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我與夜叉公主的退魔日誌(卷四)─第四章(3)

翔君 | 2021-05-09 16:10:24 | 巴幣 16 | 人氣 96


第四章(3)



  雖然有點突兀,但來說一下我們退魔師所用的武器吧。

  像我所用的「斬風十二式」,或是雅茹的「銀星七式」,都是退魔協會的專業人士以鍛造技術結合法術製造出來,用以降妖伏魔的靈力武裝。

  ──但是,有種被稱作「神劍」的武器不同。

  神劍是古代的工匠以神乎其技的技術所打造,並受到古代神明加護的特殊武器。它們自古傳承至今,擁有一般武器無法比擬的力量與靈格,對妖怪等非人之物能夠發揮出超乎尋常的殺傷力,是斬妖除魔的最強神兵,用遊戲來比喻的話就是最高等級的SSR裝備,神劍就是這麼誇張的武器。

  理所當然的,這種武器不會是每個人都能使用。

  神劍除了數量稀少之外,還會挑選使用者,若不是被選中的人就無法發揮出神劍的力量,據說能將神劍運用自如的人類好幾年才會出現一個,因此它們一直都受到退魔協會嚴密保管,等待能夠使用的人出現。

  唯有被神劍所選上,並且具備出類拔萃實力的退魔師,才能被協會賜予神劍。就我所知,現在協會裡持有神劍的人不超過十個。

  而其中一位神劍持有者──如今就在我眼前。

  「──醒來吧,『凌天劍』。」

  隨著冬彥哥一句凜然的呼喚,他握在手中的寶劍劍身開始發出深沉又充滿霸氣的黑銀色光芒。

  沒錯,冬彥哥手上的劍,正是其中一把神劍,「凌天劍」。

  剛才的話語和劍上的光芒,代表他正式解放了神劍的力量。

  面對我這種傢伙,冬彥哥居然用上了神劍。

  這或許可以當成他對我的一種認可吧,我應該為此感到高興才是……然而從他身上散發出的壓迫感,讓我根本沒有高興的餘力。

  神劍具備增強使用者靈力的特性,由本來就擁有破格般強大靈力的冬彥哥使用,簡直是如虎添翼。現在光是和他面對面,我就覺得快站不穩。

  「做好覺悟,海彥。」冬彥哥舉著劍,神情冷酷地說著。「差不多該結束了。」

  「呃……!」

  所以他是為了替這場戰鬥畫下句點才使用神劍的嗎。

  確實……在這個狀態下,我只要挨上一擊,毫無疑問就會完全敗北,再也站不起來吧。

  我再次體會到,這男人是認真要把我擊潰。

  「……」

  強烈的壓迫感壟罩全身,我忍不住倒抽一口氣。

  手腳感覺在發抖,下意識地想從這裡逃走,我的內心彷彿在拒絕繼續與冬彥哥交戰。

  ──放棄吧。

  恍惚之間,我好像聽到心底傳來某種聲音。

  ──對手可是林冬彥加上神劍,你這種人怎麼可能有辦法對付。

  ──你能和他打到這種地步已經做得很不錯了,就在這裡收手吧。

  ……是啊,我跟冬彥哥是天與地的差別,我想打贏他的機率簡直微乎其微。

  在這裡放棄的話,一定就能解脫了吧。

  但是……

  葉音的臉龐瞬間閃過腦海。

  ──我就是,還不想放棄啊!

  我壓下所有畏縮的情感,站穩身軀,握緊斬風直視冬彥哥。蒼藍色的靈力光輝在身上燃起,纏繞在長刀之上。

  「……終於露出像樣一點的眼神了。」

  冬彥哥冷冷地說著,並舉起散發黑銀色光芒的凌天劍。

  接下來……就要決出勝負。

  「────」

  夜晚的冷風吹拂過我們之間。

  ──下一秒,我踏出腳步衝向冬彥哥。

  我壓低身體將斬風舉在腰間,冬彥哥則是高高舉起凌天劍,一舉揮下。

  凌天劍的劍身充斥著非比尋常的靈力,正面接下的話一定贏不了。所以──

  我再次強化視力,專注地看著冬彥哥揮劍的動作。

  ──就是這裡!

  我微微側身,神劍的劍身以些微之差掠過我的身體。

  隨後,轟的一聲,修羅般的斬擊風暴在身後爆發。強勁的衝擊揚起大量的沙塵,劇烈的破風聲甚至快要讓人起耳鳴。

  就算沒看見,光是感覺到那股衝擊,就能體會到神劍驚人的威力。

  但是,這樣就……!

  我使盡渾身解數,朝冬彥哥揮出斬風的刀刃。

  蒼光之刃疾馳而出,劃出激烈的斬擊,同時將周圍飄揚沙塵都吹飛。

  我順著揮刀的勁勢跑到冬彥哥後方,及時煞住腳步後,再次轉身揮出刀刃。

  好巧不巧的,冬彥哥也在同一時間回過頭來向我伸出凌天劍的劍刃。

  ──於是,雙方的武器都在對方眼前停了下來。

  劍氣所揚起的旋風吹向四周,隨後,寂靜降臨於夜晚的中庭。

  「────」

  「哈……哈……哈……」

  冬彥哥仍然是那副冰冷的神情,相比之下,我幾乎是喘氣如牛。

  這下……真的結束了。

  要是這樣還不行,我也只能舉雙手投降了。

  就在這時──

  「嗯……」

  冬彥哥的臉頰,出現了一道細小的傷痕。

  那是一道跟擦傷沒兩樣,幾乎可以置之不理的傷痕。

  但是──

  「……合格了。」

  「欸……」

  「我說你合格了。」

  冬彥哥淡淡地說道,並放下凌天劍。

  我也跟著放下斬風……嘛,其實是已經沒有繼續舉著的力氣了。

  他說合格……所以是我可以參加任務的意思?

  「去用靈力劑把體力和靈力都補足到完全狀態,明天的任務不准缺席,還有什麼問題嗎。」

  「呃……沒、沒有……」

  「那就好。」

  說完,他就轉過身準備離開中庭。

  雖然他這麼說,我還是沒什麼實感……

  「──做的挺不錯的。」

  ……欸,等等,他剛才說了什麼?

  「冬、冬彥哥!」我對著冬彥哥漸漸離去的背影喊道。

  他沒有回頭,但停下了腳步。

  「那個……」

  「…………」

  「……謝謝你……哥哥。」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能說出這麼一句。

  「……」

  而冬彥哥什麼也沒說,便再度邁出腳步離開了中庭。

  等到他的背影完全消失在視野,我才如釋重負的深深嘆出一口氣。

  我抬頭望向夜空,微微伸出手。

  ……我,做到了。

  稍微……得到冬彥哥的認可了。

  一直以來,我都沒被他放在眼哩,總是活在他的陰影下。

  但是這次,我感覺終於摸到他的衣角了。

  這樣子,我也可以對自己有點自信吧。

  體會到這項事實,我本來壓抑沉重的心情,終於真正的得到了舒緩──

  「…………」

  我握起伸向夜空的手。

  決戰就在明天。

  這一次,絕對要擊敗天衣狐,奪回最重要的同伴。

  不然的話,我就算是死了也沒臉去見蘇音。

  ……至於我之後回到房間被雅茹抓著問了一大推事情還被強灌靈力劑,那又是後話了。




──裏章(孫雅希)──


  「啊,是雅希!」

  才剛靠近廚房門口,馬上就聽見一道高昂的聲音。

  本來我只想簡單看一眼的……這下子沒辦法隨便走掉了吧。

  我嘆了一口氣走進廚房,在裡面看到兩個熟悉的身影──也就是冬彥和黃迎。

  冬彥面無表情地喝著手上的靈力劑,而黃迎則是一臉開心的在吃不知從哪拿來的零食。

  「怎麼啦,雅希。這麼晚了還跑到這種地方來。」

  「沒什麼,只是睡不著罷了。」

  「真的嗎?確定不是來看冬彥的?」

  「別說那種讓人誤會的話……你們呢,又在這裡做什麼?」

  「看就知道了吧,在補充能量。」

  黃迎一邊說著一邊晃了晃手上的零食。

  補充能量……冬彥在喝靈力劑我可以理解,但黃迎只是在吃零食吧?我可沒聽說過龍族是靠這種方式獲取能量?

  「嘛,在補充能量的是冬彥,我只是陪他而已。」

  「……這樣啊。」

  「話說回來,雅希,你是知道冬彥在這才過來的吧?嘿嘿,找我們家冬彥有什麼事啊~~」

  「……」

  黃迎完全就像是喜歡八卦的年輕女孩一樣露出賊笑,雖然看起來很可愛,但我心中湧出的卻是滿滿的無奈。

  這個龍族仙女,某方面來說簡直和巫鳶如出一轍。不對,她應該還是比巫鳶好一點。

  「夠了,黃迎,別讓雅希感到困擾。」

  「欸,冬彥你其實也很開心吧,人家雅希可是特地來找你喔。」

  「我的心情不關妳的事。」

  「你還是一樣冷淡啊~~難怪那個烏鴉精會說你很無趣。」

  「閉嘴。」

  「好好~~」

  黃迎若無其事地聳了聳肩,繼續吃她的零食。

  「唉……算了。」

  我把視線轉向冬彥。

  「……你剛才去找海彥了,對吧。」

  「妳知道啊。」

  「是啊,連你和他打起來的樣子都看到了。」

  「……」

  冬彥的表情雖然沒有變,但整個人的氛圍有些不同了。

  「真是的,先不說你在想什麼,想讓海彥歸隊的話,幹嘛用這麼拐彎抹角的做法?該不會真的被巫鳶說的話刺激到了吧。」

  「沒什麼,我只是用退魔師的方法測試海彥的決心。」

  「那就是被巫鳶的話刺激到吧……」

  這男人說話真的很不坦率啊。

  「這還真是有違你的作風啊。你不是說要排除所有可能妨礙任務的因素而剔除海彥嗎?結果現在卻又讓他回來了。」

  「我判斷他現在有能夠參加任務的能力,僅此而已。」

  冬彥伸手輕撫自己的臉頰,上面有一道細小的傷痕。

  「既然能夠傷到我,就代表他已經不像先前那樣落魄。我認為現在的海彥可以成為戰力,那我作為任務的指揮官,就沒有繼續把他排除在外的理由。」

  雖然表情仍然沒有變化,但他的語氣好像比以往都還要平靜,像是對什麼感到放心一樣。

  「不過,雖然海彥振作起來了是很好,但你的做法也太粗魯了吧,居然連神劍都使出來了。」

  「我已經控制凌天劍的出力,也沒使用固有能力。」

  「就算這樣也還是太粗魯了,要是海彥真的被你打到站不起來怎麼辦?」

  「我自有分寸,而且我們沒多少時間,那是最有效率的做法。」

  「這個嗎……或許也沒錯。」

  畢竟冬彥是海彥內心傷口的根源,如果沒有跨過他這道牆,那海彥也不一定能夠完全振作起來。冬彥這方法雖然粗暴了點,但對海彥卻是而言最好的猛藥。

  是說……冬彥難道是在知道這一切的前提下行動的嗎?

  本來我以為他都沒有看著海彥……但從這樣子來看,或許他其實是最關注著海彥的人也說不定。

  「唉,這樣我都搞不懂你對海彥到底是偏心還是殘忍了。不過算了,站在上司的立場,我還是很感謝你願意給他機會。」

  「不用謝我什麼,我只是履行自己的職責。」

  「作為指揮官還是作為哥哥的職責?」

  「……隨妳怎麼想。」

  語畢,冬彥將手上的靈力劑一飲而盡。隨後換上認真的神情看向我。

  「比起這個──妳沒問題嗎?雅希。」

  「……你指什麼?」

  「現在情勢比之前還要嚴峻,明天的行動,妳恐怕也會需要下場作戰。」

  「唉呀?你在擔心我?」

  「只是在確認手上能夠使用的戰力。」

  唉,這人還是一樣不坦率。

  「如果你是在想我會不會因為這段時間都坐在辦公室裡頭而身手減弱,那我可以跟你說完全不用擔心。與其擔心我,不如去擔心海彥吧。」

  「海彥已經振作起來,朱雀集團的烏鴉精也會幫他,我想不用太擔心。」

  「說得也是呢。」我輕笑一聲。

  空氣漸漸沉默下來──

  「……欸,冬彥。」

  「怎麼了。」

  「我們不能再重演五年前的悲劇……這也是為了陽明。」

  「嗯,我知道。」

  我抬頭望向冬彥。

  夜色的渲染下,他的臉龐多了一絲朦朧感……

  「欸,兩位氣氛真好啊,我是不是該離開比較好。」

  「「閉嘴黃迎。」」

  我和冬彥難得異口同聲的說。







  (作者的碎碎念時間)


  這次本來也想分兩節的,但想了想還是一起發吧,總覺得效果不錯XD

  回到故事上,兄弟對決結束啦!!!灑花(欸

  經過這次戰鬥,海彥也算是建立起了自信心,終於不用再看他繼續自卑了,有沒有一種看到孩子成長般的感慨(並沒有

  至於冬彥哥的部分,雖然我挺想找機會講清楚他的想法,不過他的人設就是不適合這麼做,只能從雅希和黃迎這些旁人的視角的描述。希望有讓大家Get(?


  那麼,我是翔君,我們下次見~~~~



創作回應

飛空動煙雪
尼桑這一回人格魅力太吸引人了,冷漠實際上卻十分溫柔的強者,話說黃迎沒說我還沒發現這系列豐富的配對方式也是很棒的看點www 雅希:閉嘴啦黃迎
2021-05-10 02:24:18
翔君
冬彥說到底仍是好人,只是不太會表現情感而已。但像他這種人,其實只要幾句簡單的話就能察覺到他溫柔的本性,有寫出這種感覺真是太好了
至於他和雅希的配對(?)嗎……這兩人基本上是處於一種剪不斷又黏不合的微妙距離,會不會有什麼後續呢ww
2021-05-10 12:53:11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