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我與夜叉公主的退魔日誌(卷四)─第二章(2)

翔君 | 2021-03-28 14:44:58 | 巴幣 22 | 人氣 120


第二章(2)



  「呃……」

  「啊,林海彥!」

  再度睜開眼睛的時候,看見的是不久前自己沉睡的那個房間。

  「沒事吧?林海彥。」

  「雅、雅茹?」

  只見雅茹臉色不安的看著躺在床上的我。除了她之外,緋華和巫鳶也都在旁邊。

  「我,我怎麼……」

  「你忘記了嗎?你剛才突然在大廳昏倒了。」

  「是啊,雅茹妹妹可是被你嚇到整個人花容失色喔,『喂,喂,林海彥,醒一醒啊!』的一直叫。」

  「你可以稍微安靜一點嗎,巫鳶。」

  「不用害羞啦,這可是翻轉妳在彥仔心中形象的好機會喔。」

  「你給我閉嘴啦!」

  雅茹和巫鳶好像開始吵起了什麼,但我沒那個心思去注意。重點是──

  「我,突然倒下?」

  「檢查的結果似乎是身體的傷口裂開,加上心神疲勞導致的。幸好你只昏迷了幾分鐘,很快就醒過來了。」緋華聲音輕柔的對我說道。

  「是嗎……」

  「你一定是太勉強自己戰鬥了吧,海彥先生。」

  聽到她這番話,我回想起不久前的那場戰鬥。

  不僅攻擊雜亂無章,只是一昧的揮刀,靈力的操控和法術的強度也都不如以往。

  若不是巫鳶他們出手相救,我說不定早在那時候就完了。

  要說是我太勉強自己嗎……

  「……或許吧。」

  我語氣低落的回答。只見緋華露出苦笑,雅茹則是一副受不了的表情。

  「真是的,不久前才剛和白煞分靈打過,還被天衣狐捅了一刀。這種情況下還跑出去戰鬥,想也知道會出問題啊。所以我才一直問你有沒有事,現在果然出事了吧。」

  「抱歉雅茹,讓妳擔心了。」

  雅茹別開眼神,輕輕攏了攏頭髮。

  「……嘛,不用道什麼歉啦,我們好歹也認識了幾年,當然會替你擔心一下。真要說的話,我當時應該更強硬點阻止你的。倒是你,之後可別再這樣亂來了。」

  「嗯,我知道……」

  「我看你到明天任務開始之前還是在這裡好好休息吧,像剛才那種情況要是再來一次,你的身體一定吃不消。」

  儘管雅茹這麼說,但我心中還是感到一絲疙瘩。

  就在這時──

  「海彥醒過來了嗎?」

  房間的門突然被人打開。

  我們不約而同地往門口看去。

  那個不帶感情的冰冷嗓音,來者是誰已經不言而喻。

  「冬彥哥……」

  「看樣子是醒來了啊。」

  冬彥哥掛著一如既往的冷酷神情,靜靜地朝我這邊走過來。

  當他走到我面前時,我和他對上了眼。

  「呃……!」

  一瞬間,刺骨的寒意席捲全身。

  方框眼鏡之後的眼神變得比以往更加冰冷、銳利。光是和他對上眼,感覺就像是被刀抵在脖子上一樣。看見那個眼神,我忍不住倒抽一口氣。

  而冬彥哥也在這時,宛如下達判決一般開口說道──



  「──海彥,你退出這次任務。」



  ………………………………欸?

  他剛才,說什麼?

  我一時間沒有理解到冬彥哥的話。

  「那個,冬彥哥……」

  「你退出這次任務,不要讓我說第二遍。」

  「……」

  退出……任務?

  愣了一瞬間,我才意會到那句話中的含意。

  「等、等等!冬彥哥,為什麼……」

  「你難道覺得自己現在的狀態可以參加戰鬥嗎?」

  「怎麼不行,我當然能……」

  話說到一半,我又一次想起在剛才的戰鬥中失態的自己。

  「看來你心裡也有數啊。」

  「呃!我、我只是受了點傷,身體比較疲憊而已。只要休息一下,到了明天這些問題就……」

  「如果只是身體的問題,那還好說,只要用靈力劑或治癒術就能解決。但你的問題不只如此。」

  「欸……」

  他這句話讓我愣住了。

  「我的,問題……?」

  「從眼神還有靈力的流動就看得出來。你的精神,你的心靈,比剛來到這裡時更加不穩定。」

  「……!」

  「你在迷茫,現在的你沒有作為退魔師的覺悟。」

  我感覺到心跳開始加速,身體逐漸顫抖起來,臉頰也留下冷汗。

  ──全都被他看穿了。

  就像冬彥哥說的一樣,在戰鬥的時候,我迷茫了。

  ──少了這女孩,你什麼也做不到。

  ──在缺少使魔的現在,你還覺得自己能勝過她嗎?

  曾經聽過的話又一次浮上腦海。

  那些質疑的話語,以及無法守護葉音的懊悔,讓我無意間萌生一種念頭。

  ──自己這種人真的辦得到嗎?

  我彷彿能聽到,心底深處隱隱有股聲音向我如此低語。

  那個聲音就像是亡靈的餘音一樣環繞在心頭,再加上失去葉音的焦慮,讓我在戰鬥中迷失了方向。

  為了掩飾自己的醜態、否定那個聲音,我才不顧一切的拚盡全力戰鬥。

  最後的結果,就是我根本什麼也沒做到,只是一個勁的給大家添麻煩。

  真是有夠遜的,難看死了……

  不過就是少了葉音在身邊,我就變成這副德性了嗎?

  到頭來,我依舊是那個什麼都做不了的林海彥嗎?

  我低著頭,握緊顫抖的雙手。

  自責與自卑填滿我的內心,幾乎要讓我喘不過氣來。

  「這樣你理解了吧。」

  但冬彥哥完全不在乎我的樣子,只是繼續用那冷酷的聲音說下去。

  「現在的你不是退魔師,只是個心靈搖擺不定,無法走出過去的軟弱傢伙罷了。」

  「呃……!」

  「精神狀態會影響到靈力的穩定與強弱。再怎麼樣的蠢貨都看得出來,你這副模樣根本沒辦法戰鬥。更別說你還失去了使魔,又三番兩次的倒下。這種人到了現場也發揮不了作用,只會礙手礙腳而已。我作為指揮官,不能再讓你參與這次任務。」

  「…………」

  「現在還有來自朱雀集團的支援,所以這裡已經不需要你的力量了。你就在此退出任務,這是命令。」

  冷酷的話語像是重槌般一次又一次砸在身上。

  面對冬彥哥,我完全無話可說──

  「喂,等等。」

  身旁的雅茹一副看不下去的樣子對冬彥哥說道。

  「你也說得太過分了吧。林海彥他只是……」

  「那妳說,海彥他現在像是可以戰鬥的樣子嗎?孫雅茹。」

  「……!」

  被冬彥哥的氣勢震懾,雅茹停頓了一瞬間。

  「等、等到明天,他一定會……」

  「算了吧,雅茹。」

  我出聲制止雅茹。

  不知不覺間,身體已經不再顫抖,反而是一種釋懷般的情感油然而生。

  是啊。

  那個男人就是這樣。

  對他來說,只要會妨礙到退魔師的任務,就算是親生弟弟也會毫不留情的踢開。

  我很弱,保護不了想保護的人,還不顧身體擅自行動,給周圍的人幫倒忙,是無可救藥的蠢蛋。失去了葉音,我就只是個無能的傢伙而已。

  這樣的我,對任務而言毫無疑問就是個障礙。

  「你還有……什麼要說嗎?」我低著頭對冬彥哥問道。

  「……我要說的就是這些了。」

  冬彥哥毫無抑揚頓挫的聲音從頭上傳來。

  「你就待在這等到任務結束吧,如果出了什麼意外,說不定還會需要你的力量。」

  隨後,我聽見他漸行漸遠的腳步聲。

  「希望不會有需要你的時候到來。」

  說完,他便離開了房間,徒留一股如鐵塊般沉重的空氣。



§



  「海彥先生……」

  冬彥哥離去後,本來一直沉默的緋華才慢慢開口。

  「……抱歉,讓你們看到難看的樣子了。」

  「不,這不是海彥先生的錯。」

  「對啊,是那個男的太死板,完全不顧你的感受。」

  緋華溫柔的說道,雅茹也跟著附和。

  「雖然我早就知道那男人是個石頭腦袋,但這次真的超出我的想像了。他到底把林海彥你當成什麼。」

  「妳問我我也不知道啊。」

  畢竟對我來說,冬彥哥是最遙遠的人了。

  「雖然這時說這個很奇怪,但你們真的是親生兄弟嗎?」

  「我們的確是真正的親兄弟啦……」

  這傢伙怎麼問起這種像是葉音會問的話。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就算是血肉相連的親生兄弟,有時也不一定能夠相處融洽。」緋華像是感同身受的樣子說道。

  聽到她這麼講,雅茹似乎也無話可說了。

  「……欸,林海彥。」

  沉默了一會兒,雅茹再度開口。

  「你真的覺得這樣就好嗎?」

  「『這樣』是指……?」

  「當然是指就這樣被踢出任務啊!你不是想打倒天衣狐,救回葉音嗎?那麼──」

  「可是,我真的做得到嗎?」

  「欸?」

  「我……真的做得到嗎?」

  接二連三的打擊,讓我腦中不自覺浮現出這個問題。

  勇者打倒魔王,救出被囚禁的公主──乍聽之下是很美好的故事。

  但是,一次又一次無法守護重要事物的我,真的有成為勇者的資格嗎?

  我──得不出答案。

  「林海彥……」

  「抱歉……稍微讓我一個人靜一靜吧。」

  「…………」

  房間裡的氣氛似乎變得更加沉重了。

  就這樣過了幾分鐘──

  「──啊~~啊。」

  原本很難得安靜下來的巫鳶,忽然出了聲。

  「嘛,雖然很遺憾,但現在在這裡說什麼也無濟於事啦。彥仔先不說,冬彥老兄應該是不會輕易改變主意的。還是先照彥仔說的,讓他一個人靜靜吧。」

  「……謝啦,巫鳶。」

  真看不出來,這傢伙偶爾也挺識相的。

  「唉呦,彥仔居然會對我說謝謝,看來你的精神狀態是真的很差啊。」

  「你居然還能從這點看出來啊。」

  「那還用說,我和你可是摯友。」

  巫鳶一邊說著,同時站起身來往房門走去。

  「那麼,我就先離開了──希望你靜下心來後能得出一個不讓我失望的答案喔,彥仔。」

  語畢,他的身影便從我的眼前離去。

  「……唉,好啦。」

  又過了幾分鐘後,雅茹跟著起身。

  「不論如何,林海彥你還是先好好休息吧。」

  她一臉無奈的嘆了聲氣,隨後也像剛才的巫鳶一樣走出了房間。

  「那麼,我也先失陪了。」

  最後剩下的緋華也終於準備離開。

  但在走之前,緋華又轉過頭來看向我。

  「雖然我覺得自己沒辦法插嘴你們兄弟之間的事情,但我還是想告訴你──百妖之宴那時的海彥先生,是很帥氣的喔。」

  「……」我不知道要回答她什麼。

  若是平常,我可以覺得她是在開玩笑。

  但是現在,我完全笑不出來。

  「……就是這樣,請海彥先生好好休息吧。」

  緋華輕輕的對我行了禮,離開了房間。

  不大不小的房間裡終於只剩我一個人。

  「…………」

  我垂下頭,把手捂在額頭上。

  到底該怎麼做才好,我已經完全不知道了。

  ……如果──

  如果,蘇音看到現在的我,會對我說什麼?

  ──恐怕,會跟著一起罵我笨蛋吧。







  (作者的碎碎念時間)


  經過一連串的打臉,終於是把海彥打到谷底了,斯巴拉希(喂

  好啦,總之接下來就是準備看海彥該怎麼從失落之中振作起來。加油吧海彥,你要是振作不起來,這故事就寫不下去了啊(#


  話說回來,這個禮拜五,也就是3/26其實是我生日,也就說我又朝著童貞魔法師的道路前進了一年啊,哈哈哈哈呵呵呵…………


創作回應

飛空動煙雪
生日快樂~其實尼桑也是看出海彥現在的狀態才會這麼冷酷,說不定骨頭裡也是一個非常溫柔的人
2021-03-30 17:16:31
翔君
謝謝~~
大哥人不壞,只是做事比較死板而已XDD
2021-03-31 09:51:35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