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我與夜叉公主的退魔日誌(卷四)─第三章(1)

翔君 | 2021-04-10 15:29:22 | 巴幣 22 | 人氣 124


第三章(1)



  過去的記憶湧上心頭。

  在沉重到彷彿要讓人窒息的寂靜之中,我回想起了過去的往事。

  回想起了自己的本質,自己到底是什麼樣的……廢物────




  「林家」──是從百年前就開始進行退魔活動,具有悠久歷史的一支退魔家族。

  作為出生在林家的孩子,我也是打從有記憶起就開始接受成為退魔師的教育。

  只能說畢竟是小孩子吧,當我知道自己生在這種家族的時候,也曾幻想過能成為像電影以及漫畫小說裡所描述的那種斬妖除魔的英雄,或是成為在協會紀錄中留下無數功績的前輩們一樣的偉大退魔師。

  不過……最根本的原因,應該還是我的哥哥吧。

  「唉呀,說到那個林冬彥啊,那可是百年難得一見的人才呢。」

  「單就才能來看,可能比他父親小的時候還要出色。真不愧是林家的兒子。」

  我的哥哥,林冬彥是林家有史以來數一數二……不,說不定是史上最優秀的天才,甚至被認為超越了家族的祖師。不管到哪裡,都能聽見大人們稱讚冬彥哥的聲音。

  事實上,他就是具備如此受人讚譽的才能。不管是退魔師的修練,抑或是學業運動,冬彥哥都是出類拔萃的優秀。如果世上真的有神存在,想必他就是受到神眷顧的那種人。

  看著哥哥的背影長大的我,也期盼過自己能成為像他一樣的退魔師。

  ──但是,這種期盼並沒有持續多久。

  我很快就察覺到了現實──冬彥哥是天才,而我是凡人。

  是什麼時候察覺到的?是第一次和冬彥哥練劍,被他打得落花流水的那時候嗎?還是練習祝融咒時,發現冬彥哥的火焰比我的更大更美麗那時候?還是見到冬彥哥輕鬆地打倒我打不贏的妖怪那時候?

  算了,這也不重要……我只知道,越是努力修練,就越能理解到自己和冬彥哥那如同天與地的差距。

  實際上我的才能應該還是有比平常人再高出一些吧……但冬彥哥是天選之人,這種程度的才能和他相比就跟凡夫俗子沒兩樣。

  「欸,你真的是那個林冬彥的弟弟嗎?」──有時也會從別人口中聽見像這樣的聲音。

  畢竟冬彥哥是天才,我們會這樣被人們比較也是無可厚非。就算不用他們說,我也比誰都清楚自己的能力完全比不上他。

  而冬彥哥本人,更是從以前就像是對我毫無興趣般,幾乎沒正眼看過我,彷彿早就看透了我的程度。

  所以我理解到了,不管多麼努力,自己都比不上冬彥哥,只能活在他的陰影下。

  但是──

  「──沒關係,海彥的話一定沒問題的。」

  即使是這樣的我,也還是有人願意相信。

  我的青梅竹馬,蘇音和其他人不一樣,始終對我抱以微笑。對於我的自卑,她也總是用溫柔的聲音與雙手鼓勵我。

  就算全世界都不認同我,總覺得只要還有蘇音還在我身邊就足夠了──

  ──結果,蘇音死了。

  因為我的無能,她被天衣狐殺死了。

  因為我的無能,我失去了她。

  對於這樣無能的自己,我感到深深的厭惡。

  但即使如此,我還是在那之後成為了正式退魔師。就算感到自卑與厭惡,我也只剩下這個了。

  於是我揮去所有的情感,繼續以退魔師的身份前進。

  如果我努力執行任務,說不定就能揮別那個無能為力的自己。

  如果我努力增強自己的實力,說不定總有一天就能打敗天衣狐,為蘇音報仇。

  我抱著這微乎其微的希望,來到神空事務所,開始我做為退魔師的職責。

  然而,沒有了蘇音,我活得像個行屍走肉,一味的執行任務,用戰鬥以及對天衣狐的憎恨麻痺這份空虛。連我自己都覺得,這副模樣真是有夠滑稽。

  就這樣,三年的時光迅速的過去。

  距今半年前的那一天,我遇到了新的同伴──使魔葉音。

  葉音的存在,為我帶來了全新的希望。

  儘管一開始只是因為她和蘇音長得像才意亂情迷的訂下契約,但她無庸置疑帶給我曾經忘卻的幸福……以及,心靈的依託。

  說也神奇,與葉音相遇也僅僅只有半年多的時間,她卻已經成為了我不可或缺的存在。不只是因為她長相和蘇音相似,也是因為她會像蘇音那樣支持我,相信我。

  好不容易再次找到能夠依靠的支柱,我本以為自己終於可以繼續前進。因此下定決心,這次一定要守護好她,一定要好好珍惜她。

  結果──我還是失去她了。

  我到底在做什麼?

  我咬牙奮鬥到現在到底是為了什麼?

  挫折,重新站起,又再挫折,又重新站起──

  最後得到的,就是我連一個重視的女孩子都無法保護。

  什麼下定決心都是笑話,我根本沒有任何改變,只是一再的犯錯。

  無法保護蘇音,也無法保護葉音,什麼都做不到。

  夠了吧,林海彥,該放棄了吧。

  什麼打敗天衣狐,什麼救回葉音,那種事情交給其他更優秀的人去做就好。我這種廢物根本沒那個資格,也沒那個能力。

  我早該認清現實,自己非常弱,保護不了想保護的人,還不顧身體擅自行動。不僅傷害自己的身體,也給周圍的人幫倒忙,是無藥可救的世界無敵大蠢貨。

  失去了葉音,我就只是這點程度的傢伙而已。

  我就是這樣的廢物。

  ……應該是這樣才對。

  但是,為什麼?

  為什麼,胸口還是不斷傳來一股無法抹去的刺痛感。



§



  「…………」

  睜開雙眼,看見的是與之前同樣的白色天花板。

  看樣子我在那之後又睡著了。

  稍微看了下旁邊的時鐘,其實也只過了一個小時,沒有睡多久。

  雖然也可以再回去繼續睡,但不知道是不是剛才那場夢的原因,我已經完全沒有睡意了。

  「真是的……」

  就不能讓我直接睡到一切都結束之後嗎?反正我已經被逐出任務,這裡已經沒我的事了。

  我在床上坐起身,用手撐著額頭。

  「──林海彥。」

  「欸?」

  房門的方向突然傳來說話聲。誰來了?

  抬頭一看,只見雅茹和緋華就站在門口。雅茹面帶不滿的抱著胸,緋華則是露出苦笑。

  「妳們怎麼來了?我不是說想靜一靜……」

  「都已經讓你靜一個小時,也差不多足夠了吧。」

  雅茹一邊說,一邊走到床邊坐下。緋華也跟著她來到床邊。

  「雅茹和緋華小姐竟然一起來,還真是稀奇的組合啊。」

  「沒什麼,只是在門口偶然遇見而已。」

  「是啊,直到剛才為止,雅茹小姐都一臉擔憂地站在門口,像是在猶豫要不要進去呢。」

  「唔……!這、這種事不用說啦!緋華公主。」

  「我說妳們兩位……」

  我好歹也是傷患欸,稍微安靜一點啦。

  「所以說,妳們是來做什麼的?」

  聽到我這麼說,雅茹和緋華都換上了認真的神情。

  「欸,我再問一次。你真的覺得這樣就好嗎?」

  「……我還以為你要說什麼,結果還是這個啊。」

  我輕輕嘆出一口氣。

  「冬彥哥都那樣說了,我還能怎樣。」

  「難道你真的要就這樣放棄嗎?你能斬釘截鐵的說不想戰鬥了嗎?」

  「這個……」

  說到這裡,我又感覺到胸口微微刺痛。

  「你其實也想去救葉音,對吧。」

  「……」

  我沒辦法立刻回答雅茹。只覺得心底揪成一團,感到十分難受。

  「如果我說中了,那你還在這裡做什麼?兩個月前那次事件,你不是毅然決然地就決定獨自去挑戰天衣狐嗎?你那時候的勇氣去哪了?」

  「……情況跟那時候完全不同好嗎,我們要面對的可不只是天衣狐,還有白煞分靈跟一堆妖怪啊。」

  「所以你就退縮了?不管是天衣狐、白煞分靈還是野生妖怪,不都是你曾經跨越的障礙嗎?」

  「問題根本不在這邊……」

  「你都變成這副德行,那葉音該怎麼辦?她最希望能去救她的人,一定是林海彥你啊。」

  「那妳說我又要怎麼辦!只剩我一個人到底能做到什麼──」

  「你不是還有我嗎!」

  「……啊?」

  我感到錯愕的睜大眼。

  「你不是之前才跟我說過嗎?如果自己一個人撐不下去,可以找個人依靠啊。告訴我這個道理的不就是林海彥你嗎,為什麼你反而忘記了。」

  「…………」

  「我難道就不能給你依靠嗎?你的身邊不是只有葉音啊。除了我以外,也還有姐姐、緋華公主,甚至是巫鳶,還有很多人可以依靠啊。」

  「然後再一次失去嗎?」

  「……欸?」

  這次換雅茹露出了錯愕的表情。

  「不管是蘇音……還是葉音,都因為我的無能而失去了。要是我再找人依靠,不就是繼續重蹈覆轍嗎?」

  我低下頭,抓著頭髮壓下滿腔的苦澀。

  如果我只是個廢物的話,那還沒什麼。

  然而現實卻不只如此。

  「我害死了蘇音,還害葉音被抓走。」

  自己沒用也就算了,我卻還牽連到自己重視的人,什麼人都保護不了,毫無意義的苟活下來。

  我第一次這麼憎恨自己,就算是三年前失去蘇音時也沒這麼心痛過。

  「說到底……我當初和葉音訂下契約,其實就已經錯了吧。」

  對啊,早在蘇音死去的時候,我就該認清現實了才對。然而卻還是不死心地再找上葉音,結果就是害她被天衣狐抓走。

  我和葉音的相遇……恐怕從一開始就是場錯誤吧。

  「……海彥先生。」

  這時,頭上忽然傳來緋華的聲音。我緩緩抬起頭──



  ────啪!



  「……欸?」

  我一時間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只感覺到臉頰傳來痛楚。臉不知何時往旁邊偏移過去。

  這個感覺是……我被人打了?

  我按著臉頰,回頭一看──

  「緋華小姐……?」

  緋華維持著揮出巴掌的手勢,神情嚴肅的看著我。

  一旁的雅茹像是感到驚訝的睜大眼睛。這是當然的,我也想不到自己竟然會被那個總是很溫柔的緋華搧巴掌。

  「如果很痛的話,那我先說聲抱歉,海彥先生。」緋華緩緩放下手說道。

  其實並沒有多痛,但她的語氣裡蘊含著一股沉靜的怒火,那份魄力讓我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我和海彥先生認識的時間最短,可能沒什麼資格說三道四……但有些話,我還是覺得必須說。」

  「妳說什麼……」

  「如果你覺得自己能力不足,那我還能理解,一個人的力量本來就有限。但你要是說和葉音小姐訂下契約是錯的,我就不能認同。」

  一改平時溫和有禮的模樣,此時的緋華散發著一股不可退讓的氣場。

  「明明是你自己選擇收葉音小姐為使魔,現在卻想單方面的否定嗎。」

  「但、但是,就是因為我和她訂了契約,才會害她……」

  「既然這樣,你不是更應該去把她救回來嗎?」

  「妳又懂什麼……」

  「我當然懂啊,因為我也曾經失去過。」

  ──某位狼妖的身影忽然閃過腦海。

  「我知道,重要的人離自己而去是多麼痛苦,多麼煎熬。但正因為重視對方,才會想要努力去挽回不是嗎。哪怕是要借助他人的力量。」

  ──一個月前的某項委託忽然閃過腦海。

  「如果你一個人的力量不足,只要說一聲我們都可以幫忙。結果你卻因為失敗就選擇逃避,甚至想否定你們珍貴的契約。你對葉音小姐的重視難道就只有這點程度嗎?」

  「呃……!」

  聽到這句話,我感覺內心好像被觸動到了什麼。

  「即使如此,我……」

  然而……心中的痛楚依舊沒有減緩。

  短暫的沉靜後,緋華像是說累了般嘆口氣,換上平常那樣的溫和面容,手掌輕輕撫上我剛才被打的臉頰。

  「不要再露出這種表情了。我認識的海彥先生,可不是失敗一次就會退縮的男人喔。」

  緋華的聲音像是在安撫孩子一般溫柔。雅茹也朝我露出無奈的神情。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能垂下眼神,不敢直視兩位少女的雙眼。

  臉頰明明不會痛了,方才那一巴掌的感觸卻彷彿還殘留在上頭。

  在沉默即將降臨的前一刻──

  「──真是的,都已經有兩個美少女給你加油打氣,你怎麼還是那副沒出息的嘴臉呢,彥仔。」

  新的聲音忽然插入現場。

  轉頭一看,一個高大的身影不知何時已經站在眼前。

  「巫鳶……」

  「呦,彥仔。一會兒不見,你怎麼就墮落成這種無趣的男人了啊。」

  儘管還是一樣吊兒郎當的語調,但巫鳶臉上浮現的──卻是帶有一絲危險氣息的冷笑。







  (作者的碎碎念時間)


  這裡本來也想分兩段,但是覺得這好像太悶,大家應該也不太想一直看到海彥搞自閉,所以就加快腳步,進入隊友集體打氣&修正掌的階段(

  不過從過去就一直深埋於心的自卑感也不是說變就能變,所以也能看到海彥不斷在掙扎,最後到底要如何振作起來呢,且看後續的分解吧XDDD

  那麼,我是翔君,我們下次見。



創作回應

塔可丶超級大他口
努力是可以超越天才的.jpg
2021-04-10 17:14:20
翔君
前提是天才沒有努力的話(
2021-04-13 14:15:45
飛空動煙雪
某位狼妖的身影無比的熟悉啊,其實如果本作的故事發生在現實,海彥的親友團也不會任憑他失落挫折吧?1畢竟曾經拯救了這麼多人,也輪到這些羈絆來守護自己了
2021-04-11 20:56:38
翔君
這就是海彥沒發現到的,當他覺得自己什麼都做不到,才更要去看見這些過去曾經做到的事物
2021-04-13 14:17:27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