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我與夜叉公主的退魔日誌(卷四)─第一章(1)

翔君 | 2021-02-28 20:39:59


第一章(1)



  「──哈啊!」

  我猛然睜開眼睛。

  映入眼簾的不是剛才的血紅花海,而是白色的天花板。

  怎麼回事?這裡是哪裡?

  「…………」

  我似乎是躺在一張床上,能感覺到一陣柔軟的觸感,再加上白色的天花板……所以這裡是醫院嗎?可是我怎樣也想不起來,自己為什麼會躺在醫院裡。

  可惡,到底怎麼回事,腦袋有點混亂,搞不清楚現在是什麼情況。

  「啊,你醒啦,林海彥。」

  這時,聽見了熟悉的聲音。

  我微微轉頭看過去,發現有個女孩子坐在床邊,露出寂靜的眼神看著我。

  身材高挑的少女有著一頭亞麻色的長直髮,以及一雙紫色的眼眸,五官端正的像是模特兒一樣,可惜她不苟言笑的樣子讓那副美貌多了一分冰冷的氣息。

  我認識這女孩,她是從學生時代就和我結識到現在的孽緣,也是做為退魔師的同僚,孫雅茹。

  「雅茹……」

  「你慢慢起來不要急,雖然有做過治療了,但要是隨便亂動傷口也有可能會裂開,到時候我可不負責。」

  治療……?

  我拖著感到沉重的身軀緩緩坐起身。低頭一瞧,我的胸口和雙手都包著繃帶。環視周遭也能發現這裡不是醫院,而是個雅緻的房間。

  「怎麼回事……為什麼我會在這種地方?是說這裡是哪裡?」

  「這裡是封印設施的房間,你已經昏迷了大概半天。」

  「昏迷?我?」

  「不記得了嗎?我們……遇到了天衣狐。」

  「天衣、狐……」

  聽見那個名字,腦中頓時浮現一位少女的身影。

  白金色的長髮、與頭髮同色的四條狐狸尾巴、左藍右紅的異色瞳、妖豔又不祥的美貌────

  「啊……!」

  對,我想起來了。

  在我的哥哥,林冬彥的徵召下,我和神空事務所的同伴們來到這裡參加封印古代妖怪白煞的任務,並在此對抗從白煞的妖氣之中產生的分靈,展開了一場激烈的戰鬥。

  戰鬥的最後,我們成功打敗白煞的分靈,封印的任務得以順利進行──然而卻發生了意想不到的突發狀況。

  四尾妖狐,天衣狐突然現身,不僅破壞了白煞的封印,中傷我和雅茹,還擄走我的使魔葉音──

  「啊…………」

  對,葉音。

  「葉音……葉音……」

  我的使魔,最重要的同伴。

  那個總是充滿朝氣、活潑可愛,在戰鬥時也會展現出可靠一面的妖怪少女。

  她現在────

  「雅茹……葉音呢?」

  我抬頭望向雅茹,像是懇求一樣的發問。

  雖然我沒有保護到葉音,但當時雅茹也在場,說不定她在我昏迷的時候把葉音救回來了。我抱持這麼一絲希望,看向雅茹開口。

  然而雅茹卻是別過眼神,微微低下了頭。

  「抱歉,我當時也被天衣狐打傷,毫無還手之力。等我注意到的時候,葉音已經被天衣狐帶走,不知道去了什麼地方。」

  她的臉色看起來是真的很過意不去。

  「……不,這不是妳的錯。」

  回想起來,當時雅茹和我一樣,剛結束和白煞分靈的激烈戰鬥,僅剩的力量根本對抗不了突然出現的天衣狐,責備她也無濟於事。

  真正錯的人,是我。

  明明我應該要守護葉音的,結果卻害她被天衣狐抓走。

  千錯萬錯,都怪我自己沒能守護住葉音……

  「我、我又……」

  又沒能守護。

  又一次,守護不了重要的事物──

  「可惡……可惡啊……!」

  「林海彥!」

  溫暖的觸感忽然間按上我的肩膀。

  回神一看,原來是雅茹把手搭在我肩上。

  「冷靜一點,我覺得葉音應該暫時還不會有事。」

  「欸……?」

  為什麼妳可以這樣認為?

  像是看穿我的思想,雅茹繼續說道。

  「看看你的手,契約咒不是還好好的留在上面嗎?」

  「……啊。」

  聽到雅茹的話,我趕緊看向左手。

  手背上畫著宛如魔法陣的黑色圖紋──那是人類和妖怪訂下使魔契約的證明,契約咒。

  如果使魔死去,消亡,那契約理所當然會隨之切斷,契約咒也會跟著消失。

  既然我跟葉音的契約還在,就代表……

  「葉音……還活著。」

  太好了……

  既然如此,剩下唯一能做的──

  「呃!等等,林海彥,你想做什麼?」

  雅茹板起臉孔,站起身抓住準備下床的我問道。

  「那還用說,當然是去把葉音搶回來。」

  「蛤?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我當然知道,我要去搶回葉音。」

  「別鬧了,你知道她被帶到哪裡去嗎?你想像個無頭蒼蠅到處亂跑,還是翻遍全世界把她找出來?」

  「只要用契約咒的連結,就能找出……」

  「你知道嗎,因為封印儀式被破壞,白煞的封印大幅減弱,導致現在外頭氣溫低到不像話,還到處都是被白煞的妖氣引起的妖怪。這種情況不只危險,你的感知力也一定會被擾亂啊。」

  「就算這樣……」

  「而且天衣狐很有可能也和葉音在一起,你現在這副模樣怎麼可能對付得了她。」

  「沒關係,我不怕……」

  「這次的情況可和之前都不同,別以為再搬出你那些歪理可以說服我。」

  「我……我……」

  聽見雅茹這番話,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平常和她吵架我都能回嘴,現在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

  冷靜下來後想一想,雅茹說的都是對的。

  確實,我根本不知道葉音如今身在何處,想救她也不知道從何救起。

  就算能夠行動,我們現在所面對的威脅,也不只天衣狐一個。

  這種情況下貿然行動,無疑是自殺行為。

  「……嘖。」

  最後我只能吐出這麼一聲,回到床上坐著。

  雅茹面帶無奈地嘆了口氣。

  「我已經把現在的情況告訴姐姐他們了,他們一定會想辦法的。你才剛醒來沒多久,還是不要輕舉妄動。」

  「我知道,但是……」

  一想到葉音被抓走這件事,就有股彷彿火在燒一般的焦慮感盤據在心頭,始終難以退去,根本沒辦法靜下心來。

  「葉音可是被那個可恨的妖狐抓走了啊,這要我怎麼冷靜。就算是現在,當我還坐在這裡跟妳說話的時候,葉音說不定……」

  已經慘遭對方毒手。

  就算天衣狐還沒對她做什麼,她也一定是身處在危險中。

  光是想到這件事,我就覺得心如刀割。

  「我已經……不想再一次失去了。」

  「…………」

  雅茹沉默了一會兒,才重新開口。

  「真是的,你這傢伙,只要一扯到葉音或是天衣狐就很容易失去理智。你該不會真的是妖怪控吧?」

  「就說我不是什麼妖怪控,我只是……」

  「好啦,不要露出那種表情。回想一下天衣狐說過的話吧。」

  「啊……?」

  聽她這麼一說,我試著回想那個時候天衣狐所說的話──

  ──我也只是破壞了儀式,封印本身還沒有被完全破壞。

  ──所以說,為了完全破壞掉封印,我需要借用一下這個夜叉小妹。

  ……對喔。

  「那個傢伙,還想利用葉音……」

  「沒錯,從那時的說詞來看,她還需要葉音去做什麼,所以應該不會隨便就殺了她。再說,她要是真的想殺葉音,早在那個時候就下手了,根本不用費力抓走她。」

  「也就是說,她現在還不會對葉音不利嗎……」

  「我覺得可以這麼認為。」

  雅茹輕撫我的肩膀,語氣平靜地說著。

  「所以說林海彥,冷靜一點,不要衝動做傻事,好嗎。」

  「…………」

  乍聽之下還是跟平時沒兩樣的話語,但這時的雅茹給人的感覺卻不會那麼潑辣,反而是像個訓斥弟弟的溫柔姐姐一樣(雖然她年紀並沒有比我大)。

  嚴格說起來,這些都只是我們樂觀的臆測,還是不能保證葉音真的平安無事。

  但是……這些話確實讓我心中的焦躁平息了些。

  唉,真是被這女人打敗了。

  「……沒想到妳偶爾也挺溫柔的啊,雅茹。」

  聞言,雅茹微微皺起臉。

  「『偶爾』是多餘的好嗎,我也是可以溫柔起來的。」

  「是喔,要是妳平常就這麼溫柔,就不會到現在都沒交過男朋友了。」

  「啊?你是在說我平常不溫柔嗎?」

  「難道妳覺得自己平常很溫柔?」

  「林海彥,你把我當成什麼人了?」

  「神經質又難搞的麻煩臭女人。」

  「你再說一次試看看!」

  「誰叫妳老是擺一張臭臉,還總是喜歡找人吵架,我只不過是陳述事實。」

  「不管怎樣你也不該在女孩子的面前說這種話吧!情商這麼低難怪到現在還是處男。」

  「別動不動就說人處男好嗎。真是不討人喜歡的女人。」

  「你這種男人才不討人喜歡啦。唉,早知道就不要來這裡照顧你了。」

  「給我好好照顧傷患啊,冷冰冰的臭女人。」

  「態度這麼差誰想顧啊,低情商的臭男人。」

  我和雅茹互瞪著彼此,誰也不肯讓誰。

  唉,結果還是變成這樣了。

  居然在這種時候還能吵架,我跟這女人果然永遠都合不來。

  ……不過。

  這種吵架,現在卻讓人有股令人安心的熟悉感。

  「你那什麼表情?有點噁心欸。」

  「沒什麼,只是覺得我果然和妳合不來。」

  「……哼,算了,隨便你。」

  雅茹轉過頭去,用手指把完著頭髮。

  一股說不出來的微妙氣氛在我們之間漸漸擴散──

  「我說你們兩個。」

  就在這時,門口那邊忽然傳來另一道聲音,打破這陣沉默。

  只見一名亞麻色短髮的女子從門口的方向朝我們走過來,她的容貌和雅茹極為相似,看起來就像是剪了短髮,氣質更加成熟的雅茹。

  她是雅茹的親生姐姐,也是我們的上司,退魔師神空事務所的所長──孫雅希。

  「要打情罵俏是沒問題,但也請看一下場合。」

  「才、才沒有在打情罵俏!」

  「先不說這個。」雅希姐看向我。「身體有什麼狀況嗎?海彥。」

  「啊,這個……」

  我試著動動手,確認身體的情況。

  「雖然傷口還有點痛,不過沒什麼大問題。」

  「是嗎。」

  雅希姐像是感到放心的輕嘆一聲氣。

  「葉音的事情我已經知道了,不用擔心,我會想辦法的。」

  「嗯……謝謝。」

  「不用謝,畢竟葉音也算是我可愛的部下嘛。」

  雅希姐對我回了個溫柔的微笑。

  「好了,我接下來要去找冬彥開會。雅茹,妳也一起來。」

  「啊,我知道了。」

  雅希姐說完,就立刻轉頭往回走。雅茹也站起身準備跟上去。

  「你也聽到了吧,林海彥,你就在這休息,記得不要亂來。」

  「……不,我也要去。」

  我起身下床。

  「欸,等等,林海彥……」

  「沒事,我已經好很多了。」

  在床上坐了一會兒,身體已經沒有剛醒來時那麼痛了,要下床走路不成問題。

  「拜託了,雅希姐,讓我一起去吧。這種情況……我不能坐視不管。」

  雅茹望著我,一臉拿我沒辦法的樣子。雅希姐則是眼神犀利的看了我一眼。

  「……我知道了,跟我來。」








  (作者的碎碎唸時間)



  從上回的噩夢接到昏迷驚醒,雖然也算是老套了但真的挺好用(乾

  因為第一女主角葉音被綁架中,所以換上第二女主角兼上卷主角雅茹來和海彥互動,結果越寫好像越讓人家的女主角力直線上升啊。危,葉音,危

  通常這種第一女主角失蹤或是被抓的劇情,第二女主角就會變得比之前還要重要啊XDDDD

  接下來差不多就會回歸一周一更的節奏了,除非我突然爆發洪荒之力或是有情節上的安排(?)。所以下次見面應該就是下周末了,希望各位這回能看得愉快。

  那麼,我是翔君,我們下次見~~~~


91 巴幣: 14

創作回應

飛空動煙雪
雅茹這邊簡直婆得不要不要的 看到那句永遠都合不來感覺好像有點心疼...
2021-03-01 17:04:02
翔君
那句合不來的意思其實是說:這種打鬧拌嘴、歡喜冤家的互動方式才是最適合海彥和雅茹的。他們的關係某種程度上說不定還超越了一般的男女愛情
所以並不是在迫害雅茹還怎樣啦,結果居然讓人心疼了嗎
2021-03-01 18:19:18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