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我與夜叉公主的退魔日誌(卷四)─第四章(2)

翔君 | 2021-05-01 21:53:00 | 巴幣 18 | 人氣 97


第四章(2)



  在我倒在地上,仰望著冬彥哥恍神的時候,他又再度提劍揮下。

  「唔……!」

  可惡,一點喘息的時間都沒有!

  我翻滾身體躲過這一劍,順著動作重新站起身,握緊長刀朝冬彥哥揮去。

  鏘的一聲!長刀與寶劍再次交鋒,火花與衝擊隨即迸發四散。

  我不甘示弱地繼續揮刀,刀劍交擊的聲響不絕於耳,彷彿一場激烈的演奏在中庭開演。蒼藍與黑銀色的靈力光輝交錯混砸,形成異樣的光景。

  途中我好幾次想切入冬彥哥的防守範圍裡,但他不只攻擊猛烈,防禦也滴水不漏,幾乎抓不到空隙。就算抓到,也會馬上就被寶劍阻擋下來。

  他手上的劍比我的刀還要長了一截,可以被分類在大劍的範疇。揮舞如此重量級的武器,他斬擊的力量和速度卻遠遠勝過我。

  更別說,他還從頭到尾都是單手揮劍。

  從他面無表情的樣子來看,這還不是全部的實力。要是他使出全力,我可能連抗衡的餘力都沒有吧。

  ──實力相差太多了。

  越是交手,就越是感受得到那絕望般的實力差距。

  哪怕只是砍中一刀,對我而言都像是難如登天的任務。我和他的差距就是如此巨大。

  就跟過去還在老家修練時,不斷倒在他腳下的那段日子一樣……

  ……不對,還不能放棄!

  「天雷咒!」

  我在揮刀的同時喊出法術咒文,斬風的刀刃激起雷光,迅猛的朝冬彥哥攻擊。

  「──散。」

  然而他僅是輕聲說了一個字的簡易法術,身上便爆發出強烈的黑銀氣焰,輕鬆就把我的天雷咒給抵消掉。

  「法術的純度不足,這種程度輕易就能破解。」

  「這點……我知道!」

  趁著法術打出的煙幕,我迅速衝向前拉近我們的距離,提刀揮落。

  我從來就不覺得捨棄詠唱的法術對他有用,那只是牽制用,真正的目的是要貼近到他身邊。

  面對我的攻擊,冬彥哥他──

  「太天真了。」

  只是靜靜地站在原地提起劍。

  下個瞬間,蒼光刀刃與銀光之劍再度碰撞在一起。閃光與衝擊迸發而出。

  「呃……呃啊啊啊!」

  我擠出全身的靈力集中到刀刃,使勁推開冬彥哥的劍。因為他是單手揮劍,所以這一擊反而把他的右手推到外側,使胸口大大的敞開。

  ──就是現在!

  抓準這個瞬間,我反轉刀刃揮出一道橫斬──目標是冬彥哥的胸口!

  雖說可能造成不了什麼傷害,但冬彥哥給出的條件是「砍中他一刀」。就算只是劃開他的衣服,也一樣是我贏。

  纏繞蒼藍光輝的斬風眼看就要劃過冬彥哥的胸口──

  但在刀刃即將觸及胸口的前一秒,卻突然被銀光之劍攔截了下來。

  「什……!」

  「所以說,太天真了。」

  我還沒搞清楚發生什麼事,兇猛的衝擊就把我整個人轟出去,在地上滾了幾圈才重新站穩。

  剛才那是……他在那一秒鐘之間就收回停在空中的右手擋下攻擊,然後又馬上做出反擊嗎?開什麼玩笑,人類的反應速度根本做不到那種動作吧。

  難道他事先看穿我的行動了?我時機應該抓得挺好的啊。

  不過……即使再怎麼不敢相信,事實依舊擺在眼前。他就是做得到這種事,才會發生這種結果。

  這個男人,果然強的像怪物一樣。

  冬彥哥不理會我滿腹的疑惑與不甘,靜靜的提著寶劍朝我走來。

  「過了這麼多年,你還是一樣,攻擊模式太過單調,力量跟速度也不夠,輕而易舉就能擋下來。」

  「那是……以你自己為標準吧。」我擦掉嘴角的血,露出苦笑。

  難得剛才那次攻擊我挺有自信的,卻還是被他無情的粉碎了。

  我一個人的力量還是不足,要是葉音在我身邊的話……

  不,不對,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

  集中精神……想辦法找出獲勝的方法。

  我輕輕做一次深呼吸,重新握緊斬風衝向前,迅速拉近我們之間的距離。冬彥哥也立刻舉起寶劍,作勢就要揮下。

  但是,我這次的行動不是為了正面交鋒。

  我把靈力集中到雙眼,將動態視力加強到極限,終於能夠看清冬彥哥的攻擊動作。接著轉身躲過寶劍的斬擊,再把靈力從雙眼轉到雙腳,用最快的速度繞到冬彥哥背後,揮出刀刃。

  如果是來自背後的攻擊,說不定有辦法……

  鏘────

  然而,清脆的金屬聲馬上就打破了我的想法。

  「呃……!」

  只見冬彥哥像是後腦杓長了眼睛一樣,頭也沒回就把劍伸到背後擋下我的攻擊。

  「我說過,你的攻擊太單調了,海彥。」

  說完,冬彥哥維持背對著我的動作,以像是從背後拔出劍一樣的動作揮動寶劍。僅僅是這樣的動作,力道就大得讓我整個人失去平衡!

  「嗚……」

  「太慢了。」

  才剛回過神來,冬彥哥就已經轉過身,一腳猛地踢向我的身體。

  我完全招架不住,就這麼被狠狠的擊退,狼狽的倒在地上。

  「呃……呃啊。」

  幾滴血從嘴裡流出,低落在灰暗的地面上。

  這樣的攻擊要是再來幾次,我大概就倒地不起了吧。

  ……說起來,這是我從戰鬥開始第幾次倒下?我已經記不清了。

  結果,我還是連這個人的衣角都摸不到嗎?

  不顧我的感受,聽起來格外沉重的腳步聲不疾不徐地走過來。

  「憑這種程度的力量,就想打倒那隻妖狐嗎?」冬彥哥俯視著我,神情冰冷的說著。

  「呃……」

  「如果你的程度依舊只有如此,那還是不要再做那些多餘的妄想了。」

  「……突然叫我出來,二話不說就開打……原來是為了跟我說這個嗎?」

  「……」

  冬彥哥沒有回答,但這陣沉默作為回答已經足夠了。

  原來如此,他是打算藉由親自擊潰我,來讓我完全放棄參加任務的念頭啊。

  這做法也太暴力了吧,就這麼不想要我參與任務嗎。

  我還真是……徹底被他給看扁了。

  嘛,這也是可以想得到的,畢竟在他眼裡,我可能連個路邊的雜草都不如。

  不過……他說的也算是事實吧。

  就如他所說,我的力量根本不夠。

  打倒魔王,拯救公主,那是被選上的勇者才能做到的事情。

  而我,不是什麼勇者,只是個一次又一次無法守護重要事物的軟弱傢伙而已。

  但是──

  「即便這樣……我也還不想放棄。」

  我用刀拄著身體,緩緩站起身。

  「我要戰鬥……打敗天衣狐,救回葉音。」

  我咬牙忍住全身的痛楚,睜大眼注視著前方的冬彥哥。

  「……為什麼?」冬彥哥微微瞇起眼。「為什麼這麼堅持,你應該知道自己的力量並不足以完成你的願望吧?」

  「沒錯,我很弱,沒有同伴的話什麼也辦不到,還可能扯到大家的後腿……但是啊!」

  ──那還用說,我就是這樣才選上你的啊,彥仔。

  ──海彥先生曾經幫助過我,所以這一次,我當然也會幫助海彥先生。

  ──嘛,要是你以後都只會掛著這副苦瓜臉,我也會感到困擾的。就算我一份吧。

  腦海裡閃過方才在房間裡將消沉的我重新打醒的同伴們。

  「就算是這樣的我,也還有人願意相信我,願意支持我,所以,我想要回應他們的心意。」

  「…………」

  「而且……」我看向畫著契約咒的左手。「葉音……那傢伙是我的使魔,我要是在這裡放棄,算什麼主人啊。」

  「就算你不去,也會有其他人幫你完成,這樣還不夠嗎?」

  「怎麼可能足夠。」

  我的心中,依舊有著想要走向完美結局的想法。

  那麼,我就不該違背自己的心擅自逃跑。

  現在放棄還太早,太早了。

  「我還不想放棄,我要戰鬥,我想用自己的手,去完成自己的願望。」

  聽見我這麼說,冬彥哥再次陷入沉默之中。

  「……最後一個問題。」

  「欸?」

  「為什麼,到了這個地步還不放棄?遍體鱗傷,勝算渺茫,不惜借助他人的力量,你做到這個地步也不願意放棄是為了什麼?」

  「這……」

  聽見這句話,我稍微停頓了一下。

  畢竟這是必須仔細思考的問題。

  為了向天衣狐復仇。為了回應願意相信我的同伴們。為了三年前什麼也做不到的自己。為了三年前在我懷中斷氣的蘇音──

  戰鬥的理由,隨便想就能說出一堆。

  不過,要說我為什麼還不願意放棄的話──

  ──我是海彥的同伴,不管對面是妖狐還是什麼,我都會跟你一起把他打飛的!

  啊,對啊。

  我真正的想法,一直都沒變。

  我深吸一口氣,向冬彥哥說出答案。



  「──因為葉音是我最重要的同伴。」



  「…………」

  「唯有對那傢伙的重視,我有自信不會輸給世界上任何一個人。所以──」

  我站直身體,握緊斬風,將刀刃指向冬彥哥。

  「就算擋在眼前的是冬彥哥,我也會跨越給你看。」

  沉寂的晚風在這時吹過我們之間。

  在一陣短暫的沉默之後──

  「……是嗎。」

  冬彥哥閉上眼,像是體會到什麼一般嘆了口氣。

  但當他再度張開眼睛,馬上就回復到原本冰冷又銳利的神情。

  「那就跨越給我看吧。」

  他空揮寶劍,劃出一道銳利的破風聲。

  「強烈的意志,可以讓力量得到增強。如果你想戰鬥的意志足夠強烈,就將那份意志化作力量給我看。」

  他把寶劍平舉在胸前,另一隻手撫上劍身。

  「──!」

  怎麼回事……

  這一瞬間,寶劍的劍身發出一股非比尋常的壓迫感,甚至讓我打起寒顫。

  伴隨著那強烈的壓迫感,冬彥哥緩緩開口。

  「──醒來吧,『凌天劍』。」






  (作者的碎碎念時間)



  今天去PF幫忙擺攤,所以晚更新了。

  總之這回依舊是繼續打,打個爽,打到血流成河(並沒有

  想寫更多冬彥哥開掛的橋段,想寫出海彥那種無論如何都打不贏的絕望感。結果不知不覺寫了很多XDDD不過也差不多要結束了啦,戰鬥再拖長也不太好。

  是說最後那句像是要始解一樣的台詞很帥對不對,那是寫的時候臨時想到的(



  那麼,我是翔君,我們下次見。


創作回應

飛空動煙雪
海彥被奪走葉音之後真的自暴自棄...現在終於有撥雲見日的氣勢了,尼桑會不會刻意在決勝負的時候放水呢? 雖然從目前的人設來看比較偏向不會,但應該是能做到海彥看不到的地步,內心始終都是溫柔的,只要弟弟不要再輕易放棄,做哥哥的是可以稍微放水一下...吧?
2021-05-03 09:22:03
翔君
其實他沒讓黃迎一起來打就是放水了(欸
冬彥哥是不會輕易表現情感的人,所以猜測他的心意也是一個有趣的地方ww
2021-05-03 11:56:56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