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我與夜叉公主的退魔日誌(卷四)─第三章(2)

翔君 | 2021-04-18 15:41:24 | 巴幣 12 | 人氣 95


第三章(2)



  「我本來是想看看彥仔你情況如何,結果卻完全出乎我意料啊。」

  巫鳶逕自走到我面前,咧嘴露出冷笑。

  和平常的輕浮微笑不同,那個笑臉透漏著一股危險又殘酷的氣息。活像是故事裡的反派角色會有的面容。

  「怎麼啦,不回話嗎?要是以前的彥仔,應該會立刻就吐槽我才對啊。」

  「……你覺得我現在有那個心情嗎?」

  「唉呀唉呀,你果然變得無趣啦。真是太讓我失望了。」

  「少囉唆,你這傢伙根本不懂我的心情。」

  「嗯,是啊,我不知道彥仔你在想什麼,說實話也一點都不想知道。反正你現在就是因為葉音妹妹被抓走,所以覺得自己什麼都沒了,然後就躺在那邊睡覺對吧。」

  「就算我站起來,也沒有什麼意義吧……」

  「怎麼這樣說呢,還有很多人在期待你能夠起身戰鬥啊。像是大小姐,雅茹妹妹,雅希小姐,還有我也是。」

  「……」

  「如果你繼續維持這種狀態的話,也會影響到其他關心你的人喔。」

  「……」

  要是平常,我還可以回他兩句,但現在我什麼話也不想講。

  體內只有一股冰冷又沉重的怠倦感。

  大概是因為我沒有回話,巫鳶貌似感到很困擾的抓了抓頭。

  「唉,居然墮落到這種地步嗎,真拿你沒辦法──」

  在他說完的下個瞬間。

  「唔……!」

  我突然感覺到胸口被強力的拉扯,巫鳶的臉龐隨即出現在眼前。

  我恍神了一秒鐘才搞清楚發生什麼事──巫鳶揪住了我的衣領,強行讓我和他面對面。

  他的動作快到不可思議,我甚至連他抬起手都沒看到就被抓住了,完全來不及應對。

  雅茹和緋華也被他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到了。

  「喂,巫鳶!你這傢伙……」

  「巫鳶,你想做什麼?」

  「啊,抱歉,雅茹妹妹還有大小姐請稍微安靜一下吧。就算是心胸寬大的我,現在也有點忍不住,想說些什麼啊。」

  悠哉地對兩位少女說完後,巫鳶把視線轉回我這。

  「我說彥仔──」

  他睜大了暗沉的金色雙眼,直直盯著我。



  「──你這傢伙別跟我開玩笑了。」



  「呃……!」

  這一瞬間,我感覺到全身寒毛豎起,所有的神經與細胞彷彿都在發出警告。

  巫鳶的眼神不再像之前那樣吊兒郎當,而是散發著一股不遜於冬彥哥的寒意──甚至接近殺氣。

  那個殺氣非比尋常,就像是他真的打算殺了我一樣,就連房間裡的空氣感覺都下降了幾度。

  「我當初想辦法牽線撮合你和葉音妹妹,就是覺得你們這對組合可以讓我看見我喜歡的東西,事實上你們也的確給了我不少樂趣,但你現在卻因為一點雞毛蒜皮的小事就想逃走。是怎樣?把無聊當有趣?還是在耍我?」

  「什……」

  巫鳶彷彿變了一個人似的,和平常輕浮又油嘴滑舌的樣子截然不同,神情和聲音都極其低沉,透露出異常的嚴肅。

  對,嚴肅,我做夢都想不到會有用嚴肅來形容巫鳶的一天。

  「都已經走到這一步,給我負起責任啊。不然我耗費心力讓你和葉音妹妹訂下契約,可就一點意義都沒有了。」

  「你、你到底……」

  「我原本還覺得彥仔你是能為了自己的願望而跨越障礙的人,結果你卻是這種幼稚又無趣的傢伙嗎?難道當初是我看走眼了?」

  「呃……你給我,差不多一點……!」

  我抓起巫鳶的手回瞪過去。

  本來我的內心應該已經燃燒殆盡了,此時卻有股無名火逐漸竄升。

  「我才要你別跟我開玩笑。擅自把你單方面的期待加到我頭上,又在那邊擅自失望……簡直莫名其妙!說到底,你這傢伙一直纏著我,說什麼有趣無趣的,到底是想從我身上看到什麼?」

  我比自己所想的還要激動,老實說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是莫名的覺得火大。

  但面對我的質問,巫鳶反而露出了一絲興奮的表情。

  「那還用說,就是『情感』還有『意志』啊。」

  「……蛤?」

  這傢伙到底在說什麼……?

  不只是我,一旁的雅茹和緋華也發出了疑惑的聲音。

  然而巫鳶完全不在意,自顧自地繼續說下去。

  「我喜歡人類和妖怪的意志和情感,不管是人類對人類、妖怪對妖怪,還是人類對妖怪都可以。不論是愛或恨、正直或是扭曲也無所謂。我喜歡看到這些情感和意志交織在一起所擦出的火花,更喜歡看到它們閃閃發亮的時刻。」

  巫鳶的語氣雖然冷酷,眼神卻透漏著一股近乎瘋狂的著迷。

  「苦難也好,困境也行,絕望也罷。就是在跨越了這些之後,情感和意志這些東西才會更加閃耀,綻放出漂亮的光芒。所以我一直在期待著,想看看彥仔你面對現在的絕境,會懷抱怎樣的情感採取行動。」

  說到這裡,他的眼神又沉了下去,變得冷漠。

  「結果你在做什麼?封閉內心,沉浸在毫無意義的自我否定裡,拋下一切轉頭逃走。別說笑了,這樣可是一點都不有趣,不對,何止不有趣,根本就和垃圾沒兩樣。這種發展我可是敬謝不敏,所以快給我振作起來好嗎,彥仔。」

  「……」

  我完全聽不懂他在說什麼,但卻能從他的話語中感受到一股強烈的壓迫感。在那壓迫感之下,我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打從以前開始,我就搞不清楚巫鳶在想什麼。他總是掛著那無法看透的微笑,說著令人摸不著頭緒的發言。不對,不只是我,只要是跟他有所交集的人,恐怕都是一樣的想法吧。

  現在也是,我完全不懂這傢伙為何這麼執著於我。

  然而──越是聽他說,心底的那股刺痛就紮得更深。

  「……為什麼……」

  「嗯?」

  「為什麼……這麼看重我?」

  到最後,我只能擠出這幾句話。

  「像我這種傢伙,怎麼樣都無所謂吧……」

  「吵死了,再這樣自貶下去我真的會想殺了你喔。」

  巫鳶的聲音聽起來越來越不耐煩。

  「為什麼看重你?當然是因為我認為你能帶給我樂趣啊。」

  「那種人應該還有很多吧,為什麼就只找我……」

  「啊?我過去當然也找過其他人啊,只不過現在關注的是你而已。」

  「這樣的話,就趕快放棄我去找下一個──」

  「你在說什麼蠢話,我還沒看到我想看到的結局,才不會就這樣放手咧。」

  「我根本就不是值得你這樣期待的人……」

  「不,你是,你必須是。因為你是我選上的男人,我絕對不准你就這樣隨便放棄。」

  「呃……!」巫鳶更加用力地抓住我的衣領,語氣變得更加沉重,幾乎像是在命令人一樣。

  「你難道就是這種程度的傢伙嗎?你對葉音的感情,想要救回她的意志,難道有脆弱到幾句質疑就能擊垮嗎?」

  「我……我……」

  「別再繼續鬧彆扭了,林海彥──你不就是因為還不想放棄,才會在這裡跟我們說這麼多有的沒的嗎。」

  「啊────」

  聽到這句話,腦袋忽然有股像是被電到一般的感觸。原本糾結的思緒突然變得豁然開朗。

  是啊。

  其實就是這樣吧。

  我要是真的已經死心,根本不需要和他們辯論這麼多。如果真的已經放棄,他們說再多我也不會有任何反應。

  在我內心某處,其實依舊有著不願放棄,想救回葉音,打敗天衣狐,迎接美好結局的想法。

  我只是害怕再次失去重視的事物,才會想給自己一個理由放棄。

  但即便如此,我還是想戰鬥,想用自己的手去奪回葉音。

  心底深處一直傳來的刺痛,就是因為我在違背自己的真心。

  「……真是的,這算什麼啊。」

  我深深嘆氣,露出苦笑。

  連我自己都沒看到的真心,巫鳶這傢伙竟然輕易的看穿了。

  ──既然這樣,那就別再逃了吧。

  若是戰鬥,可能就會因為失去重要之物而感到痛苦。若是逃避,就會因為違背自己的心而感到痛苦。

  要是橫豎都會痛苦,那不如就再努力一下吧。真要放棄,就等這次真的失敗之後再放棄。

  況且連巫鳶都說到那種地步了,我要是繼續落魄下去,豈不是就連廢物都稱不上。

  我緩緩抬起頭,看著眼前的雅茹、緋華,還有巫鳶。

  「……吶,你們……」

  「怎麼了?」

  「我……很弱,很沒用,是個倔強又不講理,無可救藥的世界無敵大蠢蛋。

  但是,就算是這樣的我,也有想要救的人,有想要做到的事。

  我可能會害身邊的人受到傷害,可能到了最後還是無法達成目標。

  即使如此,你們也願意幫我嗎?」

  ────

  空氣陷入一陣寂靜。

  但過了幾秒──眼前的每個人都不約而同笑了出來。

  「那還用說,我就是這樣才選上你的啊,彥仔。」

  「海彥先生曾經幫助過我,所以這一次,我當然也會幫助海彥先生。」

  「嘛,要是你以後都只會掛著這副苦瓜臉,我也會感到困擾的。就算我一份吧。」

  「────」

  聽見他們的回應,本來已經漸漸枯竭的內心感覺又恢復了過來,像針一樣紮在心頭的刺痛也消失了。

  「……嗯,謝謝你們。」

  雖然有很多話想講,但想想,還是這句話最適合表達我的心情。

  「哼,真是的,可終於恢復正常了。」

  雅茹露出安心又無奈的表情說道,隨後換上自信的面容。

  「好了,接下來就是要處理冬彥大哥那邊了吧。」

  「啊,這麼說來……」

  聽雅茹提起我才忽然想到,我現在還是被剔除任務的狀態。如果冬彥哥沒讓我歸隊,就算我重新振作也沒用。

  在那個男人眼裡,我仍然是不久前的廢物。

  可惡,這下該怎麼辦……

  然而巫鳶卻在這時竊笑起來。

  「喔,關於那個啊,說不定不久後就會有意想不到的轉機喔。」

  「啊?」

  這傢伙又在說什麼鬼話?

  正當我感到疑惑的時候──

  嘎啷一聲,房間的門突然被人打開。

  我們都下意識地往門口的方向看。

  「欸──」

  看到從門後現身的那個身影,我忍不住睜大了眼。

  「冬、冬彥哥……?」

  「…………」

  突然出現的冬彥哥掛著一如既往的冰冷神情,一語不發的看著我。

  經過感覺起來特別漫長的三秒鐘,他緩緩地開口。

  「跟我到中庭來,海彥。其他人不准跟,我要找的只有海彥一個。」

  沒等我回應,冬彥哥就逕自轉身離開,揮手示意要我跟上。








  (作者的碎碎念時間)


  如果還是搞不懂巫鳶在想什麼,沒關係,不需要懂,這就是巫鳶這位角色的奧妙(三小

  總之,經過巫鳶好基友有點詭異的精神喊話,我們的海彥老弟終於重新振作起來了。其實我本來還想再讓他消沉一會兒,但這樣好像會拖戲就算了。

  接下來就看冬彥大哥究竟又有什麼想法吧。

  我是翔君,我們下次見~~~~




創作回應

飛空動煙雪
結果是被基友敲醒的嗎? 原本還期望是朱雀公主的kiss....(被拖走) 覺得巫鳶是把自己身上沒有、卻又渴望看見的某東西放在海彥身上了...
2021-04-18 22:09:19
翔君
最終還是男人才懂男人(
巫鳶的想法某種程度上來說很單純,不過是種接近瘋狂的單純(?
2021-04-20 23:18:48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