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碧航二創】皇家所屬,直布羅陀的喬治五世!(15) 對於偷懶可畏無所不用其極

河合艾梅莉 | 2021-02-14 08:44:01 | 巴幣 1246 | 人氣 487

連載中皇家所屬,直布羅陀的喬治五世 第一部
資料夾簡介
轉生到碧蘭航線世界的指揮官與喬治五世及其他夥伴一起奮鬥的故事。

◆封面圖版權由沐塘所授權



久仁彥待在指揮官辦公室,看著存簿上一筆一筆逐漸累積起來的資金,接著望著桌曆。
「嗯~來這裡已經快三個月了……」
俗話說的好,要時常自省,因此久仁彥在大家出去後,細心寫著今天的日記。
「指揮官~我好無聊,可以來這裡跟你一起喝茶嗎~」
「……」
可畏連敲門都沒敲,眨著隻眼俏皮的走了進來,久仁彥不禁眼前一黑。
「妳啊……起碼敲個門吧……」
「又沒有什麼關係,反正現在港區也沒人,對吧~」
「妳的皇家淑女的形象呢!而且先敲門是基本禮儀不是嗎?!我姑且也是指揮官的說!?」
「哎呀~那種事就別理了,反正我已經決定不在指揮官的面前隱藏自己了,啦啦啦~」
可畏一邊小哼著歌,從冰箱拿出水果蛋糕,然後從櫥櫃拿出泡紅茶的茶具,開始自顧自燒起熱水。
附帶一提,這些茶具是可畏自己的私人物品,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理所當然地出現在指揮官辦公室了。
這時,久仁彥覺得好像哪裡怪怪的?
「話說,妳為什麼會待在港區的……?我記得我都把所有艦船派出去了說?就連小天鵝也出去進行委託了。」
「嘛~指揮官別在意這種小事。」
看著可畏想呼嚨過去的笑容,拿起叉子吃蛋糕,久仁彥只能輕輕地嘆了口氣。
「算了,可畏,我們先來審理喬治五世送來的文件。」
「對對~指揮官先把自己的事情忙好就對了~嗯?叫我嗎?」
「欸!?妳不是要幫忙的嗎!?」
「啊咧,有這回事嗎?」
可畏疑惑地眨著眼睛,左手端著蛋糕,右手的叉子還放在嘴裡。
「不然妳待在辦公室是要做什麼啊……」
「不、這個嘛……」
見到可畏開始有點支吾其詞,久仁彥眼睛瞇成一條線。
「妳該不會……只是單純來我這裡偷懶的吧?」
「暴露了~欸嘿~」
可畏俏皮地眨著右眼,吐著舌頭,可愛的一笑,不過久仁彥可沒打算放過她。
這傢伙!我可是連小天鵝都讓她出門去接委託了啊,怎麼可以放任可畏趁大家不在的時候來我這偷懶!
對!身為領導者,不可包庇懶惰的下屬!
一想到這,久仁彥便沉著臉。
「可畏。」
「欸~該不會,生氣了?」
「嗯,偷懶是不行的,妳乾脆去進行委託算了。」
「欸~偶爾給我休息一下嘛,啊~有了。」
可畏鼓著臉發著牢騷,倏地想到了什麼,嗲聲嗲氣的說著。
「指揮官~」
「別用那種語氣跟我講話,我不會被妳唬弄的」
「這個姿勢~怎麼樣呢?」
可畏緩步走來,將豐滿的胸部擠壓在久仁彥面前的辦公桌桌上,豐滿柔嫩的山丘隨著擠壓變形,整個鼓了起來,好像快從衣服彈出來似的,接著,她有意無意的將手上蛋糕的奶油滴到那深邃的谷間……
「呀~奶油滴下去了呢~真糟糕,得趕快擦掉。」
可畏拿起紙巾,擦拭著自己的胸部,豐滿的雙乳不斷的變形,十分Q彈且柔嫩……
「咕嚕……」
眼前如此香豔刺激的場面,久仁彥自然不可能放過,目不轉睛的盯著看……
可、可畏的胸、胸部好棒!
「好~擦乾淨了,留在這給指揮官添麻煩可不好,我要去進行委託了~要是待在辦公室幫忙,或許我會常常需要擦掉胸口上的奶油也說不定呢。」
「啊!」
可畏轉過身去,他這才明白剛剛可畏是故意給他看的。
「留下!可畏妳留下來就可以了!」
「我就知道指揮官你人最好了~嘻嘻,坐在我旁邊辦公也可以的~就當作我有在幫忙工作囉~呼呼。」
可畏開心的說著,再度坐回沙發上
而久仁彥默默地拿起筆電,坐到了她的旁邊,兩人靠在一起。
「說起來指揮官你還真是色鬼呢,一邊辦公一邊偷瞄我的胸部。」
「不就是妳說可以的嗎?我只是順勢而為喔。」
「嘛,我不排斥像你這麼坦率的人就是了。」
「我也是,可畏,比起保持皇家淑女的形象,妳現在的樣子還比較可愛。」
「呵呵~說再多好話我也不會給你揉胸的哦。」
「欸?不能揉嗎?」
「真是~就只想吃人家豆腐!」
另一方面,赤城和加賀回到了賽壬所處的鏡像海域。
天空被一層紅色的薄幕遮蔽,無數的賽壬量產艦隊便是從這裡輸送往世界各地的,但自從久仁彥來到這裡,他們也只是專注於進攻直布羅陀。
「不過來幾次都覺得這裡的感覺令人不舒服呢。」
加賀有些不滿地望著周遭的許多人型單位。
有這些實力的話,為什麼不直接打垮直布羅陀和那個人類指揮官?
「噓,加賀,在這邊注意別說這些事。」
「我知道。」
兩人向著紅色的航路引導,來到了深處,『觀察者』坐在章魚狀的儀裝上,妖媚的望著兩人。
「啊啦啊啦,兩位回來了呀~真是好險呢,差點被企業擊沉。」
「嗯,是啊,託某人的福,差點被企業打倒了呢。」
「哎呀呀,我明明只是派妳們去攻擊直布羅陀,我怎麼會知道企業她就在那兒呢~」
「妳……明顯知道的吧!」
「冷靜,加賀。」
加賀準備暴起,但赤城拉住了她。
「姊姊大人……」
加賀遲疑地望著赤城,後者凝重的看著觀察者。
「妳,到底有什麼目的……」
「目的?當然是幫忙妳們重建重櫻帝國啊,恢復以往的榮光啊~沒有港區可不行對吧?」
「港區的話四處都可以吧……為什麼非得要直布羅陀?」
「那邊不是什麼設備都有嗎~又位於地中海往大西洋的要衝,我可是有讀過人類歷史的哦~自古以來就是兵家必爭之地呢,直接接管過來不是很好?而且,妳們也不希望直布羅陀的指揮官製造無謂的混亂吧~就我而言也是一樣的,我們是合作關係喔,赤城。」
「……是嗎?」
「嗯~就是如此,」
赤城狐疑地望著觀察者,只見對方舔了舔下方的嘴唇。
「下次還請加油,把直布羅陀擊潰喔~」
「我們會這麼做的。」
見到赤城與加賀轉身離開這片鏡像海域,觀察者嘆了口氣。
「赤城這傢伙意外的敏銳吶。」
另一名白髮的少女來到她的身旁,頭髮的馬尾不只超過了腰際,更是長到一個不可思議的程度。
「是嗎……?我只覺得好無聊。」
「反正妳也沒什麼用。」
「妳說什麼啊!我要把妳的頭轟飛喔!」
「吵死了,『淨化者』!」
觀察者一臉嫌麻煩地說完,淨化者不滿的雙手插著腰。
「嘖……老是觀察觀察的,還真是無趣。」
「與其在這邊發牢騷,不如去幫忙赤城他們進攻直布羅陀。」
「是是~我去就是了,反正都是些雜魚~」
淨化者略有不滿的搖曳著細長的馬尾,離開鏡像海域。
畫面回到直布羅陀這邊,處理完文件久仁彥看了看手錶,委託組的大家應該也快回來了。
「好了,處理完了。」
靠在他肩膀上睡著的可畏,美麗又精細的姣好容貌和長長的睫毛,像是一尊頂級的人偶一樣,但時不時透出的俏皮氣質卻讓人感覺十分親近,與惹人憐愛的小天鵝氛圍全然不同。
久仁彥雖然為之神迷了一小會,但馬上拋開其他的想法,搖了搖她的肩膀,雖然他是無所謂啦,但可畏要是繼續睡的話,會被回來的喬治五世罵的。
「可畏、可畏,起床了。」
雖然可畏身上傳來陣陣的香氣,但久仁彥可沒其他大膽的想法,畢竟大家快回來了……
「嗯……指揮官……我睡著了嗎?」
「嗯、是啊。」
「抱歉……幾乎沒幫到忙……」
可畏將手伸直,伸了伸懶腰,胸前的山谷便隨著抬了起來。
「幫大忙了,眼睛冰淇淋的意味上!」
「欸……」
可畏無語地望著久仁彥,後者則是收起玩笑的笑容,將外套穿上後,恢復正經八百的神情,眼睛也沒再盯著胸部瞧。
「可畏,我們去迎接大家回來吧,希望能得到什麼有用的情報和資訊。」
「喔、喔……」
於是可畏跟著久仁彥的後方離開了辦公室,望著他的背影。
「一下子色瞇瞇的整天開黃腔、一下子又這麼正經,這個指揮官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喬治五世領著瑞鶴,在船塢將物資卸下。
她眉頭深鎖的看著手中的資源表,往指揮官辦公室走去。
「嗯……還真是困擾吶……」
「怎麼了啊,喬治姊姊?」
「要是幫妳進行改造,可能就沒有剩下多少錢建造了呢……」
「欸……還真的要改造嗎?」
「當然的吧,戰場上可沒有翔鶴讓妳依靠,得靠妳自己成長起來。」
啊……說的也是……
「等等指揮官來的話,跟他說我去處理點事情。」
「啊,好的!」
喬治五世揮了揮手,逕自離開。
瑞鶴望著喬治五世的背影,抓了抓自己的馬尾:
「意外嚴格呢……喬治五世姊姊。」
「對啊,騎士長一直都蠻嚴格的……啊哈哈……」
「確捷,妳和天狼星還有小天鵝也回來了呀?」
「剛剛看到瑞鶴小姐和騎士長不知道在說些什麼,我們便沒開口打招呼了。」
「瑞鶴姊姊,在困擾著嗎?」
「嘛,討論一些事情啦。」
瑞鶴也露出了苦笑。
此時久仁彥和可畏的身影出現在船塢。
「大家辛苦了,先休息一下吧,清點的工作我和饅頭來就可以了。」
「啊!指揮官。」
一看到久仁彥,小天鵝率先就跑了過去,身材嬌小的她,身高僅有到久仁彥的胸口部份甚至更矮了一點,久仁彥立刻將她抱在懷中。
「指揮官~咱回來了,咱今天也很努力喔,委託獎勵有很多喔!」
「好好~辛苦妳了,小天鵝。」
「啊……指、指揮官……大家都看著這邊喲!」
久仁彥微微一笑,摸了摸她的頭。
「……」
和久仁彥一起過來的可畏,捧著幾本文件正站在斜後方,就像個端麗稱職的秘書艦一樣。
她側眼瞄著久仁彥,看著抱著小天鵝的他,臉上洋溢著溫暖的微笑,雖然互相抱著,但一丁點色情的成分也沒有,眼裡只有透著溫柔與呵護的愛憐之情。
「小天鵝,妳和大家先去休息,剩下的我和可畏處理吧。」
「指揮官,咱也可以幫忙的!」
「不,小天鵝跑了一天的委託也很累了,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也是很重要的哦。我忙完就去找妳一起吃晚餐吧?」
「好、好的,既然指揮官都這麼說了……」
小天鵝點了點頭。
「尊貴的主人……天狼星也……」
天狼星本來還想說點什麼,但久仁彥手掌舉了起來,打斷了她的發話。
「女僕也是需要休息的嘛,妳和確捷一起先放鬆一下吧,晚上還要訓練不是嗎?」
「啊、是……尊貴的主人,替天狼星著想的這份感情,天狼星一定銘記在心,那麼,天狼星這就去整理指揮官的臥室。」
「啊哈哈,有勞妳了,天狼星……欸不是,妳去休息啦!回自己的房間去休息!」
嗚……
看到天狼星一副很失落的樣子低著頭,久仁彥有點於心不忍,但隨即還是搖了搖頭。
不行不行!她們都太勤勉在工作上了,一定要讓她們休息才行!
啊……可是把事情交給指揮官真的可以嗎?」
「確捷,別擔心,可畏會幫我的忙的。」
「既……既然指揮官您這麼說的話。」
確捷帶著失落的天狼星對著久仁彥行軍禮示意後,便一起離開。
瑞鶴突然想起了什麼……
「啊,對了指揮官,喬治五世姊姊說她先去忙點其它事情。」
「嗯,我知道了,妳也先去休息吧,瑞鶴。」
「嗯?這樣好嗎?把事情都丟給指揮官做……
「嘛,反正我也就是做一些文書工作,不礙事的,妳安心休息吧。」
「好、好吧……」
瑞鶴點了點頭,也離開了船塢。
作業了一會,可畏向著正在清點物資的久仁彥靠了過去,俏皮的說著:
「嘻嘻~把大家支開,是想跟我獨處嗎?」
「嗯?我倒是沒有這麼想啦……而且我們不是已經獨處一整天了嗎……」
「唔?居然嗎?你不是為了盡情色瞇瞇才這麼做的嗎?」
可畏說完,久仁彥垮著臉看著她。
「妳該不會把我當成二十四小時都色瞇瞇的人了吧?」
「對啊,噗……」
可畏抿著嘴笑著,久仁彥輕輕地拿著文件夾往她頭上一敲。
「笨蛋,我是覺得妳這樣會比較自在啦,反正周遭都沒人,妳也就不用偽裝成淑女的樣子了吧,要是讓妳休息,喬治五世肯定會去找妳對吧?」
「指揮官……」
聽見久仁彥這麼說,可畏有些不可置信,沒想到這傢伙色歸色,還蠻溫柔細心的……
連嫁艦的小天鵝都支開了,只是為了讓自己自在一點。
想到這,可畏便呆呆地望著久仁彥的臉。
「怎麼了可畏?突然看著我發呆……」
「啊……沒事,清點物資清點物資。」
「……?」
對於可畏小小的少女心,久仁彥自然是不明白了,兩人持續進行著作業。
此時可畏翻出了一箱物資。
「喔!指揮官,這一箱裡面全是心智方塊呢!」
「居然!?」
聽見可畏這麼說,久仁彥立刻湊了過來,看著箱子裡面的心智方塊。
「太好了……這樣還能再湊出二次建造呢!太好了,可畏!」
「啊、等等!?」
喜出望外的久仁彥把可畏抱在懷中,雖然本人沒那個意思,但可畏倒是心裡不知怎的小鹿亂撞。
「放、放開我啦……變、變態!」
「啊,抱歉抱歉……阿哈哈。」
意識到自己抱著可畏,久仁彥急忙放開了她,並不好意思地抓了抓頭……

後記A:
初三早安,我是河合艾梅莉。我也想吃可畏蛋糕滴下來的奶油!感覺就好香的樣子~啊,不行了試圖偷懶的可畏怎麼會這麼可愛,好喜歡可畏呀(*´∀`*)
據說下次大概又造了新船了,還一次兩艘的樣子,大家也許可以猜看看是誰,一個是目前沒登場的勢力、一個是現存勢力。
對了,雖然說今天是2/14,不過若狹灣的情人節文還是按照原訂周一才發,差一天而已應該沒關係吧(´・_・`)

後記B:
各位初三好,這裡是金永浩。
可畏作為的二女角準備進入路線了,瞧河合興奮的。
隨著劇情推動,久仁彥新的艦船是哪位呢?

創作回應

Zidanet
看了這麼久的文章總覺得大概猜得到金永浩的性癖了,總之先把金髮爆乳的從皇家陣營全部猜一遍吧。

總覺得久仁彥再這樣跟可謂相處一定會讓小天鵝傷心,畢竟久仁彥可不像隔壁棚那個自走費洛蒙散布器一樣可以在艦船間各種遊走並讓她們可以好好相處,如果跟可畏太近了甚至被引誘出手了,小天鵝一定會哭的,而喬五怎麼可能會放過他......

所以拜託下一造趕快把貝爺造出來管管可畏吧。
2021-02-14 14:47:48
河合艾梅莉
矮由很懂嘛,金永浩老師的性癖都被摸透了
2021-02-14 16:04:34
河合艾梅莉
我是覺得不會那麼嚴重啦,ZID大有點太多慮了,沒事的沒事的(´・_・`)
而且貝爺已經出啦,目前和企業在外私奔中(?
2021-02-14 16:06:39
Zidanet
......對喔,都忘了貝爺跟企業正在歡度蜜月(不對

翻了一下圖鑑,皇家的金髮巨乳神奇地沒有我印象中的多?
2021-02-14 16:30:34
河合艾梅莉
度蜜月(O
真的欸,金髮巨乳意外的少
其實不一定要金髮啦,只要巨乳就行(?
2021-02-14 18:20:18
小柊(由良控)
可畏:上次說肥恐龍的過來吧(拔刀)
2021-02-14 17:48:42
河合艾梅莉
那些敢說可畏肥的是不是找死啊!
2021-02-14 18:20:45
小柊(由良控)
長門:多砍幾刀!竟然把重櫻的我跟別人搞混!

長門(艦C):阻止我就會被可畏砍喔 嘿嘿嘿嘿(抱走小天鵝)
2021-02-14 17:52:14
河合艾梅莉
長門搞得我好亂啊
2021-02-14 18:21:14
清野遼
感覺這樓突然討論起了金永浩的性癖__________
2021-02-15 07:54:13
河合艾梅莉
性癖研究集中串
2021-02-15 12:29:22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