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我與夜叉公主的退魔日誌(卷四)─裏章(孫雅希/葉音)

翔君 | 2021-04-03 15:22:08 | 巴幣 18 | 人氣 124


──裏章(孫雅希)──



  「欸,冬彥。」

  我出聲叫住了在走廊上邁步前行的冬彥。

  「是雅希啊。怎麼了?」

  「你這次會不會有點太過份了?」

  「……妳是指什麼?」

  「我都聽到了,你讓海彥退出任務了對吧。」

  「……」

  剛才我本來也想去房間探望海彥,卻從門外聽見了意想不到的消息。

  雖然冬彥總是會做些不顧他人感受的行為,但這回也真的有些超過了。

  後來我待在離房間有段距離的走廊轉角,等冬彥走過來才叫住他。畢竟有些話不適合在人多的地方講。

  「……我讓海彥退出任務,有什麼問題嗎。」

  冬彥語氣平淡的說道,像是在說一件理所當然的事。

  「雅希妳應該也看得出來,他的精神正處在谷底,要他站上前線戰鬥無疑是把他推入火坑。」

  「這我知道,畢竟他的狀況的確不太適合繼續參與任務。但你要是擔心海彥,想讓他遠離戰鬥,應該有更好的說法吧?」

  「如果要讓他接受退出任務這件事,我想那是最有效率的說法。」

  「嗯,是啊,畢竟海彥其實挺固執的,只是隨便說說他可能更容易亂來,那種方法確實馬上就能讓他心灰意冷,效率超好的。但你這根本就是在他的傷口上灑鹽啊。」

  「那又如何?我沒那麼多時間和功夫,去耗費口舌配合他的軟弱。還不如直接讓他看清事實,這樣省時也省力。」

  「你就沒有一丁點考慮過海彥的心情嗎?你好歹是他哥哥吧。」

  聽到這裡,冬彥宛如面具的臉龐貌似出現了一瞬間的遲疑,但他馬上就恢復原本冰冷的神情。

  「……或許妳說的是對的,但我除了是海彥的哥哥之外,也是退魔家族林家的現任當主,更是退魔協會的特務執行者。我的人生是為了完成退魔師的使命而存在。會造成妨礙的因素我全都必須排除,哪怕是自己的弟弟。」

  冬彥的眼神變得更加銳利,像是蘊含著某種決意。

  「妳也知道吧,這不是普通的任務,要是出了差錯,都會造成無可挽回的後果。」

  「……!」

  五年前死去的陽明的身影在我腦中浮現。

  「這次我絕對不能再犯五年前的錯誤,如果能減少任何一點犧牲的可能性,那就算我被人厭惡也沒關係。只要……能到達我想要的結果。」

  「冬彥……」

  「我說完了,妳想罵我就儘管罵吧。我是不會改變決定的。」

  「……」

  上次聽到冬彥說這麼多話,是什麼時候了?

  就算是五年前陽明死去的時候,他也沒說過這麼多。

  ──因為我只會用退魔師的方法解決問題。

  我忽然想起冬彥不久前說過的話。

  是嗎,這傢伙其實也──

  想到這裡,原本愈加激動的心情就漸漸冷卻了下來。

  「……明明你對其他部下或是後輩也不會這樣,反而是對待海彥才特別嚴厲。真不知道該說你偏心還是無情。」

  「隨便妳怎麼想。」

  「這種冷淡的回答也是,你果然還是一點都沒有變,這樣下去真的會交不到女朋友喔。」

  「無所謂,我就是這種男人。」

  「這麼乾脆的承認,老實說挺不愉快的。」

  「沒什麼不好承認的,我很清楚自己是什麼樣的人。」

  「唉……」

  他都說到這種地步,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只能無奈地嘆氣。

  「什麼嘛……結果我帶海彥來參加任務,其實做錯了嗎……」

  「這跟妳沒有關係。」

  「欸?」

  「下令要海彥退出任務的是我,出言否定海彥的也是我。這一切都跟雅希妳沒有關係。」

  他怎麼突然說這種話?

  「冬彥……」

  「──唉呀,原來你在這裡啊。冬彥老兄。」

  突然,一道輕浮的聲音插入我們之間。

  轉頭看去,馬上就看到一個深灰色長髮的身影。

  「巫鳶……」

  「沒錯,是我喔。來到這裡後我好像還沒跟你打過招呼啊,雅希小姐。」巫鳶一邊說著,一邊朝我揮揮手。

  他交互看了看我和冬彥,然後不知為何露出意味深長的眼神。

  「是說,難不成我打擾到兩位了?」

  「……某種程度上確實是打擾到了,但絕對跟你想的那種不一樣。」

  「欸,是嗎?那真是太可惜了。」

  「到底哪裡可惜……」

  這個男的還是一樣,老是說些讓人困擾的話。

  「所以呢,巫鳶,你突然出現做什麼?」

  「嘛,只是彥仔說他想一個人靜靜,所以我才出來晃晃。而且,關於剛才的事情,我也有些話想和冬彥老兄說說。」

  「剛才的事情?是說海彥退出任務那件事嗎。那我看你還是別再說了,冬彥的石頭腦袋可是超乎想像。」

  「嗯,是啊,我就是想說這個。」

  「欸?」

  巫鳶不管困惑的我,逕自走到冬彥面前。

  「──說實話,你讓我有點失望啊,冬彥老兄。」

  「啊?」

  「……」

  什麼意思?

  不只是我感到疑惑,就連冬彥也微微睜大了眼。

  「我本來想說你雖然頑固又死板,但也應該能帶來點趣味。結果你卻是個比我想像中還要無趣的男人。」

  「欸,巫鳶,注意一下你的口氣。」

  「沒關係,雅希。」

  面對巫鳶越矩的話語,冬彥也沒有表現出動搖的模樣。

  「巫鳶,你想說什麼可以直說,不必拐彎抹角。」

  不過……他的語氣似乎還是露出了一些不滿。

  但是巫鳶絲毫不在意,只是冷笑著繼續說下去。

  「冬彥老兄,你說你的人生是為退魔師而存在,只會用退魔師的方式解決問題……但在我看來,你這樣踢開彥仔,根本也不像什麼『退魔師的方式』啊。如果你真心要讓彥仔退場,那應該要做得更徹底,更直接吧。」

  「我要怎麼做,輪不到你這個妖怪來決定。」

  「唉呀唉呀,所以才說你這人很無趣。真是的,彥仔還比你有趣多了。」

  「…………」

  這傢伙到底想表達什麼?

  就算我在旁邊聽完所有對話,也還是搞不清楚巫鳶的想法。

  冬彥的表情雖然沒變,但他一定也是跟我同樣想法。

  看見我和冬彥的反應,巫鳶像是感到沒辦法的聳了聳肩。

  「唉,算了,我也只是說說而已,要怎麼做還是你自己決定。不過,最後還請容我再說一句──」

  他露出像極了反派角色的陰沉微笑,說道。

  「我可不覺得彥仔是這樣就會退縮的男人。不,不如說他要是真的就這麼推縮,那就一點都不有趣了。」

  尾音一落,他便轉過身從我們眼前離開。

  只留下我和冬彥在原地看著他的背影。

  過了幾秒──

  「……更直接,更徹底嗎。」

  冬彥簡短地說了這麼一句,隨後也邁步離去。

  空蕩蕩的走廊上只剩下我和這沉寂的空氣。

  「唉……」

  真是的,饒了我吧。

  不管是冬彥還是巫鳶,每個人都是這種麻煩的性格。

  ……如果是陽明的話,不知道他會怎麼做。





──裏章(葉音)──




  劈啪的營火聲迴盪在廢墟之中。

  在我和天衣狐中間升起的營火,讓這本來寒冷的廢墟多了一分暖意。

  「火的法術在這時候就很方便呢,這樣就省下自己生火的功夫了。妳說是吧,葉音小姐。」

  「…………」

  「別那麼冷淡,我不是說過不會傷害妳了嗎。跟我聊聊天也好啊,不然窩在這種廢墟還沒人聊天,就算是我也會感到有些寂寞的。」

  「…………」

  「對了,我有洋芋片,要不要吃?」

  「……為什麼是洋芋片?」

  「怎麼,不喜歡吃洋芋片嗎?真可惜,我還挺喜歡的。人類也會做些不錯的東西呢。」

  天衣狐一邊說著一邊打開不知從哪變出來的洋芋片,一片片啃了起來。

  「…………」

  我越來越搞不懂天衣狐這個妖怪了。

  最初遇到她的時候,她就刺激我的力量讓我失控,不久前更是重重的傷害了海彥,現在還把我抓起來當俘虜。我對她的印象真的是差到了極點。

  而這個令人厭惡的仇敵現在──竟然在吃洋芋片?

  不是我在說,一隻妖狐吃洋芋片的畫面看起來真的有夠違和。

  「……我可以問幾個問題嗎?」

  「嗯,當然可以啊,請說。」

  天衣狐回答我的語氣雖然平穩,卻還是有種缺乏感情的空虛感。

  「從一開始我就很想問了,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

  「喔,這裡是離白煞封印有些距離的一座廢墟。幾天前我發現了這裡,所以暫時拿來當據點用了。不過我剛來的時候可沒這麼平整啊,是我稍微調整之後才變成妳看到的這樣。」

  「妳居然還找得到這座廢墟啊。」

  「是啊,這好像是五年前白煞的事件中被破壞的,在那之後就閒置了。」

  「唔……」

  真虧這傢伙敢用這種地方當據點。

  「是嗎……所以妳從之前就在策畫這次陰謀了吧?」

  「這還不到陰謀那種程度啦,我只是想到有可以利用的東西,順手拿來用而已。」

  「所以說,妳利用這利用那的,到底想做什麼?」

  「妳好像一直都在問這個啊,不然妳自己猜猜看。」

  「嗯……」

  她都這麼說了,我就稍微猜一下吧。

  「或許……妳實際上加入了什麼奇怪的秘密組織,這次行動就是人家的命令?所以妳其實還有其他同夥?」

  聽到我的猜測,天衣狐她──

  「哼……哼哈哈哈哈!才沒有那種事啦。」

  像是聽見什麼笑話一樣笑了出來!

  喂!明明是妳這傢伙要我猜的,結果卻笑出來也太失禮了吧……啊不對,跟敵人講什麼禮節反而才奇怪。

  「沒想到妳的想像力還挺豐富的啊,林海彥有沒有這麼對妳說過?」

  「啊?海彥確實說過……等等,這不是重點!重點是──」

  「沒有。什麼秘密組織,還是什麼同夥,通通都沒有。妳漫畫小說看太多了啦。」

  天衣狐隨興的揮著手回答。雖然語氣還是一樣空虛,我卻不覺得她在說謊。

  「真的嗎……」

  「真的,這是我一個人的行為,我至始至終都是照著自己的慾望和想法行動的。」

  是錯覺嗎?她在說這話的時候,眼裡似乎閃過一絲……感傷?

  「嘛,這些有的沒的就別說了,來聊些別的事情不好嗎。」

  「我和妳應該沒什麼好聊的。」

  「那真是太可惜了,明明我們都是妖怪。」

  「這跟是不是妖怪沒有關係。」

  天衣狐一臉平淡的聳聳肩,繼續吃著手上的洋芋片。

  ……可惡,還找不到逃離的時機。

  明明她看起來毫無防備,我卻找不出一點破綻。

  這隻妖狐,果然不是簡單角色。

  不過……還沒結束。

  現在就放棄希望還太早了。

  再怎麼說,我都和海彥訂下了使魔契約,只要透過契約咒的連結感應位置,馬上就能找到這裡來。雖然不知道我被帶來這裡過了多久,但海彥和孫雅茹他們應該也準備開始行動了。

  天衣狐的確是個強敵,不過我和海彥曾經打敗過她一次,只要我們兩人能夠會合,那就還有勝算。

  沒錯,只要我和海彥齊心協力,就沒什麼好怕的。

  ……所以,首先要想辦法解開封魔鎖的束縛。

  不然海彥來找我時,自己還是無法戰鬥的人質,反而兩個人都會有危險。

  「妳是在想林海彥嗎?」

  這時,天衣狐像是看穿了我的心思一般說道。

  「妳似乎很肯定林海彥會來救妳的樣子。」

  「……這話是什麼意思?」

  「沒什麼,我只是覺得,林海彥說不定不會來救妳。」

  「少說這些不好笑的玩笑了,海彥他一定會來救我的。」

  「看來妳真的很信任他啊。這種信任該說是堅定,還是盲目呢?」

  「輪不到妳來對我說三道四。」

  我惡狠狠地瞪向天衣狐。

  就算我沒辦法反抗她,至少氣勢不能輸人。

  然而天衣狐只是淡淡的輕笑一聲。

  「不過……妳那種純粹的情感,我其實有點羨慕呢。」

  「欸?」

  「沒什麼,只是我自言自語而已,不用在意。」

  什麼意思?怎麼突然間說些奇怪的話?

  算了,反正我也搞不懂這隻妖狐在想什麼,也沒興趣去搞懂。

  「話說回來,妳究竟是哪來的自信,覺得林海彥一定會救妳?」

  「啥?那還用說,海彥是我的主人,我是海彥的使魔。我們是一起戰鬥的同伴。理由這就足夠了。」

  「還真是簡單的理由啊。但說到底,妳又對林海彥有多少了解?」

  「欸?」

  「從你們訂下契約開始相處,到現在過了多久?」

  「這個……」我愣了幾秒鐘才重新開口。「大概……半年多吧。」

  聞言,天衣狐瞇起了眼。

  「僅僅半年的時間,你真覺得自己有多了解林海彥嗎?」

  「那、那當然!海彥他喜歡吃拉麵、喜歡喝奶茶、喜歡玩電玩遊戲,還有……」

  「我說的可不是這些表面的東西。」

  「唔……!」

  「僅僅這點時間,僅僅這點了解,就足以讓妳對他投注那麼多信任嗎?妳的情感就是這種半吊子的東西嗎?」

  不知為何,她的語氣和眼神都變得更加冷酷,甚至讓人感到心生警戒。

  ──但是,我不能退縮。

  「即使如此……」

  「嗯?」

  「即使如此,我也相信海彥。因為……他是我最重要的同伴。」

  我睜大眼睛,堅定不移地看著天衣狐。

  「…………」

  而天衣狐只是冷冷地看著我,不發一語。

  「……是嗎,這就是妳的回答啊。」

  說完這句話後,她就轉過頭去,繼續吃著手上的洋芋片。

  清脆的嘎吱聲迴盪在寂靜的廢墟裡,給人一種說不出的空虛感。






  (作者的碎碎念時間)


  連續兩篇裏章,不知道還有沒有辦法接受。

  畢竟之前就說過這卷的裏章會比之前更多,為了讓故事更完整,得更多次把視角抽離海彥,算是一個新的嘗試吧。

  倒是這節我本來打算分成兩段一周兩更的,結果本來想更新的禮拜三那天忘記,索性就直接到今天一並更新了XDDD所以字數也比之前多(

  雖然是個有點大膽的嘗試,不過像這樣描寫各方角色的內容我其實也蠻喜歡的,除了主角海彥之外,我也希望其他人能夠讓各位喜歡。



  那麼,我是翔君,我們下次見~~~~



創作回應

飛空動煙雪
尼桑: "說我無趣,你有問過黃迎的意見嗎?" 雖然出現在回憶中的陽明估計是沒機會詐屍了,不過這幾篇對天衣狐和葉音的刻畫更深了,還有那個洋芋片特別有感覺,脆脆的
2021-04-04 21:00:40
翔君
其實黃迎搞不好會開玩笑的附和「對啊,冬彥很無趣吼~~」wwww而且巫鳶所謂的有不有趣是由他自己愛怎麼講就怎麼講,認識他的都會直接當他在講幹話
天衣狐的洋芋片是我臨時起意加進去的,莫名的有效果ww
2021-04-05 21:57:42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