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我與夜叉公主的退魔日誌(卷四)─序章

翔君 | 2021-02-24 19:39:03


序章
 
 
 
  ──那一天的噩夢,至今仍歷歷在目。
 
  黑髮少女雙手張開擋在我眼前,下一秒,她的身體便被迎面揮落的凶惡刀刃狠狠撕裂。
 
  鮮血噴濺而出,灑到我的臉頰上。少女的纖細身軀隨即向後倒下。
 
  「蘇、蘇音!」
 
  我趕緊伸出手,抱住她的身體。
 
  「喂,蘇音!振作一點!」
 
  「海彥……啊……咳、咳咳……」
 
  黑髮少女──蘇音咳著血,對我露出痛苦的神情。
 
  那樣子不管怎麼看都已經命在旦夕,若不趕緊處理傷勢,她就會────
 
  一想到少女可能面臨的下場,我就感覺世界變得一片灰暗。
 
  「不、不要!妳等著,不會有事的,我馬上就……」
 
  馬上就幹嘛?我也不知道。
 
  我根本不懂治癒的法術,身上也沒有能夠立刻處理傷口的用具,說到底,我連這麼嚴重的傷勢該如何應對都不知道。
 
  腦子亂成一團,無法思考,我只能茫然地看著少女的胸口不斷流出鮮血。
 
  這時,蘇音看起來像是強忍痛處,斷斷續續地對我開口。
 
  「海彥……還沒、結束……那個妖狐…………」
 
  聽到她的話,我才猛然想起現在的處境。
 
  「──那個樣子,應該已經沒救了吧。」
 
  像是回應我的想法,冷冽的嗓音從身後傳來。
 
  「為什麼你們這些人都喜歡做這種不顧自我的行為,真是難以理解。」

  一名有著四條狐尾,白金色長髮的少女手裡提著染血的妖刀,緩緩朝這裡走過來。
 
  她的名字是天衣狐──妖狐族中的四尾妖狐,同時是受到通緝,惡名昭彰的邪妖。
 
  為什麼這種妖怪會突然出現在我們面前?
 
  明明本來只是個對付低階妖怪的任務,卻在途中遇到天衣狐這等妖怪。
 
  ──啊,真要說的話……大概就是運氣不好吧。
 
  那些禍害人世的邪妖總是隨性而為,去揣測他們的思想毫無意義,遇到了只能說是不幸──記得曾聽冬彥哥說過這樣的話。
 
  但是,如果是這樣……
 
  如果是這樣,那這算什麼?
 
  難不成,蘇音受到這麼重的傷,也只是運氣不好嗎?
 
  別給我開玩笑了啊……!
 
  難以形容的漆黑情感在心裡竄升。
 
  天衣狐──
 
  傷害蘇音的敵人。
 
  不可饒恕的敵人。
 
  都是因為這傢伙,蘇音她才會──
 
  回過神來,我已經放下了蘇音的身體,提起落在一旁的長刀站起身。
 
  悔恨與怒火交織在心底,染紅了視野,驅使我朝天衣狐舉起刀刃。
 
  「天衣狐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那之後的事,我就不太記得了。
 
  只記得……自己沒能打倒天衣狐,最後還是讓她逃走了。
 
  以及,蘇音失去了寶貴的性命──
 
 
 
  那一天,我失去了最重要的青梅竹馬。
 
  同時再次認知到,自己是多麼的沒用。
 
 
 
§
 
 
 
  「啊……」
 
  回過神來,周遭的景色完全變了樣。
 
  眼前是一幅令人毛骨悚然的風景,宛如血一般鮮紅的彼岸花開滿整片地面,看不見盡頭。天空也是看著就讓人顫抖的不祥暗紅色。
 
  我就站在這片血色的花海中。挾帶血味的風吹過臉頰,感覺有些不舒服。
 
  此時──
 
  「海彥。」
 
  一道熟悉的聲音從後方傳來。
 
  回頭看去,只見一名黑色長髮的少女佇立在不遠處,面無表情地看著我。
 
  「啊……」
 
  我不會忘記那張臉,還有那個聲音。
 
  「蘇、音……?」
 
  「…………」
 
  黑髮少女沒有回應我的呼喚,只是靜靜地站在原地。
 
  我踏出腳步,往少女的方向跑過去。
 
  「蘇、蘇音,妳還活著嗎?既然這樣的話……呃……」
 
  話說到一半就停住了。
 
  因為我終於看清楚少女的模樣。
 
  「蘇音……」
 
  黑髮少女渾身都是血,胸口有著一條像是被銳利的刀刃重重劃開的駭人傷痕──就跟那個時候一樣。
 
  她的表情冰冷的完全看不出情感,失去光彩的雙眼流出血淚,目不轉睛地看著我。
 
  那個樣子,宛如從地獄深淵爬出來的亡靈。
 
  「就像你看到的,我已經死了。」少女緩緩開口。
 
  「啊……」
 
  「這全都是你的錯,海彥。都是因為你太沒用,連一個女孩子都保護不了。」
 
  「不、不是的,我…………」
 
  「有什麼好不是的?我有說錯嗎?」
 
  「這個……這個……」
 
  心底頓時湧上一股肝腸寸斷的痛苦。身體發出顫抖,像是要遠離少女似的開始往後退。
 
  但少女卻伸手抓住我的脖子,阻止我繼續後退。
 
  「呃……!」
 
  「欸,為什麼?」
 
  「啊、嘎……!」
 
  「為什麼?為什麼你還有臉活在這世上?」
 
  「呃……我……」
 
  「明明連一個女孩子都無法保護,你怎麼還敢厚著臉皮苟且偷生?」
 
  「蘇音……我、我……呃……」
 
  「明明都賠上了我的性命,你卻還是沒能殺死天衣狐,眼睜睜的看她逃走。連復仇都做不到,真的是沒用的廢物。」
 
  掐住脖子的力道,強的不像是來自少女那纖細的手腕。即使我拚盡全力也無法掙脫,只能站在原地與少女對視。
 
  黑髮少女睜大流著血淚的雙眼,目光令人不寒而慄。
 
  啊……對啊。
 
  這一定是,懲罰吧。
 
  對無法保護蘇音的,無能的我的懲罰。
 
  「…………抱歉……」
 
  到最後,我只能吐出這麼一句話。
 
  抱歉,我這麼沒用。
 
  抱歉,沒辦法保護妳。
 
  抱歉,連為妳報仇都做不到。
 
  抱歉,妳一定很後悔吧,為我這種傢伙而死。
 
  抱歉、抱歉、抱歉、抱歉…………
 
  「事到如今,說抱歉有用嗎?」
 
  然而,少女的亡靈完全沒有原諒我的打算。
 
  「果然就跟其他人說的一樣,你是個一事無成,什麼都做不到的廢物。」
 
  「啊──」
 
  那種事情…………
 
  不用妳說我也知道啊。
 
  我是個沒有女孩陪在身邊,就什麼也做不到的懦夫。
 
  我始終是那個比不上林冬彥,只能活在陰影下的廢物。
 
  從那天以來,我就沒有忘記過那時的悔恨。
 
  在那不斷回想起的惡夢中,我後悔過無數次了。
 
  沒能保護好蘇音,也沒能打倒天衣狐,我是最差勁的廢物。
 
  所以我也知道,自己不能這樣下去。
 
  我必須做點什麼,必須更加努力才行,必須消滅天衣狐……就算要我這副身軀燃燒殆盡也無所謂。
 
  否則的話,我……我────
 
 




 



  (作者的碎碎念時間)
 

  讓各位久等了!《我與夜叉攻武的退魔日誌》第四卷,同時也是故事完結篇正式開始了!耶~~~灑花~~~
 
  啊?序章內容有點少?看不懂在公三小?
 
  畢竟是序章啊,是為故事起頭的章節,所以不會帶出太多內容,我也想試著加字數,但要是為了字數而在故事上灌水的話反而本末倒置了。
 
  如果序章的內容看不太懂,只要去看看第三卷結尾,再接來這邊應該就會比較好理解了(吧?
 
  雖然我也想過在一開始就進入故事,但序章所帶出的情感會是第四卷的一大主題,因此我還是從這個海彥的惡夢開始了故事。
 
  當然我也知道只有這樣各位看不過癮,所以預計周末的時候會再更新第一章,正式進入故事,還請大家拭目以待。



  第四卷是夜叉公主的最後篇章,希望能帶來我所能做到最好的故事享受。
 
  一起來見證海彥與葉音故事的結局吧。
 
  那麼,我是翔君,我們下次見。
 
 



132 巴幣: 1026

創作回應

飛空動煙雪
這篇可以看出彥仔內心的懊悔真的很深,畢竟那麼重要的人就在自己面前被殘忍的殺害,那種痛絕對不是時間能輕易抹去的,只希望這次能在葉音的陪伴下戰勝過去、戰勝天衣狐,目前最重要的還是得恢復自信才可以。
2021-02-25 00:17:33
翔君
海彥的心痛與自信會是本卷的主軸之一,可以期待一下~~~~
2021-02-26 16:25:38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