是強制參與。
  往年某些較為低階的貴族會因為怕被指指點點而選擇不參加這個活動,何況今年有所謂的『特設班』。雖說不至於在公開場合做出失禮舉動,但在校內還是會有碰面機會,如果同班更是幾乎天天見面,對做為平民的學生來說只是徒增沉重的壓力,不是強制參加這點對部分學生來說反而是好的。
  開幕典禮結束後二、三年級學生離場僅剩一年級學生待在競技場內。
  其中一個班級的老師帶著高昂的語氣開口:
  「流程表都提前發下去了,今天是一年級嶄露頭角的機會,將自己所學榨乾在今天一口氣爆發吧!」
  「各位今天就好好努力吧,為了不辜負自己平時的訓練。」
  與隔壁那滿腔熱血的場景不同,那由多看著眼前懷抱著不同心態的學生並未說出什麼鼓勵的話。因為他所帶領的班級不同,是一年級僅有一班的特設班,他必須顧慮到貴族與平民甚至是中間階層的學生的心情,所以無法像隔壁老師一樣只要大喊發揮實力就好,那樣也許會讓某些學生當場遭到嘲諷。他要做的是在不影響學生心情的情況下給予最低限度的支持,不過度將期待壓在學生肩上成為負擔。
  「先去看看自己第一場的對手調整心情吧。記得比試正式結束前都不能離開,更不能偷偷到外頭閒逛,被抓到就會當場失格,請各位對自己的行動進行管理。」
  站在最不顯眼一角的雷希緹婭莫名覺得這些話是在針對自己。
  但今天為了不失去比試資格她會待在安全範圍內,因為半路耽擱的祖父保證絕對會在一年級競賽開始前回到卡尼恩,自己可不能放過這絕佳的表現機會,目標是年級第一。
  學生散開紛紛前往對戰表前尋找自己名字時,雷希緹婭走向與其他人相反的方向。
  「不去看看對戰表嗎?」
  「反正都是不認識的人,沒必要看。再說──」
  「別說,我只有不好的預感。」
  那由多表情難看的提前打斷雷希緹婭的話。
  「我打算直接讓蕾齊絲緹亞棄權。」
  「棄權!?」
  「身為平民的她就算沒上場也不奇怪吧,還是有規定說不能棄權?」
  「是沒有這麼規定,不過有必要做到棄權這個地步嗎?」
  「因為我不懂該怎麼輸啊。」
  回過頭說處這句話的雷希緹婭會讓人覺得她太過狂妄,可那雙眼中卻沒有鄙視任何人的意味。
  她的確不明白該如何刻意輸給對方,也認為這種作法毫無意義。
  「我會『親自』上場。」
  「難怪妳讓我在班級名單上動手腳。那身分曝光之後怎麼辦,妳要以哪個身分來學校?」
  「到時只能讓其中一方離開了。」
  「不管哪個都是妳不是嗎,說的好像不會再見面似的。」
  「那是因為老師你不懂作為一個平民有多自由。雷希緹婭‧迪瓦‧諾科德可無法像蕾齊絲緹亞‧諾爾一樣毫不在乎外界看法的生活。」
  現在想要自由是一件困難的事,貴族必須做出與身分相符的舉止,否則受損的不僅是自身的名聲,還會連帶影響到整個家族。扣除上述說的之後,主因就在母親賽蓮不會再允許自己長途旅行了。
  「還有機會的,至少老師是站在妳那邊不是嗎。」
  「但把我送回來的也是爺爺。」
  「畢竟這次的計畫推動需要貴族協助,有諾科德家參與等於是向成功邁進一步。我覺得情有可原。」
  「因為是公爵家?」
  「妳知道啦。」
  「偶然得知的。」
  要不是上次拉法默提及榭米爾羅特是公爵家的一員,雷希緹婭到現在都不會知道為何那由多總把諾科德家說的很有權勢。
  「看來妳不是很喜歡自己的身份。『公爵』是很多家族都想到達的地位。」
  「我不在乎地位。」
  如果這個地位能給予足夠的自由就另當別論。
  「要是爺爺去和母親談談也許有轉圜的餘地。」
  視線撇通道深處,有個不明顯的人影在那。
  「哈哈,被發現了嗎!」
  現身的是一名留著短短的鬍子、白髮梳得整齊穿著帶有幾分休閒感的服裝,他就是已經退下家主之位的諾科德前家主『泰蒙‧瓦札‧諾科德』。
  「老師,許久未見您依舊有精神比什麼都好。」
  那由多向自己時隔多年再見的老師行禮。
  「每天都在活動身體,都覺得一年比一年還年輕呢!」
  「爺爺,請不要岔開話題。」
  雷希緹婭強硬地將話題帶回到自己想要原有的自由上。
  「我當然可以和賽蓮談談,不過妳可別期待會有好結果。別看她平時溫柔婉約,生起氣來誰都拿她沒轍。這點倒是和妳挺像的。」
  泰蒙趁機調侃雷希緹婭。
  「這種生活過久了感覺身體都要生鏽了。」
  「瞧妳說的。妳這個年紀的女孩都在開茶會,閒談心儀的對象之類的話題,妳可以嘗試看看啊。」
  雷希緹婭對泰蒙的提案一臉嫌惡。
  「托爾和盧貝卡今天應該都會拋下工作賽蓮也會過來,我得先幫他們佔個視野絕佳的好位置,比賽加油!」
  那由多苦笑,他沒想到過去那個富有威嚴人人看見都敬畏三分的老師,會害怕說不過落荒而逃。
  「算了,多的是機會和爺爺談談。老師,還沒出場的學生該去哪?」
  「要觀戰的話底下有學生席,休息的話裡面雖然有改建的休息室。我想應該會有不少貴族在,建議妳去觀戰比較好。」
  「知道了。」
  回應過後雷希緹婭仍然站在原地,似乎在思考什麼。
  「怎麼了?」
  「只是在想應該以哪一個身分出去。」
  「哪個身分有差別嗎?」
  「畢竟蕾齊絲緹亞不用上場,突然消失的話會令人起疑。原先的外貌曾被認成平民過,應該不會有問題,過去的眾多視線大概是我的錯覺。」
  前陣子從貴族學生手中救了法伊娜還被誤認是平民,這讓雷希緹婭開始覺得自己並沒有所想的那樣引人注目。
  「不不不!光是那雙異色瞳就足夠引人注目了,跟是不是平民是兩回事!」
  「原來元凶是這雙眼睛。」
  「也不全是眼睛的問題。」
  「那還有什麼問題?還有其他引人注目的地方?」
  「…………用魔法降低存在感就不必在乎外貌是否引人注目了。」
  那由多很明顯迴避了問題,雷希緹婭不打算追問還輕敲了下掌心,顯然是沒想到還有這招可用。
  「老師你偶爾也會給出好建議呢。」
  「偶爾兩字是多餘的。」
  一點師生感都沒有的對話,在雷希緹婭解開身上的三重魔法改用魔法削弱存在感後畫下句點。

  明明誰都沒有規定座位,平民與貴族卻自動將競技場劃分成左右兩邊兩者分開,好似不能與貴族同座的習慣早已刻入基因當中。學生都是如此,來觀看的成年人自不必說。
  因為魔法的緣故沒有人注意到坐在突兀位置上的雷希緹婭,讓她可以蠻不在乎的坐在兩者的交界線上。
  騎士科的比試在司儀開起麥克風利用魔法擴音後展開。
  站在場地兩側的學生各自擺出慣用架式,在一陣短暫的對峙後一同衝向對方。兩把劍相互碰撞的聲響伴隨司儀解說此起彼落,氣勢高漲互不相讓的氛圍帶動外圍的觀看者。
  橫砍、斜砍、突刺一連串的動作猶如化作身體的一部份那樣流暢。
  雷希緹婭打了個呵欠,她已經預見了這場比試的結果。看似不分軒輊,實則是為了由開場少熱氣氛,雙方實力有段差距其中一方一直有著明顯的破綻,等氣氛熱鬧氣來就會變成單方面的技術展示會。
  如雷希緹婭所料,一方體力開始下降另一方就急起直追的猛攻,直到對方主動投降。
  列在牆上的寬大名單上,從右邊數來第二人的名字被劃掉,一條象徵晉級的紅色線條上升了一階。
  真的有可能一天就結束三科的所有比試嗎?雷希緹婭不禁懷疑。
  不過現在時間也還早,太陽尚未升到藍天正中央,速戰速決或許能否在天黑前結束。
  接下來一場又一場的比試如火如荼的進行。
  以騎士為目標的學生間比試變化不大,也沒有太多值得驚嘆的地方,沒多久就讓雷希緹婭感到枯燥乏味。
  她離開位置在競技場內打轉,偶然聽見休息室內貴族間的談話。
  「你們有想過獲得第一要向國王陛下請求什麼願望嗎?」
  「我的話大概是一輩子家族繁榮吧。」
  「大膽點向陛下索取更高的位置也行吧。」
  「想直升公爵的位置嗎?」
  幾人在接待室內互相對說出口的話笑著。
  「一年級當中有幾個比較不好對付的人呢。」
  「不過,幸虧王子是二年級,否則還怎麼玩。」
  看來他們並不打算靠實力而是靠地位取勝,還把比試說的像場遊戲,是在等著看人出糗吧。
  騎士科的比試無趣歸無趣,至少還保有正當對決的人品,而裡面那些談笑風生的貴族似乎忘了何謂品德。
  真希望有個平民讓他們嘗嘗屈辱的滋味,可惜以雷希緹婭的身分辦不到這點,不然肯定讓他們再也說不出這種話,即便只是玩笑。
  「讓他們不敢輕易妄想登上公爵之位……還是算了,這種事一旦插手就會沒完沒了。」
  貴族圈內的勾心鬥角雷希緹婭沒有加入的意思,除非情況危害自身或是家族。
  「不過有夢想不是壞事,公爵夢會葬在誰手上呢。」
  雷希緹婭離開休息室門前,雙手掌心冒出微量的電流。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