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我與夜叉公主的退魔日誌(卷四)─第一章(2)

翔君 | 2021-03-07 16:20:51 | 巴幣 18 | 人氣 142


第一章(2)
 
 

 
  在雅希姐的帶領下,我們來到了封印設施的會議室。
 
  像是講堂一樣的半圓形空間裡,已有數個人坐在裡面。
 
  其中包含這座封印設施的封印師,以及冬彥哥所率領的退魔師團隊。
 
  「喔,你們來啦。」
 
  這時,一個金髮碧眼的美少女微笑著向我們搭話。
 
  她是和我哥哥訂下使魔契約的妖怪,名字叫做黃迎。
 
  「看樣子海彥弟弟沒有大礙啊,聽說你肚子被捅了一刀,我還想說你應該不會來參加這個會議了。」
 
  「我已經不是第一次受這種傷了,不要緊。」
 
  「是嗎。看來你身體也挺頑強的嘛。」
 
  黃迎像是鬆了口氣的樣子說道,並朝我身旁撇了一眼。
 
  「話說回來,葉音小妹她……」
 
  ……看樣子,她也知道葉音被抓走的事了。
 
  她看起來顯得有些欲言又止,大概是在顧慮我的心情吧。
 
  正當我想要說些什麼的時候──
 
  「久等了。」
 
  一名帶著眼鏡的精悍男子走進了會議室。在場的人看見他,都微微低下了頭行禮。
 
  看到男子的身影,我下意識繃緊了神經。
 
  他是我的親生哥哥,退魔協會「特務執行者」的一員,也是此次任務的總指揮官,林冬彥。
 
  「啊,看來閒聊只能到此為止了。」
 
  黃迎說完,便往冬彥哥身旁走去。她本來就是冬彥哥的使魔,主人來了自然要回到他身邊。
 
  我和雅茹靜靜的在會議室角落的位子坐下,雅希姐則是走去更前方的位子。
 
  冬彥哥走到會議室的螢幕前,環視了一遍在場的退魔師和封印師們。
 
  最後,他的視線落在我身上。
 
  「────」
 
  被那銳利的雙眼注視,我瞬間倒抽一口氣,身體反射性的感到顫抖。
 
  他的眼神……好像比之前更冷漠了。
 
  不過冬彥哥馬上就像是對我沒興趣似的移開了眼,佈滿全身的緊繃感也消散了些。
 
  而後,他推了推臉上的眼鏡,以低沉有力的聲音開口。
 
  「──那麼,重新整理一遍現在的狀況。」
 
  以冬彥哥這句話為開端,會議室的氣氛頓時變得嚴肅起來。
 
  「日前正午,因為白煞分靈的襲擊,導致執行中的封印儀式遭到中斷,這個狀況使封印的裂痕更加擴大。除此之外,因為白煞外洩的妖氣,現在山中的氣溫逼近零下,也引來了大量的野生妖怪徘徊在山林裡。」
 
  不僅封印破裂,周圍還充滿威脅,情況簡直是雪上加霜。在場的人都紛紛發出嘆息。
 
  但冬彥哥完全不在乎這股氣氛,繼續說下去。
 
  「雖然及時使用不完全的法術將封印鎮壓下來,不過這也只是暫時的。以目前的情況來看,最晚三天後封印就會毀壞。我們要做的,就是在封印毀壞前再一次執行封印儀式,並且消滅所有作亂的妖怪。不過──」
 
  「不過,情況還沒有這麼簡單。」
 
  雅希姐接著冬彥哥的話緩緩說道。
 
  「破壞白煞封印的幕後黑手,是通緝中的甲級邪妖──四尾妖狐,天衣狐。她不僅暗中破壞封印,還擄走了我的部下葉音,現在不知去向。」
 
  沒錯。
 
  天衣狐利用她的力量刺激白煞分靈,使其發狂襲擊封印儀式,才會變成現在這種局面。
 
  不只如此,這次事件的開端──白煞的封印突然減弱,也是那隻妖狐暗中破壞所導致。
 
  以及對我而言最重要的──
 
  ──少了這女孩,你什麼也做不到。
 
  ──想搶回她的話就來找我吧,前提是……你辦得到。
 
  「嘖……」
 
  一想到那時的情景,內心又開始感到隱隱作痛。
 
  「冷靜點,林海彥。」
 
  忽然間,雅茹把手放到我肩上,輕聲地說道。
 
  「我知道你很著急,但也要看清楚場合。」
 
  「……嗯,我知道。」
 
  這可是冬彥哥主持的會議,還有其他退魔師們在場,我還沒不理智到會在這種地方擅自失控。
 
  「不過啊──」
 
  這時,冬彥哥身旁的黃迎突然開口。
 
  「不只破壞封印,還擄走一隻使魔,現在又沒了行蹤。那個叫做天衣狐的妖怪,究竟在想什麼?」
 
  「關於這個,根據我得到的情報,她的目的……是將白煞的封印完全破壞。」
 
  「欸,是這樣嗎?」
 
  「是吧……雅茹,海彥。」
 
  雅希姐朝我和雅茹看了過來。
 
  嘛,畢竟我們兩個是那時直接遭遇天衣狐的人,向我們確認肯定比較有說服力。
 
  我又一次回想起天衣狐說過的話。
 
  ──所以說,為了完全破壞掉封印,我需要借用一下這個夜叉小妹。
 
  「嗯……沒錯。」
 
  我開口做出回答。
 
  雅希姐點了點頭,繼續進行話題。
 
  「先不說天衣狐究竟想做什麼,她的目的是完全破壞白煞的封印,既然這樣,我想她肯定不會讓我們順利完成封印儀式。」
 
  「意思就是如果不打倒她,儀式一定又會被她阻饒,對吧?」
 
  「就是這樣。」
 
  聽完雅希姐和黃迎的對話,冬彥哥雙手抱胸,為現狀整理出結論。
 
  「也就是說,我們必須排除徘徊在山中的妖怪和白煞分靈,並且打倒天衣狐,才能再次執行儀式鎮壓白煞的封印。」
 
  「而我們的時間,最多只剩下三天。」
 
  「正是如此。」
 
  「唉……某方面來說,這可比五年前還要糟糕啊。」
 
  狀況如此艱困,就算是一向游刃有餘的雅希姐也流露出嘆息。
 
  「本部的支援呢?冬彥。」
 
  「已經向本部發出請求,但支援可能也要等到兩、三天後。」
 
  「嘖,本部的傢伙還是老樣子,我們可沒那麼多時間啊。」
 
  「所以得由我們這邊主動出擊。」
 
  冬彥哥輕推眼鏡,直視現場的退魔師與封印師們。
 
  「考慮到目前所剩的時間以及參與人員的恢復時間,至少要在明天晚上展開行動。」
 
  冬彥哥簡單的下達指示,現場也沒有人有意見。
 
  這樣的話──
 
  「……冬彥哥。」
 
  我站起身,看向冬彥哥開口。
 
  「有什麼事?退魔師林海彥。」
 
  冬彥哥眼神冰冷,口吻完全就是以退魔師而不是以哥哥的身分在跟我說話,光是和他對上眼都讓我渾身顫抖。
 
  儘管內心很緊張,但要是我在這裡就退縮,那可就救不了葉音了。
 
  我深吸一口氣,向冬彥哥開口。
 
  「對付天衣狐的任務,請交給我。」
 
  「喔……」
 
  「葉音……我的使魔,被天衣狐抓走了。我有義務去把她救回來。」
 
  「…………」
 
  「而且,我有和那傢伙戰鬥的經驗,對她有一定程度的了解。這個任務交給我一定──」
 
  「不行。」
 
  「……欸?」
 
  剛剛,他說了什麼?
 
  「等等,冬彥哥……」
 
  「我說不行。」
 
  宛如刀刃的冰冷視線直直射向我,彷彿要將人刺穿。一股無形的壓力隨之撲面而來,令我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不對,別怕了啊,林海彥……!
 
  「為、為什麼?冬彥哥。我說了吧,我有和天衣狐戰鬥的……」
 
  「理由很簡單──」
 
  冬彥哥完全無視我的辯解,逕自說明起來。
 
  他輕推眼鏡,鏡片反射出冷冽的光芒。
 
  「──你的力量不足。」
 
  「……!」
 
  實力……不足……?
 
  「等等,冬彥哥,我……我過去有打贏過天衣狐,這樣難道還不夠……」
 
  「在缺少使魔的現在,你還覺得自己能勝過她嗎?」
 
  「欸……」
 
  這個回答讓我一時愣住了。
 
  沒有葉音,我能不能打贏天衣狐……?
 
  「你以為我沒看過你的戰鬥紀錄嗎?如果沒有那個使魔,你覺得自己有幾分勝算?」
 
  「這、這個……」
 
  「回答我,海彥。現在你身邊沒有使魔,你還覺得自己能取得勝利嗎?」
 
  「……」
 
  仔細想想,上一次──也就是兩個月前的那次戰鬥,我差點就要敗在天衣狐手下,是葉音即時趕來,我才能和她一起擊退天衣狐。
 
  但現在葉音不在我身邊,而是在天衣狐手上。這種情況下,我還有辦法戰勝天衣狐嗎……
 
  「無法回答嗎,那就是做不到。既然做不到,就不能把這項任務交給你。」
 
  冬彥哥的話語有如鉛塊一般沉重,帶著一股不容拒絕的氣勢。
 
  說實話,光是和這樣的他對上眼,我就感到渾身顫抖。
 
  但是──
 
  「我已經……做好覺悟了。」
 
  敵人是天衣狐。
 
  那個妖狐三年前殺死我的青梅竹馬,現在又奪走我的使魔,是我絕對無法饒恕的宿敵。
 
  唯有消滅她這項任務,我不想讓給任何人。
 
  「我必須親手和她做個了斷,從她手上奪回葉音,就算要我粉身碎骨也在所不辭──」
 
  「我說不行。」
 
  「呃……!」
 
  「現在的你沒有使魔,身上帶傷,靈力也沒有恢復萬全。這種狀態下,不要說討伐天衣狐,連是否能站上前線都有待商榷。」
 
  他的聲音冰冷的聽不出情感,卻像是鋼鐵一般沉重有力。
 
  我很清楚,那是從小到大不斷斥責我的聲音。
 
  「我們只有一次機會,只許成功不許失敗,絕對不能出任何一絲差錯。如果你沒能擊敗天衣狐,讓她再度破壞封印儀式,知道後果會如何嗎?」
 
  「這……」
 
  「白煞將會被釋放出來,釀成更加重大的禍害──就像五年前一樣。」
 
  「…………」
 
  講到「五年前」這個關鍵字,我隱約聽到身旁傳來雅茹帶著憤恨的咋舌聲。雖說看不到表情也聽不見聲音,但在前面的雅希姐恐怕也是差不多的反應。
 
  她們姐妹親身經歷過五年前白煞的事件,感受絕對比只有事後看資料的我更強烈。
 
  但就算只看過資料,我也知道那是一場多麼可怕的災難。
 
  如果我失敗,就會讓那個災難再一次重演……
 
  「懂了嗎,如果懂了就閉上嘴。這可不是普通的任務。我們沒有閒工夫配合你無聊的感傷。」
 
  語畢,冬彥哥便抽離了視線,完全不再多看我一眼。
 
  「無聊的感傷」────
 
  我對自己立下的覺悟,就這樣被他否定了。
 
  客觀來看,他說的都是事實。簡直是正論到不行的正論。
 
  可是…………
 
  我,難道連奪回葉音的資格都沒有嗎?
 
  過了這麼多年,我在這男人眼裡依舊只是個絆腳石嗎?
 
  沒有了葉音,我就只是這樣的人嗎?
 
  我────
 
  「林冬彥大人!」
 
  突然,一名設施的工作人員臉色僵硬的打開會議室的大門。
 
  「怎麼了?」
 
  「緊急狀況!設施外圍聚集了成群的妖怪,現在正往這裡攻過來……!」
 
  聽到這突如其來的消息,在場所有人都睜大了眼。
 
 




 


  (作者的碎碎念時間)
 
 
  這回基本上是梳理一下當前的狀況,外加讓大哥打臉海彥(欸
 
  本來想把劇情再推到後面一點,但寫完發現字數已經差不多到一節的量了,而且斷在這可以留下懸念,所以就把劇情斷在這邊了哈哈XD
 
 
 
  在這裡預告一下,下一回某些讀者期待的人物就要回來了。這樣講應該想的到是了~~~~
 
  那麼,我是翔君,我們下次見。
 



創作回應

飛空動煙雪
盲猜一個雷空,話說這一回感覺尼桑似乎是一個把情緒壓抑很深的人,由於是在正式的會議上也不好意思對弟弟露出應有的關愛,但黃迎的態度好像也沒有注意到,還是只是故意幫契約者隱瞞呢?
2021-03-08 21:44:34
翔君
冬彥哥的確不是會輕易表現情感的人,只能說這是身懷過人天賦的代價吧。
這種個性真的是挺麻煩的(欸
2021-03-09 22:29:41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我覺得確實真的要以大局為重,雖然很希望是海彥對付天衣狐,但確實如冬彥哥所分析的一樣,不過感覺應該也有一些哥哥對弟弟的關愛,只是在那樣的場合不會太直接表現出來
2021-04-30 20:30:56
翔君
冬彥的個性就是確實的公私分明,並且大部分時候都會把公放在私之前
對他而言,在身為海彥的哥哥之前,他是一位退魔師,完成任務比關心弟弟更重要
只是做法難免極端了點
2021-04-30 21:53:18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