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第九殺:殺手不只是名號

浪嵐(⁰▿⁰) | 2021-05-03 13:49:42 | 巴幣 0 | 人氣 15


  「喝啊!小的們,都給我喝起來!!」
  男性也不知是早已喝醉抑或是今天完成一件大事太過開心,總之情緒一直莫名高漲,從半小時前開始就只會拚命叫人喝酒。
  只招募男性的『無名盜賊團』算是附近小有名氣的,主要以搶劫為目的,乖乖交出前還能被放過,也有一些看不起這些盜賊,認定他們不敢下手的貴族,最後小命不保的消息。從平民、商人乃至貴族,只要有錢就會淪為下手的目標。他們最在乎的並不是錢的多寡,而是成功的成就感。不過最近行為變本加厲,從『殺人』這一行為中得到了優越感,因此不管是否有交出財物,都一定會被殺掉。
  「老大,今天真是大豐收,我敬你!」
  穿著褐色皮衣,鼻樑上有一條長長刀疤的男性,舉起酒杯開心暢飲。
  「哈哈!看見那些人以為自己還有活路走,然後被殺掉的表情真教人興奮不已!」
  體型上稍顯瘦弱的男性伸舌舔了下自己愛用的短劍,上頭還留著些許血跡。
  「喂喂,這麼好的日子你怎麼酒杯裡的酒一點都沒少。別騙說你不會喝啊。」
  「怎麼可能,開玩笑也該有個限度。」
  一名男性用手肘撞著已用魔法變裝的雷希緹婭。拿起眼前的酒杯一飲而盡,『咚』一聲將酒杯放在桌上,抹去嘴角的泡沫。
  尚未成年的雷希緹婭本不應該喝酒,不過因為工作所需,祖父在雷希緹婭十歲時就讓她學習,為的就是避免現在這樣的情況露出馬腳。
  說到為何要變裝混入盜賊中,主要是因為前些天祖父說過的工作。寄來的信上寫著:
  『東邊的森林有盜賊潛伏,本來只是個小組織,但隨著名聲也越來越多人加入,行為上已經不能置之不理。礙於這封信寄到時,爺爺我正好抽不開身,想著學校生活也許會讓妳覺得無趣,所以從我的工作裡分派一個給妳。視情況,可殲滅。』
  讀完信後瞬間火焰從信角燃起,把信燒的一乾二淨,一點痕跡都沒留下。
  接到信的當晚,雷希緹婭立刻動身前往,藉口方面祖父利用另一封信告知諾科德家主,一切都會由父親去解決,自己只要專注工作即可。
  這酒真難喝。劣質的口感在口中擴散,空有濃厚的酒味連好喝的好字都稱不上。已經品嘗過貴族各式高級酒,對於方才喝下去的實在無法稱為『酒』,所以一口氣快速喝光。
  「看不出來酒量挺好的嘛。」
  以手肘撞擊後接著是用手掌狂拍雷希緹婭背部,儘管男性的舉動令雷希緹婭不快,卻因為還不到出手的時機只能忍耐著。
  自己的酒杯再次被斟滿,就算不願意也得再喝。
  這群人看是打算喝到天亮。充分的酒表示已經做好「喝掛才能休息」的準備,滿地的酒瓶已經讓人分不清哪些還有哪些是空瓶,只知道大概已經喝掉了全部的四分之一左右。
  幾小時過去,幾乎所有人都隨意亂躺呼呼大睡,掃視了一下發現少了幾人,首領和他的兩名心腹都不在。不知道什麼時候離開的?
  小心翼翼不驚動地上的人繞到房外。從外觀看來房子本身並不大屋內房間數量少,而且還故意弄得很破舊防止他人接近。但稍微用魔法感測一下就知道,這棟房子有個隱藏的地下室,他們都把搶奪來的東西放置在地下,畢竟名聲還沒響亮到讓其他同行退避三舍,才會害怕自己搶來的東西會被人搶走。
  就是這了。地面上有個不明顯的暗門痕跡。雷希緹婭悄悄打開,躡手躡腳地走下去。路只有一條,等於唯一出入口被堵住就沒戲唱了……才怪。若真是如此,就不會輕易走入地下室,只不過有時自願掉入陷阱也是手段之一。
  細小的交談聲逐漸傳入耳中,盡頭有扇門,雷希緹婭緊靠牆面豎耳傾聽。
  「老大,趁著夜色再去多劫幾個村子擴大名聲吧!」
  「是啊,我還想再多殺幾人練練手感。」
  「光靠這麼點錢要去其他國家闖蕩還有點難度。好,記得往前幾公里還有一個小村莊。事不宜遲,就我們三個去。」
  「好耶!」
  「這次也玩玩女人可以吧?」
  「當然,不這麼做就沒有搶劫的感覺了。」
  如果是單純搶搶劫就算了,不只劫財劫色還濫殺無辜。至今為止見過的盜賊更誇張的行徑不是沒有,並非所有人都不可原諒,畢竟每個人心中評定的那把尺都不盡相同,理所當然雷希緹婭也有著自訂的標準與底線。

  盜賊據點半徑五公里內有多少村莊早已事先調查清楚,曾被襲擊過的也在地圖上做過記號,附近的村莊幾乎都遭到了毒手,滅村的數量不在少數。雖然沒時間打聽詳細情況,但與過去碰上的那些村子又會有多少不同呢?
  寧靜的村莊只有零星的幾棟房子,圍繞著中央廣場坐落各處。廣場上堆起的木柴有升起營火的痕跡,從燃燒情況看來已經熄滅好一段時間了。若不是因為有人的氣息,看著還真像一座無人村莊。
  今夜是新月,天空佈上一層厚雲,不見星空。翹起那纖細雙腿坐在一旁一顆大石上,單手撐著臉頰,一臉期待的等待即將到來的盜賊們。灰白色長髮缺少月光顯得有幾分黯淡,儘管如此那絕美的外貌絲毫未減。
  打了個呵欠,才終於聽見幾道腳步聲從森林而來。似乎早已在森林裡談好計畫,一看見村莊三人立刻分開行動,打算左右包夾,逃掉的再靠中央推進的首領殺掉。
  「真是頭腦簡單的人想出來的計策。我可是只有一人,不能集體行動方便我動手嗎。」
  從石上躍下,朝著瘦弱的男性而去。他拋接著愛用的短劍,物色該先從哪戶人家下手,扳著手指細數約有多少人會死在自己手上,想像著那些人求饒自以為有希望,卻又希望破滅那絕望的表情。嘴角止不住上揚,又要提醒自己不能笑出聲破壞計畫。
  「你好像很開心。」
  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一跳,男性轉過頭眼中帶著警戒,但看見雷希緹婭的瞬間表情立刻鬆懈下來,認定雷希緹婭無法給自己造成傷害。
  「這麼晚了還沒睡啊?」
  男性似乎把自己當作村民了。
  「總會有那麼幾天睡不著的日子。你呢?不是村裡的人吧,大半夜的來我們這種小村子有什麼事嗎?」
  「就像妳說的,總會有睡不著的日子,我出門散步走著走著就到這了。」
  裝作無害的善良村民,讓對方的戒心完全消失了,不過那種打量自己的眼神倒是沒消失,還有些變本加厲,藏在身後握著短劍的手開始不安份起來,隨即亮出短劍,想嚇唬雷希緹亞。遲遲不見雷希緹婭害怕求饒的模樣,反而是男性明顯動搖。
  「很驚訝我不害怕嗎,還是疑惑為什麼我沒有哭著求饒,亦或兩者皆是?」
  被人說中後,男性反而冷靜了下來,覺得雷希緹婭只是故作鎮定,心裡其實怕得要死。
  「是呢,全都被妳說中了。不過希望妳能小聲點,別壞我的樂趣。妳也不想一次被三個──」
  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男性額前的瀏海被削下一部份。
  「嚇到了?這只是警告,千萬不要亂開玩笑。」
  上前幾步抬起臉,話語中不帶任何溫度,笑容也瞬間收起。
  「妳他媽────」
  「噓。不是說要小聲點嗎,把其他人吵醒計畫就失敗了。」
  「妳不是這村子的人吧?」
  「現在才發現已經太遲了,必須把你安靜的處理掉才行。」
  「哼,就憑妳?」
  男性對雷希緹婭的話嗤之以鼻,就算瘦弱終究還是男性,怎麼也不會輸給一名少女。
  「最容易死的就是像你這樣的人。」
  手一指,一根冰錐刺進左胸穿透心臟從背部綻放。
  因為衝擊的緣故,男子倒向後方,為了不製造出太大的聲音,只好用風撐住對方的身體。
  「接下來是另外一名心腹。這個還是別帶著去,免得嚇到對方。」
  先安置好屍體,找到另一名心腹,他已經物色好目標準備闖入。雷希緹婭站在對方身後,伸手抓住衣領朝後方一扔。
  「妳、從哪來的!?」
  「那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死還是想活下去。」
  「蛤?說什麼鬼話。雖然不知道妳從哪冒出來的,長相倒是挺好的,很合我胃口!」
  說著,男性將雷希緹婭撲倒在地,按住她的手腕。
  「太過粗魯的男人會被討厭喔。」
  「無所謂,過程舒服就好,誰在乎妳喜不喜歡我這張臉。我侵犯人可沒再管這些小事的,當然是我爽就好啊!」
  「太好了,殺掉的都是人渣。」
  那異色雙瞳微微瞇起,鄙視的瞪著把自己按在地上的男性。
  扭動手腕掙脫男性的手,利用對方重心不穩抬起膝蓋猛力撞向腹部,他咳了一聲抱著肚子在地面打滾。
  礙於不能留下痕跡,讓血濺的到處都是當然是NG行為,加上雷希緹婭也不怎麼喜歡。伸手輕觸男性胸膛種下一個魔法陣,魔法發動時從心臟開始沿著血管將全身血液凍結。
  「剩下首領了。」
  伸展了下雙臂,踏著輕快的腳步直奔首領所在地。
  「你在等的那兩人不會來了。」
  「妳什麼意思?」
  「因為死了,所以來不了。」
  「是妳殺的嗎?」
  「嗯。」
  即便聽見雷希緹婭毫不猶豫的回應也沒有太大的反應,不愧是多少有經歷過風浪的人,否則也不會有那麼多人追隨了。
  「為什麼?」
  「還以為你不會問原因。」
  「同伴死了至少得知道為什麼吧。」
  「不過你問這個問題就像我問你『為什麼要搶劫村莊』一樣。」
  「我可是盜賊,搶劫是理所當然。」
  「那就對了。因為我是殺手,殺人對我而言也是如此。這是我的工作。」
  冷酷的表情、冷冽的眼神,此時的雷希緹婭正是陷入工作中的模樣。
  「我聽說殺手不會露出真身,這也不是妳原先的樣貌吧。」
  「不,我的信條是『面對目標絕不隱藏身分』。」
  以及絕不會露出笑容這兩點是最為重要的。就算目標在怎麼人渣,身為人都不能抱著隨便的心態殺人,如果不想變成純粹為殺人享樂的那種人,就必須要懂得自律同時理解何謂『生命的重量』。
  「居然是真面目。我可不會替妳保密喔。」
  「沒那個必要,畢竟死人不會說話。」
  「說的好像妳殺的了我一樣。看妳這副模樣肯定是新手,想著一口氣成名才找上我們這種已經闖出名聲的盜賊團,想一步登天──」
  首領看著逐漸顛倒的雷希緹婭,還不明白發生了什麼,直到看見自己倒下的身體大腦才快速轉動,理解了現況。原來自己已經身首分離,是自己過於小看眼前的少女,明明曾經犯下過相同的失誤,這次卻因此丟了性命。無法闔上的雙眼睜圓的盯著雷希緹婭那異色雙瞳。
  「要是這麼容易就能登天,誰還會想努力呢。」
  剷除盜賊不過是殺手中的基本。
  看著落在地面的那顆頭顱,雷希緹婭期望著他來生能好好做人。

  將三人的屍體埋在森林某處後,回到村莊確認一切是否安好,以及是否有目擊者。所幸沒人被那三人的聲音吵醒,防音魔法展開得很成功真是太好了。
  「少了這三人,屋子裡的其他人都成不了什麼大事,放著不管應該無所謂。差不多該回去了。」
  一陣風於雷希緹婭腳下捲起,利用風的推動加快飛行速度,總算趕在清晨回到家中。耗費兩天半的工作正式宣告結束。
  簡單沖過澡撲到柔軟的床上,這兩天半基本沒有闔眼過,才躺到床上疲勞便湧上,眼皮一張一闔的撐著睡意。
  「爺爺,工作完成……了…………」
  平穩的呼吸聲在房內擴散,從翠的口中輕聲說了句「辛苦了」,那是先前那名中年男性的聲音。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