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第六殺:搗毀巢穴簡直易如反掌

浪嵐(⁰▿⁰) | 2021-04-10 00:11:58 | 巴幣 0 | 人氣 29


  由兩男兩女所組成的冒險者小隊,正因眼前的魔物而陷入苦戰。青綠色皮膚下半身圍著褐色破布,手持各式簡陋武器的成群哥布林,帶著戲謔的表情於這些冒險者身邊打轉。
  手持沉重大盾將頭髮向後梳的男子紮穩腳步,用盾撞擊迎面而來的哥布林,退回持杖一副快哭出來的少女面前。舉著劍的男子則負責保障弓箭手少女的安全,慌張地胡亂揮劍企圖逼退上前的哥布林。
  單就裝備來看,簡單的皮革製上衣,稱不上鋒利與精緻的武器,四人都不過是初出茅廬的冒險者。大概是進行初階任務時不小心太過深入森林,不幸碰上哥布林巢穴。雖說幾隻哥布林算不上難對付的魔物,但若是成群哥布林就不是這麼回事了,成群的哥布林就算是中高級冒險者都不敢掉以輕心。沒有其他有經驗的冒險者幫助,只怕四人今天是無法活著離開了。男性也許會遭到殘忍殺害,而女性……
  「呀啊──!!」
  持杖的少女因迫近的哥布林發出尖銳的慘叫。
  「綻放。」
  幾支細長的冰錐射穿哥布林,隨著簡單兩字脫口而出,冰錐上展開數個比掌心稍微小一點的冰藍色魔法陣。從中延伸出更多細長的冰錐,將左右兩側較近的哥布林逐一刺穿。
  以為又有敵襲的冒險者們變得更加警界四周,深怕下一次的攻擊會針對自己而來。
  「翠,去吧。帶那群人離開森林。」
  青鳥應聲展翅在空中盤旋,不僅是冒險者,連哥布林都抬頭仰望。
  「冒險者們,不想死的話就跟著青鳥走,牠會帶你們離開森林。」
  冒險者們對此懷著半信半疑的態度,為了活下去卻只有選擇相信這來路不明的聲音一途。四人面面相覷後點了下頭,跟著翠加大步伐跑了起來。見狀,哥布林打算再次群起圍攻追上去,可惜雷希緹婭不是會輕易放跑獵物的人。
  白皙的掌心浮現淺綠色魔法陣,一陣風隨之縈繞在周邊,只是輕輕揮了下手,周圍的風變化作強而有力的風刃,斬下數隻哥布林的頭顱,鮮血噴濺在其他還搞不清狀況的哥布林身上。
  從樹上躍下的雷希緹婭盡量避免踩到在地面蔓延的血,踏著熟練且無聲的步伐,如舞蹈似的揮舞風刃斬殺一隻又一隻哥布林。
  洞窟中接二連三出現新的哥布林遞補了死去的數量,一直留在洞口也不是辦法,卻又不能輕易離開去搬救兵,也許離開的期間哥布林就會順著到森林外去。於是雷希緹婭決定直接深入洞窟,一口氣消滅所有哥布林。
  沒料到會進入洞窟,雷希緹婭根本沒有攜帶任何照明用工具,只能在指尖點燃小火球照亮身邊的道路。前段洞窟給人一種冷清的感覺,不知是否因為前段的哥布林都已經到外面去的緣故,總之外頭的動靜似乎沒有傳到裡面。
  清冷的水滴順著岩石滑落滴到雷希緹婭頭頂,嚇了一跳後手指上的小火球瞬間增大,險些燒到自己的頭髮。控制好火焰持續向深處前進。
  路途中雖然有許多不重要的魔物,但一隻哥布林都沒有讓人感到怪異,明明洞窟外有十幾隻的。這異樣沒多久便迎來解答。
從進入洞窟開始就行走在一條沒有岔路的筆直通道上,走到盡頭才出現一個大空間,且以空間為中心,前後左右各有一條通道。雷希緹婭目前就站在後方的路上。
  哥布林為何沒有發現外頭動靜的原因就在這──他們正意義不明的狂歡著。某些哥布林用長長的骨頭敲擊地面的頭骨,發出『咚咚咚』的聲響,其他哥布林則隨著節拍手舞足蹈,還高舉手中的破舊杯子暢飲著什麼。
  數量比預料中多,魔物群聚起來比盜賊團還麻煩。雷希緹婭因此感到苦惱。
  能一瞬間解所有哥布林的招數不多,只能依靠火力輸出的廣域攻擊。使用能夠燃盡一切的魔法雖然有效,但在洞窟內使用稱不上是好主意。先排除燃燒造成的缺氧問題,光是產生的熱能就令人無法招架,皮膚輕易就會被灼傷。扣除火魔法其他都能派上用場,幸好四散於周邊的火堆亮度已經足夠照亮空間,雖說看上去不是特別清楚也不到模糊無法判斷的程度。只要沒有其他意外,應該不是難事。
  就在雷希緹婭思索該用何種方式大舉殲滅哥布林時,一名身材明顯不同的哥布林,一手拖著一個東西從前方陰暗通道走來。等到光線相對充足的地方才看清被拖行於地面的究竟為何物。
  ──那是兩名衣服已經被撕的破爛,幾乎與全裸無異的女性。
  雷希緹婭腦中與魔物相關的知識,大多都是從書中或是聽祖父說的,畢竟是殺手而非冒險者,只有偶爾會幫忙公會的委託。過去也曾有過討罰哥布林的經驗,但對其生態也不是特別清楚,而那比起普通哥布林巨大的存在今天也是第一次見,想必那就是所謂的『哥布林王』吧。
  如果相關知識無誤的話,那兩人接下來又會遭到一整群哥布林侵犯吧。此刻,雷希緹婭目光變得異常銳利,彷彿面前的哥布林是暗殺目標。
  被魔物殺死是作為冒險者應有的覺悟沒錯,就像自己身為殺手也做好了隨時會被殺掉的覺悟。可是活著不斷重複被魔物糟蹋,最終淪落到精神異常放棄求援等待死亡或自盡,這實在教人無法苟同。
  就算成了一名殺手,生而為人終究無法完全拋棄情感,即便是素不相識的人,要眼睜睜看著一切也會令人難受。何況都看見了卻要裝作視而不見轉身離開,還不如一開始就不要循聲而來,不要救那些冒險者。
  「那兩人能交給我嗎?」
  清澈的聲音在撞擊到周邊的岩壁後,回談回響在空曠的洞穴中,哥布林群循聲將視線投射在突然出現的雷希緹婭身上。方才將兩名女性拖出的哥布林王,上下打量雷希緹婭後舔了下舌,雷希緹婭感到前所未有的噁心而打起寒顫。
  哥布林群在聽從指示下紛紛拋下手中的杯子轉而拿起武器,他們既不打算乖乖將女性交出,也不打算放走闖入的外來者。
  「既然你們有此打算,我也不需要客氣了呢。」
  相較於身為魔物的哥布林,雷希緹婭這名人類在他們眼裡肯定被認為脆弱不堪吧,更別提現在還手無寸鐵的面對一群面惡心不善的哥布林。不過雷希緹婭作為一名殺手,從來就沒有攜帶武器在身上的習慣,畢竟一旦武器折損或被奪走會變的麻煩,因此才讓自己身兼製造者和使用者的角色。
  具體而言是如何成為製造者?很簡單,只要使用魔法就行了,因為聽祖父說自己體內的魔力量是常人的幾十倍,若不適時釋放會造成身體上的負擔。所以魔法就是一直以來使用的武器,就像自己身體的一部份,操縱起來並不覺得有太大的困難或受限。但為了預防魔法被封住的情況,也會隨身攜帶護身用的短劍就是了。
  哥布林王嘴裡說著魔物才能聽懂的語言,揮手指揮哥布林群。看來是累積了足夠的智慧才成為王的。也就是只要打倒哥布林王,其他嘍嘍們應該就會退下,可這個陣容實踐起來沒有想的容易。
  一個比平時使用要大上兩倍的冰藍色魔法陣,以此魔法陣為首,像前方延伸出一個比一個小的魔法陣,總計六個。從中併發出冷冽的寒氣,擴散、瀰漫於整個空間中,一部份寒氣則聚集、凝結成一把鋒利的冰刃。
  強力的魔法通常會伴隨巨大的影響,無論是周圍亦或是自身。
  由魔法製出的冰劍溫度都處於零下幾十度,連空氣都能輕易凍結成雪花,想當然爾用手觸摸並非明智之舉。冰劍握柄與手腕上穿過一個淺綠色的風魔法陣,利用風來操縱那把無法被觸碰的劍。
  冰冷的空氣沉積在底部,讓凹凸不平的地面緩緩凍結成冰。
  哥布林們挑起免於被凍結的命運,動作稍微遲緩的沒有一個逃過一劫,全都被凍成了冰雕。哥布林王看不下去的拿出巨大手斧,高舉過頭重重砸向地面。地面被刨挖出一個坑洞,薄冰被震得粉碎,洞窟中揚起冰塵與沙塵遮蔽所有生物的視野。
  手一揮,風壓立刻驅散眼前的冰沙塵。雷希緹婭熟練踏著無聲又敏捷的步伐,僅僅一順就斬落幾個哥布林頭顱,下一瞬間又有一批哥布林喪命。滾落的頭顱與身體連一滴血都來不及留下,全都一口氣凍結成冰。
  見到這一幕的哥布林王氣的發出吼叫聲,將這群不中用的嘍嘍一掃而空。飛濺的血液因重力落下並在接觸到寒氣時凝結,手斧上的血液也結出一層冰霜。
  「明明是削弱我戰力的好工具,真浪費。」
  看著那些被揮開撞牆變成肉塊的哥布林,雷希緹婭能輕易斷言,就算眼前的哥布林王擁有較高的智慧,也仍舊只能被稱為是愚蠢的哥布林。既然知道要指揮攻擊,為何不利用他們削弱敵人的戰力再親自出馬?
  殺手這個行業內並不全是正直的人,應該說正好相反,要作為一名殺手無論多寡都需要富有心機,否則是無法生存下去的。如果不懂得利用,最終就會落得被人利用的下場,物盡其用就是這樣簡單的道理。
  朝自己正前方伸出手,冰劍劍尖直指哥布林王。丟下另一手抓著的女性,踏出沉重的步伐使洞窟發出震動,頂端震下許多碎石塊。那對哥布林王的身軀而言只是無關痛癢的小石子,雷希緹婭卻要分神去閃躲,這不再哥布林王的計畫中,可意外起到了不錯的效果。
  巨大的手斧被拉向身體右側,隨後砍向左側。雷希緹婭利用結冰的地面一滑,順利躲開攻擊。滑過哥布林王腳邊時揮動手腕,削下了一塊靠近腳踝邊的肉,瞬間的凍結讓他連疼痛都沒有感受到,卻造成確切存在的傷。
  單手撐地向空中彈起,在哥布林王轉身作出反應前,又在那寬厚的背部補上兩劍畫出完美的十字。那兩道傷口又在疼痛漫延前被低溫凍上,不知不覺間在哥布林王身上種下數道正悄悄毀滅內部的魔法。
  藉著地面尚未破碎的冰,哥布林王滑冰似的轉身,因離心力增速的手斧再碰到雷希緹婭前,先撞擊到百出防禦姿式擋在左側的冰劍。手斧因觸碰到冰劍而迅速凍結,雷希緹婭也因超出預期的沖擊力飛了出去,硬生生撞上岩壁落在先前的歌布林屍體附近,衣服因而沾上些未乾的血液。
  起身的雷希緹婭呼出一口氣,接觸到周圍的低溫讓那口氣化作一縷白煙。
  「廢棄這件製服是不可避免的結局了。」
  向前方伸出的掌心如開關似的,啟動了預先施放在哥布林王身上的魔法。
  「作為毀壞衣服的賠罪,以死償還吧。」
  隨著低沉的話語和微微瞇起的異色雙瞳,不知和實用於偽裝的魔法已經解除,顯露出那灰白長髮與草綠、湛藍的眼瞳。一陣強烈的冰藍色強光幾乎將洞窟淹沒。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