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我與夜叉公主的退魔日誌(卷四)─第七章(1)

翔君 | 2021-11-27 21:59:42 | 巴幣 1112 | 人氣 89



第七章(1)



  ──當我回過神來,發現自己又來到了那片血紅花海。

  血色的彼岸花開滿大地,天空也被染成詭譎的深紅色,就連拂過臉頰的微風都帶有血味,彷彿地獄一般令人顫抖的景色。

  「海彥。」

  這時,身旁傳來一抹熟悉的聲音。

  轉頭看去,眼前出現了一位眼熟的黑髮少女。

  她面無表情地注視著我,雙眼流著血淚,其身姿有如亡靈。

  「蘇音……」

  那個身影,是三年前的悔恨。

  「看吧,你又失敗了呢。」

  黑髮少女冷酷的開口。

  「……嗯,我又失敗了。」我低下頭平靜的回應。

  「嘴巴上說著這次一定要救回來,結果是怎樣?」

  「…………」

  「不僅什麼也沒有救回,甚至連自己的性命都賠上了。」

  「是啊……真是失敗。」

  「所以我不是說了,你是個什麼也做不到的廢物。」

  「是……啊……」

  三年前,我沒能守護好蘇音,只能眼睜睜看著她被殺死。

  而現在,我又再次重蹈覆轍,沒有守護到重要的同伴……葉音。

  明明都得到夥伴們的支持與援助,甚至得到冬彥哥的認可,結果卻還是什麼也沒有做到,連自己的命都送了出去。

  繞了一大圈,最後還是回到原點,我終究是那個無能為力的林海彥。

  「沒錯,你就只是這點程度的人,不管做什麼都是無用。」

  「……」

  「所以──就在這裡放棄,然後安心的睡吧。」

  黑髮少女語氣冷漠的說著,並朝我伸出手。

  「只要現在放棄,就全部都會結束。你可以不用再管這麼多事情,不用再體會這份痛楚,安穩的解脫了。」

  「…………」

  只要在這裡放棄,一切就會結束了。

  這種撕心裂肺的痛苦,也不必在意了。

  反正回去也做不了什麼,只不過是再一次品嘗失敗而已。

  既然如此,那就閉上眼睛,睡上一場永遠的覺吧。

  眼看黑髮少女的手就要遮蔽視野────




  ──但在此時,我的腦中出現了那位使魔少女的身影。




  「……不對。」

  「嗯?」

  我抓住了黑髮少女伸出的手。

  「還沒完……」

  「海彥……?」

  「還沒結束……」

  「……」

  「我還不想放棄……!」

  我抬起頭,直視黑髮少女的雙眼。

  「我還不想放棄那傢伙……不想放棄葉音。」

  「……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看見我堅決的模樣,黑髮少女露出疑惑的神情發問。

  「你已經被刀刃刺穿身體,倒在地上什麼也做不到,即使這樣也不想放棄?」

  「那當然。」

  「獨自面對天衣狐,你的勝算微乎其微,就算這樣也不想放棄?」

  「那當然。」

  「……為什麼,到了這個地步還不肯放棄?」

  「還問我為什麼……」

  我回想起過去與葉音相處的日子。

  每天和她一起享用三餐。

  每天和她一起騎車到事務所上班。

  每天和她一起巡邏、出任務。

  更別說我們在難得的休假又一起經歷多少難忘的時光。

  那傢伙對我來說,早已不是單純的使魔,而是無可取代的同伴,就跟蘇音一樣。

  她不只填補了我失去蘇音的空虛,更帶給了我繼續前進的力量,帶給我全新的幸福。

  即使相遇只有半年的時間,但她毫無疑問佔據了我心中最重要的位置。

  要我隨便放棄那傢伙?我怎麼可能做得到。

  「我已經下定決心了,絕對不會放棄,也不能放棄。

  我不想再體會失去的悔恨了。

  不論如何,這次我都要奪回葉音,奪回最重要的同伴。

  否則的話,我怎麼稱得上那傢伙的主人──!」

  我放聲吶喊,用力甩開她即將遮蔽我視線的手。

  同時,周圍猛地燃起熾烈的火焰!

  轟────!

  烈焰眨眼間就遍布周遭,將地上的彼岸花都燃燒殆盡,血紅色花海瞬間就變成了熊熊燃燒的火之世界。

  但不可思議的是,身處火焰中心的我完全不會覺得熱,反而是感到一股強勁的能量竄上身體,覺得現在的自己什麼都能做到的全能感。

  「海彥……你……」

  在燃燒的火光之中,黑髮少女驚愕地看著我。

  「抱歉啊,我不想再當過去那個喪家犬了。我絕對不會放棄,只要這副身體還能動,我就會繼續奮鬥,直到救回葉音為止。」

  我高聲宣告,並向前伸出手。

  閃耀的光輝在我手中凝聚成型,最後出現一柄纏繞光芒的灰銀色長刀。

  「所以,我可不能再待在這裡了。」

  隨著長刀的出現,周圍的火焰燃燒的更加旺盛,像是要將整個世界都燒盡。

  強烈的火光扭曲視線,眼前黑髮少女的身影逐漸變得稀薄──

  「……是嗎,那就去吧,海彥。」

  恍惚間,我似乎聽見她換上輕柔的嗓音如此說道。

  但我還來不及辨識,她便從火焰之中消失了蹤影。

  「蘇音……」

  儘管有些在意,但現在的我沒有時間可以浪費。

  於是,我兩手握緊長刀,使勁一揮────

  將這片噩夢連根斬斷。



§



  「……!」

  我猛然睜開眼。

  恢復意識的瞬間,身體就感到異常的熾熱。

  怎麼回事……?

  記得我應該被天衣狐重重的捅了一刀才對,可是現在完全沒有任何刺痛的感覺。

  取而代之的是宛如有股火焰在體內燃燒,帶給我力量似的神奇感受。

  回想起來,這種感受之前也有過一次。

  那是在上個月百妖之宴的事件,我被狼妖雷空的攻擊重傷時,緋華對我施展的朱雀一族秘術──

  「『朱雀天火』……」

  低喃的同時,我發現胸口有個東西正在發光。

  ──那是一個火鳥造型的項鍊。

  「這個是……」

  ──我希望,海彥先生可以戴著這個參加接下來的行動。

  ──就當作我送給海彥先生的護身符吧,哼哼。

  腦中閃過朱雀公主溫柔的笑容。

  這是她在任務開始之前,說是作為護身符送給我的項鍊。

  所以說,是她事先把「朱雀天火」注入到這個項鍊裡面了嗎?為了讓我在瀕死之際能有一次甦生的機會……?

  彷彿驗證我的想法,火鳥項鍊像是完成自己的職責般碎裂。

  「謝謝了……緋華小姐。」

  我默默在心底感謝公主殿下,用刀拄著身體站起身──

  但馬上就看見了不可置信的景象。

  「什……!?」

  黑紅色。

  眼前是一片黑紅色的煉獄。

  黑紅色火焰狂暴的肆虐,將眼前所見的一切都染上煉獄的色彩。

  「這是怎麼回事……」

  「──喔,居然還活著嗎,林海彥。」

  冷豔的嗓音從旁傳來。

  只見天衣狐就站在不遠處,一邊用四條狐尾抵擋火焰,一邊望向我。

  「雖然不知道你用了什麼魔法復活過來,但現在一切都來不及了。」

  她一臉對我失去興致的別開眼神,同時黑紅色火焰也變得更加狂猛,幾乎要令人招架不住。

  「呃……發生什麼事?妳做了什麼?天衣狐!」

  「做了什麼?你應該很清楚才對吧,林海彥。」

  「妳在說什……」

  這時,黑紅火焰一舉擴散,化作恐怖的浪潮襲向四周。

  我立刻舉起雙手加強靈力防護,但即便如此,依舊能感受到非比尋常的熱量。同樣在抵抗的天衣狐也帶著苦笑逐步後退。

  這個力量是……

  我持續抵抗著火焰,集中精神向前看去。

  只見那煉獄之火的中心──有著一位頭上長有雙角的銀髮少女。

  「葉音……?」

  當我訝異時,少女又釋放了一波挾帶衝擊的強勁火焰,將我和天衣狐都擊退出去。

  我把刀插在地上煞住身體,重新站穩看向前方。

  「────」

  那個身影……既像是葉音,卻又不像葉音。

  她染成銀色的長髮倒豎升起,火焰般的圖紋遍布全身上下,發出深紅色的光芒,頭上的雙角也發出同樣的光彩,看起來更加凶惡。

  姣好的面容上早已不見以往的朝氣,而是充斥著令人畏懼的暴戾。

  最重要的是,她的雙眼。

  原本美麗的瞳孔如今變為暗金色,眼白部分則是染成了紅色,散發著妖異不祥的氣息。

  那副姿態,宛如真正的鬼神夜叉。

  「呃……!」

  注視著她時,我感覺到左手的契約咒傳來強烈的躁動感。

  這麼多跡象同時出現,就算再怎麼不願承認,情況都已經顯而易見。

  「夜叉的力量……失控了……」

  沒錯,這種情況也不是第一次。

  葉音的力量失控了。

  而且失控的程度遠比過去任何一次都還要強大,現在的她甚至已經失去理智,敵我不分的發動攻擊。

  可是,為什麼會在這個節骨眼突然失控?明明最近她的情況都很穩定,沒有什麼暴走的徵兆……

  「怎麼一臉無法理解的樣子?當然是因為你啊,林海彥。」

  遠處的天衣狐像是看透我心思般開口。

  「只不過是看見你流血倒地,她的力量就無可抑制的爆發出來了,真的很有趣呢。比之前那樣用妖氣刺激她方便多了。」

  「天衣狐,妳……!」

  我打算衝向天衣狐,卻被襲來的火焰擋住去路。

  可惡,雖然很不想用,但事已至此,只能用契約咒把葉音鎮壓下來……

  「呃……吼啊啊啊啊啊啊────!!」

  但正當我打算啟動契約咒時,葉音發出咆哮,更為猛烈的黑紅色火焰從她身上噴湧而出。

  「唔……!」

  超乎想像的熱浪與衝擊襲捲感官,阻礙了我的動作。

  該死,這下根本沒有機會使用契約咒啊。

  再這樣下去,這一帶恐怕都會被她摧毀殆盡,甚至連白煞的封印都會一起被破壞……

  等等,白煞的封印?

  想到這,我忽然閃過某個想法。

  ──所以說,為了完全破壞掉封印,我需要借用一下這個夜叉小妹。

  那個時候,天衣狐確實是這麼說的。

  雖然一直專注於救回葉音而沒有多想,但我心底其實很好奇,究竟要如何利用葉音來破壞封印……如今答案已經擺在了眼前。

  那就是引發葉音的暴走,利用夜叉的強大力量來破壞已然衰弱的封印。

  天衣狐之所以特地等我到來,向我應戰,就是想讓我成為葉音失控的導火線。

  「嘖……這才是妳的目的嗎?天衣狐!」

  我朝著天衣狐怒吼道。然而天衣狐只是回了個冷漠的微笑。

  「哼哼,你覺得呢?」

  「妳這傢伙……!」

  「說到底,這全都是你的錯喔。如果你可以多加把勁打倒我,或許就不會演變成這種局面了。」

  「呃……」

  「這是你所造成的結局,林海彥。」

  我本來想反駁些什麼,卻突然說不出話來。

  這時,葉音釋放出靈力形成強勁的衝擊,我整個人無法抵抗的被擊飛出去。

  多虧「朱雀天火」加持,我才沒有受到傷害,即時站穩。

  「呃……吼啊啊……」

  眼前的葉音仍吐著低沉的嘶吼。

  從契約咒傳來的躁動感沒有任何緩減的跡象。

  ……是我的錯嗎。

  因為我沒有戰勝天衣狐,才讓葉音變成這副模樣。

  因為我的力量不足,才造成了這種結局──

  「……開什麼玩笑。」

  我咬緊牙關,握緊斬風使力站起身。

  「我才不會承認……」

  「嗯?」

  「這種結局……我才不承認。」

  因為我太過沒用導致葉音失控?這種爛結局我才不承認。

  我已經下定決心了,這次要帶著葉音一起平安的回去!

  「我絕對……不會認輸!」

  我空揮長刀,直視完全化為夜叉的葉音。

  刻印在左手的契約咒,彷彿呼應著我的意志般發出光芒。







  (作者的碎碎念時間)



  其實我本來想把這一段的劇情推到更後面,但發現字數好像快爆了所以就先停在這裡。

  越接近結尾就越多東西想多寫點,結果就是字數一直膨脹(

  順帶一提,那個血紅花海的意境場景是我在構思這卷的時候才想到的,但意像卻非常鮮明,所以我寫起來特別的順手XD

  我是翔君,我們下次見~~



創作回應

飛空動煙雪
蘇音在死後的世界也見到了魂牽夢縈的男性,儘管匆匆一眼就結束了,雖然不是女主角但緋華跟海彥也很有情侶感!
2021-11-30 20:32:59
翔君
客觀來說的話,這戰的MVP真的是緋華ww沒有她的項鍊海彥就直接game over了
2021-12-02 00:03:47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