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我與夜叉公主的退魔日誌(卷四)─裏章(葉音-2)

翔君 | 2021-05-15 16:00:42 | 巴幣 26 | 人氣 87


裏章(葉音-2)



  「……欸,天衣狐。」

  「嗯,怎麼了?」

  聽見我開口,原本一直都無所事事望著遠方的天衣狐忽然轉過頭來。

  「可以不要再吃洋芋片了嗎?聽起來很吵。」

  「覺得吵的話,妳也可以吃一下喔。」

  「誰要吃敵人的食物啊。」

  「放心,我不會下毒的。我也不擅長那種事。」

  「重點不在那裡!」

  「唉呀,意思是下毒也沒關係嗎?」

  「才不是那個意思!」

  跟天衣狐在一起已經不知道過了幾個小時,她的洋芋片也已經不知道吃完幾包了。

  雖然我不斷嘗試解開脖子上的封魔鎖,然而效果都不怎麼樣。加上天衣狐一直都在監視我,想暗中逃走也很難。

  事實上我之前已經打算逃走三次,但天衣狐早已設下的結界捕捉我的行蹤,力量被封鎖的我根本拿她沒轍。

  不過就算我一直想跑,她也沒有因此把我手腳綁起來限制我的行動,真搞不懂這女狐狸在想什麼。

  似乎是察覺到我的視線,天衣狐輕笑了一聲。

  「所以說,別用那種眼神看我啦,都說我不會隨便傷害妳了。」

  「……我雖然頭腦不算好,但也沒有蠢到會在敵人面前放下警戒。」

  「隨時做好戰鬥的準備啊,真是厲害,這是夜叉的種族特性嗎。」

  「隨妳怎麼說。」

  「不過嘛,我覺得妳還是可以稍微放鬆一點喔。畢竟妳什麼也做不了。」

  天衣狐走到我面前,妖異的雙瞳注視著我說道。

  「明天──我將會破壞白煞的封印。過去肆虐人世、帶來災厄的凶暴蛇神,就會再次復活。」

  「……妳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又是這個問題啊,我說過了吧,我始終都是遵照自己的慾望行動。」

  「妳所謂遵照自己的慾望,就是這樣到處破壞、殘殺,奪走他人重要的東西嗎?」

  聽到我這麼說,天衣狐微微笑了出來。

  「沒錯,這就是我的慾望所在,我所追求的,就是破壞與掠奪──我啊,就是這種東西喔。」

  她的笑臉,透漏著妖豔又危險的氣息。

  但是──

  「既然這樣,妳為什麼要露出那種表情?」

  突然,天衣狐的笑容停住了。

  ──果然沒錯。

  我的猜想是對的。

  「…………妳是指什麼?」

  「裝傻是沒用的。」

  「……」

  「我一直很疑惑,如果妳的目的是破壞白煞的封印,為什麼不在之前攻擊封印儀式時就直接動手,還要特地抓走我。」

  「要是我說我有需要妳來達成的目的呢……」

  「如果是要利用我做什麼的話,那妳早就該動手了,根本不用在這裡等海彥他們展開行動。」

  從我被她抓來這裡的時候,我就有股違和感。

  天衣狐從之前到現在的舉動全都很奇怪,再加上……她表現出來的模樣。

  哪怕她看起來總是從容不迫地笑著,但那笑靨裡──都透露著一股難以言喻的空虛。

  「或許妳真的是精神扭曲,為了自己的慾望而到處搞破壞。但妳這次的行動,一定沒有那麼單純。」

  那空虛的神情,完全不像是準備破壞世間的邪妖。反而像是……對世間感到放棄的眼神。

  我總覺得,能夠從那眼神中感受到某種隱藏在表面下的意圖。

  所以──

  「妳的目的……或者說,心願,究竟是什麼?」

  「────」

  面對我的問題,天衣狐只是一語不發,冷冷地看著我。

  隨後……

  「原來如此,葉音小姐並沒有看上去那麼單純呢。」

  天衣狐淡淡的笑了出來。那是一種乾澀的苦笑。

  「我就跟妳說個故事吧,當作等林海彥到來前的一點消遣。」

  她紅與藍的異色瞳遙望著漆黑的夜空,語氣平淡的開口────



§



  時間回朔到數十年前。

  在與世隔絕的一處妖狐族村落,誕生了一個特別的少女。

  即使是在以強悍力量聞名的妖狐族之中,少女的才能也顯得出類拔萃。她比同年齡層的其他孩子更加快速的學會操控靈力,能夠和她抗衡的,除了少數幾個和她同樣優秀的孩子外,就只有妖狐的長老以及師父們。

  不僅是靈力,在語言、算數、運動上,她都留下了出色的成績。妖狐的力量象徵──狐尾的成長速度也快得驚人。被族人們視為神童,妖狐族未來的梁柱,還有人覺得她說不定能成為千年一遇的九尾妖狐。

  然而,這樣一位特別的少女,卻有著異於常人的本性。

  「我第一次察覺到自己的本性,是在用腳踩死蟲子的時候。」

  那時少女的房間裡出現蟲子,她覺得礙眼,便伸出腳將其踩死。

  不過──看見一條生命在自己腳下被粉碎的那個瞬間,少女忽然感受到一股難以言喻的……興奮。

  她想再多體驗這股興奮的快感,於是對著早已死去的蟲屍繼續踩上一腳又一腳。

  每踩一腳,快感就多添一分。

  等到蟲子的屍體分崩離析、體液四散,再也看不出原本的模樣,她才終於停下動作。

  當時年幼的少女還不清楚那是什麼樣的情感,只覺得十分興奮、暢快。

  後來,為了再次感受那股興奮,她開始殘殺村裡的蟲子或是弱小的野生妖怪,甚至在和同齡的孩子練武的時候,對著已經被自己打倒的對手繼續施加暴力。

  殘虐的行為帶給她一種快感,讓她越打越興奮。如果不是後來師父出手制止,他可能會失手殺死對方。

  至此,少女終於理解了,自己這份情感的正體。



  ──她無法感受到普通的幸福,只能從破壞、殺戮、鬥爭和掠奪中體驗到快樂。



  普通人應該感到快樂的事物,無法讓她感到快樂,普通人覺得恐怖危險的事物,反而讓她感到興奮。

  於是從那天開始,族人們看自己的眼神就變了。

  本來帶著期待與崇敬的眼神,漸漸變成了挾帶畏懼與疏遠,像是在看一隻怪物的眼神。

  ──那女孩好恐怖。

  ──我等妖狐一族,居然生出了這樣的異物。

  ──是某種返祖現象引起古代妖怪的魔性嗎……

  ──也可能是某種詛咒……

  ──不論如何,她那份異常的精神總有一天會對我們一族,甚至是整個妖怪界帶來災禍……

  這般異質的心靈,讓原本備受期待的才女成了族人們唯恐避之不及的怪物。

  兇殘的確是妖怪的一種習性,但在時代變化之下,像妖狐族這樣有知性的妖怪們也漸漸變得柔和。因此,少女這種存在就像是那些兇暴的邪妖一樣,即便同為妖怪仍令族人敬而遠之。

  在遭受長年的恐懼與疏離之後,少女終於認知到自己的個性是天理不容之物。

  她曾試著「矯正」自己,壓抑這份兇惡的本性……然而,效果並不好。

  越是壓抑,她就越是渴望破壞。

  最後,受到畏懼的少女被村落給放逐。她獨自流浪,封閉內心,再也不願和他人有所牽扯。雖然會殘殺弱小妖怪或野生動物當作消遣,但為了不引人注目,她也沒有做出什麼重大的殺業。

  這樣的日子雖然有些寂寞,但對她來說還算是過得去。

  然而某天──她遇見了一個人類的少年。

  她只是出於一點玩心,隨手殺了準備攻擊少年的野生妖怪,結果少年從那天起就像個傻子般,幾乎天天跑來見自己,對自己展現出善意。

  即使看見少女殘殺生命的樣子,少年也不會對她投以恐懼的視線,而是用溫和的面容與聲音回應她,還把一種口感清脆的食物帶來和她分享。

  本來不被世界所認同,孤身一人的少女,忽然間有了同伴。

  她曾問過少年為什麼不會怕自己。

  ──大概……我是對妳一見鍾情了吧。

  少年只是搔著臉頰,不知為何有點扭捏的如此回答。

  當時少女不懂「一見鍾情」的意思,繼續追問,少年卻是紅著臉含糊帶過。

  儘管還是有些疑惑,但少女也沒興趣再追究下去,她只要少年陪在身邊就滿足了。

  一人一狐私下相處的日子就這樣持續著。

  漸漸的,少女覺得就算全世界都畏懼自己也無所謂,只要有他的陪伴就好。

  少女這樣相信著,希望和少年相處的日子可以持續下去──

  「但是有一天,他死了。」

  他是被殺的。

  這時少女才得知,少年其實是出自某個退魔師的家系。那個家系極度敵視妖怪,除了思想開明的少年以外,其他人都對妖怪十分的排斥。

  少年與身為妖狐的少女相處的事情被發現,使他與家族發生爭執。最後那個家族將矛頭指向少女,說她是勾引少年的狐狸精,意圖將她「討伐」。

  她本來覺得這沒什麼,自己是異端的怪物,總有一天被退魔師殺死也是能料想到的。若能在少年的陪伴下死去,她也可以接受。

  然而,少年卻為了袒護自己,被殺了。

  看到少年死去的屍體,少女忽然一陣茫然。

  以往屍體應該是能讓自己感到愉悅的東西,但少年的屍體卻無論如何都無法讓她開心。

  自己只是想要少年的陪伴而已,這要求難道很過分嗎?

  因為自己是異於常人、天理不容的存在,所以連這點確幸都不能擁有嗎?

  自己能夠感到幸福的是不被世間容許的事物,唯一願意陪在自己身邊的人也離自己而去。

  這個世界,就這麼討厭自己嗎。

  感受著眼前的現實,少女的內心逐漸浮現出一個想法──



  「既然這世界總想排斥我,那我也沒必要配合這世界吧。」



  失去了依靠的少年,絕望的少女最終放縱自己的本性,展開了長年的破壞與殺戮。

  反正少年已經不在了,自己也不用再裝什麼乖。

  她直接屠殺了殺死少年的那個家族,再接著殺害更多人,再接著引起各種禍亂,不斷地破壞、掠奪。

  她覺得好開心,從來沒有活得這麼盡興過。

   在永無止盡的殺戮之中,少女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快活。

  就像是染上毒品一樣,沉浸其中的快樂無法自拔。



  ──於是,名為天衣狐的邪妖,就此誕生。







  (作者的碎碎念時間)



  明明是裏章(葉音),結果大半內容都在講天衣狐的故事,葉音這個女主角好像越來越沒有樣子了

  好啦,回歸正題,這次終於講出了本作最終大反派,天衣狐的個人故事。

  應該看得出來,天衣狐的人設十分異常扭曲,但卻也隱藏著一絲真誠(?),坦白說,這寫起來真是有夠麻煩,我都後悔當初為什麼要把他設定得那麼扭曲(欸

  這次還只是先講完天衣狐的過往,她從這份過往所延伸出的情感,以及真正的目的等等,會在下一段繼續揭露。是的,本作終於連裏章都分成兩段了,真的覺得我當初寫第三人稱就沒這麼多事了


  然後……在這裡先說一聲,下禮拜預計會有個重要的消息……嗯,就這樣(逃



  最後告訴大家請多作好防疫,沒事別亂出門。那麼,我是翔君,我們下次見~~~~



創作回應

飛空動煙雪
天衣狐一直吃洋芋片也是為了弔祭這名唯一接納過自己的少年吧,雖然感覺少年在接觸天衣內心嗜殺的一面時是否還能堅定自己的選擇,而天衣狐是否又能為了這份感情而選擇"改變"而非壓抑,但一切都不可能再重來了...
2021-05-16 21:21:32
翔君
天衣狐吃洋芋片不一定是在弔祭,至少她本人不這麼覺得,她自己只覺得是單純喜歡吃而已
但或許,在連她自己都未察覺的內心深處,確實存在一抹思念的心情
這部分我就給觀眾自由解讀了ww
2021-05-18 22:03:03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