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我與夜叉公主的退魔日誌(卷四)─第四章(1)

翔君 | 2021-04-24 15:54:41 | 巴幣 14 | 人氣 126


第四章(1)



  我跟在冬彥哥的身後,往封印設施的中庭前進。

  在來這裡的路上,冬彥哥都一語不發,只是靜靜地走在我面前。就算我問他為什麼找我,他也只是冷冷地回答「跟我來就對了」。除此之外就沒有再對我說過任何一句話。

  明明都把我逐出任務了,為什麼還要把我叫出來?

  尤其還特地說只找我一個,以我對冬彥哥淺薄的認識來說,這行為實在有點反常。

  唉,不行,我果然還是無法理解這個男人。

  ……不過話說回來,我好像已經很久沒有這樣和他獨處了。

  就算是以前還住在老家時,我基本上也只有修練或是唸書這些場合能和冬彥哥相處,而且時常伴隨著老師或是父母這些長輩們。其他時候我都沒怎麼見過冬彥哥,後來才知道他都是在自己房間讀書,或是獨自進行修練。

  我到底有多少次和他獨處?我想想……最有印象的一次,大概是半夜起來上廁所遇到他在吃宵夜的那次吧。

  小時候就已經這樣,更別說是他開始當實習生執行任務,以及被提拔到本部之後了。不要說相處,連見面的次數都了了無幾。

  我們明明是親兄弟,關係卻比一般的家人還疏遠。這樣一想,突然覺得葉音和雅茹會懷疑我們的血緣關係好像也是情有可原。

  好了,所以說,這個跟我疏遠了好幾年的冬彥哥,現在又單獨找我出來到底想做什麼?

  短短五分鐘內,這個問題已經在我腦袋裡回放上百次,我還是得不出答案,冬彥哥也始終沒有回答我。

  ……唉,算了,還是放棄思考吧,反正繼續跟下去總會知道……應該吧。

  我小聲嘆氣,這時才發現已經到了目的地。

  那是位在封印設施正中間,一座廣大的庭園。

  雖說是中庭,但並沒有噴水池之類浪漫漂亮的設施,只有數盞路燈和幾團花圃分布在周圍,讓整個中庭看起來像是廣場一樣,十分寬敞。

  現在時間已是夜晚,如果天氣好的話,說不定能看到月光照在地面上的景色。但現在天上烏雲密布,只有路燈的微光照亮中庭,讓中庭散發著寂靜又陰森的氛圍。

  「喔,來了啊,這裡這裡~~」

  走進中庭,就聽見一道悠然活潑的聲音。

  只見黃迎就站在其中一盞燈下,微笑著對我們招手。

  ……不知道是不是我想太多,我總覺得她那個微笑帶有一點戲謔的味道,跟巫鳶準備看好戲的表情有百分之八十七像。

  「準備好了嗎?」冬彥哥快步走向黃迎說道。

  「嗯嗯,準備好了喔。在這中庭的範圍內,不管怎麼鬧都不會出事,也不會有人注意到的。」

  「是嗎。」

  「欸,冬彥,人家明明不擅長結界的法術,卻還是來幫你弄這個了。你都沒有什麼話要說嗎?」

  「是妳的話,就算不擅長也一定能夠做得好。」

  「OK,今天的冬彥依舊是個石頭腦,太可惜了。那我就不打擾你們兄弟倆啦,不過還是盡量手下留情啦,人家再怎麼說也是你弟弟。」

  「我自有分寸。」

  ……等等,結界?手下留情?他們在說什麼?我怎麼完全狀況外。

  當我還愣在原地滿頭問號的時候,黃迎走到我旁邊,輕輕地拍了下我的肩膀。

  「加油吧,海彥弟弟。」

  「???」

  我還是感到困惑,然而黃迎什麼也沒再說,就這樣默默地離開。

  靜謐的中庭只剩下我和冬彥哥兩人。

  「……那個,冬彥哥。」

  「……」

  「都已經來到這裡,差不多該告訴我你的目的了吧。」

  聽見我的話,冬彥哥轉過身,無機質的眼瞳看向我,靜靜地開口說道。

  「你還想戰鬥嗎?」

  「欸?」

  「你還想戰鬥嗎?回答我的問題。」

  「這個……」

  找我出來是想問這個嗎?

  ……如果是不久前的我,恐怕會低著頭說我不想再戰鬥了吧。

  但是,現在的話──

  「我……要戰鬥。」

  我握緊拳頭,睜大眼睛回答冬彥哥。

  「我要打倒天衣狐,救回葉音……救回我最重要的使魔。」

  「……是嗎。」冬彥哥微微瞇起眼。

  「我已經不會再自暴自棄,也不會再亂來了。所以,再給我戰鬥的機會吧,冬彥哥。這次,我一定會達成任務。」

  「…………」

  冬彥哥什麼話也沒說,只是靜靜地注視著我。

  不知道這番說詞有沒有辦法觸碰到他鋼鐵一樣的內心,等待他回復的這幾秒鐘過起來異常漫長。

  在這漫長的幾秒鐘,空氣沉靜得連晚風的聲音都一清二楚。

  隨後──

  「我知道了。」

  「啊!真的嗎,你願意讓我歸隊了嗎,冬──」

  ────!

  瞬間,一股彷彿利刃劃過的冰冷氣息掠過我身體。

  那個氣息極其危險,甚至讓我有種剛才好像被砍一刀的錯覺。

  一滴冷汗緩緩從臉頰滑落。

  「冬、冬彥哥……」

  我忍著顫抖的聲音開口。

  這時我看見了──冬彥哥的手上,握著一柄散發冷冽銀光的寶劍。劍鋒不偏不倚地指向我,就像是鎖定獵物的獵人槍口。

  他什麼時候拔劍的?我連思考這問題的餘裕都沒有。

  冬彥哥的身體漸漸湧起黑銀色的氣焰,巨大的壓迫感迎面而來。

  「我給你一個機會,海彥。」

  方框眼鏡後面的眼神變得冷酷無比,宛如機器一般,冰冷又毫無感情。



  「如果能砍中我一刀,我就讓你歸隊,同時把討伐天衣狐的任務交給你。」




§



  「…………欸?」

  我一時間反應不過來。

  就在我遲疑的時候,又有一道冰冷的氣息掠過身畔……不,不對。

  臉頰傳來了一股刺痛感。伸手去摸,還能摸到一點血。

  ──剛才那個,是劍氣。

  「冬彥、哥……?」

  「怎麼了,海彥。」

  冬彥哥提著銀光閃爍的寶劍佇立在原地,老鷹般的視線直直射向我。

  「眼前站著一個朝你拔出武器的人,你身為退魔師,應該怎麼做?」

  「……!」

  下個瞬間,冬彥哥的身影突然放大了好幾倍,迴轉身軀朝我踢出腳。腹部隨即感受到一股沉重的衝擊,我完全招架不住,就這樣往後飛出去,倒在地上。

  「呃、啊……!」

  我吐了一口唾液在地上,搖搖晃晃地抬起頭。結果馬上就看到冬彥哥高舉寶劍,毫不遲疑的揮下。

  危急時刻的生存本能全力運轉,我趕緊向旁邊翻滾。銀光劍刃砸在地面上,發出劇烈的聲響。

  我好不容易重新站穩身姿,抬頭看向默默提起劍的冬彥哥。

  ──瞬間,深入骨髓的寒意立刻爬滿了全身。

  他的眼神冷若冰霜,又宛如老鷹般銳利,光是和那雙眼對上,就像是被刀抵著脖子一樣令人寒毛直豎。

  看到那個眼神,以及一招又一招毫不留情的攻擊,我終於確信了。

  ──他是認真的。

  這個男人,是認真要把我擊潰。

  「你那是什麼表情?」冬彥哥冷冷地開口。「我已經說了吧,只要砍中我一刀就讓你重回任務。」

  「冬彥哥……」

  「我已經給你戰鬥的理由了。站起來,海彥。如果你真的還有想戰鬥的意志,就拿出你的刀來。」

  說完,他再度拉近距離,舉起寶劍猛然揮落。

  「呃……!」

  就算對手是冬彥哥,我也不會一昧的挨打啊!

  我張開手掌凝聚靈力,召喚出愛刀斬風,雙手用力握緊刀柄擋下襲來的劍刃。灰銀刀刃與銀光之劍相互碰撞,沉重的衝擊從握刀的手傳遍全身。衝突的靈力化作旋風與閃光四處飛散。

  「唔……!」

  好、好重……

  刀劍相交的瞬間,我的刀就被寶劍壓了下去。

  冬彥哥的攻擊不僅速度快,力道也重的不像話。

  他還只是單手握劍,攻擊力就完全勝過雙手握刀的我。

  相比我光是抵抗就幾乎拚盡了全力,冬彥哥仍顯得游刃有餘,表情沒有一絲變化,像是在做一件再平常不過的小事。

  這樣下去不行……

  「呃……可、可惡……!」

  我抓準時機,把刀刃從旁滑開,順勢往旁邊翻轉身體。失去壓迫對象的寶劍就這麼失去平衡砍向地面,打出一道深刻的裂痕。

  要是直接承受那個攻擊,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不過這樣一來,劍也就卡在地上了!

  趁著劍插在地面的空檔,我立刻舉刀揮向冬彥哥。

  然而冬彥哥卻在這時突然放開劍,伏下身軀閃過我的斬擊。並朝我腹部揮出拳頭。

  「唔!」

  就連一般的拳頭,力道也完全不是鬧著玩的……!

  我捂著肚子向後退,與冬彥哥拉開距離。

  冬彥哥則是若無其事的拔起劍。微微轉頭看過來。

  我屏氣凝神,握緊斬風注視著他,同時調整呼吸。

  一刀,只要砍到一刀就──

  剎那間,冬彥哥的身影消失了。

  「……!」

  我反射性舉起斬風。霎時間,閃光乍現。激烈的金屬撞擊聲迴盪在夜晚的中庭。

  長刀與寶劍互相交錯,刺耳的摩擦聲時不時響起。

  冬彥哥冰冷的眼神隔著刀刃看向我。

  「稍微有點樣子了啊,海彥。」

  「唔……」

  「但是,還不夠。」

  尾音一落,加諸在刀上的壓力突然增強,本來勢均力敵的局面立刻被打破。斬風的刀刃被打向一旁,戰鬥架式也整個亂掉,不得不後退好幾步。

  然而冬彥哥完全不給我任何時間,馬上就揮舞寶劍攻過來。

  我倉皇的架起刀想防禦,但冬彥哥的斬擊又快又重,根本防不住,一次次的猛攻打得我節節敗退。

  最後一道橫斬重重揮過,雖然我用刀擋了下來,但也因此站不穩,整個人倒在地上翻滾好幾圈才停下來。

  我勉強用手還有刀撐起身體,喘了幾口氣後抬頭一望。

  「就這點程度嗎?海彥。」

  冬彥哥單手握劍指向我。俯視我的眼神毫無一絲情感,冰冷又銳利。背對燈光的身影宛如睥睨一切的神明。

  看到那個身影,我忍不住倒抽一口氣。

  一瞬間,時間好像倒退回了過去和他一起修練的那段時光。

  我從那時就已經充分認識到我們之間的差距,以及他的強大。

  然而現在的冬彥哥,明顯比以前還要更強。

  ……不對,想想這也是理所當然的。

  我和他分別不知道有多少年,以他精明又嚴厲的個性,這段時間不可能什麼也沒做。

  就算從小被奉為天才,得到他人難以觸及的力量與地位,他也不會倦怠自我,持續精進自己的力量與技術。

  ──這就是,名為林冬彥的男人。

  林家有史以來數一數二的天才,退魔協會特選的菁英「特務執行者」的一員,國家最強的退魔師之一。

  這一刻,我好像才真正認知到這個男人的強大。







  (作者的碎碎念時間)



  終於寫到我最想寫的一個橋段了XDDDD看大哥虐菜是不是很爽(喂

  打從冬彥哥的設定出來後我就想寫個兄弟對決的情節,但又不想直接讓冬彥哥黑化。思考之下就是用這種形式呈現。

  強者虐菜寫起來真的有種爽感,好像有點理解那些寫開外掛主角的人的想法了。

  雖然這篇主角是被虐的那個就是(

  那麼,我是翔君,我們下次見。



創作回應

飛空動煙雪
冬彥哥說出只要能砍到我一下就讓你歸隊簡直帥飛天際!
2021-04-24 21:15:10
翔君
這句台詞很早就想好了,現在實際寫出來真是太棒了XD
2021-04-25 18:31:39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