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那些我們所犯下的罪》【軍事篇】第一五五章:戰爭的歷史

黑霧 | 2021-02-11 10:17:25 | 巴幣 4 | 人氣 35


  阿伯與阿母的爭吵就這樣一直持續著,黑鴉沒有立場打斷,艾因也一副悠閒的模樣待著,轉變的契機是阿母吼出一句「今天你吃自己啦」然後霸氣地把阿伯推開,似乎是打算離開廚房今天不煮晚餐了。

  就是這麼一動,阿伯的身影自然遮蓋不住黑鴉與艾因二人,當看起來也相當精壯的阿母發現餐桌前坐著二人時,那驚訝的表情實在叫人相當深刻,不過更叫人值得在意的肯定是她變臉之快,一瞬間便從氣呼呼變成樂呵呵的表情走向艾因:「這不是小艾嗎?這次這麼快回來了?還有旁邊這位是……」

  因為黑鴉自我介紹的時候也會解釋到原因,因此艾因把這個答話機會讓給了黑鴉:「阿母你好,我是魔法師黑鴉,在山上遇到了艾因他們,因為一些事情所以急著趕回來了。」

  「這樣啊這樣啊。」阿母似乎挺喜歡黑鴉,即使對著他這樣的陌生人也笑得像看到艾因的時候,「那就是小艾的朋友了吧,即是阿母我的朋友,不會急著要走吧?留下來阿母給你們煮些好東西吃,一定要留下來喔。」

  就是這樣,阿母完全沒聽二人的回答,便兀自朝著廚房走去,哪怕阿伯在旁邊補上一句「我不是從一開始就跟妳說了有客人嗎!」,她也懷著非常好的心情進到廚房去努力了,還傳出輕快的哼唱聲。

  「怎麼樣?我說過愛基爾人很好客的,對吧?而且阿母還是特別可愛的那一種,會給人一種全村人都是她孩子的感覺。」艾因看著黑鴉頗為錯愕的模樣,也似是一直在等著這一刻。

  「嗯……確實出乎意料地強勢,好像也能理解為什麼能吵那麼久的架了。」黑鴉無奈地回答,但事情總算得以解決,不論如何都算好事。

  「真是的,我說這個阿母齁,就是聽不進別人的話啦,說多少遍都塞不進她的耳啦。」阿伯被冤枉的氣似乎還未消,有點粗魯地回到餐桌前坐下,終歸來說還是等著開吃。

  「哈哈,你們這對老夫老妻,到現在還是能這麼激烈不也很好嘛。」艾因早就習慣這種態度,很自然就能接上話。

  「屁啦,妳的眼睛長到哪裡去了?」阿伯撐起了鼻孔,「算了算了,不要再說我的事,總之阿母現在去弄些好料,我們就來談談正事吧。」

  黑鴉倒沒想到對方會主動切入正題,當下難免望向艾因,就是想用眼神之類來確認如何處理,後者則是大方地搖了搖手,既是叫黑鴉不用這麼緊張之餘,接下來交給她來處理就好。

  艾因當然知道阿伯為什麼會不像以往那般寒暄胡鬧一陣子,等到吃完飯之後才討論,總的來說就是身為這條村的長老之一,擔心有什麼不好的事會危害到這條村罷了,因此她準確地針對這點提出:「那個不得了的消息大概影響不了這條村,嗯,大概吧?」

  「大概是個什麼鬼意思啦,給阿伯說清楚。」

  面對理所當然的反應,艾因只是聳了聳肩,她只特意想把氣氛弄得輕鬆些許才以那樣的方式開首:「根據黑鴉所說,『人民共榮』有入侵『蔚藍軍事』的可能性。」

  簡潔又直接的話語,讓阿伯瞪大了雙眼好一陣子,然後他的神色凝重了些許:「戰爭嗎?」

  「就是有這個可能存在,我才不惜停止團裡的活動趕回來啊,但是這沒到情報……也就是沒到確鑿的程度,不論黑鴉說的是真是假,本來就應該多收集他國的情報就是了。」

  黑鴉一直在旁邊仔細觀察二人的反應,艾因還是一如以往般大剌剌的,倒是阿伯額上似乎多長出了一道老人紋,看起來相當擔心的樣子。

  至於阿伯為何會以那樣沉重的語氣直指戰爭,黑鴉無法說能夠身同感受,不過要說理解當中的因由並不困難,因為這片大陸稱得上勢力戰爭的時代已經超過百年了,當然不是說他們這一代人沒經歷過戰爭,但那只能說是相當小規模的局部地區戰,而且多發生在各勢力邊境擾攘的地區,因此近乎所有人對戰爭的認識大部份都源於歷史書。

  生靈塗炭的煉獄——歷史書上十有八九都是如此記錄人類史上最近的那場大陸戰爭,亦是那場戰爭確立現在大陸上三大分割的勢力。

  「蔚藍軍事」與「天神聯合」是歷史上更久遠的存在,「人民共榮」則是在那場大戰之後才得以確立,當那場長達數年的大陸戰爭開始時,大陸西部的統治者還是帝國,而說不定就是這場沒有勝利者的戰爭成為了帝國國力漸轉衰弱的原因之一,才導致後來新人民運動的興起繼而推翻帝國成立「人民共榮」。

  只能說歷史書在記錄人類的教訓上履行了其責任,仔細描繪了戰爭的殘酷,讓後人對於那種全面戰爭感到恐懼,順利製造出抑戰力,即使這百年稱不上和平,但確實沒有爆發過大規模戰爭,這個世紀列為寫入史書之首的毫無疑問是瑪麗所施展的「永劫罪孽」。

  即使是這樣偏僻的村莊,位處又是遠離一般道路的阿卑呼山脈周遭,理論上來說應該沒什麼戰略價值,但勢力又或者統治者改變這一點,阿伯還不至於愚昧到認為與他們無關,這便是阿伯變得凝重的主因了。

  經過了短暫的沉默,也就是思忖,阿伯終於開口:「想要我幫妳做些什麼?」他立即猜到艾因的意圖。

  「哎,阿伯就是好說話啊。」艾因對此也心懷感激,省去了她不少解釋或者說服的唇舌,「除了以往約定會分給你們的收穫外,額外會再多給你們一些,但相對的我的人今年不能留在這裡幫忙處理,而且希望你們能夠整頓並提供一些必要的糧食和用水,在我的同伴從山裡回來之後,能夠在最短時間內啟行前往崗多城。」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